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六十二章 飘了飘了
    “拜见法师!”

    当杨夫人看到罗天兴的时候,那个娘gay已经换了副样子。穿着素色的马褂,黑色云鞋,长发挽髻,似道髻又不是道髻,看着潇洒随意。

    他皮相甚好,这么一装扮,几分游戏红尘的姿态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以貌取人,是大多数人的通病,杨夫人一瞧对方,心里又信了一些,道:“法师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敝姓赵,自桂西云游四方,学得几手水法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用本名,淡淡道:“不忙说这些,我先看看病人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随着对方进了VIP病房,杨硕躺在床上,依旧昏迷不醒。罗天兴装模作样的瞧了瞧,胸有成竹的道:“这病症我已知晓,可治。”

    杨夫人大喜,忙道:“法师,我丈夫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此乃猖鬼作祟,小事尔。”

    他见其不解,便道:“猖,即是山魈木客,天地五行结晶之处,会有天地之气交汇。如果这个地方有古坟、树木、石头、精怪,或者人死在此处,都会成为猖鬼。你先生怕是无意中招惹了猖鬼,才会意识混沌,昏迷不醒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半真半假,猖是存在的,但不叫猖鬼,叫猖兵。有个词可能都听过,五猖兵马——此事过后细言。

    杨夫人不懂啊,一听就害怕了,急道:“恳请法师救救我丈夫,无论什么条件都好,求您慈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天兴装了个逼,忽然闭口不言,坐在一旁沙发上慢慢喝着茶水。杨夫人不明所以,始终没吭声的老黄冲她使个眼色,出门相商。

    “老黄,他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女人也是急糊涂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,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,请这位出马可是价钱不菲。人家不便开口,就托我张这个嘴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呃,起码得两千万。”老黄故作犹豫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?治什么病也用不了两千万吧?”女人惊讶。

    “那是治病,这是做法,性质就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老黄明显收了好处,劝道:“嫂子,现在这世道你还不清楚么?大夫早就不行了,这些高人才是吃香。你真的别嫌贵,他之前在潭州给人施法驱邪,那可是几倍的价钱,我有这点薄面,才收个友情价。

    现在最要紧的是让杨总醒过来,只要他恢复了,一切困难迎刃而解,区区两千万分分钟就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仔细想想,说的也在理,人保住了最重要。他们家不差这点钱,就是观念没转过来,当即道:“那好,我先给一半,有效果了再给另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不过事不宜迟,你先汇过去,人家马上就做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

    杨夫人正想去银行,忽听一个很粗糙的声音在走廊中响起,“这病我也能治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俩人一愣,这是VIP楼层,安全舒适,空间相对严密,并非闲杂人等能进。但他们谁也没发现,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。

    她站在隔门后面,长头发,好像是个女的。然后门一开,一个……呃,大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花格子棉服,大红围巾,皮肤暗黄,五官朴实,身材高高壮壮,一看就是饱经风霜的农村妇女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非常尴尬,老黄先回过神,喝道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?你怎么进来的?别在这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大妈没理他,径自走到杨夫人面前,重复道:“这病我也能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不用问这么多,你只需清楚,我能救你先生就好。”

    大妈身上有一种很不协调的气势,轻松压住了杨夫人,她也非寻常女人,便道:“那不知你的条件是?”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,稍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大妈不待对方回应,啪的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罗天兴老神在在,正等着打钱,被开门声吓了一跳,随即也是懵逼。就见那中年妇女走到床前,不知从何处摸出一粒丹丸,给杨硕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跟着右手一抚,丹丸药性瞬间挥发,杨硕的身子猛然抽搐,一张双目圆睁,眉如烈焰,呲牙咧齿的红色人面就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再伸手,直接捏在掌中,砰!

    竟然就那么捏爆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罗天兴口喷鲜血,简直魂飞魄散,那可是自己仅有的一只猖兵,就这么如蝼蚁般被捏死了!他反应极快,知道绝不是对手,纵身一闪,就要撞破窗子逃走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

    大妈手一挥,罗天兴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倒飞数米,小鸡崽似的瘫在脚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夫人和老黄呆立门口,脑神经跟不上事情变化的速度,完全处于停滞状态。

    大妈扫了他一眼,像他刚才那般,安安稳稳的往沙发一坐,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罗,罗天兴。”

    “家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安化。”

    那家伙脸色惨白,垂着脑袋,丝毫生不起抵抗之意。大妈则眉头一皱,安化,据说苗寨的人就迁去那里,还真是巧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可是你放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!还有你个畜生,勾结外人对付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杨夫人一下就明白了,先骂了一句,又拎起包对着老黄猛砸,老黄也不敢走,抱着头蹲在墙角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聒噪!”

    大妈喝止,继续道:“你可有族中家老,本事是否跟他们所学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国家律法有令,不得依仗法术,害人性命,图取钱财。虽然你不入门派,但也算修行世家,我便压你回去,交由族中处置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本是心如死灰的罗天兴忽然眼睛一亮,强忍着没抬头。

    对方实力高强,可偏偏生了个榆木脑袋,竟要押解自己回乡。安化是什么地方?那是梅山法的发源地之一!

    真到了梅山地界,纵然你是强龙猛虎,也得给我卧着!

