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一十一章 江湖草莽
    夜,白沙县。

    宋祁连坐在楼顶的天台上,正闭目静坐,修习剑气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基础,但能被剑种选中,资质自然超乎常人。现阶段实力不高,基本是剑种指挥着他修炼,此刻运起游仙派的独特法门,淬炼肉身,积累剑气,周身迷迷蒙蒙,有一团淡淡的黑水之气缠绕。

    黑水隐杀剑,隐遁无双,暗杀第一!

    宋祁连知道有七柄神剑,一柄在凤凰山顾玙手上,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而黑水隐杀剑由于要开启闾山,政府的保密工作做得很严。

    那女人自然是杜红的手下,以她们的渗透力,也没弄来准确消息。所以不清楚那柄剑器已经报废,被顾玙私藏在山中。

    当他得到剑种之后,获取了里面的大量信息,还很失望没有匹配的剑器。但很快就转过弯来,剑种才是重中之重,剑器只是锦上添花,等自己修为上去了,炼制一把神剑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宋祁连已坐了一夜,天边泛起一丝微光,渐渐渲染着如墨的天空。

    他收功睁眼,摸出一把十公分的短刃,运气射了出去。那短刃脱手,立时隐遁虚空,好像段誉的六脉神剑般,只听噗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棵粗壮的树干被瞬间洞穿,跟着去势不减,又连穿数棵大树。那短刃也承受不住力量,碎成了一片一片。

    “唉,有把像样的剑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祁连摇摇头,寻常兵器承受不住剑气,只能用一次性的飞刀凑合。

    他麾下有三个所谓高手,都得了从鱼山飞出的小法器。自己虽然能用,但统领帮派就得有个样子,总不能夺人所爱。

    “听说政府那边有制式长剑,韧度不错,下次可要来一柄。”

    宋祁连想起那个女人,眼中闪过一丝冷意,双方各取所需,毫无真情实感。对方给自己提供了很大帮助,白狼会既然成立,必定要为其做事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中非常忌惮,那女子练的是采阳补阴的功夫,内息却纯正深厚,不带一丝邪气,不似民间的野路子。而他多次旁敲侧击,女人在床上浪的一逼,对这种事却三缄其口,不漏风声。

    宋祁连收拢心神,起身走到天台边上,遥望着东方的地平线,一轮初日跃出云层,晨雾驱散,豪情万丈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正是自己喜欢的时代!

    弗洛伊德说过:风起于青萍之末,止于草莽之间。自己虽起于青萍,但绝不会消无声息的死去,很快就会冲出小小的白沙县,轰轰烈烈,闻名天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北方的某个小城。

    夜晚的街道上冷冷清清,行人稀疏,连巡守的警察都不得一见,只有一辆警车在街上随意兜着圈。

    约莫扫了两遍街,一辆车停在马路边,队长兼司机的老吴摇下车窗,点上一根烟慢慢抽着。副驾驶坐着个年轻人,埋头玩着手机,再后面,一个快退休的老警察歪在椅子上,竟在睡觉。

    三个人,便是这支队伍的全部警力。而在几个月前,这辆面包车可以坐满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老吴吐出一口烟,看了看表,快到点了。他搓了搓脸,注意观察四周,过不多时,就见一个黑影出现在后视镜里,并且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吴队!”

    黑影低声招呼,从车窗塞进去一个包裹。老吴捏了捏外皮,道:“别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黑影迅速离开,老吴将包裹往座椅底下一塞,开车走人。年轻人仍在玩着手机,老警察仍在睡觉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条巷子的某间屋子里传出几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今天又有新教友加入,我们在此欢迎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教功法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们教主可是古仙传人,正宗的玄门法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南部的一片山区。

    密林掩映间,血花飞溅,嘶喊连连,两伙人各执利器,正在进行一场火拼。

    双方共有五十多人,皆身怀内息,一招一式也颇为规整。他们几天前还素不相识,今天却在此处一决生死,招招毙命,毫不留手。

    “干死他们,跟我上!”

    “杀啊,把他们都杀光,矿山就是我们的了!”

    两个首领身先士卒,一边鼓舞士气,一边疯狂消耗着对方的人数。很快,俩人就碰到了一起,一个使剑,一个使刀。

    经过片刻相斗,一方刺死了另一方,落败的手下纷纷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以后金鸡岭就是我们的地盘,有了这座矿山,我们吃穿不愁,一起发财,一起修仙!”

    他所讲的矿山,就是群山中的一座。灵气复苏后期形成,只有一条小小的矿脉,但非常容易开采。

    像这种分散的小矿,已经在夏国遍地开花,不断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距离城市近的,自然被官方拿下。而政府一时半会顾不上的,便给了这帮人可乘之机。不管是什么矿,只要是异化矿石,黑市就有人高价收购。

    所有帮派都盯着这块肥肉,你争我夺,一步天堂,一步地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谓江湖出草莽,草莽起江湖。

    别看夏国如此环境,其实西方更糟糕。随着日耳曼领头地位的消失,和几处古魔法遗迹的发现,各方势力斗的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政府权威几乎荡然无存,除了那些大中型城市还算良好,其余地区的情况一日不如一日。民间的魔法、巫术、占星术、炼金等各种团体纷纷涌出,打着各种旗号招摇过市,吸纳人手。

