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七十五章 最后一把火
    四月,织金。

    这座位于黔省中西部的县城,由于鱼山大阵的存在,免遭异化兽攻击而得以幸存。军队在省会林城与织金之间,打通了几条要道作为往来之用。

    如今大半个黔省都是毒瘴沼泽,织金就像一个大型碉堡牢牢的扎在腹地深处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随着强烈的轰鸣声响,一辆辆运输车载着军人在主干道上疾驰而过,惊起两侧林中的栖息鸟群,扑棱棱的飞上天空,却意外的没有攻击。

    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士兵见状,缓缓放下武器,互相对视间,皆流露出又欢喜又悲痛的神情。

    欢喜的是,大部分的异化兽终于不再躁动,温和了许多;悲痛的是,这天来的太晚了,晚到有那么多战友牺牲,晚到自己近乎麻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厢里一片安静,似在无声追悼,而跟着,战士们又齐齐望着前方,眼中泛起了憧憬的神采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的任务很特殊,以往都是向安全地带迁移,此番却主动向危险地带移民。士兵保护着平民、工人、专家以及大量的机械设备,分批向县城进发。

    因为前不久,有人在织金附近发现了一种新型甲虫,它的新鲜虫卵经过提炼,可以制成药剂,对多种病症有绝对的治疗作用,且不伤身体。

    验证成功后,上头当即制定了长期目标:如今环境好转,安全系数相对增加,便以织金为中心,以养殖甲虫和制药为产业,逐步形成一个大型的人口聚集地。

    这项举措意义重大,以前都是被动挨打,这是第一次主动深入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公路上,车队继续前行,带着凡人们的希望。修士炼气服丹,百病不生,寿命长久,但老天爷也没抛弃普通人。

    有大量的异化材料做基础,现在是恶性肿瘤、心脏病、糖尿病,以后就是癌症、艾滋、老年痴呆、懒癌、单身、穷逼、相亲、阳而不举……总有一天,能靠科学手段普及长生,有车有房有妹子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车队绝尘而去,肩负使命,满载着一路壮志热血。但他们却不知道,就在十几米外的密林中,另一伙人也在前行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一样啊,都没碰到什么挑事的,白带了这么多符。”

    晁空图双腿盘坐,正施展法器飞行。丫一米八几的道人,偏偏用个少女系的宝贝,周身笼罩着一层粉色轻纱,飞起来帘幔飘飘,自带嘤嘤嘤效果。

    这正是从闾山带出来的一件宝贝,虚云帐。道院里没有坤道,三十四个直男推来推去,就让给了晁空图,反正他浪的很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符箓多,不用拐弯抹角的炫耀。”钟灵毓嗤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诶,不是我炫耀,是你嫉妒,我画符就是比你快。我能双手画,你行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俩日常互怼,白云生施展陆地腾空决,背负长剑,在最后边一言不发,前面则是卢元清和石云来开路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五人专程过来,就是为了鱼山取宝。

    想当初,顾玙自己取了两眼,本着仙道主义精神,给别人留了一眼。而两年多过去,卢元清自觉修为足够,便来取之。

    话说这五人绕过大路,很快到了县城。之前有一百多万人口,如今留守的不足一半,等以后居民回迁,慢慢还会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又赶到鱼山脚下,周围仍有军队守护。

    这山形似木鱼,所以叫鱼山,以前山顶是椭圆形,平坦宽阔。崩坏了之后,山顶竖着好些断裂石柱,植被稀少,大煞风景。

    特异局的人已在此等候,寒暄数句,立刻上山。

    那些碎石残瓦早就清理干净,众人到了山顶,只见一个巨大的地穴洞口,形成一只金蟾模样,似蹲在山腹里吞食天地。

    而在蟾口内,还是那三眼潭水,左边和中间的已经取过,变得黯淡幽沉。右边那口仍然泛着青光,波动着古怪气息。

    几人在上面看了一会,特异局的负责人问:“卢道长,行动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取宝有八分把握,但你也知道,第一口飞出七柄宝剑,最后只得了一柄。第二口飞出四枚剑种,最后得了三枚。这口不晓得是什么,所以能有什么收获,我也不敢保证。”卢元清道。

    “哎,不要说丧气话,有您出马,绝对手到擒来。”负责人恭维道。

    道院做事,最大的掣肘,就是不能私自行动,必须得知会政府。政府当然同意了,屁事不管,完了还能分红。

    “哇,这只蟾做的像啊,我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晁空图到了先天后,基本就放飞自我,他第一次见着这个,一时兴起,摸出张符箓就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那符箓无火自燃,很蛋疼的变成了一只硕大的鱼钩,还随着他的手左右摆动,似乎有线相连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,休得胡闹!”石云来训道。

    “无伤大雅,不要那么认真。”

    晁空图不以为意,将鱼钩探下去,竟是要钓金蟾。结果降了三十米左右,鱼钩开始抖动,嗖的一下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“咦?好厉害的法阵!”

