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试探
    七天后,玄天殿前。

    郑开心、曾可儿、雷骁和荣直站成一排,满怀期待的看着龙秋。

    龙秋则认真查探,见他们的精气神都达到一种充盈饱满的程度,便道:“调整的不错,可以开始了。开心,你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她先点了一个,郑开心连忙起身,抹去了往日的孩童稚气,面色肃然,端端正正的跪坐在蒲团上。

    龙秋取出一方玉盒,里面躺着一枚龙眼大小,呈绛红色的丹丸,道:“内山有棵老树,树上每一年半结一次果,两三只不等。

    第一次结果,效力最弱,吃了可增强体魄,祛除病气。第二次效力稍强,可疏通经络,通灵通性。第三次效力最强,食之便可入先天。果结三轮,如此往复轮回。这枚丹丸就是采灵果炼制,药性相对平和,但你们也不要疏忽大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丹丸递给对方。通常在网文里,它会有另外一种称呼:筑基丹。

    郑开心捧着这枚珍宝,端详片刻,然后一张嘴,干净利索的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丹丸入口即化,药性迅速散发,他连忙运起静心诀,进入心息相依的奇妙状态。只觉有一道凉意入体,直入五脏六腑,滋润着周身百脉,涌起一阵阵的酥痒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股酥痒增强,自己的意识好像越来越小,最后飘荡在一片虚无的黑暗中,一点灵台火如风中之烛,随时都会熄灭。

    “开心,爷爷好想你啊,你来陪爷爷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鬼啊,鬼啊!开心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过来,我没有你这个孩子!快滚快滚!”

    故去的爷爷,在世的父母,三个人的影子接连出现在脑中,哀求咒骂,哭泣愤恨,各种吵杂糟乱如潮水般涌来。

    他今年九岁,经历的事情不多,最挫折的一次,大概要属见到爷爷的鬼魂。

    这些魔音心障,确实造成了一些困扰,但他在山上住了好久,基础扎实,悟性也不错,始终固守心神,保持灵台火不灭。

    慢慢的,杂音消失,一切变得轻缓柔和。

    跟着身体一颤,仿佛体内有枷锁被打开。那道凉意再次出现,并化作一条银龙往下游走,在丹田处缠绕盘旋,形成一团薄薄的白气。

    气海开,先天成!

    龙秋见状,不禁露出一抹轻笑,等他睁开眼,问道: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怎么形容,反正,反正神奇的很!”

    郑开心有些痴痴的,只想一直感受这份无与伦比的美妙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先行巩固,不要妄动!”

    龙秋又唤过雷骁,同样给了一颗丹丸。

    雷骁服下,照例运起静心诀,起初还好,约莫半柱香后,身体开始剧烈抖动,似乎痛楚万分。

    他好像陷入了一片黑暗,周围满是魑魅魍魉,自己蜷缩其中,冰寒彻骨,如坠深渊。

    “醒来!”

    正此时,一根细长的手指点在他的额间,随着一声清喝,黑暗顿消,意识缓缓恢复。

    雷骁睁开眼,怅然若失,知道自己失败了,“师父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不静,调理一阵再说。就算服食丹丸不行,我还可以为你启灵,那个成功率要大很多。”

    龙秋让他退后,招过曾可儿。

    曾可儿与郑开心一样,虽遇心障魔音,但能坚守心神,撑过最难的关卡后,也觉丹田悸动,气海开辟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她站起身,不像平日的豪气飞扬,难得露出女孩子的姿态,蹦蹦跳跳的凑到郑开心旁边。

    最后是荣直,他比雷骁多坚持了片刻,亦是没挺过难关。

    四个人,一半成功,一半失败。雷骁和荣直沮丧了一会,也振作起来,他们还有很多机会,不急于现在。

    龙秋则看着弟子,露出近日来少有的宽慰笑容,道:“我之前讲过,不入先天,不列座次,你们都是以年龄排辈称呼,但既然已成先天,就要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郑开心便道:“师父,我虽然入山较早,但年纪太小,经验不足,就让可儿姐姐为先好了。”

    龙秋一怔,也没反对,道:“那好吧!可儿,你从今日起便是玄天的大师姐,开心在你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曾可儿瞄了那孩子一眼,有点感激,也有点微妙——瑞士轮中,俩人打平,不过她总觉得对方放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玄天初定座次,有了大师姐和二师兄。

