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九十五章 煌煌之威(1)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茫茫大漠,天地失色。一只银色巨人悬于半空,双手胡乱挥动,目中金光暴涨,周身环绕着狂暴的灵魂能量。

    巨人似乎能摧毁一切,但它此刻已是外强中干,甚至它有感情的话,一定能体会到一个词语: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那仿佛无边无际,连绵不绝的玉色云海席卷而来,一重重的将其笼罩其中。每一道气息,每一丝波动,都带着凛冽的剑气。

    这些剑气就像一把把手术刀,轻薄,极快。

    它们毫不留情的扑向巨人,精准的分割着对方身体,将那些魂力逐渐化解、对冲、消灭。本是无感无觉的巨人,在这冰冷残忍的剿杀中,竟似生出了一种恐惧感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!”

    大祭司近乎僵直的戳在原地,满脸的惊悚和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书,书上记录了一些人类的刑罚史,其中夏国有一项印象最深:

    “按照习惯,首先是剜除双乳及胸部的肌肉,然后是双臂外侧和臂部前侧的肌肉,然后依次剔除身体其余部分的肌肉……几个小时以后犯人死去时,已经关节离断。”

    此刑名为,凌迟!

    穷凶极恶,大逆不道者,凌迟处死!

    而此刻,这只银色巨人就像十恶不赦的罪犯,正在被一刀刀的活剐。

    他也是果断之人,自己被牵制住,远离现场。还剩下七人,一人重伤,不可战;一人是萨满法师,他可不相信对方的友谊和胆量。

    所以就剩五个战力,可敌人还有那个强大的红衣女子……

    大祭司在脑中急转,知道西北这支队伍是撑不住了,他不怕死,只怕误了教派大事。目前最重要的,不是打架,而是脱离战场,继续分散夏国的精力。

    念到此处,他双手一挥。

    巨人仰天怒吼,身形迅速膨胀,柔顺的轮廓瞬间鼓成一块块凸起,显得极为可怖。龙秋猛的一顿,不好!

    她身形急闪,将将撤出数里,就觉天摇地动,整个大漠都震颤起来。一团银光骤然炸开,散发出夺目耀眼的光芒,强劲的魂力气浪铺天盖地,四处飞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大祭司狂喷一口鲜血,脸色惨白至极,拼着自损八百,挣得了一丝逃窜机会。他想也不想,抹身化作银光,远遁即走。

    “还好克蕾雅她们快完成任务,也没有暴露。我得撑到她们回到主坛,炼化残魂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西边,西边应该是天山,是个好去处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辨认了一下,果断往西面飞去。天山山脉的环境更复杂,一旦潜入山中,再找到就难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一边想着,一边急速撤退,突然耳朵一动,什么声音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大祭司反应过来,调转身形想要闪避,可那滚滚雷声自云中而来,转瞬即至,跟着就听一声娇喝:

    “雷来!”

    小堇法力抽空,落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大雷劫,一条条粗壮的赤蛇在空中狂舞,在地面投下重重的阴影。

    大祭司仰起头,宛如神罚天威降临,眼睁睁看着赤蛇垂落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的爆炸声持续了好久,半响才归于平静。再看地面,一片焦土废墟,整块土地向下沉陷,塌成了一个圆凹状的坑谷,连周边的沙子都不再流下。

    “堇堇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大祭司死的不能再死,龙秋直接跑向小堇,一把扶住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们快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当即,二人回到相遇的地点,几个助祭都已经身亡。有的是被杀,有的是自杀,他们信仰虔诚,心志坚韧,灵魂强大,基本套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小堇独坐一边,握着灵石回复法力。曾可儿四人也受了不轻的伤,都在静坐调息。

    其实从双方交火,一直到结束,没用太久的时间。凤凰山上来就全力出手,最后更是二打一。

    龙秋、小堇合力夹击,饶是老顾也得愁的一逼。

    当众人调息完毕,小堇拎过那个萨满法师,审问道:“他们到底有几人?”

    “别的地方不清楚,这边就七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火洲,找蜰鬼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俩妹子冷哼,对视一眼,那蜰鬼是个祸害,早晚得铲除,不然谁来都打主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萨满法师将知道的都说了,小堇却始终觉得不对劲,又道:“你把他们的对话重复一遍,不要遗漏半句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记得清……啊!”他突然惨叫。

    只见小堇手指一啄,就将正常的左眼球摘了下来,留下一个大大的血窟窿,流出黄色黑色白色的各种神经、血管和内部构造体。

    “没时间跟你废话,快说!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,我想想!”

