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法不责众乎
    修行者戒:“不得肆意伤人,依仗法术蛊惑、淫辱、获取钱财。如有师门,先由师门清理门户,倘若师门包庇,视为同罪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条总则,细则还有具体解释:

    明知当事人违法行径,还为其提供隐藏处所、财物,助其逃匿,不配合调查,甚至暴力对抗的行为,都叫包庇。

    主体可为个人,也可为整个师门。

    这个怎么判定呢?就是取身份和主观性。

    比如一个弟子犯了错,逃回门派,某个亲近朋友得知,助其逃脱,后事情败露,那只有这个朋友同罪。

    再比如,弟子犯错回到门派,倘若掌门/观主/族长得知,却拒不配合,存心袒护,就是整个师门同罪。其中又有:若主动配合提供线索的,以及老幼修行确实不知的,皆可免罪。

    当初制定的时候,对这点有很大争议,一派倾向“重罚”,一派倾向“轻惩”。

    因为夏国的刑法原则,就是“从旧兼从轻”。这个太复杂,不赘述,用简单的话理解就是:有利于被告人的准则。

    基于这个观念,大部分专家都支持沿袭传统,后来反复争论,才达成某种一致:

    修士为祸,与普通人为祸,完全是两个性质。后者偷鸡摸狗,杀人越货,投毒放火;前者挥手间亿万家财,血溅千里,予取予求。

    不把这种冲动的本能控制住,戒律就是空谈。

    所以呢,最后的原则就是轻重掺杂,当事人的身份和主观性成为了判定的重要标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秋坐在椅子上,微微低着头,默然不语。她看不到那八个人,但能感受得到那种隐晦的嘲笑,就像在说:还是太年轻啊!

    七个家族,二百三十七人。

    按戒律,不知情的老幼修行可免,普通人可免。这就意味着,一旦真的惩戒,七家的青壮全灭,基本就废了。

    但是,老百姓始终相信这么一句话,法不责众。即便现在成了修士,仍然没脱离这个思维圈子。

    由于不是叛国罪,或屠村屠城的那种恶行,龙秋不能直接诛杀,必须得联系官方,由那边调查宣判。以梅山在此地的影响力,和官方的倾斜态度,他们自然轻慢与不在乎。

    当然,龙秋犹豫的不是这些,而是:确定要亲手将这么多人送上审判台么?

    “小友!”

    老头一眼瞄出她的顾虑,趁机道:“他们有错在先,但也是一时糊涂。不如这样,我们交出那个罗家后辈,任你处置,我们再摆酒赔罪,你大人大量,就此揭过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护犊心切,实属不该。天兴既然犯了错,就应受到惩处,我绝不再袒护。”罗家族长也是人精,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只有罗天兴瘫在地上,难以置信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台阶已经给了,就看对方下不下。话音落地,八个人齐齐盯着对方,看她如何决断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没抬头,还在思考。

    二百三十七人,二百三十七人,这不是简单的数字,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。纵然七个族长该抓,可里面也有无辜的青壮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?

    一时间,她竟陷入迷障,甚至觉得戒律制定的有些严苛。同时,耳边又听着对方的服软,只觉心神俱乱。

    罗天兴犯错,交上去便罢了,其他人呢,放?

    “不,不对!”

    她心怀慈悲,乐于助人,虽然在教导弟子方面,呈现出一派大家风范,但归根结底,还是那个温软善良的小龙秋。而就在她即将心神失守的瞬间,脑中骤然嗡鸣,想起哥哥的一句话,一下子从边缘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礼不因位卑而轻,法不因千人而止!”

    又过了半响,她终于抬起头,眼神清澈,道:“这不是慈悲,是纵容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滔天气势冲天而起,七人承受不住,纷纷倒退,只有那个老师公站在原地,亦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就见那个臃肿的农村大妈,忽地往耳后一拍,随着粉光抽出,各处肌肉一阵波动,身体变得细细长长,五官恢复原貌,秀雅飘逸,仙姿绝世。

    “龙秋在此,叫特异局来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潭州分局的负责人,几乎是翻滚着来到梅山的。

    与他同行的还有审讯、司法方面的十五位专业人员,另有二百多个护卫队员,以及受害者杨夫人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一询问,罗天兴之前就被当作弃子,索性破罐破摔,全抖了出来。于是又牵扯到买主,某家地产公司的掌舵人。

    情况查明,犯罪事实无异议,局长捏着鼻子,签了一份拘捕文件。龙秋作为协助者和举报者,也签了名字,过后要备份存档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清点人口,除去可免罪的,七家共一百五十六人,加上那个老头,一百五十七人。

    这下全傻了!