    他大为惊讶,符箓失去了联系,居然是彻底消失。而且自己也有反噬,说不出的难受感,好像寿命被吸走了一秒钟。

    “下面有吞天法阵,考验心境。不要浪费时间,待我下去一探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说罢,身形一晃,就像片羽毛似的,轻飘飘慢悠悠的飞了下去,衣袂猎猎,卖相十足。

    他不会顾玙的以身化雾,但自认心境圆融,所以毫不担忧。只见他轻轻下落,也是到了三十米,轰!

    卢元清脑中一震,意识全黑,再转过光亮,却见一只硕大无朋的三足金蟾立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这金蟾巨口一张一吸,刹时日月浑浊,天地失色,山川河流都被卷入口中。自己就像宇宙中的一粒微尘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他眸中闪过一丝迷蒙,随即恢复清明,望我独神,抱元守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只觉万物空空,一切虚无。金蟾合上巨口,纵身一跃,跃进虚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卢元清一睁眼,已然过了法阵,身体在继续降落。他立刻发出一声清啸,上面四人听了,神色一正,纷纷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特异局众人自觉的往后急退,找块大石遮蔽,以免躺枪身亡。

    顷刻间,卢元清就降到了最底,见那潭口有十尺宽窄,似清似浊,仿若一面苍朴古镜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抖拂尘,条条尘丝甩去,穿过透明无形的屏障,直接击中水面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水面顿成漩涡,灵气激荡,发出古怪的蜂鸣声。紧跟着,水花迸溅,砰!砰!砰!却是一连串的爆炸声,几点光芒飞出潭口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卢元清早有准备,近千条白色的拂尘丝瞬间暴涨,牢牢缠住了那几点光。可不等他松口气,面色骤然大变,因为那爆炸声还没停止,反而越来越响,越来越密集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那深潭就像点燃了的烟花筒,呼啦啦的全飞上了天,青的,白的,紫的,红的,黄的……足足有数百道光芒,映的洞窟忽明忽暗,万紫千红。

    MMP啊!

    涵养极佳的卢道长都忍不住骂娘,游仙派真是朵奇葩啊,你是春节礼包大派送么?

    不过眼下也顾不得,那光的速度极快,又不着痕迹,一眨眼就会远遁而去。他连忙挥动拂尘,能收多少是多少。

    上面四人更吓了一跳,各展神通,也是能收多少是多少。而鱼山顶上云霞漫天,色彩缤纷,煞是壮观。

    好半响,深潭总算停止喷射,幽光黯淡,变得与那两口相同。卢元清心有余悸,迅速回到上面,五人一照面,脸色都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道,道长,这是怎么说的……这,这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特异局负责人从石头后面跑出来,说话都结巴了。谁也没想到啊,那话儿如此的丧心病狂,积攒了两亿多的大生意。

    “唉,把十个人都拉过来就好了。”石云来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也不至于手忙脚乱,遗漏太多。”钟灵毓摇头,就是疏忽大意了,如果道院十位先天都在,说不定就全收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一甩拂尘,哗啷抖落一地,道:“我大概收了四十件,你们呢?”

    四人也将自己的收获拿出来,瞬间堆成了一座小山丘,特异局几人双眼放光,这特么都是法器啊!就跟破烂似的堆在这里!

    “嗯,约莫不到二百件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扫了一眼,随手拿起一件东西,奇道:“这是,戟?”

    众人瞧去,见其有一尺来高,小巧精致,通身墨黑,正是古代的一种兵器,戟。他随意挥动两下,注入灵气感受,皱眉道:“威力甚小,后天、先天都可使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把斧头!”

    晁空图也拎起一件,却是一柄黄色的小斧,道:“比青钢剑稍好,杀伤力有限。”

    所谓青钢剑,就是用青玉石和现代金属合成的一种制式长剑,普遍应用在凤凰山和道院的入门弟子中。若是在游戏里,通常会有个统一的称呼:新手武器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试了几把,有刀有剑,有盾有鼎,还有好多奇形怪状的法器。共同点就一个,威力比较弱。

    五人顿时失去了兴趣,怪不得礼包大派送,原来都是菜鸡货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游仙派还真是胸襟广阔,值得钦佩。一口藏着道统传承,一口藏着镇派神剑,一口藏着基础法器,这是知晓后人修行艰难,自己传人取了,可得完整传承;别人取了,就算倾囊相赠了!

    “卢道长,卢道长……此事关系重大,您可得跟我一起进京解释啊!”

    正此时,特异局负责人不知想到什么,忽然拉住对方的袖子,哭声哀求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不用你说,我也得进京一趟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显然也想到了,望着那么多法器四散飞遁的天空,不由一叹:“想不到添上最后一把火的,竟是我自己,可笑可笑!”

    (初六不断更成就达成,明天上班了,上班愉快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