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一十四章 人仙爹妈
    啊,白老师小课堂开讲啦:

    话说当种子受惊后,由于细胞分化的特性,早期会有一些种子发生分裂,成为同卵双生/三生/四生/五生等等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形成的胎儿,基本都是同性别,极少极少数会出现异性别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叫异卵双生,就是由不同种子形成的胎儿,同性别和异性别的机率各占百分之五十,龙凤胎通常都出自异卵。

    一般女性判断自己是否怀孕,是以例假为标准。

    但像小斋这种巨巨,先天的时候就没了例假,而且自带B超、彩超、X光、磁共振等一系列内检技术。

    所以她返回昆仑不久,就发现体内诞生了一颗受惊种子,并且完成了分裂,会慢慢形成两个羊膜囊和两个胎盘,俗称双胞胎。

    这里要插一句,道教对性事的观点,古今不同,南北也不同。

    比如全真内丹,讲究男降白虎(锁住精管)、女斩赤龙(断绝例假)。他们认为屏蔽性腺,才能保持完整的精气,有益于修炼。

    但古修恰恰相反,他们认为在女性的胸部有两个窍穴,道家称之为“泥液”。

    在男女大和谐时,它就会往下排,排的时候就会通畅。如果长时间不排,就堵塞脉道,病歪歪没有气色。

    古修是倡导和谐生活的,因此还创造了双修术,以求男女圆满,达到双赢。

    话再说回来,小斋回到昆仑后,一边忙着西部大开发,一边检视自身,小心安胎——滑稽!

    此刻,她就坐在静室内,引导灵气包裹住种子,一点点的滋润温养。

    人仙生孩子,当然跟人生孩子不一样。如果她想,可以连肚子都不变大,直接在体内开辟一个雷法构成的空间,用来养护胎儿。然后也不用生产,等胎儿足月,随手就拎出体外。

    甚至于,如果顾玙晋升神仙境,掌握神魂奥妙之后,还能自己选择孩子的灵魂、性别、资质等等。

    这种丧失人情味的怀孕方式,也让他们丧失了为人父母的诸多情感,所以他们才会有点开心,有点失落,戏称为“试验”。

    其实就一句话,这俩孩子的起跑线,就是别人的终点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虚峰海拔五千多米,终年严寒,时有降雪。

    古观就在临近峰顶的地方,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峰半腰。当初魂力暴动,使得外壳剥落,露出内芯的石壁,又冷又硬,不可攀登。

    丁爽站在山脚,冒着风雪抬头仰望,一条大蛇正在平滑如镜的石壁上游弋,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大蛇爬到了古观边缘,青光一闪,化作一条小青蛇窜了进去。丁爽由衷羡慕,自己修了劳什子道,特么的连条蛇都打不过!

    他本是散修联盟的人,跟着谢游攻打凤凰山,又被小斋带来昆仑。由于统筹能力出众,便被任命为主管,负责一些俗事。

    小斋正在观中清修,忽然伸手一探,正捏住小青的七寸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小青跟条狗一样,没志气的摇晃尾巴,嘴巴一张,吐出一个不成比例的包裹。

    地球升级2.0时代,对自然精怪的影响最大。小青的变化非常明显,简直威势滔天,额头凸起,竟有化蛟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小斋松开宠物,打开包裹,里面是三块不同性质的玉石,打磨的非常漂亮,如工艺品一般,此外另有一卷图纸。

    她先看玉石:一块是烟青紫,硬度极高,最适合炼制利器。一块是梨花白,韧度极高,最适合炼制防御法器。一块是透白青,温润平和,可以佩戴在身安抚心神,也能用于炼丹辅助。

    这三种玉,就是昆仑玉场的主要产品。西北大开发,盐湖要建坊市,总要拿些漂亮的样品出来。丁爽的意思,就是让她品评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小斋又看图纸,却是一个小型居住区的规划布局。

