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一十章 第四枚剑种
    川西,白沙。

    白沙是个小县城,在巴蜀与唐古特的交界处,全部人口还不到十万。该县属于高原地带,有雪山、峡谷、草甸、平坝,地势多样。

    在第一波异化兽暴动的时候,居民就已全部撤离,留下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而这次诺斯底连通魂界,造成覆盖性伤亡,唐古特、青宁地广人稀,损失相对较少,但巴蜀还有大量的城市和人口,损失惨重。不仅仅是平民,政府也一样,甚至连日常的审批办公,巡视治安,医疗救护等等,都找不到足够的人手。

    哀鸿遍野,信心坍塌,能走的跑去中原腹地,不能走的守着残破的城市,或继续挣扎,或孤独等死。

    大城尚且如此,更别提这座处于偏远地区,早就废弃的小县城了,根本无人理睬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阳光和煦,不浓不烈,照耀着远处的海子雪山,泛出一层白玉无瑕的微光。荒废的城区明显被人清扫过,显得干净整洁,几辆旧车在街道上驶过,开向县城西边的郊外。

    越往边缘走,周围就越杂乱,似乎还没来得及清理。不多时,车辆停在一块开阔的空地上,那里已经聚集了一千余人。

    男多女少,没有老人,都是少年和青壮。他们衣服虽破,面容也十分憔悴,此刻却透着一股莫名的精神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今天运气好,连老天也在帮我们!”

    一个粗壮汉子跳下车,揭开后面车厢的破布,露出一只昏迷的如野山猪般的异化兽。另两辆车的人也纷纷揭开,各有一只异化野牛和异化羊。

    “回来的正好,赶紧收拾收拾!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吧!”

    随着人群散开,走出二男一女,貌似有些地位。他们到了近前,齐齐抽出兵刃,俩人是短剑,一人是长刀。

    这三把兵刃造型古朴,流光内藏,不似凡物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女子先一剑斩落,那野猪的脖颈粗如柱梁,坚韧无比,却在寒光闪动之下,身首瞬间分离。

    扑通!巨大的头颅滚了两滚,鲜血狂喷,顿时弥漫起一股浓浓的腥味。旁边连忙有人过来接,一盆一盆的红血摆在地上,显得愈发诡异。

    很快,三只兽头都切了下来,又被清洗干净。有人搬过长案,铺上红布,摆上香炉瓜果,一副要祭祀天地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人忙了一阵,当太阳偏斜时,又有一辆车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车门一开,下来一男一女。男的二十多岁,眉目温和,嘴角带笑;女的身材不高,曲线却非常完美,一张脸更是魅惑无双。

    “帮派草创,让姐姐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扫了眼场中,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,只转头对女人抱歉。

    “哎,你在短短时间拉起一千多人,还找了块根据地,我佩服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女人轻笑,自站立一旁。男子则走到人群中,问:“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正当时辰。”有人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当即,那人取出几挂爆竹,用火点燃,就听噼里啪啦脆响,红屑乱飞,场中立时有了些气氛。

    待响动平息,那人高声道:“时辰已到,祭祀开始!”

    只见那年轻男子上前,亲手点上三炷香,然后双膝一弯,跪倒在地。后面那一千余人也呼啦啦的跪倒,神色真诚,毫不作伪。

    “白沙历史久远,汉时便有先民在此建白狼国,兴盛繁荣,传承千年不败,也是我们家乡故里……今日天地为鉴,我们在此立会,只求祖先保佑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看着斯文秀气,但这几句话说来,轻轻松覆盖全场,显然有一定修为在身。

    “如今世道大乱,凡人只能苟活,想给自己拼个光彩,唯有修行一途。然各方敝帚自珍,无意传法天下……我宋祁连在此立誓,必带领大家争一个前程,政府不给的,我给!道院不给的,我给!凤凰山不给的,我给!不为别的,就为自己,为家人,为后代子孙……”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慷慨激昂的说着,忽被一声鸟鸣打断,在全场皆寂的环境下尤为突兀。紧跟着,一个黑影从天而降,一只翅展五米多长的大鸟低空飞过,似要归巢回家。

    男子皱眉,随手一挥,一道乌光飞出,又突然在空中消失,只留下一阵无形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

    那大鸟还没反应,等惊觉之时,已经躲闪不及。腹部砰的爆出一蓬血花,显然被利器洞穿,扑棱棱的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的本事,但此刻亲眼所见,还是激动不已。沉默了片刻,便有人大喊:“白狼威武,争一个前程!”

