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八十七章 出大事了
    自波恩一战,夏国重新确立国际地位之后,几乎每天都有各国使者来京,商讨各项事宜。

    这次也不例外,就是突然了点,日耳曼、东瀛、棒、越四国大使联合拜访。一个欧洲国家,三个亚洲近邻。

    他们在某间会议室里,分成两拨分别与老者相谈。

    第一拨是日耳曼,他们的来意很简单,就是想派人去道院、凤凰山交流交流。这是光明正大的外交行为,老者想了想也就应允。

    第二拨便是那三个国家,他们的来意稍复杂:

    一种是民间的,也想让自己的萨满啊,巫师啊,阴阳师啊,去夏国各地走一走。

    另一种是官方的:如今环境恢复稳定,已是全球公认,所以他们前来建议,要不要挑个日子,世界各国举行庆祝仪式,美滋滋。

    你是亚洲老大嘛,自然由你牵头。

    单论一拨没什么问题,两边联系在一起就有点微妙了。老者暂没回复三国,只叫来幕僚参详。

    “三国的超凡力量不比日耳曼,在全球也是垫底的存在,说交流纯属乱扯。就算让他们过去,能交出什么成果?”

    一名幕僚直言不讳,分析道:“反倒是日耳曼,魔法、炼金体系比较完整,高手众多,倒有几分真实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奇怪的是,为什么三国联合提出这个请求?”另一名幕僚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他们自认弱小,联合起来有些底气。”另一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他们想壮胆气,从波恩到现在好几年了,怎么偏偏这时候过来,还跟日耳曼撞了车?”

    “那目的就简单了,他们应该知道什么事情,而我们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要么在道院,要么在凤凰山!”

    你一言我一语的,闲聊般将情况剖析清楚。老者沉吟片刻,道:“答应他们,派人严密监控,先不要轻举妄动。第二件事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很有必要,全球大灾异变,苦难太久,需要一个仪式性的活动来鼓舞士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附议,而且这个活动必须由我们牵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很复杂,就像以前各国跨年……哦对,就像千禧年一样,花费不多,还能营造气氛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就千年虫了?”

    “哎,不要开这种玩笑!”

    老者斥责了一句,其实也非常心动。甭管什么国家,一呼百应八方云集,都是从政者的梦想。

    万国来朝啊!

    当即,他便吩咐下去,交流活动正常进行,全球性的庆祝提案则上报长老院,要研究之后方能决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老实说,三国方面不怕对方猜出自己的目的。甚至于,他们很乐于看到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夏国政府与凤凰山的微妙关系众所周知,如果那位真的出事,官方会如何行动,多数人都很期待。

    于是在政府的首肯下,由四个国家组成的古怪团队,迅速来到了白城。

    日耳曼有两位魔法师,东瀛一位阴阳师,棒国一位萨满,越国一位黑巫师,共五人。他们之间互有猜忌,不晓得对方是真来交流,还是听到什么风声来探虎穴的。

    凤凰山这边有一定的准备,严控口风,然后由小堇出面,在山下的客舍接待了一行人。

    虚情假意的寒暄片刻,阴阳师便道:“我仰慕顾真人已久,得知有这次出访活动,便专门请缨,只希望能见上一面,以了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他正在山中闭关,不好见客。”小堇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不知真人要闭关多久,我可以在这里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修行的事你知道,心有所悟,关上一年半载的都很正常,我也说不准。您若想等候,我们可以在山下安排住处,只怕招待不周,委屈了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阴阳师见她守的密不透风,暂且退下。棒国的萨满立刻接上,道:“我与他不同,求见顾真人是有要事相商,希望能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您有什么困难尽管讲,我还是做得了主的。”

    小堇心中冷哼,我不是针对谁,论戏精你们都是翔!

    “这个恐怕不妥,临来时大萨满特意叮嘱,此事极其重要,只能跟真人细言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实在抱歉。闭关也同样重要,你如果想等,我可以一起安排住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大萨满有言,一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大萨满,关我屁事!”

    小堇眼皮都不抬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棒子不知是真急还是做戏,拍桌子站起身,喝道:“我们来此,经过你方政府同意,你不好生接待,是何态度?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是允你入境,还管不到我们的态度上,你哪来的胆子在这大呼小叫!”