    因为玉虚峰附近是旅游区,设施完善,山脚有服务中心和广场。最近的镇子在几十公里外,还早已废弃。

    他们便想利用原有设施,在山脚建一处居住区,容纳千人左右,自给自足,方便上下山联系和运输矿石的车辆停放。

    小斋看了看,没什么问题,便放出神念。丁爽猛地一激灵,脑中多了一个声音:“都可以,你与政府和陶家沟通,尽快实施。”

    随即,古观又飞出几点青芒,他伸手接住,却是五块玉牌。

    “玉牌内有我一道紫霄雷法,你捏碎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丁爽拜了拜,下山返回玉场。

    他当初是很恐慌的,跟着这个女煞星来昆仑,不晓得要过上什么样的苦日子。结果接触数月,发现那位虽然严厉,但赏罚分明,不偏不倚,只要你做出成绩,一定不会亏待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这三十六个人早已五体投地,跟着混绝对没错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凤凰山,丹室。

    顾玙操纵着丹炉,源源不断的将法力输入,调配火候,转化药性。那鼎中的材料丰富且珍贵,每一样都透着强大的生气,融合在一处,更使得药香浓郁,沉沉欲坠近乎实体化。

    人参精化成的小人则站在旁边,两只眼睛黑洞洞的,不分瞳孔眼仁,好奇的看着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话说这只精怪的出现,让众人瞬间高潮,实打实的妖精,还是建国以后成的精!

    它喜欢在山上随意走动,于是那帮家伙也成天在山上乱窜,可怜的小人遭受了一轮又一轮的视奸,回内山也不行,内山有小堇,更可怕。

    最后顾玙又下严令,不得打扰,这才落得安生。

    老顾倒挺喜欢它的,许是跟人类接触久了,思维方式非常相像。它就像一个单纯又懂礼貌的孩子,在努力了解成人的世界,一板一眼的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然后也成功得到了小堇的赐名:白萝卜。

    “火候到了!”

    顾玙盯着丹炉,感觉里面的材料开始剧烈翻滚,猛地清喝一声。

    小人一听,全身泛出青芒,接着手臂一挥,嗖,一道精纯至极的人参精气飞入鼎中。它连着射出四道,消耗颇大,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回去歇息!”

    顾玙脱不开身,袖子一扫,送过一大坛上品灵酒。

    小人也不废话,抱着灵酒扎进地底,又变成了一株人参,顶端红籽哗啦啦的摇动。

    丹炉得了精气,声势更猛。顾玙全力操纵,足足炼了十几日,方才开炉,只听砰的一声,室内清香四溢,四颗鸽子蛋大小的丹丸躺在鼎中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老顾观其品相,非常满意,先收了三颗,又装好一颗,身化金光直奔昆仑而去。

    从盛天到昆仑啊,将近八千里,斜穿了大半个夏国!他也不嫌麻烦,一路飞行,好久才落下云头,刚好降在古观庭中。

    小斋察觉到他的气息,坐在静室奇道,“你来做什么?也要生孩子?”

    “炼了几颗好丹,给你送来一颗。”

    顾玙自动忽略她的话,推门而入,直接递过玉盒。小斋打开一瞧,微微惊讶,“好纯正的自然生气,你怎么炼成的?”

    “那株人参精化形了,我便取了些精血。这丹丸药性极强,即便你我受了重伤,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回,我一共炼了四颗。”

    俩人随意聊了几句,顾玙又在观中逛了逛,然后往榻上一歪,盯着小斋的肚子猛瞧,叹道:“老实说,我真没想过我有孩子会是什么样,更别说还是俩。哎,这都二十多天了,应该有点动静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听听?”

    “听就听!”

    顾玙跳下床榻,屁颠屁颠的跑过去,身子一矮,就装模作样的贴住她的腹部。

    丫听着个屁啊!还不是用神识扫过去,结果惊道:“姐姐,你这是要培养位面之子女啊?”

    “先天之体而已,算不得夸张。”小斋很淡定。

    婴孩在母胎里都是先天,生出来沾染了浊气,才失了灵性,变成后天凡身。她这般做法,无非是保住胎儿的先天气,即便出生也不会消散。

    夸张么?

