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失踪人口
    可以说,整个火鹰巢就是一座超大型的祭坛,而祭坛的核心位置便在最底部。

    那十万个坑洞,都是诺斯底教徒用某种秘法制造的。他们到处收集凶悍的残魂,再灌注入坑洞,加以培育,有机率重塑魂力,得到全新的灵魂。

    据教中典籍记载,这样的祭坛共有三处,每启动一个,就能开启一条通道,连接上界。火鹰巢这座,刚收集了近一半,然后顾玙就找上了门。

    大祭司行事果断,当时就决定不惜任何代价把他留住,不仅能大大削弱夏国实力,还能填补所缺。

    于是此刻,这女人一跃而下,进入了领域之内。

    她先调动一丝魂力,远远的散发出去,似向某人传递信息。之后,双瞳银光暴涨,肉身软化成一滩液体,一股更纯粹、强大、充满生机的魂力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祭坛得到补充,发出古怪的嗡鸣声响。几万只小人愈加热烈,白纸样的脸上忽然齐刷刷的裂开一条缝隙,两端向上翘起,就像裂开了一张嘴巴在大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在那股力量的不断冲击下,固守心神,紧握玄窍,本已逐渐适应节奏。结果随着大祭司的拼死自爆,面色瞬间变得惨白,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,浑身轻颤,显得狰狞又痛楚万分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骤然增强,之前是江河滔滔,现在是大海汹涌,一波接着一波如海啸似山崩,疯狂攻击着玄窍之门。

    祭坛靠魂力启动,启动之后,又会隐隐的连通一个极遥远的所在,去反哺那些小人。银色小人其实是一种道具,将祭坛的力量输送过来。

    顾玙此时五感全被剥夺,仅剩一点灵台火不灭,犹如暴风雨中的小船,随时都会倾覆。

    那祭坛缺乏主持者,维持不了多久,他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双方都在抢时间,拼耐力!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仿佛一刻钟,也仿佛一世纪。

    顾玙身形一晃,终于抵挡不住,玄窍被粗暴的撞开,一股浩大的,诡异的,无可抵挡的力量闯入其中,与他的神魂本源绞杀在一处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他顺着那股力量攀爬,似乎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奇异世界。那里不是地球,不是人间,不是物质界,光怪陆离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面前,自己就像一只强壮的巨象,百般挣扎,却不得不匍匐在脚下。

    自己的神魂在巨大压迫下,显得飘摇不定,灵台火越来越小,越来越暗。他知道,只要失去意识,便是真正的黑暗侵袭,再无翻身可能。

    刹时间,顾玙的脑中突然翻过很多画面,从出生以来到现在的点点滴滴,走马灯似的在脑中闪过……每闪过一张,就感觉自己的气力衰弱一分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心情感叹,都说临死前会看到自己的一生,我果然要死了么?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顾玙的意识愈发模糊,开始有了奇怪的杂音,灵台火变成了黄豆大小,龟缩在最后的方寸之地。而玄窍内,那股力量仍在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砰!轰轰轰!

    整个山腹似乎晃了两晃,黑色的隔层渐渐黯淡,祭坛失去了主持,终于到了魂力耗尽的一刻,银光退散,与那方世界的连接也迅速关闭。

    只有那股特殊的力量,竟被留在了玄窍内,

    顾玙在陷入黑暗之前,拼着最后一点意识,躺倒在地,摆出道家的一个基础式——环阳睡。

    仰面安卧,双手握固,即屈大拇指,用其余四指攥住,如新生婴儿握拳状。然后直伸两臂,外八字放开,双腿同样八字放开,而于开处各离肾囊一二寸许。

    此法源于茅山支脉的一位开山祖师,叫李环阳,号柏子老君。此人极尊崇希夷真人的睡功,便自创此法,乃上佳的基础法门,可一睡数月、数年不等。

    敛藏心意,调息入静。

    存想氤氲之炁,如云似雾,环绕于一身内外。心意凝定于中宫之内,若存若亡,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北欧,小岛。

    这是靠近芬兰的一座海岛,此前便无人居住,现在被海兽围困,更成了荒芜之地。

    一个黑袍人正坐在悬崖边的石头上,翻着一本泛黄的旧书页。突然间,他的手指停顿,抬起头来,露出两只同样银色的瞳孔。

    “火鹰巢……顾玙……”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,梳理着事件脉络,“用一座祭坛换一个当世强者,虽然很冒失,但也有些益处。以艾妮莎的算计,那位绝难生还,不过还得亲自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立刻起身,银光一闪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两日后,他又出现在西伯利亚的火鹰巢。经过仔细探查,先是在落叶松林中发现了战斗痕迹,以及两名助祭的死去气息。

