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八十三章 最大的危局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剑锋交击后,场中的两道人影迅速分开,约停顿了几秒钟,又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冲向对方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眼花缭乱,不住惊叹。自进入瑞士轮以来,几乎每一天都在刷新着三观,无论从观赏性还是硬实力,都比之前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平时呢,他们只知道曾可儿很强,游宇很强,但究竟到什么程度,始终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——今天总算见识到了,自己连出招都勉强看清。

    “当当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只见那两道人影上下翻飞,你来我往,或分或合,长剑交错间还夹杂着几张符箓的攻击效果。应元、玄天泾渭分明的分站两边,给同伴加油打气。

    “好了,停手!”

    战正酣时,山腰亭中突然传出一声清喝,“胜负已分,下去吧!”

    俩人的动作戛然而止,众人莫名其妙的瞧去:游宇的剑正指向曾可儿的腹部,约莫还差半寸。曾可儿的剑却已搭在游宇的脖子上,稍稍一蹭,便可摘下人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赢了,哎哟!”

    曾可儿收剑撤身,由于消耗过多,一时没有站稳。不过她显得非常兴奋,大声道:“平日你总不服我,今天服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一时失误,下次我必定赢回来。”游宇脸色苍白,语气淡淡。

    “哼,人丑嘴硬!”

    她随口造了一个词,特傲娇的跳下高台,接受同伴祝贺。

    刹时间,一方情绪高涨,一方无限低落。这不仅是得10分的问题,之前的比斗,应元几乎压着玄天打,而在公认的最强手对决中,玄天总算找回点面子。

    游宇倒没什么丧气的,一边歇息,一边看向场边竖起的大大的记分牌:

    曾可儿,30分。

    游宇,20分。

    陶怡,20分。

    荣直,10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席军,0分。

    王蓉,0分。

    上面是五十人的分数,随时变动,他不去想刚才的比试,只在心里计算自己还需要的分值。

    一场战罢,人群出现了短暂的冷清,而随着下一场的进行,又重新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把玩着一只茶盏,心不在焉的看着下面,轻声道:“哥哥走好几天了,什么音讯都没有,会不会出事啊?”

    “放心,能让他出事的人还没生出来呢!”小堇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可我总觉得不安稳,一跳一跳的。”

    龙秋摸了摸胸口,忽道:“哎,要不我们找姐姐回来,有她在我还能安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在海底闭关呢,通讯屏蔽,而且我们也去不了,你有法舟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抿着嘴,望向山门的方向,终究喃喃道:“希望哥哥能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对于修道这种事,顾玙一向不相信有速成之法。或者说,他骨子里就是一个随性自由,却又恪守规则的家伙。

    比如吃饭之前一定要洗手,枕头的高度一定要合适,受人恩惠一定要回报,被人欺辱一定要还击,女孩子痛的时候一定不能强行蹭进去等等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他从小到大,无论在什么环境里,都是个挺受欢迎的家伙。

    只要他形成了一种认知,哦,这件事应该这样,那基本就不会改变。修道也如此,人仙、神仙、地仙、天仙,这是他已经认定的道路,必须要一步一步走。

    而现在,那个连人仙实力都没达到的女人,放言说可以脱离肉身,融合于魂界。即便东西方修行差异很大,他也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因为不符合自己认知的规则,要么对方在诓骗,要么诺斯底在传承中出现了某种理解错误——自嗨罢了。

    而他讲完那一番话,大祭司并无恼怒之意,只是略感遗憾,叹道:“你是个真正的修士,可你越纯粹,我越为你的殒落而惋惜。

    夏国有句话叫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你我毫无预兆的在此相遇,皆是自己的命运,你值得我一拜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说完,身体微微前倾,膝盖稍弯,施了一个奇特的古礼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似乎很确定能留下我?”

    她是个高手,顾玙也给予同样的尊重,笑着询问。女人这次没有回应,只是戴上兜帽,又将面容掩于黑暗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“嗤……嗤……”

    山腹内似有风吹来,石壁上的灯火开始摇摇欲坠,忽明忽暗。狭窄的通道上六人对峙,另一侧就是空空悬壁。

    只见大祭司往后撤了一步,整个人嗖地一转,居然跃下了通道。剩下四人立刻上前,银瞳同时闪动,各射出一道银光,又迅速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当初在海面上,昆塔和手下使的就是这个。可现在不同,四个昆塔级的高手,融合所谓的灵魂之力,强度和威势都成倍增长。

    只见那半透明的人形灵体飘在空中,足有十几丈高,周身银韵流转,似披着一身银白色的法袍。双眼却是金色,不含带一丝情感,扫过之处,如视蝼蚁众生。

    这次可不是外强中干,而是切切实实的散发着“神威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呆立不动,似被吓到。那神抬起黄金色的眼睛,随手一挥,一股霸道又古怪的力量正中对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老顾的身体瞬间融化,那四人大喜,跟着又一惊,这肉身竟然没有化成银水,而是像气球爆炸般,砰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上前,见一颗石子滚落在地,不由狠声道:“假的!”