    官方有心无力,只得收拢残局,保存实力,以期度过这个煎熬的恢复期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夏国要好很多。八百万剑仙兵王不是玩闹的,这些人气血旺盛,皆具内息,成功扛过了魂力暴动,所以大框架的力量不曾削弱。

    愁的是地方维护,教育、医疗、治安,甚至市容清扫这等工作,都找不到足够的人手。

    因为百姓太苦了,本来灵气已经安稳,结果诺斯底又来了一波AOE,瞬间压垮了他们对生活的信心。

    很多人不愿工作,不愿出门,宁可在家等死,整个社会都弥漫着一股悲观颓丧。

    民间势力也催生了许多,但远不如西方那般大胆,多藏在废弃的城镇偷偷发展。这些组织遍地开花,实力参差不齐。

    像白狼会这种,有高级功法,属于一级潜力。更多的,只得了后天养气法,就敢拉上几个人立起山头,在官方无暇顾及的地方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牛鬼蛇神,坑国坑民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而在这种大环境下,凤凰山和道院,以及它们覆盖的盛天大区和潜州大区,就像格格不入的两处世外桃源,引得人们憧憬向往,却又怨毒嫉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全世界都在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外面度日如年,山中度年如日,转眼间到了次年初春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初春,微寒料峭,桃花含苞待放,草木由黄转青,人们也不必再裹着厚厚的棉衣。

    凤凰山上,玄天殿前。

    曾可儿、郑开心、荣直、雷骁四个先天坐在最前列,余下弟子整整齐齐的居于后方,一起恭听师父训示。

    “基本的东西,我已经教授完毕,剩下的便是你们自行领悟。我这一去,不知何时归来,你们要勤加修习,万不可懈怠,殿中事务由可儿、荣直和雷骁处理。有不懂之处,要多问你们堇师叔。”

    弟子们神色各异,但都带着不舍之情,龙秋面容平静,道:“我已跟你们堇师叔商议,以后每三年一次大比。今年是第一次,下次也就是大后年,那时我怎么也回来了,希望能看到你们的进步……好了,你们自去修炼,不必理会我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拜倒,再抬头时,师父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其实呢,龙秋觉得非常愧疚,自己下山,却将事务全压给小堇。

    而随后,当她跟小堇告别时,对方先大大咧咧的哈哈一番,跟着变得莫名正经,又有些伤感,“这次是你,下次就是我了,总不能你成了人仙,我还是先天,多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秋不晓得说什么,八年,彼此都在成长,也都在改变。

    她别了堇堇,又去找顾玙。

    顾玙平淡的多,只问:“行程可有计划?”

    “我想先去雪原看看,还有个弟子在流放,算算时间也快到了。然后从北到南,从东到西走一圈,如果还有精力,就去西方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以你现在的实力,我没什么担忧的,记得偶尔传讯,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完,龙秋的反应有点奇怪,居然端端正正的行了个大礼。不是小妹对哥哥,而是修士之间,道友之间的那种最高礼节。

    顾玙先是一怔,随即笑了笑,看着她走出静室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龙秋离开了好久,天光黯淡,他才轻叹一声,盘膝坐在蔺草席上,就着皎白的月光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神魂愈发强大,轮廓清晰,呈现出一个人形虚影。而那只收服的鸟类魂体,也恢复了一些精神,窝在玄窍一角,呆头呆脑的四下观望。

    它的形态比之前完整了很多,头部非常小,脖颈细长,背部稍宽,尾翼尤其的大,一蓬蓬好似花开满屏——生前却是一只大孔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魂体,忽然心中一动,将一缕神识探入其中,然后场景转换,进入自己的领域空间。

    “嗷嗷!”

    紧跟着,虚空中响起一声难听的叫唤,果然,那只鸟也带了进来。它再度进入这里,顿时一惊,可又不敢妄动,瞅着主人颇为可怜。

    老顾可不管它,挥手将其变大,自己则躺在宽大的背上,在领域内随意飞着。

    孔雀扇动翅膀,宛如一艘巨型的星际飞船,从黑漆漆迷蒙蒙的虚空划过。顾玙仰头看着,仿佛身在混沌,天地未开之时。

    以自己的法力,只能造出这方死寂,不知到了神仙境,能不能让其丰富多彩起来?

    诶?

    老顾的脑洞继续,那能不能造成花草树木,山川河流,乃至日月星辰,天庭地府,六道轮回……形成一个完整的世界。

    然后再把人拉进来,自己摇身一变,升级主神,逼格突破天际美滋滋!

    哦不不,主神流可不好玩。

    他瞬间否定,主神下场必扑的定律不是开玩笑的!

    而随后,他又想到了洞天福地。

    地仙,可以接触到炁界,那里有时间空间,风水地火等一切基本元素。洞天福地,就是运用这些炁,自行开辟一个稳定永恒的领域。

    地仙不死,领域不灭。

    那天仙境呢?无限接近于道,又永远成不了道。可能已经没有了自己的身体,或者说,天地万物都是他的身体,化作一片虚无宇宙……

    他躺在大鸟背上,悠悠荡荡的飞了好久,直到法力消耗干净,才自动脱离。

    刚回到静室,顾玙就吓了一跳,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一个人,却是小斋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