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零三章 天下第一(3)
    据顾玙的粗浅了解,魂界大概有三种生命。

    一种基数最多,即无穷尽的残魂野鬼。人和动物死了,会有魂魄,花草树木死了,也会产生精魂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有的每隔七天,会相融成新的魂,重新归于物质界。有的由于执念深重,始终在魂界中游荡。

    另有道家法术、死灵魔法等,可以召唤残魂。这个不会受到规则排斥,因为它符合世界运行的规律,符合道。

    第二种,中级生命。低级残魂因为某些机缘,没有下界,而是靠吞噬弱小,壮大自身。它们的意识非常混乱,性情暴躁,充满戾气。

    第三种,高级生命。经过漫长的衍化,终于生出自我意识,形成独立的生命体,会思考,实力极强。

    诺斯底嚷嚷的那个索菲亚阿卡密,顾玙就一直怀疑,应该是个高级魂体。

    它可能通过什么办法,可以短暂降临,又偶然碰到了岱尼尔,于是忽悠一番。说是连通上界,得到永生,其实是割裂障壁,涂炭生灵。

    诺斯底也是悲摧,被自己的信仰坑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话说此刻,那两只中级魂体追小斋追的正欢,结果被一个男人拦截,然后转攻目标时,眼瞅着要吞掉对方,场景又突然转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只魂体浮在虚空,运起稀薄得可怜的意识逻辑,观察四周:此处不在群山之巅,周遭迷迷蒙蒙,不分天地,宛如混沌未开。

    没有生命,没有色彩,什么东西都没有,就一个字,空。

    它们理解不了这种变化,在虚空转了两圈,又开始剧烈颤动。如果它们有恐惧的情绪,一定会明白惊恐万分这个词——居然发现自己的力量在大幅衰退!

    经过多少年的吞噬才壮大起来的魂力,就像破了洞的水球,一汩汩的向外流淌。每淌一分,自身就削弱一分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两只魂体在空中疯狂翻滚,但没有任何办法阻止,原本光芒充盈的身体,也渐渐变得黯淡干瘪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它们继续狂震,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来临,不知过了多久,那种流逝感终于停止。

    “压制了一半的实力,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正此时,虚空中传来一个声音,飘忽不定。紧跟着,本是迷蒙无尽的领域内,忽从某个方向,泛起了一丝淡淡的金色。

    只见这金色越来越亮,越来越浓,一轮赤日从地平线升起,转瞬划过虚空,悬在中天。这轮赤日恢宏壮丽,散发出万丈光芒,顿时照亮了全部领域。

    接着,又有一人出现,立在赤阳之前,光勾勒出他的轮廓,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抬起右手,轻轻一挥,背后的那轮赤阳骤然闪动,成千上万道剑气同时飞出。每道剑气带着特有的金焰,又如下了一场滂沱的太阳雨,铺天盖地的将对方淹没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仅仅一瞬,两只魂体被席卷其中,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在外界无效的剑气攻击,在这里恢复了往日威势。两只魂体拼命的吞噬剑气,想减少伤害,可金光密密麻麻,吞噬一道,却被更多的活活穿透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两只魂体的波动开始不稳,出现了明显的散乱,甚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。它们又发不出声音,只能愈发震颤。

    “可愿臣服?”

    顾玙倚着一轮大日,宛若传说中的远古神灵。他没打算直接灭杀,这都是好东西,能收为己用最好。

    回应他的是更强烈的震颤和反抗。

    他不以为意,喝道:“去!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第二波、第三波太阳雨连绵而至,两只魂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缩小,就像被阳光融化的雪球。

    这领域本就是他的神念所化,在这个世界里,他就是神!只是目前实力不足,只能短暂衍化,也不能进行更复杂的操作。

    “可愿臣服?”顾玙再问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他还能支撑一会,所以也不急,催动赤阳剑气,如一柄柄锋锐的手术刀,一点点肢解着魂体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魂体的光芒越来越暗,终于轰的一声,稀里哗啦的碎掉,露出最核心的本源面貌。

    一个展翅如鸟,一个卑小似童。

    “哦?原来是一只飞禽,和一个孩童。”

    顾玙一挥手,剑气立时散开,又化作一条绳索将其牢牢困住,第三次问:“可愿臣服?”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孩童奋力颤动,透着毫不屈服的凶戾之气,却要死扛到底。顾玙摇摇头,金焰围杀,砰的一声,孩童的本魂瞬间爆炸!

