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乱
    众人当即清点,大大小小的法器共一百八十五件。没有一一试验,但看形状便能大概猜出,哪件是攻击,哪件是防御,哪件是飞行、辅助等等。

    而据卢元清估计,从第三眼潭水中飞出的法器,差不多有五六百件,其余分散到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这是大事,最高级别的首长直接下令,各部队划分区域,严密搜索。卢元清等人还没离开鱼山,各方就已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,基本是凉了。

    想当初,第一眼飞出七柄剑,一柄在凤凰山,两柄被政府找到,还有一柄报废的也在凤凰山,剩下三柄仍无线索。

    第二眼飞出四颗剑种,两颗在凤凰山,一颗在道院,还有一颗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首先说剑种,剑种自带灵性,会主动寻找合适之人,除非你能压制住它,否则收服不了。所以它的下落有两个可能:一是尚未发现,二是已经找到主人。

    然后是剑器,剑器虽利,但没有相应的剑诀,终究只是锋利一些的宝剑,发挥不出最大威力。这也是政府找到两柄剑器,却束之高阁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这些礼包法器不同,等级不高,后天能用,先天也能用,专为入门修士准备的。如此大批量的散落民间,别说他们查找困难,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上交。

    就一些小剑、小刀、小斧,偷偷摸摸的往家里一藏……这就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!

    “此番多谢卢道长,否则我根本解释不清,怪罪下来,真是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离别之时,特异局负责人还黏在卢元清旁边,唧唧歪歪的套近乎。卢元清从容有度,客气又不至于疏离的应和。

    他们俩要一同进京汇报,便在林城分开。晁空图看似跳脱,却极为细心,不停劝道:“修行由命,机缘在天,就算你不做,也会有别人去做,勿要太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省得,只是现下烦躁,不用挂念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面色愁郁,显然还在担忧此事,跟道友们告了别,奔京城而去。晁空图四人也返回天柱山,带着八十五件法器。

    没错,政府生生拿走了一百件,理由是:道院自己能炼器,用不着那么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黔省,遵城。

    遵城在林城北部,靠近邻省,基本没受到灾害。按照之前的经验,法器飞出去的距离不会太离谱,顶多在周边省份,当然掉进山里、河里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此时,省内某部就在城郊的一块区域做例行搜查,每五人一组,犁地般的一点点探索。

    “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,简直瞎忙嘛!”

    一人嘀嘀咕咕的拿着探测器,慢吞吞的走着,不知觉就偏离了小组。当他凑近一堆碎石的时候,忽听: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突然间,红灯亮起,里面有东西!他浑身一抖,赶紧趴在地上开始扒拉,碎石扒开,然后碰到了一个长条形的物体。

    他心中大喜,扯出来一瞧,却是一条不长不短的铜锏,不似凡物。

    没跑了,法器!

    他第一反应不是招呼同伴,而是左右瞧瞧,便要重新掩埋。

    “哎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正此时,一名同伴眼睛尖,远远的看到,连忙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同伴刚要开口,注意到对方的目光,猛地一凛,眼神也瞬间变化。俩个平时关系不错的人,在这一瞬间,竟对彼此生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你一半,我一半。”过了片刻,那人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别蒙我,这东西怎么能分?”

    “哼,要么你就喊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别耍花样!”

    俩人迅速达成一致,将那物件掩埋,互相提防着退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桂省,绿城。

    四月,南方的天气已经很热了。正是中午,在一处建筑工地上,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费力的搬完最后几块砖,坐在地上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他父母都被异化兽吃了,孤身迁移到绿城。这年头,就甭想着什么社会保障了,社区把他寄养在一户家庭,就算仁至义尽。

    养父母对他尚可,但自己有骨气,想出来赚钱,就在工地打了份小工。

    少年虽然很累,但不敢多歇,坐了一会就拿着饭盒跑去打饭。果不其然,还剩点汤汤水水,他也不嫌弃,盛了一大勺白饭,再用汤汁一浇,便是美味。

    他不愿跟那些人挤,就跑到稍远的地方,那里有一条穿城而过的小河,两侧成堤。少年蹲在台阶上,面前是潺潺流水,被风卷着几分清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对他便是天堂。

    “嗯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捧着汤饭,稀里哗啦的吃了大半,无意间一抬眼,发现有个东西缠在水草里。一半露出头,好像是把刀。