    “这位,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杨夫人旁观全场,就一个大大的服字,她不知如何称呼,总不能叫大姐吧,憋了几秒钟道:“这位神仙,多亏您出手相助,不然我被人蒙骗还不知道。只要我能做到的,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生恢复几日就能下床了,要求么,你找辆车,把我们送到安化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史书记载:“梅山峒蛮,旧不与中国通,其地区东接潭,南接邵,其西则辰,其北则鼎,而梅山居其中。”

    此地崇山峻岭,旷里荒蛮,交通闭塞,分为梅山十峒,主要是瑶族和苗族。到了北宋年间,朝廷在上梅山筑一邑,命名“新化”,下梅山筑一邑,命名“安化”。

    便是现在的新化、安化二县。

    梅山在宋代之后,就少有外来户迁入,逐渐形成了一个很封闭的地域群体。以盘、李、扶、苏、向、兰、青、赵、卜、陈、邹、刘、罗、唐、冯、胡、邓、雷、沈、包二十姓为基础,缓慢的发展壮大。

    这边家族观念最大,长幼胜过师徒,梅山法也多在这二十姓间传承,很少传给外姓。

    当然夏国立朝后,现代社会发展,人口混杂,青年外出打工,老一辈留守,不同以往。而灵气复苏之后,族中长辈看到机遇,召回在外后辈,打破了传子不传女的性别限制,且收容外姓,大有复兴梅山法的意思。

    午后,住宅。

    龙棠穿着无扣交叉的大领衣,下着黑色长裤,腰间挂着一只小铃铛,正拿着银梳对镜梳头。

    她早已不是十五六岁的模样,长高了许多,眉目间略像龙秋,皮肤也愈发白皙,就像剥了皮儿的杨柳枝,风一吹,轻轻摇曳,无限骚柔。

    她打扮妥当,便出了住宅楼,直向江边走去。

    安化有江贯穿全县,分南北两岸,森林广布,是好山好水的好地方。之前异化兽来袭,被水师奋力击退,令政府大为高看,近两年不断拉拢,族人也心气飙升,隐隐以皇家水师自居。

    龙棠穿过街区,很快到了一片木屋木楼的居住地,又进了一间大宅院,里面已经聚集了好多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来,都开始一会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同样打扮的姑娘拽她入伙,跟另外二十多人归于一处。

    “都说什么了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师公说各家族老年纪大了,无力管事,过几天要做场斗法,选出几个年轻人协理事务。”

    小伙伴面带不忿,低声道:“说是都可参加,但谁不知道,这就是给二十姓的后辈子弟铺路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他们学了多久,我们才学多久,肯定比不过人家。”有个男生附和。

    水师有水师的圈子,各家族长都算长老,实力最强的做首领。龙棠去年才入门,小菜鸟一只。

    “唉,我是不想参加,去了也是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还不如看看热闹,龙棠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也好,你才刚学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帮人都是苗寨迁来的,自然组成小团体,听了都很惊讶。龙棠却主意已定,道:“我们是外来户,天生低人一等,自己不拼一拼,以后就更没出路了,我们都该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伙伴们听了,面面相觑,过了片刻,少数响应,多数退缩。

    他们站了半响,场中的几位大佬终于说完了话,各自散去。龙棠回到分配的住宅楼中,父母打工仍然未归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想着刚才的事情,忽觉可笑。

    就在数年前,自己还对那些力量视如毒蝎,不想现在,却要为之挣扎奋斗。以前是正常世界,不正常的就是不正常;现在是不正常的世界,不正常的都变成了正常。

    她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龙棠猛然惊醒,蹭的坐起身,神色惘然,某个身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梦到她了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罗家大宅内,几位族长正在商讨斗法事宜。

    二十姓经过千年演变,兴衰不定,如今势头最盛的有七家,基本代表了这片地界的主要力量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直接水法比斗,一场分高下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头叼着古怪的烟杆,吧嗒吧嗒的猛抽。

    “不妥,这些人都是日后的族老,怎能只精通水法?要我看,三大术,十二大法,都一一比过,这样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可比试这么多,最后的输赢怎么评判?”

    “用眼睛看嘛,这东西还用评判?”

    几人正争论着,忽有个晚辈来报,道:“叔公,外面有个女人押着二堂兄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兴?”

    罗家族长一怔,面色阴沉,道:“请进来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就见一个中年女人进了门,罗天兴在后面跟着。罗家族长先站起身,道:“不知这位怎么称呼?我这侄孙犯了何事,要劳您大驾亲自押送?”

    “称呼就不用了。他在武陵受人委托,害人性命,趁机敲诈钱财。刚好被我碰到,我便将他送回,请你们依法处置。”女人道。

    “叔公,我冤枉啊!”

    罗天兴从进门就开始抖,此刻猛然扑到近前,扑通一跪,嚎道:“我跟那人是朋友,他说被仇家陷害,命在旦夕。我一时冲动就帮了一把,但只令对方昏睡,本想解决争端就让他苏醒,谁知这位大姐不由分说,就把我擒住。至于敲诈钱财,更是没有的事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很嫌弃的看着他表演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脸色各异,罗天兴在后辈中算实力不错的,只是性情乖张,非常讨人厌。但不管他们怎么幸灾乐祸,有一点是共同的:这是梅山,如果让一个外人,轻松松把自家子弟给办了,传出去还怎么混?

    “敢问这依法处置,是怎么个处置法?”

    “与官方沟通,或由你们废去修为,按律收监;或由他自选,流放绝地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她每说一个字,罗家族长的脸色就沉郁一分,而待她讲完,却突然笑了笑,“这么严重的事情,光凭你一人口说无凭,我难以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他自己已经招认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屈打成招,算不得数!”罗天兴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要如何?”女人问。

    “哼!你擒了我族中后生,连个名号都不报,就大摇大摆的让我们清理门户,也未免太过目中无人。你当我梅山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老头拍案而起,气氛骤然绷紧,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“嗯?你们是存心包庇了?”

    女人一愣,感觉特神奇,是我龙秋提不动刀了,还是你梅山飘了?

    (哇,字好多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