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零九章 试验
    破解了夏国神的奥秘,顾玙很是兴奋。当然这只是一个框架,细节如宝箓的炼制方法、摄神的方法等等,还需要慢慢摸索。

    宝箓皆是各派绝密,虽然经过五百多年的灵气枯竭期,但天师府、茅山等派还有没有高级神,却是不清楚。张守阳那些人是先天,实力也不足以召唤。

    其实没有也无所谓,凡事都要靠人开拓,既然无神,重新册封就好了。

    白城东,五龙背。

    在一处长满了异化槐树的山坳里,阳气稀薄,阴气浓郁,此乃上好的养魂地。八棵古槐生在山坳中心,形姿奇诡,虬枝纠缠,如织成了一张张大网。

    每棵树上都坠着一颗黑色的鬼面果实,随着果实转动,轮换着四张面孔。

    顾玙站在古槐前,虚空一抓,七道黑气和一道红气就从果实中钻了出来。瞬间阴风阵阵,寒意逼人,枝叶沙沙作响,如山鬼狰笑。

    这八只孤鬼被养了许久,体积明显壮大,尤其那道红气,已如澡盆大小,飘飘忽忽透着一股凶戾煞气。另外七只隐隐的与其隔开距离,似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用民间的俗话讲,此人含冤而死,执念深重,是厉鬼!

    顾玙取出《太上伏魔神咒宝箓》,本想试试能不能摄入一只游魂,可又转念一想,八只孤鬼还未化生人仙,万一选中了谭崇岱的残魂,然后又失败了……

    简直蠢死!

    所以他左手四指微张,一指下压,捏了个毫光决,表沟通阴阳。右手三指微拢,二指曲伸,捏了个天罗地网,表收聚魂魄。

    跟着双手虚划,法力倾泻而出,正是《幽虚御魂术》。只见山凉云黯,一地阴影,数十道黑气凭空出现,从四面八方纷纷涌来。

    顾玙随便挑了一个,指尖一转,那团黑气自动飘至跟前。

    他又摊开宝箓,细细思量。这宝箓应是混元派的传承,只不知为何到了昆仑一脉,且将名属抹去,留下一本空册。

    有二十四张符图,说明之前有二十四个神职,而他研究许久,只搞懂了两张符图,里面的神职也很微妙:天将。

    天将啊,通常跟天兵连在一起,作为炮灰被主角和反派狂刷的存在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完全不晓得怎么弄,只得催动玄窍中的神识,一道探向宝箓,一道探向游魂。那册子平平无奇,好似凡物,但被神识紧紧包裹时,忽然散发出一股微弱的波动。

    顾玙一喜,有反应就好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控制住那只游魂,这死鬼也是倒霉,硬生生被拽了下去,略顿了顿,又被逼迫行合体之事。

    宝箓感觉到游魂靠近,没有排斥之意,那游魂却百般挣扎,结果就在接触的一瞬间,砰!居然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游魂爆体,或许是力量不足,不能承受。

    当即,他又抓来一只精壮些的游魂,如法炮制……结果,砰!又炸了。

    噫!

    老顾不爽,瞅了瞅那只红色的厉鬼,终究没舍得拿来试验。

    应该还是方法不对,他反复梳理,将那些有名有姓的所谓神在脑中过了一遍,忽然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嗯,有名有姓?

    他目光落在空白的折本上,若有所思,莫非要记录此人的生辰八字、四柱五行,才能摄入其中,然后册封神职?

    那此人的属性与神职之间有无关联?神职的性质是什么,会分化自身气运,还是增强气数?

    顾玙越想越复杂,主要还是怕自己的人仙实力,不够资格开箓封神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还是急不得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顾玙回到凤凰山时,发现除了值守的弟子外,整座山空空荡荡,随意一扫,却是都跑到了山里的平湖边。

    他降落地面,奇道: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师伯!”

    “师伯!”

    弟子们纷纷过来行礼,荣直应道:“江师伯留下一艘鲸船,我们正在试验入水。”

    鲸船?

    顾玙转头瞧去,只见一艘十米长,五米宽,三米高左右的大型法器停在湖心,龙秋和小堇刚刚钻进去,正在里面摆弄。

    这法器通体银色,泛着淡淡的光泽,背部凸起一根粗壮的脊骨,两侧各有数根肋骨,骨骼间的空隙用一种古怪的黏膜填充。

    首尾很窄,中间宽阔,弧线突出,恰似一条鲸鱼的骨架包拢着一艘小船。

    “上来几个人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小堇在里面喊道,并探出一缕神识。

    大家热情都很高,呼啦啦的与其神交,方一碰触,人便突然消失。装了二十人后,小堇又道:“好了,我们先转一圈!”