    “假的?”

    她们立刻反应过来,望向下面,“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玙出道以来,大大小小数十战,从未败过,但这次,莫名生出了一种危机感。

    1VS5,不宜恋战,自然要速战速决,擒贼先擒王。

    他身化虚无,在替身爆掉之前,就已经飞下通道,追那女人而去。这山有数百米高,山腹内的高度与外面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他近乎从山顶跃下,此刻才看清下面的样子。一圈圈的盘旋通道,皆用黑石修筑,沿着内壁足有上百层,一直通往最底部。

    内壁上嵌着一盏盏灯火,星星点点,映照了些光亮。

    可当他跃落几层时,就听噗噗噗连续声响……那一层层的灯烛忽然无风自灭,眼前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紧跟着,前方出现了一个瘦小身影,正是那位大祭司。

    她缓缓下坠,察觉到有追兵,还回头观瞧,然后露出一抹微笑。这笑中有情有欲,有淡漠有亢奋,有血腥有怜悯,多种矛盾的情绪混杂在一处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诧异,还没反应过来,又觉环境一变。周遭传来一阵强烈波动,空间似乎发生了奇妙的变化,黑暗愈发浓郁,迷迷蒙蒙仿佛失去了一切物质概念。

    那大祭司转过头,速度猛然加快。

    “休走!”

    顾玙右手一翻,召出赤阳剑,左手则施展小搬运术,去捉那古怪的女人。

    小搬运术,理论上只要法力够强,就能搬运任何在规则之内的物体,包括人。他用这招从未失手,但此刻,好像撞上了一层无形屏障,居然失效了。

    而那女人身形一转,再次消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索性停在虚空,四周皆是浓如墨的黑,听不见声音,看不到物质,仿若身处混沌宇宙的原点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法阵?魔法领域?结界?

    顾玙正思索间,猛地气息凛然,回手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剑气席卷,带着极强烈的杀意,好似银河倒挂,星流璀璨,汹涌的奔向在背后出现的那位“神灵”。

    神的金瞳光芒暴涨,射出两道金光,狠狠的与剑气撞击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一波接一波的剑气如长江大河连绵不绝,不断肆虐着金光,双方僵持了片刻,神也忽然消失。

    虚空中只烙下一道明晰的剑痕,缓缓散去,跟着又是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顾玙不懂了。

    他又连劈数剑,剑气纵横百丈,可偏偏碰不到尽头。这空间更深更大,就像黑洞在吞噬着剑气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他又化作金光,想飞遁而出,结果兜转了几圈,竟也没有边界。

    咝!

    顾玙有些惊诧了,莫非诺斯底已经有实力制造出一个,可以控制时间空间的领域?

    不,不对!如果真是那样,诺斯底早就统一全球了,还用得着偷偷摸摸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想到此处,索性在虚空盘坐,望我独神,万物尤静。玄窍中的神识如水一般流出,轻轻柔柔,不带任何的攻击性。

    它就像山间流淌的溪水,或蜿蜒向下,或分成几股细流,或积汇成潭。这些水流缓缓的向四面八方延伸,动静自然,穿过空洞洞的黑暗。

    他任凭神识流淌,终于,一小股支流似碰到了什么东西,受惊般的往回一缩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顾玙猛然睁眼,刚要飞过去,眼前银光炫目,那位神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剑气与“神力”交锋,华美绚烂。

    他虽然占了上风,但几招内也拿不下对方。正是这短暂的牵制,周遭又是一阵波动,空间变换,刚才找到的出口已被抹去。

    如此几番,每当顾玙找到出口,那神就冒出来阻拦。

    他颇为无奈,硬生生被困住了,同时也不得其解:那女人的目的何在?仅仅是拴住自己?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黑暗中突然震动,一缕幽光升起,紧跟着又是第二缕,第三缕……足有数万道银色的光芒涌出。

    顾玙低头望去,只见下面的黑暗被驱散,露出大片的岩石地面,以及那十万之数的坑洞。约莫有三分之一的坑洞,正泛着这种银光。

    “你一人的魂力,足抵我们所需之用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会,大祭司的声音响起,“用一个人仙献祭,是我们的荣幸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