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108将
    经堂内,青烟缭绕。

    旁侧的案几上摆着香炉,燃着三支线香,既有安神静心之效,也做计时之用。石云来居于上首,手捧书卷,不时看看下面的五百二十八名弟子,却是监考之职。

    这经堂极为宽敞,五百多张木案排开,竟然还有空余。何禾坐在中间的位置,试卷发下来后,先扫了遍题目,有的会,有的粗通,有的根本不懂。

    她并不着急,蘸了些水慢慢研墨,待心情完全平静,才拿起毛笔作答。

    王重阳的全真教倡导三教合一,除了内修法,对儒家典籍、书法、诗词等道皆有涉猎,有那么一股子文士风范。

    其实正一也相同,古代的道士文学造诣都很高,留下不少文章诗句。你想啊,如果连自己的道统理论都阐述不清,著不成书,又怎么流传于世?

    所以各宫观收徒的时候,一致将书法列入课程,经过两年多的学习,风骨谈不上,字迹端正清晰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浩浩之劫,不知岁月之为几何,而与天地长久,乃炼形验证也如此。然而炼形之理、造化之机而有如此之验,可得闻乎?”

    何禾看到题目,在脑中一过,挥笔便写:

    “心之上为九天,心之下为九地。肾到心,八寸四分。心到重楼第一环,八寸四分……一呼一吸,天、地、人三才之真气往来于十二楼前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题,出自《钟吕传道集》,以一问一答的形式阐述各种理论。她在观中修习,经义是非常重要的一门课,小小年纪已接触过数十部道经,通读数卷,相当不错了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道院正厅内,龙秋与卢元清等人也在讨论这张试卷。

    老实说,她是很惊讶的,道门的培养体系太全面了,根本是往一个理想中的完美道士形象去塑造。

    讲得经,读得史,拽得文,打得架,更重要的是,装得了逼。

    卢元清他们却觉得很正常,因为自己就是这么过来的。当然那时功法不全,有些东西想学也学不到。

    这种心态有点像现在的家长,我当初过的苦,啥也没有,所以到了下一代,就一定要弥补缺憾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凤凰山就是一江湖草莽。

    除了小斋,谁也不懂道藏经义,只是跟自身功法相关的,他们会讲一讲。你让老顾砍人行,但你让他背一篇《三九素语玉精真诀》,简直玩死他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有好处,他们教的都是自己的心得,将核心内容掌握了,一法通万法通,这又不是科举考试,背那么多书干嘛?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龙秋坐了半天,忽听一声清脆的击磬声响。卢元清缓缓起身,道:“时间到了,我们先行失陪。”

    “您自便。”她也起身回礼。

    说着,卢元清领着几个人进到经堂判卷,弟子们呼啦啦走出来,又被领到练功场。

    道院不像凤凰山,面向群众开放,是非常封闭的。说是观礼,实际就龙秋一个,外加政府方面的人员,显得非常冷清。

    而此刻,龙秋闲着没事,便由两个俗务道人陪同,逛到了练功场外围。

    弟子们都在里面等待,水嫩可口的小萝卜头坐了一地,哎哟,特想拔。龙秋站在不远处,观望片刻,忽地眼睛一亮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秋姐姐!”

    何禾瞪大眼睛,差点想站起来,但十岁老干部的矜持,还是让她保持端坐。小姑娘心中激动,差不多有三四年没见了。

    想当初,她在红梅街的窝棚村里,酷暑难耐,热症频发。龙秋便不时过来施药,帮了不少忙。后来村民集体搬到新楼,何禾也上了学,就慢慢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在龙秋心里,对方就是个可怜可爱的孩子,力所能及就帮了一把。如今看她入了道门,还挺欢喜的。

    在何禾心里,对方则是个温柔善良的大姐姐。她起初不知道凤凰山,入了道门才清楚,哇,原来秋姐姐那么厉害。但她也没有后悔,既入道门,便是弟子,走下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一对视,都生出故人相见的惊奇和喜悦,并无纷杂心思。

    加油!

    龙秋知她不能讲话,就做了个手势,何禾用力点头,咧开嘴角。

    “林俊龙!”

    “秋如白!”

    “沈塘!”

    来自三十四省的五百多个弟子,一个个被叫进去考试,没叫到的人等在原地,忐忑不安。每座宫观都有所谓的天才弟子,习惯了这种身份和目光关注,结果一来道院,MMP,天才真多啊!