    七位族长大脑空白,思维停滞,他们居然真的敢抓!

    族人更是懵逼,好端端的怎么就犯事了?

    整个县城也疯了,这七家都是大姓,在水师圈子里实力最强,他们没了,我们怎么办?还有比斗法会呢?

    局长也没办法啊,你也不看看那签名的是谁!

    “出来,都出来,先到那边站好!”

    江边的一块大空地上,已经聚集了好些人,水师多是原住民,宅子环江而建。此刻,特异局人员正一户一户清查,全是中青年,多为男性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空地后,又有人过来,一个个的给戴手铐。

    前面几个虽有不忿,倒没做什么,轮到第三个时,那男人忽然高声叫喊:“我不服,我不服,他们犯错,凭什么我们受牵连?”

    “收声,老实点!”特异局人员连忙喝止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,你们得给个说法!”

    “说法?戒律就这么定的,要怪就怪你们族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那男人先看了看自家族长,又扫了眼同族伙伴,目光一狠,在手铐快戴上的时候,忽地捏住法诀,口中暴喝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只黄牛大小的狐猖就放了出来,那狐狸通身火红,转过身撅起屁股,刹时红烟涌出,似放了个响屁。

    周围人闻到,立时晕晕倒倒,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就是,凭什么抓我们!”

    “不过区区凡人,也能铐住我?”

    他这一动手,马上有几人响应,一时猖兵乱舞,毒蛇丛生。还有几人神打在身,使出各种火封血有掌、蛤蟆掌、梅山三掌、烧叶掌等等,场中呼喊哀叫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政府队伍中也传出暴喝,十几人跃至场中,没有拿枪,而是抽出剑来,砰砰的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站在不远处的山丘上,看得清清楚楚。这些人初学不过两年,略有内气,招式也是术剑的简化版,招招夺命,出窍见血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们便是政府培养的武装力量,而且发展明确:不求上升空间,只求拿来就用,顶多到后天巅峰,连先天都到不了。

    她不禁暗叹,军人舍家为国,战死沙场,可这般做法,还是太粗暴了。

    “哼!原本还想帮衬几分,居然不知好歹,公然对抗,真的没必要留了!”

    几个领导则冷眼旁观,梅山太过于骄纵,即便没有这档子事,以后也会惹出祸端。官员的思路转换极快,直接往杀鸡儆猴的路子上拐去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二十多人斗在一处,场中如炸开了锅。有族民发现机会,忽地一矮身,骨架缩小,竟像狸猫似的在地上恐怖爬行,哧溜溜的就要钻入山林。

    另有一个纵身跃起,呈大鸟状,也要射入林中——却是梅山法中的变身术,俗称化身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几声枪声,伴着一声强烈的爆炸,转瞬消散。两名持枪人员,外加一个扛火箭筒的,收工立正,啪的一敬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骚动顿时停止,打斗的族民呆立原地,面色惨白,似被那两堆碎肉深深的刺激到,乖乖被押送上车。

    罗家族长也在其中,他刚要上车,偶然一瞥便瞧见了龙秋,嘶声大吼:

    “我七族与你不共戴天,世代死仇!你最好别让我们活着回来,不然我们子子孙孙,千年百年,此仇必报,此仇必报!”

    另几位族长同样大喊,“死仇……必报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摇了摇头,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,他们最悲哀的就是看不清形势。

    没错,如今修行盛世,但不入先天,皆为蝼蚁,纵是先天,也不过求活的空间充裕一些。只有到了人仙,才能真正的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坐井观天,盲目自大,早已注定结局。

    折腾了好久,才全部押送上车,有人来报:“报告,一百五十七人,清点完毕!”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车队排成长龙,缓缓驶离了这座古老的县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龙棠往回走的时候,脑子依旧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七家大姓,说没就没,以往强悍的几个师公,说死就死,还有站在高处的那个女子。别人不清楚,她一眼就认出来了,正是自己的堂姐。

    当年被两个家伙救走,音讯全无,一别五年,再见时已是天上地下。

    龙棠的心思乱得很,慢吞吞的走着走着,快到小区时,猛地一抬头。那人正站在门口,长身玉立,听见动静便转过头,先是无言,随后笑了笑:“阿妹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