    龙秋继续道:“你们刚入门径,不可骄纵懒惰,日后的难关会比今日强上百倍、千倍。修道便是与自己争,与天地争,与岁月流逝争。

    心之所向,素履以往。牢记你们心中所求,道途漫漫,勿要迷失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内山。

    小堇在四天前就传授了雷法,游宇等人打了两年根基,修习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江家姊妹的顺序是金雷、水雷、木雷、火雷、土雷。其实五雷相生相克,平衡圆融,先修哪种都可以,比如火雷、土雷、金雷、水雷、木雷。

    六人各自选择,剩下就是勤修苦练,心中也难免担忧:以前那么欺负玄天,如今反过来,肯定会被按在地上摩擦摩擦。

    小堇传了雷法后,就甩在一边,此时正在姐夫的静室里,看着那袋发光的魔法粉皱眉。她知道这东西,是西方的传讯道具,发光就表明对方在请求通话。

    她很犹豫,在思考“避而不接和正面沟通,哪个更惹人怀疑一些”,过了片刻,还是摸出一把粉在火中燃烧。

    “咳咳,小朋友,你那边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虚空中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,小堇先问:“你是艾哈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静了几秒钟,奇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江小堇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艾哈德拉长音调,显然久仰大名,毕竟人家姓江。

    “请问顾先生在么?”

    “他在闭关,你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闭关……”

    艾哈德顿了顿,笑道:“没什么事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咔嚓,老头挂了!

    在魔法粉烧尽的一瞬间,小堇就飞出内山,找到龙秋,道:“肯定是西方联系的姐夫,让他去做什么事情,所以他才会下山!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发现了么?”

    “难说,无论我接不接,他们都会觉得奇怪,偏偏我们双方都不能细问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道:“他们肯定会用各种方式来试探,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持常态。”

    “要找姐姐回来么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,她回来反而更明显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马上通知下去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日耳曼的波恩,艾哈德坐在晃晃悠悠的摇椅上,手里捏着一块小饼干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半响,他忽然开口:“东方的小朋友应该有些麻烦,你们先去西伯利亚找找,再去夏国探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民间不好接触,我们去只能通过外交途径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位魔法师很疑惑,问:“而且我们以什么策略过去,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没有大碍便罢,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艾哈德止住话头,身体随着摇椅一晃一晃,好久才道:“我们尽量帮一帮,大敌当前,不能自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东瀛。

    京都阴阳寮的庭院里,一个瘦瘦的男人独立院中,望着一棵高大的樱花树出神。

    七月末花期已过,繁花凋零,他看了一会,不禁轻吟俳句:“?樱散る日さへ夕となりけり。”

    念罢,男人环顾空荡荡的庭院,愈显落寞。

    此地说是阴阳寮,但比传奇的平安京时代,那个阴阳师的盛世不知差了多少。以东瀛的超凡力量和军事实力,守住内陆的城市群已属极限。

    人口大量死亡,经济倒退,物价飞涨,可谓民不聊生,政府苟活。饶是最受重视的阴阳寮,也不过在国内逞威风,拉到外面去,丫能打得过谁?

    哦,跟棒国的萨满或可一战,蛇哥挂壁五五开,没毛病!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叹了几声,转过身要进到内室,忽然身体僵直,眼睁睁看着一道银光落地,化成一个黑袍人。

    他心中剧颤,之前昆塔出海,莫名其妙的失踪了,阴阳寮心惊胆战的等待惩罚,那边却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今天突然过来,莫非要灭杀满门?

    “大,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忙过去,恭恭敬敬的弯下腰。黑袍人十分不屑,冷哼道:“有件事要你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请您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趟夏国,帮我探听一个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当即,黑袍人巴拉巴拉指示了一番,男人心里松了口气,接着又继续为难,“大人,我们名不正言不顺,贸然去访问,恐怕不被接受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此番不仅你们,还有其他国家的势力随同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露出两只可怖的眼睛,笑道:“你们一起过去,就说环境稳定,世界和平,所以找夏国商量,如何庆祝这人类幸运,普天大庆!”

    其他国家……

    男人只觉脊梁骨发凉,跟对方接触越深,越觉得恐怖至极,看来不止阴阳寮,还有别的势力也被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遵命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此事要快些进行,不得耽搁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撂下一句,抹身就闪,空中隐隐传来几声诡笑:“人类幸运,哈哈,尽情庆祝吧……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