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一十三章 草木之精
    期待归期待,顾玙并没有那种要变成老父亲的紧张与忐忑。此刻,他正在山上的一片小林中,对着一座孤坟祭拜——那是他爷爷的墓。

    香烛燃起,青烟袅袅,细风拂过疏林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一人站在墓前,伫立许久。

    爷爷故去多年,最后死在医院的病床上,火化成灰。顾玙领悟一点神魂奥妙之后,不是没想过找出爷爷的残魂,可又认真思量,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找出又怎么样呢?那只是无意识的残魂,就算生出新的意识,也不是自己的爷爷。

    亲人跟朋友不同,等谭崇岱的残魂再成长一些,顾玙便会摸索相关方法,送它投胎就舍,重新为人。

    但爷爷的怎么弄,爷爷投胎就舍,变成了一个娃娃……那与自己还有关系么?

    所以顾玙思来想去,还是没有行动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蜡烛燃烧了一半,火苗在烛芯上发出清脆的爆音,三支线香也快燃尽。他并没有自言自语的倾述,只是俩人决定生孩子了,便来看看这个唯一的亲情念想。

    顾玙站了半天,转身走出小林,顺着山道随意漫步,猛地一抬头,人已化作金光而去。

    眨眼间,金光落在内山的老树底下——那株人参精的枝叶哗哗啦啦,正剧烈颤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蹲下身,轻轻摩挲着枝叶,同时探入一缕神识。

    人参精经过这几年的成长,已经不是那个懵懵懂懂,表达不清意思的婴孩。它的意念非常清晰,与顾玙的神识一碰,传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以为听错了,又重复了一遍,“你要出来?你怎么出来?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人参精的枝叶愈发摇晃,叽叽喳喳的跟对方介绍,并请他助自己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老顾真的不了解草木之精是如何修炼的,也懒得听它唠叨,“好好,你让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,开始吧!”

    当即,人参精停止摇晃,迅速安静下来。随即,一层层的叶片向内侧收拢,纷纷贴在了主茎上,只留那一蓬红籽孤零零的顶在上面。

    一团青芒又自地底涌出,包住整根主茎,一股极其精纯的木之灵气向四面八方溢出。内山的树木花草齐齐摆动,冲着老树的方向倾斜,似乎去接那些木灵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只觉得新奇有趣,在他的神识注视下,那只快变成人仙的根块正在地下不断挣动,身体在缓缓缩小,并将全部的精华灌注到顶端的红籽中。

    起初还很顺利,越到最后,灌注的就越困难,明显露出疲态,连忙发出信号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手指一转,拈出一道精纯至极的灵气输送到对方体内。人参精得了补充,青芒瞬间暴涨,疯狂涌入红籽之中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那根块已经变成指甲盖大小,颜色愈发浅淡。很快,根部青芒一暗,彻底成了死物。这股衰败哧溜溜的往上急窜,覆盖了又直又长的主茎,变得枯黄枯黄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丝力量灌注完毕,收拢的红籽猛地一颤,如花朵般绽放开来,一个拇指大的小人正躺在花心。

    顾玙连眨都不敢眨,带着莫名的奇妙感,看着那小人睁开眼睛,舒展身体,嗖地跳到地上。

    它抬头望了望,身体又增大了数倍,约莫有一尺来高。

    此物有头有脚,四肢俱全,五官清晰,与人无异。皮肤去雪白剔透,就像剥了皮的萝卜,透着水嫩嫩,香甜甜的气息,让人恨不得啃上一口。

    顾玙眯着眼睛,往它胯下扫去,空荡荡也没有缝隙,竟是无性别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会讲话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人摇摇头,传过去一缕神念,“我只是初步化形,可以变成人身移动,但不能脱离土壤太久,隔一段就要回地下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是什么状态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只是最近的环境突然变化,对我非常有益,原以为还要等几年,不想提前化形了。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顾玙明白了,说到底还是诺斯底的功劳。魂力暴动那一波,使得灵气愈发圆融精纯,地球升级2.0,人间修行开启盛世,天地交感,也恩惠于自然之精。

    这人参精本就天赋异禀,在凤凰山受了多年滋润,初化人形也是水到渠成。而且看它的智慧,显然非常高等,不似未开化的山精野怪。

    “你变成人身,可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“我会遁地,会催生植物,与这座山的联系更加紧密,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不……”

    小人正传递神念,脸色猛然一变,哧溜钻进地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就在它下去的一瞬间,一只爪子狠狠的刨在地上,带出几道深深的划痕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胖兄寻味而来,食物居然消失了,立刻四处观察。很快它就发现东边的地底,又飘出那股难忍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胖兄怪叫两声,爪子一挥就要扑过去,结果下一秒,四爪骤然收缩,身体成团,脑袋前伸,被揪着脖子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它是我们的新伙伴,不许吃它,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顾玙扇了丫几巴掌,胖兄不敢反抗,怂成小青一样的猛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对远处道:“这就是你与之前的最大不同,你全身上下都对修行者充满着吸引力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我会传令全山,不得冒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小人遥遥拱手,似对胖兄心有余悸,不敢上前,抹身土遁远去。

    等它离开,顾玙还觉得非常有意思。很多人都听过此类传说:人参年头久了,就会在山里乱跑。还有《镜花缘》之类的怪异话本,有芝人芝马的描述。

    不想今天,亲眼见识了一波传说。

    那人参精种在老树底下,更多的是作为法阵枢纽,存在感近乎于零。但它既然化形,能清楚的进行交流,就不能再当成植物了。

    往小了说,这是家养精怪;往大了说,人家也能修行的,这是同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昆仑,玉虚峰。

    混元派的古观内,小斋正闭目修行。她一心二用,一边淬炼神魂,一边调运灵气在体内的某个器官附近缓缓游动。

    灵气飘忽了一会,又慢慢向深处探去,那里面赫然有一颗受到惊的种子,附着在床。

    (这章给阿斯顿比比萌,这什么破名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