    拜托,有一对人仙爹妈,什么操作都不骚!

    “其实我只担心一个问题,即便我的神魂收在玄窍中,但对胎儿来讲,我精气神的存在还是太过庞大,他们会不会受到影响?”

    小斋显得很严肃,道:“说归说,但我真生出两个自己来,我会把他们掐死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到七八个月时,胎儿才会凝聚神魂,不过这是常人,你这种情况么……”

    老顾也糟心,想了想道:“目前应该没事,等过段时间我就搬过来,我们多留意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搬过来?那边不管了?”

    “两边跑呗,谁让是我们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顾玙歪着头,做无奈状,小斋忍不住笑了笑,把他拽到身边。

    一瞬间,俩人倒有了一些普通小夫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关外,雪原。

    以黑水省的冰城为界,一直往北推,囊括兴安岭和西伯利亚的大部分地区,这一片区域都成了雪之国。哪怕灵气恢复稳定,这里的气候也已经改变,终年寒冷,冰雪不融。

    自然界的调整能力远超人类,就像火洲的火系生物一样,这里也出现了无数的冰寒系生命。小到一根冰凌草,大到十几米长的雪雕,形成了一个完善的生态圈。

    唐伯乐在雪原呆了两年七个月,凭借一身基础功法和坚韧的意志力,硬生生活了下来。那柄短剑早就钝得不成样子,砍杀过上千只野兽,剑刃磨了又磨,依然不舍得丢掉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气质似与雪原融为一体,寒冷、孤独、凛冽,却又充满生机。

    唐伯乐不怕这些,只怕自己苦苦挣扎,到头来被师门抛弃,千里之外的那座灵山已成了心中最大的慰藉,支撑着自己坚持到最后。而随着日期临近,他心里就愈发不安,好几次在战斗中走神,险些丧命。

    此刻,寒风袭卷,大雪漫天。他跪在雪地上,看着身前之人,眼中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和跃动。

    “唐伯乐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三年流放即满,到时你可自行离开,雪原外会有人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,我们山上再见。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说完,身形一闪,融化在纷纷扬扬的飞雪中。

    前后只有三句话,唐伯乐却像填满了全部的勇气和信念,先跪了片刻,又蹭的跳起来,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三年,终于要回山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乌拉省,某座小城的郊外。

    一片黑漆漆的密林中,裹着一身白纱的玉兰珠在疯狂逃窜,边跑还边叫:“妹妹打完了,姐姐来,姐姐打完了,是不是还有大姐姐?我惹不起你们凤凰山,已经夹着尾巴做妖了,你们不依不饶,存心置我于死地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安安静静,无人说话,连风声都没有。可这种安静,令玉兰珠愈发恐惧,使出吃奶的劲儿加速奔逃。

    一直跑了好远,始终甩不掉,女人索性顿住,转身道:“来吧,来吧,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她这番姿态,倒把龙秋逗笑了,问:“谁说我要杀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杀我,你追我这么久做什么?秋仙子啊,我就一介小妖,掺合不了你们的大事,我也不知道什么邪教正教,你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……我?”

    玉兰珠快疯了,卧槽,凤凰山都是神经病嘛?

    当然她也不是普通的女人,见对方确实没有杀意,又变成千娇百媚的样子,笑道:“哟,莫非你看中了我这副蒲柳之姿?没问题,如果你真要的话,我还巴不得一亲芳泽呢。”

    “堇堇说你有趣,我便来见见,果然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龙秋轻轻摇头,顿了顿又道:“若是两年前,我必杀你,现在觉得没这个必要。你既然走了这条路,便好自为之,莫要再造罪孽。”

    话落,青衫一转,消散云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玉兰珠眨了眨眼睛,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,不禁嘴角翘起,啧啧,凤凰山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,难怪能当上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她八面玲珑,聪明绝顶,看龙秋的状态,就猜出快要突破,这趟应是游历四方。

    诶,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“一帮杂碎最近闹的很欢呐,嘻嘻,长公主出巡喽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