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六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
    这年头,随着环境愈发恶劣,粤省、闽省下雪已经不是什么大新闻了。但琼州不一样,琼州是夏国最南端的一个大岛,四季炎热,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此处驻扎着南海舰队,得天独厚,好似一圈防护网将其围在中间,不受海兽袭扰。所以琼州在近几年,成了老百姓最向往的地方,尤其是冬季,有大量的北方土豪专门过去越冬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这块最后的阵地也失守了,眼瞅着各地气温跳水降落,一时间网友都有点崩坏。

    而紧跟着,往上又冒出各种科普,说琼州确实下过雪,明确记载的就有八次,第一次在明正德元年,最后一次在清光绪年间。

    这个很多人都清楚,明朝正好是小冰河期,气候跟坑爹一样。

    科普的本意是平息疑惑,结果引发了另一波恐惧:以后会不会整年下雪,万里冰封,永远见不到太阳了?

    现代人么,脑洞谁都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凰山,清心庐。

    顾玙刚嗑了一粒聚气丹,正借着午间的正阳之气淬炼神识。

    他的玄窍开了半年左右,神识孕育其中,已不像之前的散乱混沌,变得柔顺规整,似一条长长的丝线盘在窍中,化作土壤,吸取养分,以蕴化元神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正阳之气一缕缕的被吸入体内,慢慢滋润着精气神,可不知怎地,今天的效率非常低。顾玙吐出一口气,索性睁开眼,自行中断。

    他看着地面,若有所思,忽然涌出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。而待他起身推门,步入庭中时,更是双眉微蹙。

    “这山上的灵气,好像有些躁乱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心念一动,化为一道金光在凤凰山上空转了一圈,然后往西,在盛天附近的一座城镇郊外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在漠北、乌拉、黑水、冀中绕了一大圈,数天后返回山上。

    “五省,三十六个点,灵气大面积躁动,总觉得不太妙啊!”

    他看着手中的记录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凤凰山可是节点,除了早期有一段强烈波动之外,余下都非常平稳。尤其设下人参精和《小封绝阵》后,山势受法阵加持,更是安稳如狗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也是,随着灵气爆发的时间越来越久,也越来越趋于稳定。可今年冬天,怎么一下子又起来了?

    而且温度下降的太明显,冷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。

    顾玙正思索间,忽地伸手一抓,接住一道传讯符,却是小斋发来的。她也感受到异常,便离了水府,此刻正在黄海附近巡查,只说海兽非常活跃,似亢奋似不安,竟然成批的主动攻击舰队,那边已是血染千里。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回山不久的龙秋跑了过来,道:“蛇岛那边有消息,毒蛇从昨天开始疯狂攻击基地,有两个弟子受伤,要不要撤回?”

    “先不要撤,你去照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去!”

    龙秋走了没多长时间,小堇也颠颠冒头,嚷道:“姐夫,盛天最近不太平啊,又出现不少新品种的异化兽,我们要不要管?”

    “你带弟子下去,掌握好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!”

    小堇还没走,李冬又蹦了出来,道:“京城急电,请您过去有要事商讨!”

    啧!

    这一串的追魂夺命连环call,让顾玙的脸色很不好看,他安排完各项事务,化作金光直奔京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特异总局,会议室。

    屋子不大,参与的人也不多,算上顾玙、卢元清、穆昆也就七个。

    他们稍等了片刻,门被推开,戴眼镜的老者大步走了进来,还没等坐下就道:“好了,时间紧急,马上介绍情况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名下属翻开文件,简单直接的报了一组数据:“今年10月15日,漠北迎来全国的第一场降雪。10月到11月,平均气温与前三年相差不多,但从12月10日开始,据气象台监测显示,北方各省的平均气温要比去年降低14℃,南方要降低9℃,均达到二百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。

    灵气方面,大概在12月22号,天山首先发生异常,其次全国皆有感应。在顾先生和卢道长的帮助下,我们能基本确定,现在的波动程度,比之前最强烈的一个阶段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各地也有新型的异化生物出现,粗略统计,可达563种……”

    他念的都是大方向,省略了很多所谓的细节。顾玙也拿着一份资料,搭眼一扫,好家伙!从气温骤降起,一直到现在,光因严寒导致猝死的,或者生生冻死的,全国就有十几万!