    话落,就见那鲸船银光闪动,嗖地的沉入湖底,随着水纹迅速荡开,转瞬游出老远。

    没上去的眼巴巴盼着,约莫半个小时后,鲸船顺着河道划来,漂亮的一个甩尾,稳稳停在岸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太过瘾了,比开车爽多了!”

    红影一闪,小堇下了船,显得非常亢奋,“起步不肉,背推感十足,但加速时的动力明显不够。主要是操控精准,基本打哪儿指哪儿,内饰保守,空间有惊喜……哎姐夫,你也来了,要不要跑一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懒得理她,问龙秋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和小堇一人就能催动,先天初期的话,大概要七人左右。神识消耗较大,速度比梭舟慢些,不能隐形,但潜水极深,不易被发现,最大载量五十人。”

    这特么才叫聊天好嘛!

    顾玙点点头,道:“那以后往返蛇岛就方便了,往深海探索也可以。没事的话就去水府看看,你俩还没去过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想回内山,却被龙秋叫住,于是俩人一起步行。

    顺着湖边小路,走不多时,就入了一片竹林。金风细细,翠竹摇曳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姐姐刚走了。”龙秋忽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她之前跟我说了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这两年很少在山里,总是在外面修行。她的心比天还高,什么地方都留不住,有时候我挺羡慕的,可又学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小秋说了些貌似不相干的话,随即语调一转,道:“我也到了人仙门槛,别了凡尘,却见不到天地。你以前讲过,每人有每人的天地,你和姐姐广阔无边,求境界高远。我只想要生机多彩,人世温暖。

    所以我想去走一走,夏国、西方都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等我走遍了,或者晋升人仙,我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她,一时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当孩子还小的时候,自然会在膝下承欢,但当孩子大了,难免要外出独立。其实神仙也一样,一个个寿命千百载,总不能永远腻在一块。

    无论人的生活,还是仙的生活,终究要留给自己的。老顾此刻就是这种心情,有点欣慰,有点失落,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别这么看着我,我好容易下定决心的。”

    龙秋从梅山回来后,就在往宗师方向发展,这会又露出熟悉的娇憨姿态,笑道:“我会把事务处理好了再走,大概在明年初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顾玙长叹一声,半做作半真城的道:“走吧走吧,以后堇堇也得走了,修仙修到头,也逃不过孤家寡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抿着嘴唇,也不吭声,就歪着头瞧他戏精。

    那货呜呼哀哉了半天,自觉无趣,路也不走了,直接遁回静室装死。小秋则停留在竹林中,望着天空出神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很奇怪的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对哥哥姐姐的依恋消减了很多。如果可以,她当然想呆在山上一辈子,可如果有一天离开了,好像也不会太悲伤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话说经过诺斯底一事,全球的灵气波动彻底平稳,凡人觉得无异,但在修士眼中,这个世界已经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就像顾玙当初服食红果,醒来时看到的那个世界,仿佛抹掉了一层薄薄的尘埃,焕发着异样的生机和光彩。

    现在也如此,在原有的基础上更进一步,天地日月,山川河流,花草树木,包括钢筋水泥的人类城市,都是那么清新鲜亮。

    天前所未有的蓝,地前所未有的厚重,海洋前所未有的广阔……这种感觉就像,就像地球升级了一样。

    大道衍化万物,衍化的程度有多有少。

    简单说就是,如今人间修行鼎盛,天地应感,使得修行环境愈发充实丰富,不再像数年前的那层浮油沫子,一吹就散。

    甚至于,顾玙有种直觉,随着环境提升,那些自然精怪的出现也不远了,包括传说中的龙!

    同样,诺斯底事件也是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夏国的西南部,欧洲的中北部,死了那么那么多的人。据说事后扫尾时,尸体都要用卡车装,一车车流水般的运去火葬。

    所以各国政府必然得有个解释,可问题就在,无论他们怎样解释,群众对官方的信心都降到了最低点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,群众对超凡力量的期盼和疯狂,却攀升到了最顶峰。不管是普通人,还是散落、隐藏在民间的那些家伙。

    所谓野心,都是被滋长的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机会,看到了属于自己的路,于是在仙元历八年的这个冬天,第一股真正来自民间的洪流终于涌起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