    而那边,飞禽连忙俯首,做出一副投降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笑了笑,摊开手掌,那东西已经极其虚弱,勉强飞起,缩成小小一团落在掌心。他神念一动,飞禽又被收进玄窍,瑟瑟发抖的在他神魂逼视下,躲在角落慢慢恢复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老顾扯去领域,刹时风雪怒号,仍在雪山之巅。

    “解决了?”小斋一直等着,飞过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杀了一只,抓了一只。”

    俩人有很多话想说,但场合不妥,顾玙道:“里面的那东西被我暂时封住,以后每隔一段时间,就得前来加固封印,否则会再次泄漏。还有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看向周围,孤独耸立的喜马拉雅山脉已经变了样子,充斥着狂乱的灵体碎片,犹如一只只凶魂恶鬼,在寻找任何有生气的东西。

    大量的山峰发生了雪崩,或汇聚,或对冲,摧山走石,竟然改变了一些地势。

    低谷、冰川、雪原则躺满了异化兽尸体,仅有少数撑过了碎片侵蚀,与自身相融,反倒提升了等级,各去划分地盘。

    他们孤军深入,在此许久,不晓得外界情况。此间战事已了,便越过喜马拉雅山脉,回到了夏国境内。

    刚刚出来,小斋就收到了龙秋的传讯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已经解决了,你们还没到么?”

    “啊,解决了就好!我们就不过去了,我们要去昆仑山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昆仑山崩,有座古仙洞府!”

    古仙洞府?

    还没等二人消化,小堇的声音也传来:“你没事就好!卢元清他们要去金泉山,那边也有动静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俩人真有点惊讶,看来魂力暴乱也并非完全没好处,起码将两处古仙遗宝震出来了。他们问明具体位置,便打算去昆仑山瞧瞧。

    昆仑山横跨疆、蜀、青宁、唐古特四省,那座洞府便在青宁境内。他们出了唐古特,刚飞到青宁省,又接到了政府传讯。

    “欧洲告急!十国联合发函,向我们紧急求援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喜马拉雅山脉地理特殊,现代军备基本扑街。北欧这边就非常开阔,震动一起,多艘军舰和几队空军便飞往事发地点。

    到了一瞧,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海面上空,一道绿光在前面疾驰,后面一团硕大的没有形态的魂体在紧紧追赶。双方在天空翻飞追逐,绿光拼尽全力,始终脱离不得。

    “准备……开火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各种武器齐齐锁定,然后就听: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子弹、炮弹、导弹如雨般倾泻而出,足以摧毁一个城市的火力,精准的射向对方。

    那魂体略微一顿,不晓得是什么东西,但本能的很厌恶,当即一阵波动,火力穿身而过,全部射向了空处。

    而它轻轻颤动,分出缕缕细线,铺向飞机、军舰,里面的人员浑身抽搐,生魂被瞬间吞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架飞机失去控制,在空中撞毁,燃烧的机壳残骸纷纷掉落。军舰也忽然停摆,死静静的停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菲奥娜看着种种惨状,心中暗恨,正此时,耳边传来艾哈德的声音:“你尽量拖延住它,我要布置法阵。”

    “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“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菲奥娜顿住身形,镰刀一挥,一道波纹状的绿光斩中对方,成功吸引了注意力。下一秒掉头就跑,带着魂体在空中兜圈。

    而在下方的某座小岛上,艾哈德唤出几个炼金傀儡,帮忙布置法阵。

    他穿着灰色长袍,身形伛偻,更显得干枯瘦弱。他拿着一支短杖样的东西,一笔一笔刻着繁琐的纹路,规模极大,近乎占了五分之一座小岛。

    炼金术,讲究对等交换。

    他这座法阵,要将对方封印,那就得拿出同等的交换。老头一改往日的慵懒昏沉,双目清澈,光华外露——却是有了赴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半响,艾哈德布阵完毕,快步走至阵中。几个炼金傀儡傻呆呆的站在四周,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,更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级数的战斗,像埃内斯、玛丽安等人根本不够看,来了也是送死。艾哈德劝阻了他们,孤身随着菲奥娜前来。

    而此刻,这位活了一世纪,欧洲最顶尖的大炼金术士,就要在这座小岛上了结一生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艾哈德暗叹,忽然想起跟顾玙闲聊时,对方说过的一句东方古语:时也命也。

    “或许我苟活残身,就是为了今日!”

    他割破手腕,念起咒语,鲜血滴到地面上,泛起阵阵幽光,迅速传音道:“引下来!”

    “艾哈德!”

    菲奥娜从空中俯瞰,知道他要做什么,顿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快,不然来不及了!”老头连声催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菲奥娜抿了抿嘴,终究俯冲而下,带下了那只魂体。

    “不够近,不够近……”

    艾哈德的血液大量流失,强撑着指挥道:“稳住……闪开!”

    他猛然大喝,绿光在撞地前的一刹那翻转升空,法阵光芒大作,雪亮刺眼,瞬间裹住了魂体。

    (啊,明天过生日了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