    “争一个前程!”

    “争一个前程!”

    很快,一千人的欢呼叫喊连成一片,声震山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次粗糙古怪的祭祀仪式持续了半天,黄昏时分才散去。

    大家将三只异化兽运回城区,集中在一个宾馆大楼中。有的做饭,有的守卫,有的清理街道,各司其职,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更令人惊讶的是,这里有水有电,有米粮蔬菜下锅,有汽油供车辆运行……若非环境不对,一切皆如灾难来临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在最顶层的一间套房内,云雨方歇,床上床下弥漫着肉欲的味道。这是信息素与信息素的碰撞,混杂交融,你来我往,能挑起人类最本能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就得回去了,唉,真舍不得你这具身体。”

    女人靠着他的肩膀,手指在那具极有魅力的男性身躯上轻轻划动,眼中透着未饱尝的饥渴。

    “以后经常走动,见面的机会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宋祁连搂着对方,语调温柔,眼中却无半分真情,“我们刚刚起步,各方面的人才都很缺,如果没有你,我真不知如何是好。只是姐姐也要多加小心,安全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哼!巴蜀乱成一团,官方自顾不暇,哪有闲心管你们的事?现在的环境最是宽松,我们大摇大摆的过来,都无人理会。不过你们也要注意,别去惹道人,更别去惹凤凰山。”

    “凤凰山?我们距离这么远,哪会惹到他们头上?”男人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们刚要了一整座玉虚峰,一个大型玉场,就在昆仑山上,同时还得监察唐古特。男主人应该不能动,那就是女主人坐镇。我可告诉你,惹谁都别惹她!万一哪天她从上面飞过,看你们不顺眼,随手秒了,姐姐可要心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祁连目光闪动,压制住话语中的轻视而造成的自身不快,问道:“听说那玉场产量极大,这政府也肯给?”

    “不是肯不肯,是敢不敢!”女人纠正。

    咝!

    男人心中翻腾不已,最终只道出一句:“修士当如是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千万不要跟人比。你已经算福缘深厚了,你羡慕别人,还有千千万万的人羡慕你呢。”女子劝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放心,我这人没别的优点,就是有自知之明……不说这个,春宵苦短,还是及时行乐的好。”

    宋祁连摩挲着她的背部,那嫩滑柔细的手感又催动了内心已经升腾的欲望,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下面。

    正所谓:

    两身合一暗推磨,三峰前采骨都融。

    粉汗身中干又湿,久惯营城一路通。

    金枪鏖战三千阵,起来却是五更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祁连,二十三岁,白沙县人。

    当初跟着家人一起迁移,车队在半途被兽群攻击,父母就在自己眼前活生生的被吃掉。混乱中,他也脱离了大部队,流落山间。

    此人外表温和,心里透着一股子果决和狠辣,凭着不笨的脑筋和矫健的身手,孤身奔着城市前行,几次都在死亡边缘擦过。

    结果快到聚集地的时候,一只强大的异化兽盯上了自己,百般招数无效,只能闭目等死。

    但人生总是大起大落,就在自己被吞下肚子的一瞬间,从极远的天空飞来一道光芒,正中那只野兽。

    小山般的身躯不堪一击,瞬间成了一地焦炭。

    然后的事情,他就不太记得了,只是在自己昏迷之前,隐约看到了那道光,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他在昏迷中沉沉浮浮,仿佛一直在生死之间徘徊,但凭借强大的意志力终于挺了过去。等他醒来时,就发现体内多了个东西,脑中也塞入了很多信息。

    那团黑光正是第四枚剑种,黑水隐杀剑诀!

    俗话说,时势造英雄,其实时势造的只是野心和运气。宋祁连成功到了城市边缘,混在人口较少的地区,苦练剑诀。

    同时联系白沙县的老乡,很快组成了一个圈子。

    他这人行事谨慎,一直没有暴露,只因为一次偶然的事情,不小心露出身手。不久之后,这个女人便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他对对方的组织势力一无所知,只晓得范围极广,铺遍了巴蜀地界。

    双方互相利用,而宋祁连展露出的潜力,也让自己的地位愈发提升。终于,在诺斯底事件后,双方达成合作,建立了第一个有高级功法的民间组织——白狼会。

    (又多了个萌主,会有加更的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