    刹时间,他心脏砰砰跳动。工地都传遍了,前几天鱼山又出宝了,就跟天女放爆竹似的,万紫千红。

    少年顾不得吞下汤饭,往日冷淡的脸上,竟露出一丝亢奋又狰狞的神情,嗖地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鱼山取宝,得一百八十五,散落民间达三四百之数。如今修行者甚多,根基浅薄,不精技巧,若偶得法宝,恐妄图一时快意……官民博弈,无论胜负,乃乱象生。”

    凤凰山上,顾玙收到卢元清的传讯符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他此前就有预感,可没想到最后一遭竟出自鱼山,而且是以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俩人看的都很清,官方和民间的力量都在不知不觉的壮大,无论东风压倒西风,还是西风压倒东风,结果如何呢?

    乃乱象生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叹了口气,其实问题又回到老路子上,侠以武犯禁。

    所谓的民间散修,如今有养气法,或许还会一招半式的拳脚、剑术,但像符箓、法器这些较高端的东西,还是很缺乏的。

    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拥有强大的自制力,去遵守修行戒律。有句话叫,小人得志便猖狂,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那么矛盾来了,政府要维持秩序,必然需要更暴力的执法力量。

    “执法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想到此处,轻轻摇头,忽化金光飞起,数息便到了盛天,然后找到特异局大楼,悄无声息的潜了进去。

    特异局的办公场所仍在省府大院里面,这会儿早过了下班时间,天色都有些暗了。别的楼里空空荡荡,只有这栋楼前,盛天分局的全部骨干集中在此,似等着什么人到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随着大门敞开,十几辆厚重的运输车如小山般开了进来,贴着大院墙根停了一溜,黑压压的极具压迫感。

    跟着车厢一开,呼啦啦下来几百人。

    身穿统一制服,深灰色,年纪都不大,后天修为,往那儿一戳就气势逼人。最奇特的是武器装备,腰间别枪,背后却负着剑套,露出各种颜色的剑柄。

    “盛天特异分局,特别行动处全员四百人报到!”

    只见一个男人跳下车,咔咔走到跟前,啪的一敬礼。主要领导被吓了一跳,连忙回礼,“同志们辛苦了,欢迎加入我们的团队!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成员们习惯的鼓掌,结果拍着拍着都很尴尬,那四百人纹丝不动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之前局里机构,只有调查处和行动处,现在多了个特别行动处,大家都清楚是干嘛的。他们是经验丰富的干警、武警,但终究是普通人,而这些新伙伴可不得了,政府大力培养的武装力量。

    修的是养气法,学的是剑术拳脚,现代武器也非常精通,皆是万里挑一。若非修行看资质,政府真想全面铺开,八百万剑仙怕不怕?吊不吊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局长看着这帮人却很头痛,典型的听调不听宣,自己在对方眼里,估计就是个渣渣。

    盛天还算好的,有凤凰山在,安全系数极高,所以只调了四百人。像别的分局,多则两三千,少则八九百,那真是大阵仗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蛮兴奋,特异局的地位肯定会提高,以后有独自的办公场所,不必再躲躲藏藏了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局长正想着,忽见外面又驶进两辆车,车门一开,先是一个道人打扮的家伙,然后一招手,砰!

    一个浑身蒙着黑布的怪人,又从车顶跳了下来。两辆车,各有一对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顾玙站在大楼天台,身化虚无,忽然轻咦了一声。那分明是两具最低级的白尸,却是李肃纯控尸术的路子。

    他再看两个道人,面生的很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两位远道而来,辛苦辛苦!”

    局长的态度热情许多,连忙过去握手。道人略显倨傲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嘁!

    局长暗自撇嘴,被扫地出门的家伙,得瑟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想当初,道门大肃清的时候,原本有注册道士五万多人,后来剩下三万多。有两万人考核不合适,或者品行有亏,被逐出宫观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的还俗,有的被政府吸收,重新调教做人。他们好歹是修过道的,底子还在,当然官方也没抱大希望,定义很明确:打手。

    还有的,比如龙虎山斗技时,顾玙见过的那个李道鱼(三阳教传人),也是一个收编群体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一会,再没见人来,心中便有了数。

    政府果然在增加武装力量,其中以军队系为主,道人相对较少。只是他不清楚,这是官方的全部实力,亦或还有隐藏……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