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八十八章 反应
    西伯利亚,火鹰巢。

    垂直数百米的巨大山腹内,没有一丝光亮,漆漆暗暗,仿佛一个封闭的幽冥空间,波动着不同寻常的诡异气氛。

    十万个坑洞仍在底部整齐排列,洞中的银色液体却已消耗干净,周遭的石壁上剑痕交错,残留着些许气息。

    那场战斗之后,诺斯底的人来探查过,并无发现,便只封住入口。这座山头安静的矗立在落叶松林中,松风阵阵,叠浪重重,谁也想象不到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原本悄静的山腹底,忽然吹起了一阵轻风,碎石滚动,在黑暗中发出细细的声响。跟着毫无预兆的,没有任何灵气波动的,一具平躺的身体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他闭着双目,似死似生。

    因为他全身上下,没有半点生命特征,可也看不到丝毫死气,就像徘徊在生死之间的奇妙界限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这人开始有了呼吸,胸口也随着微微起伏,身体蜷缩,仿佛在母胎中熟睡的婴儿。

    再然后,灵气也恢复了波动,剑种悬于气海之上,一切貌似如常。只在他的玄窍中,一场战斗依旧进行着。

    由一丝丝细线组成的神识,团成一团,躲在玄窍的最深处。而另一股强横的力量霸占了大部分空间,由于玄门紧闭,逃脱不去,已经从横冲直撞变成了柔顺平稳,盘成云朵状浮在上面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时间流逝极快,又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那一小团神识忽然探出了一根触手,慢慢的伸向云朵,方一接触,云朵便开始剧颤,显出强烈的排斥之意。

    那触手只好回缩,在其边缘游走,似乎在寻找对方的信息素,以便水乳交融。

    在经过千百次的试探后,云朵终于敞开了缝隙,触手小心翼翼的伸进去,随即莫名停滞。就像一个新生婴儿初次睁开眼睛,被光怪陆离的世界震撼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这一小团神识不断探入云朵,采集对方的信息,剖析本源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又是轻风吹过,碎石滚落,就像出现时一样,这具身体也突然消失,仍是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来打听顾玙在不在山上?”

    京城的办公室里,老者听完汇报,颇为诧异,“在又怎样,不在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他们似乎没有具体目的,只想确认这个事实。当时江小堇拼命阻拦,态度极为强硬,说顾先生在闭关,不能见客。若在平日,我没什么疑问,但跟四国来访放在一起,就显得欲盖弥彰,此地无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结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结果就是,呃,顾玙一月前外出,现在应该不在山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紧紧皱眉,忽然砰的一拍桌子,发起火来: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我们竟然一点风声都不知道。我们的情报人员是干什么吃的?去查,给我最快的情报!”

    某位手下噤若寒蝉,领命离开。

    老者余怒未消,好半天才恢复冷静,问:“你们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根据凤凰山的态度分析,顾先生已经失去联系,凶多吉少。而这件事情,东瀛、宇宙和越国很可能清楚,并作为靶子来试探,背后必定有指使者。日耳曼不好说,他们一向守序中立,或许是真心前去探望。

    不管何种情况,能将顾先生逼到这个份上的,我们实在想不出。最后只能大胆猜测一下,此事或许与诺斯底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诺斯底?”

    老者怔了怔,然后才想起这个称呼。前段时间,道院的卢元清特意告知,简单说了些诺斯底的情况,并强调了该组织的威胁性。

    不过关于他们的资料特别少,世界各国都不清楚,只有欧洲的超凡力量在暗中追查,所以没怎么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此刻提起来,老者顿时一惊:顾玙——失踪——诺斯底。

    MMP!

    一瞬间,诺斯底的危险等级就往上狂飙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就很奇怪,顾先生失踪这么大的事情,凤凰山为什么不告诉我们?”一名幕僚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“可能怕我们落井下石吧?”另一位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气!我们还没蠢到自己挑起内乱的地步,太低估我们了!”老者十分不快。

    “您是没想法,可挡不住有些人有想法……”那哥们嘀咕道。

    啧!

    老者一瞪眼,却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基本上,政府是让人放心的,但甭管什么组织,都有那么一批眼瞎智硬的家伙在扯后腿。只要看见对方有一丢丢的颓势,就像秋后的蚂蚱,简直撒着欢的蹦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死海,巴贝卓古城遗址。

    六个黑袍人聚集在一处,显然正在商讨事情。四女二男,气质各异,唯一相同的就是生着一双银瞳。

    那位大祭司也是双银瞳,也就是说,他们都是同一等级的高手——半步人仙巅峰二阶三层大圆满。

    “艾妮莎没有白白浪费一座祭坛,东瀛刚传来的消息,那人一月前外出,极可能至今未归。要么死了,要么正躲起来疗伤,无论哪一种,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应该立即行动,收集最后的魂力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国土那么大,禁区极多,根本顾不过来。就算正面碰上,也绝不是我们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阿斯拉特,千万不要轻敌!夏国道院还是很有实力的,不过他们人手太少,这是软肋。我们这次亲自带队,马上传令各教区,潜入国境开始行动。以收集魂力为重,不可随便招惹势力,如果避免不了,所遇任何干扰,杀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听说东瀛出访夏国,是用一个庆典建议做借口,夏国那边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以他们的一贯风格,很可能向世界协会提案。由他们去做,最好能赶上他们的狂欢夜,我们会送给全人类一份大礼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凤凰山上。

    一轮明月照进了清心庐,冷淡如霜,寂静的庭院中,只有一间木屋还亮着灯。龙秋和小堇坐在桌前,桌上铺开那几张羊皮卷。

    小堇取出一个菱形的玻璃瓶,里面是厚厚的宛如冷油的膏状物体——这是日耳曼法师临走时给的。

    她将冷油均匀的涂抹在羊皮卷上,一瞬间,上面浮现出一行行字迹。字迹潦草难懂,好像很久很久以前的古语言,俩人还未及辨认,忽觉一股强烈的冲击力从卷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龙秋拂袖一扫,一击溃散。紧跟着,那羊皮卷噗的无火自燃,一个精神魔法才轻柔的浮现在她们脑中。

    俩人闭着眼睛,仿佛看电影般,有画面有声音的闪过一幕幕镜头,正是诺斯底主义的起源和魂术体系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