    何禾捏着小拳头,藏在宽大的袖子里,也是微微发抖。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听见一声:“何禾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她连忙起身,还不能快,一步扎着一步走进内殿。里面坐着两位,一个冷峻,一个跳脱,目光盯在自己身上,却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她稳了稳心神,大大方方的行礼,道:“太清宫门下何禾,见过两位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云生和晁空图打量片刻,不由暗自点头,果然是太清宫的首推弟子,资质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入门多久了?”白云生问。

    “两年八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可习得体术?”晁空图问。

    “习得。”

    “挑你最擅长的演来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擅剑术,求剑一柄。”

    “哦?旁边自取。”

    白云生来了兴趣,之前演练的都是拳法、掌法,偶有剑术,但年纪也比较大。这孩子才十岁,居然擅剑术,自要观察一番。

    何禾则瞧了瞧,从旁边的兵器架上抽出一柄较短的青钢剑,明显是照顾年纪小的孩子,特意打造的。

    “戗!”

    她拔剑出鞘,右手一背,剑尖朝上,立了个起势。紧跟着,小小的身子如蝴蝶般一转,刷刷刷,青光闪动,光寒凛冽。

    八仙剑顾名思义,就是取八位仙人的动作姿态,寓以剑术。共有八个架子,俗称八大架,是上好的基础炼体术。

    何禾此刻使来,以软牵硬,以慢化快,以柔克刚,以刚取敌,真若行云流水,潇洒飘逸。

    白云生越看越惊喜,孩子年纪小,气力不足,发挥不出全部威势,但法度已存,一招一式平厚严谨,显然内气功夫也很扎实。

    好苗子啊!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而那边,何禾耍完了一路剑术,不禁微微喘气,只听晁空图道:“好了,你先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明日公布,暂且等候。”白云生怕她担忧,专门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弟子告退!”

    何禾躬身出来,跟着俗务道人下到半山腰。此处有新修的大片寮舍,她进到房间,过不多时,徐子瑛也回来了。二人交流一番,都是正常发挥,怎奈没有评价,猜不出一二。

    五百多人的考核,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。八点钟左右,卢元清宣布考核结束,众人自是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龙秋很好的履行了观礼嘉宾的职责,不多事,不多话,安安稳稳的吃瓜看戏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次日,道院大钟连敲七十二下,人员全部出席。三十五友换上了正式场合穿的道袍法衣,道乐声声,仙气缥缈。

    更有人放出灵兽助兴,一时间,真若青鸾飞舞,走兽贺鸣,一派仙家气象。

    “下院留九十六人,太清宫徐子瑛、蓬莱院秋如白、青羊宫沈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院留十二人,老君洞林思意、酥醪观费沁、太清宫何禾……共一百零八人……礼成!”

    五百二十八个,取一百零八个,龙秋听得这可怜的录取率,心道双方理念果然不同。她之前见到好些自己认为不错的孩子,结果连下院都没选上。

    入下院,资质、经义、内气、体术,就需要达到一个挺高的程度。上院就更不必说,放在书里就是各路主角。

    啧啧!

    小秋摇摇头,看来道院以后就是十二金仙了,不知跟凤凰山六百人相比,孰优孰劣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二月,年末。

    羊城的大街上,一对情侣紧紧相拥从商场出来,一路小跑去一站地之外的锦江之星。不是他们存心虐狗,而是这天气,太特么冷了!

    “拜托,这是羊城啊,怎么跟东北似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最可气的还没有暖气!”

    俩人嘀嘀咕咕的,眼瞅着要进到宾馆,女生忽觉鼻尖一凉,下意识的抬头望天。只见一朵朵白色的雪花落下,细细纷纷,居然下雪了!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年轻人显然没有看天气预报的习惯,当即来了兴致,站在宾馆门前各种拍照。女生磨好了皮,曝好了光,立马发上微博、朋友圈、空间三大撩骚平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羊城下雪了,麻麻,我终于有一个完整的童年了!”

    反应在预料之中,网友总是对这些事情存有莫名其妙的热情和攀比心理。不一会,便有人硬肛:

    “羊城算什么?知道我在哪儿么?坐标闽省鹭岛,卧槽,简直活久见,鹭岛居然下雪了!不行不行,我要堆个雪人存在冰箱里,以后告诉孙子,这是爷爷在2018年堆的雪人!”

    这位刚引得一片吐槽,结果又来一个:

    “鹭岛算什么?说了我自己都害怕,我大琼州都下雪了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