    “事情发生的很突然,我们没有任何头绪,请你们来,是这件事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。”

    老者撑着疲惫的身体,挥手示意。只见前面缓缓落下一方屏幕,画面亮起,信号接通,一个大胡子忽然映在上面,操着一口地道的高卢语:

    “哦,顾先生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一怔,居然是在波恩见过的那位魔法师,埃内斯。他与那时相比,气势明显不同,不晓得魔法师如何划分境界,非要套用的话,应该是夏国的先天境,还是非常吊的那一波。

    这会可没有语言通晓术,好在有翻译,他听得对方问候,笑道:“怎么是你?欧洲也有动静么?”

    “这位陌生的道长,初次见面!”

    埃内斯还是那个元气老年人,先冲卢元清摆摆手,然后才道:“是的,欧洲简直掀翻了天。一帮人在街上游行抗议,一帮人在国会门口静坐抗议,一帮人在家里绝食抗议。我搞不懂他们有什么好抗议的,天气糟糕又不是我们搞的。

    好了好了,我又跑题了!”

    埃内斯咳嗽两声,继续道:“大概在12月21号,我正在做一项魔法实验,原本乖巧的火元素忽然剧烈震动,搞砸了我一桌子的珍贵材料。

    然后艾哈德那个老家伙马上找到我,说了类似情况。玛丽安和科恩也与我联系,后来据我们联合调查,全欧洲都处于这种莫名其妙的环境中。

    元素变得极不稳定,连最小的魔法实验都无法完成。简单描述的话,就元素波动的剧烈程度而言,欧洲应该是以前的两倍,大洋洲是一倍,美洲和非洲也是两倍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具体发现么?”顾玙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想有所斩获,可惜没有。”埃内斯的大胡子一颤一颤,配上他的表情,显得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双方进行了简短的信息交换,画面就已切掉。

    老者看看二人,道:“他讲的,与我们的调查多数符合。也就是说,气候变冷,灵气波动这件事,不是一国一地,而是全球统一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和卢元清齐齐沉默,不晓得如何接话,因为真的非常突然,搞不清半点逻辑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不记得,自己之前说过,灵气会在一两年内完全平稳,但会有一个猛烈的爆发期?”老者又问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是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顿了顿,问:“您是这样想的?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关键是,不是我怎么想,而是我们必须这样想。”

    老者叹了口气,道:“我们必须要尽快拿出一个解释,其他国家也是,不然平复不了群众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辛辛苦苦捱了六年,从异兽遍地,背井离乡,到建设家园,重新开始。老百姓正在往好的方面转变,结果来这么一遭,仿佛一切辛苦付之东流。”

    一名下属摇摇头,补充道:“这种情绪如果不能很好的疏导,一旦集中释放出来,是非常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想用这个做理由?”

    顾玙不太赞同,道:“确实有这种可能性,环境在完全平稳前的最后疯狂,但我不敢保证它的正确率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也是慢慢渗透,以安抚情绪为先。具体等这个冬天过去,甚至等明年的夏天到来,再看看气候究竟会如何。说不定真像你讲的,这是最后的疯狂呢?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会知会道门上下,管束消息,不要随便透露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立即理解了其中的涵义,就是跟着舆论方向走,起码不要唱反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沉默片刻,也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时候,真要闹出什么骚乱,对谁都没好处。其实他总觉得不太对,肯定还有别的隐情,可惜自己一头雾水,毫无线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谓的仙元历六年,就在一片人心惶惶中度过,转眼迎来了第七个年头。

    元旦过后,气候愈发冷了,每天都有冻死人的事情发生。一部分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者、孤寡老人、留守儿童等等;一部分是身患病症,一时不注意猝死的患者。

    人说多难兴邦,但这个难,是要有界限的。超过了人能承受的极限,那不是兴邦,是亡国。

    各国为了应付这个突如其来的寒冬,可谓绞尽脑汁,如履薄冰。同样的,他们每天也在到处排查,寻找疑点。

    说真的,他们更希望是有人在背后搞鬼,至少会有个理由,不至于像现在,听天由命,人如蝼蚁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