    小堇一甩袖子,一道黑色水雷便劈了出去,犹如一张大网将对方捆了个结实,然后砰!直接扔出客舍,不知摔在哪个水沟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屋子里一时安静,片刻,越国的黑巫师站起身,道:“既然真人不便相见,我们就先告辞了,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客,不便相送。游宇,送几位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游宇引着几人离开,便只剩下日耳曼的两个魔法师,全程围观,看戏看得劲劲儿的。他们最了解内情,见小堇的强硬态度,就已经猜到了:顾玙要么在山中重伤休养,要么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得到艾哈德的授意,他们也没套路,道:“大概一个月前,艾哈德导师求助顾先生去西伯利亚追查诺斯底教派的据点,不想一去就没了音讯,我们这次来便是了解情况。导师特意嘱咐,你们有什么难处,我们能帮一定帮。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小堇吓了一跳,现在才明白怎么回事。不过她也没完全信任对方,道:“原来如此,代我谢过老先生,我们现在还好,真有需要的地方,我们一定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诺斯底当年在欧洲横行一时,一度盖过教廷,只是选授严格,才人员稀少。后来元素/灵气衰退,他们的魂术大多不能施展,才被人多势众的教廷拼死剿灭。导师最近一直在翻找古籍,研究诺斯底的魂术体系,这是初稿。”

    说罢,某位取出几张空白的羊皮纸,又道:“他们的教徒信仰强大,都抱着必死之心,行事狠辣果决,何况潜伏了数百年,不知藏了多少手段。如今大敌当前,我们要团结互助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番举动就很显诚意了。

    小堇接过羊皮纸,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瞒你们,他外出未归,至今联络不上。照你们的说法,应该还在西伯利亚,恳请你们协助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小堇亲自送走了两位客人,站在门口默然半响,方转身回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却说三国的人离开山脚,没有马上返程,而是分散开来,消失在白城以及周边的广阔区域。

    越国的黑巫师转了几转,就到了东边的一个镇子里。他抬步进到一家餐馆,由于身穿便装,人种相近,又说的一口夏国话,并未有人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他随便点了些东西,慢悠悠的吃着,整间餐馆的声音都涌进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这天儿真是正常了,去年还不下四十度,今早我一看天气预报,才二十多度。唉,好久没这么凉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雨下得也勤,下周还有连续降雨,今年的庄稼可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,那个新生稻不错啊!产量吓死人,我种了一辈子地都没见过,听说明年还有新品种,产量更多,袁神农功德无量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人家在古代可要立碑建庙的。看来这以后的日子算安稳了,不都在说么,什么灵气稳定,慢慢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安稳啊!你算算都几年了,过过一天好日子么?”

    “唉,不过话说回来,要是没有这茬,白城也不过是个破烂山区,一百年都风光不了。现在么,嘿嘿,托顾真人的福,光荣啊!可惜我无缘一见,我家小子倒去拜过师,结果被刷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巫听了,心中一动,悄悄抖开一包粉末,无色无味的飘散在空中。这东西没有毒性,只能让人意识朦胧,宛如醉酒。

    不多时,餐馆里的人都晕晕乎乎,有点醉醺醺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则凑过去,笑问:“这么说,你家孩子见过顾真人了?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,离老远见过一眼,长啥样都不清楚,但也涨过见识……哎!”

    那人忽然神神秘秘的,道:“我家孩子好像听谁说过,真人有一种遁法,就一道光从山里飞出来,晃眼就到京城,再晃就到老美,你们说厉不厉害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一道光!”

    旁边有个人突然兴奋,大声道:“我有一次在地里干活,随意一抬头,就隐隐约约的看着有光过去。好家伙,真是快,飞机都赶不上!”

    “别特么吹牛逼了,人家真人法术,咱们肉眼凡胎怎么能看见?”有人不信。

    “啧,我真看见了!就,就,一个月前,在我家地里……我还每天盯着,时不时抬头望望,就想看他啥时候回来,结果没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艹,这还不是吹牛逼!”

    “老板,结账!”

    黑巫咽下最后一口菜,起身结账,临出门时又弹出解药。

    众人有两秒钟的恍惚,发现脑袋有点沉,晃了晃也好了,都没有在意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