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零七章 何为神
    “不能给,绝对不能给!”

    会议室内,一个人拍着桌子高声吼道,仿佛这样就能增强自己的底气,但偏偏显得更加弱气。

    “昆仑玉场产量极大,品质优等,适用广泛,对我们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。他凭什么一张嘴就能要走,还在那里开别府,这是要干什么?占山为王么?”

    屋子里非常沉默,只剩下一个人的声嘶力竭。这种气氛使他愈发恼怒,道:“我是在给自己谋私利么,我是在为整个国家着想!不能任由凤凰山扩张下去,我建议立即展开行动,一定要遏制他们的发展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忍不住叹了口气,饱含着微妙的无奈和解脱,道:“你怎么遏制顾玙?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回应,又道:“就算你遏制住了,甚至把他杀了,我只问你,如果还有下一次劫数,谁来解决?”

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啊,不可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站起身,拍了拍那人肩膀,慢缓缓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给了,索性做的漂亮些,这件事我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位也起身,走出会议室。

    跟着,一位接着一位闪人。老者在最后,张了张嘴,到底也没说什么。片刻间,会议室空空荡荡,只留那人坐在椅子上,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政府送来的?”

    桃花林中,许久未归的小斋正独坐饮酒,然后小堇就递过来一摞文件:有整座玉虚峰范围的使用权合同,那座古观的所属权协议,还有玉场开采权的各种批文手续。

    “使用权?呵呵,可怜的挣扎。”

    小斋扫了眼文件,并未理会其中的那点小心思。

    小堇却显得不太开心,玉虚峰有玉场,距雪山又近,以魂体的强大力量,先天根本不够看,起码得是个人仙镇守。

    夏国就俩人仙,老顾不能再走了,那就只能是姐姐。

    小斋瞧出她的情绪,摸了摸妹妹的头,笑道:“我玄窍初开,正要淬炼神魂,在玉虚镇守,还能监察魂界动静,可谓一举三得。对了,那批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都下了禁制,听话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俩人出了内山,转到后山的农园。农园占地广阔,主要种蔬菜、灵米,养殖一些肉质鲜美的兽类,平日有十几人在此劳作。

    而此刻,却有数十人在田间兽栏,面色灰败,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干活。

    当初谢游带着一百余人来攻山,被小斋杀了一半,还剩下四十八人。他们属于一个叫散修联盟的组织,该组织遍布全国,辽东省的分部在东云市——早已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顾玙对什么散修联盟看不上眼,这帮人就一直悬着,成天担惊受怕的等候处置。

    他们正干着活,忽见两个女子从云中飘落,不由心中一抖,瞬间立正站好。

    “共四十八人,有二十五人曾是初选弟子,领头的叫谢游,以前跟游宇是舍友。他们学的都是低级功法,杂七杂八乱的很,不足为虑。”小堇介绍道。

    小斋点点头,扫视一圈,问:“谁是谢游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问之下,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。谢游更是双腿一软,像根面条似的往下滑,扑通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他宁愿面对顾玙,都不想面对江小斋!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小斋的目光转过去,在他身上停留片刻,然后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砰!”

    刚喊出两个字,谢游就被一道极快的,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雷光笼罩,轰的一声直接气化,连皮带肉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立时有人惊叫,在广场上的那一幕又浮现在脑海中,在面前站立的,俨然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。

    小斋可不care他们的想法,迅速挑出三十六个人,道:“十日后随我去昆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心庐,静室。

    顾玙站在案前,精气神都达到了一种圆润充盈的状态,随即闭目少许,在脑中描摹了一遍符纹走向。

    之后,他才提起毛笔,蘸了些朱砂,在一张蓝色符纸上勾了三笔,正是最常见的三清头。

    接着是两个字,敕令。

    再下面是一个复杂的讳字。

    顾玙画的很顺利,很快笔触一转,勾出一道完美的符尾。而当笔尖刚刚离开符纸,原本平平无奇的符纸上顿时泛起一层波动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他放下毛笔,小心的拈起蓝符打量。这张符图来自于《太上伏魔神咒宝箓》,册中有二十四张图以及对应的法咒,都是用来召唤天兵天将和十方神灵的。

    “北帝灵书,天蓬令行。天兵速至,鬼吏交横。谨召某将,火速来临……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符纸无火自燃,在空中飘来飘去,跟之前的符并无差别。

    顾玙却微微皱眉,符虽然燃烧了,也散发出一股波动,但似乎到此为止,并没有引起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又过了数息,那符燃烧殆尽,直至消散在半空也没召出什么天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符成功了,但是没召唤出来……

    顾玙沉吟半响,忽然心中一动,想到一个原因:难道那所谓的天将不存在了?

    不存在了……不存在了……

    他迅速将杂乱的信息整理,在迷迷蒙蒙的浓雾中找寻那一丝光亮,逻辑慢慢融合完整,仿佛有一条线将诸多线索串联在一起。

    随后,顾玙又翻开宝箓,细细观瞧。一半都是空白,类似奏折的样式,每页与每页之间的间隔非常明显。按古人竖着书写的习惯,约莫能写下百余字。

    前面说了,箓是记录天官功曹、十方神仙名属的牒文。入了箓,才能制符,才能施法召唤相对应的神。

    但这个,偏偏是空白的,偏偏又有符图。

    那就说明,它之前是一本完整的宝箓,不知为何删去了名属,才没有任何神灵、天官在册。

    顾玙知道,龙虎山有箓,茅山有箓,皂阁山有箓,清微派有箓……这些箓都是各派绝密,只传与核心弟子,甚至连传授仪式都叫“授箓”。

    符箓本一家,符法分多种,比如直接攻击,比如辅助疗伤,还有召唤神的。召神是其中的一大类别,也是最具特色的一种。

    那问题来了,如果真的有神,为什么会听从道士的调遣,乃至打生打死?

    莫非神,是道人封的?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