    萨满忍住疼痛,脑中飞快转动,梳理有价值的信息,喊道:“对了,有一句!有一句!”

    “那人问过,克蕾雅和卡桑德拉怎么样?说是一切顺利,进展远远超乎想像,再有两天就能返回。然后他又说,两天哪够,我们既然来了,当然要好好转转。”

    嗯?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小堇皱眉,克蕾雅和卡桑德拉……是指漠北、漠南那两个领头的?两天返回又是什么?为什么她们回去,这个家伙却要留下?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,小堇摸到了一丝脉络,可又比较模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相对西北这边迅速找到了目标,漠北就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那帮人袭击了几处据点后,就极力隐藏,即便侦查技术再高级,也难以发现。只能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横趟,尽量用排除法,缩小包围圈。

    “据凤凰山那边说,诺斯底想收集大量亡魂。我看了看他们出现的地点,都发生过古代战役,煞气极重。”

    王若虚摊开一张地图,道:“我仔细研究过了,这两处的条件最符合他们要求,极可能成为目标。而且我们必须同时布防,一旦漏掉,被他们猜出意图,再想找到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听了,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漠北这方,还有石云来,白云生,莫浩锋,张无梦,司空蟾。人数本来就少,还要分兵,何况王若虚是后天,分到哪边战力都会不平衡。

    他正思索,白云生忽道:“我与王师兄和莫师兄一路便可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开口,又道:“王师兄可布置阵法,莫师兄擅驭灵兽,在侦查、隐蔽方面都有很大作用,有利于牵制对方。就算真的交战,也得问问他们能不能闯过我手中的剑!”

    白云生是超强战力,如此分配,等于一个输出加两个辅助,作战性极为灵活。

    卢元清想了想,觉得可行,道:“那好,就你们三人一组。两地相距百公里,你们一旦遇敌,马上传讯,我们会尽快赶到!”

    当即,两队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三人赶到漠北东部的一个地区,此处是坝上风光,山美水秀。三人可没心情观赏,王若虚勘察地势,连忙布阵。

    他近些年研究阵法,确有天赋,弄出不少实用的阵图。

    今次,他就布下一个小十绝阵,取《封神演义》十绝阵之名,当然是威力无限弱化版。共有十个小法阵,一环套一环,最适合牵制敌人。

    布好之后,又设下一个迷踪阵,供三人藏匿身形。

    莫浩锋则放出一只红嘴小鸟,飞向高空变成一个黑点,在附近来回盘旋。

    部队和修士各司其职,都希望将对方一网打尽。结果这一等就是好多天,诺斯底始终没动静,也没再出现袭击事件。

    众人不得其解,莫非他们收集够亡魂,偷偷出境了?大家不敢拿猜测当作依据,在没发现实锤之前,只得继续搜寻。

    如此又过了几天,终于传来消息:又有数十人伤亡,地点在昭乌市附近。

    大家都奇怪,昭乌那边没有古战场,而且是人群集中地,跟冀中平原交界。难道他们想越过漠北,杀入中原腹地?

    都有些莫名其妙,不过出现就意味着线索,部队迅速收拢包围圈,道院众人也不必分兵,连忙赶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凤凰山,山门。

    今日负责值守的是王蓉和袁凌杉,以前像打更这种任务,都是实力平平的弟子才会做的杂务。但现在不同,实力较强的弟子主动请缨,就为了防止外人滋事。

    山门一内一外,各有两名。

    他们守的是外面,后面不远便是迷雾重重的法阵,前面是大广场,两侧有房屋,屋里有负责接待的人员,属于外围杂役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,在白城是圣地性质,有仰慕仙人的,也只远远的在公路上望一眼,不敢轻易靠近。

    而今天,在通往山门的路上,却出现几个身影。

    王蓉顿时一怔,待他们走到近前,问:“谢游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出了事,我特意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没错,来人正是凤凰山弃徒谢游,后面几人也都是被逐出山门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一脸真诚,道:“我虽然离了山门,但毕竟有往日情谊,就过来问问。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蓉和袁凌杉对视一眼,道:“这里无事,你们已非山中弟子,速速离去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说罢,俩人同时后退,想退入阵中。

    结果对方动作更快,四个人窜到背后,堵住去路。袁凌杉脸色一变,喝道:“谢游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当然是进去了!”

    谢游抽出一柄古怪兵刃,抬手挥了两下,忽喊道:“他们身上有玉牌,有玉牌就能进山!功法丹药,神兵利刃,任你们挑选!”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道道身影跳了出来,黑压压的堵在门口,面目狰狞,又带着嫉妒与渴望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们,杀上山去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