    然后在鹰巢口处,也找到了一处战斗痕迹。

    当他进入山腹,落到最底部时,看到是一片残破战场。好容易培养的三万多个灵魂全部耗尽,只余下空空的坑洞,密密麻麻犹如深渊兽穴。

    祭坛内的气息极不稳定,并未发现一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人走了两圈,眉头紧皱,他始终觉得此处有点什么存在,但确实没有看到。最终只能认为自己多疑,重新回到上面,封住入口。

    “不能证明是死是活,看来还得试探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有点遗憾,又有点兴奋,“火鹰巢短期不能再用,可如果真的死了,倒是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七月,夏日依旧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月的角逐,三轮比赛全部结束。在凤凰山的大广场上,六百零一人站的整整齐齐,无论胜出的还是败北的,都带着强烈的兴奋和渴望。

    “前一百名为安素素,张聃,韩乐……前五十名为席军,陶通,袁凌杉……各奖励种种……”

    老水念完了前两波,气氛已经炒了起来。龙秋也站起身,公布道:“前十名为郑开心、曾可儿、游宇、雷骁、陶怡、荣直、王蓉、姜杉、徐文彦、刘玉格,奖励为……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道:“传授先天之法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饶是大家有心理准备,也不禁炸开了锅,被点到名的更是喜笑颜开,情难自已。这其中,四人是玄天弟子,六人是应元弟子。

    但看总分排名,曾可儿第一,游宇第二,郑开心第三。两个玄天夹着一个应元,而且郑开心的实力始终有争议。

    他总是不咸不淡的,不管胜负,感觉不出使了全力,也感觉不出很沮丧。所以大家基本达成一个共识,总体实力应元厉害,高端战力还属玄天。

    跟着,龙秋和小堇又勉励几句,将前十名叫到自己殿中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脉修食气法,方式有二。”

    龙秋坐在最前,讲解道:“一是我为你们启灵,有我看护,相对安全。二是山中有灵果,你们吃了自悟,我虽也看护,但有相当的危险性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什么分别?”荣直问。

    “几乎没有,如果非要说的话,我的先天气终究不如那天地灵宝。你们若食果自悟,在前期阶段会有些许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互看一眼,齐声道:“我们选第二种!”

    “好,给你们七天时间休整调节,七天后你们再来。”

    龙秋似乎心事重重,不想多言,说完便让他们散去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小堇也道:“先天之法,一是食灵果,二是修雷法。前者立时可到先天,但再修雷法,难免根基浅薄,晋升不易。后者凭你们各自资质,平均来算,两年内皆可到先天,胜在根基牢固,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沉默。

    他们选雷法,只是看这法术威力大,用起来很拉风,其实并不了解。正式入门后,方明白雷法与食气法的差别,而此刻,这种差别非常数据化的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不是两个月,整整两年!

    六人思索了半天,终下决心,也齐声道:“我们愿修雷法!”

    “好!三日后你们再来!”

    小堇把他们打发走,便匆匆回到内山,龙秋也同时到达。二人简单交谈,得知徒弟们没有目光短浅,注重眼前利益,都选择了一条相对困难的道路,皆是略感欣慰。

    而随即,她们又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我的心跳得厉害,哥哥一定出事了,传讯符都联系不上。”

    小秋抿着嘴唇,拿着杯茶挪来挪去,道:“他走之前没有告诉我们,应该非常急迫,现在不知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告诉我们,也是觉得此事简单,很快就能回来。想必事情发生了变故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分析道:“他在内山,能联络的人屈指可数。姐姐在闭关,排除掉;剩下的是道院、政府还有西方的几个家伙。

    我们不能盲目查找,首先要封锁消息。无论跟哪一方有关,都不能让他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小秋问。

    “等!此事跟谁有关,谁自会主动上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凰山有今天的气象,顾玙一人就占了百分之八十的功劳。有他在,朋友得交好,敌人得憋着,中立的也得表达善意。

    因为他最强!

    而他失踪的消息一旦暴露,形势会以一种什么态势变化,谁特么也猜不到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