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六十章 妹子下山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八只孤鬼虽无意识,趋利避害的本能却是有的,它们察觉到顾玙的气息,忍不住轻轻晃动,只是黑色的果实挂在黑色的枝头,阴风阵阵,实在联想不到什么温馨和顺。

    顾玙则取出八颗养魂丹,右掌摊开,左手轻轻一抹,丹丸碎成粉末,药性揉在了风里,缓缓注入果实之内。

    养魂丹来自沈河子的《丹经》,内有二十四丹方,他挑选了一些进行炼制。

    得了灵丹辅助,蓇蓉果愈发摇晃,不显诡异邪恶,而是散发出一股股精纯阴气。顾玙感受到它们隐隐流露的亲近之意,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怎么有种变身老爷爷,养了八只葫芦娃的赶脚?等它们化形而出,会不会逮着自己叫爸爸?

    噫!

    他打了个寒颤,其中有一个可是谭崇岱,那也忒酸爽了!

    喂食完毕,他查看一圈,重新布下禁制,飞回了凤凰山。龙秋已经离家了,小堇在教导徒弟,李冬、老水他们更忙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内山无人,孤零零一个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修道是挺没意思的,这种无聊来自于十年、百年、千年如一日的重复与寂寞。而他闲着没事,索性把最近的事情捋了捋。

    龙秋发现很多身带气感的普通人,他不是不重视,只是程度比较淡。甭管什么来头,只要不在盛天搞事情,自己都懒得管。

    还有年末,道院要举行大典,龙秋正好在外面,有时间就去一下。然后是蛇岛开发,要加强两地联系,可惜山中高手不多,还得自己接送。

    另有明珠水府,小斋对鲸船的研究有了些眉目。这种法船盛载量极高,速度快,水上水下皆可,而且与梭舟不同,它应该是靠能量驱动。

    修仙宅女的脑洞是无穷的,在沈河子的构想中,鲸船不是个人的随身法器,而是靠多人法力一起催动,便能支撑航行。

    就像古代那种,多人划桨的大船一样。

    诶,这个就特巧妙,瞬间脱离了低端趣味,可以勉强按上“修真机械”四字了。小斋也非常感兴趣,大有不得出成果,誓不回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冀省,太行山脉。

    正是初冬,山间奇峰林立,林木萧索,群瀑飞雪,一派孤峻冷幽之景。龙秋站在一座小山丘上,面带欣喜,看着掌中的粉色甲虫。

    这虫有指甲盖大,好像金龟子的模样,前端生着两只细长的触须。她将甲虫放在肩头,小虫抖抖透明的翅膀,慢慢爬到了脖子上,又顺着白嫩的脖颈爬到了耳根处。

    跟着,它伸出触须,刺入耳后的一个穴位,似在注入某种体液,自己的身体也迅速干瘪,最后变成了米粒大小。

    而随着体液注入,龙秋的面部肌肉一阵抽动,似有无数只爬虫在里面乱拱,使得肌肉移位,筋骨重组,连皮肤也在渐渐变色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抽动停止,再看这张脸:肤色暗黄,眼睛缩小,眉毛变粗,鼻子也塌了一点,嘴唇稍厚,腮骨略宽——竟是完全不同的一个女人!

    戗!

    青萍剑出鞘,剑身光寒,映出了这副新面孔。龙秋看了一会,笑道:“还不算太丑!”

    没错,她之所以先来太行山,就是为了炼制一种蛊虫。别的用没有,却能彻底改变相貌,连亲妈都不认得。

    过后再将蛊毒吸出,又能恢复原貌。

    她在哥哥姐姐和女朋友跟前,习惯性的傻白甜,独自一人的时候,还是挺靠谱的。智商上线,勇气BUFF,简直位面之女。

    她易好了容,又换了身大棉服,系了条死土死土的红围巾,妥妥一位高壮的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然后呢,这位中年妇女腾空而起,臃肿的飞出山去。

    龙秋此行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回以前的苗寨看看。苗寨在湘州的石门,路途遥远,她一路换乘车辆,花了两天才到。

    结果一瞧,好嘛,石门半个县城都被淹了,那些寨子在山里,多临溪流,也都沉了半截,只有山上的盘王庙还在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就是被关在这里,受金蚕噬骨之痛,那些族人的扭曲面庞,一辈子都忘不了。可当她看着这座庙时,心里却是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自己生在这座大山,无论是丑是恶,毕竟是故土。如今故土不存,族人不在,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从心底滋生,非悲非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,武陵。

    武陵在洞庭湖西侧,也遭了水灾,不过治理及时,并未损毁太多。天气已经很冷了,街道冷清,在一家小旅馆门前,一个中年女人正不停晃悠,似乎想进去,又不太敢。

    老板观察她好久了,终于忍不住问:“大姐,你要住宿么?”

    “嗯哪,可我身份证丢了,住不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张嘴,一口地道的大碴子味,还是个关外人。

    “你先进来吧,外面太冷,你在我门口转悠也不是事。”

    “哎,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女人一听,就拎着大包小包,费劲的挤进旅馆。二人坐定,她喝了口热水,才道:“我是乌拉省来的,刚下火车就被偷了,身份证啥的都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那边下大雪,实在找不着活路了,听说这边挣得多,就来看看。哦,我有个亲戚在石门,这大半夜的也没法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没法子,那边淹了,路太难走。”

    老板点了根烟,道:“别说县里,连寨子都淹了。不过也没事,前几年山里闹兽灾,那会就把人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背井离乡的能往哪儿去,怪可怜的。”女人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安化那边,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老板顺嘴一提,接着又打量对方,身材高壮,相貌朴实,不似歹人,便道:“我看这样吧,你先在这对付一宿,明天再去派出所,看看怎么处理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领着女人往里走,推开一扇小门,里面有张单人床,还有几个大桶,装着需要换洗的被套枕巾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这不算客房,你就住着,没身份证也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真是好人啊!我不能白住,我还有钱!”

    女人从大包里翻出一摞钱,只有一张红票,其余都是十块二十块的。老板直接推了回去,“行了行了,不差你这点钱,出门在外的谁还没个难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,好人啊!”

    女人就这样住了进去,她关好门,拧了拧身子,自言自语道:“难怪堇堇那么爱演戏,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她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坐在床上发呆。

    听老板的意思,是大山闹异化兽,政府将苗民迁移。安化这个地方她知道,也是少数民族聚集地,许是风俗相似,才做如此安排。

    龙秋想了半天,又有些纠结,如果族人都死了,也就算了,那既然没死,怎么也得去瞧瞧。

    说真的,她对那帮族人没有好印象。自己十来岁就跟着婆婆学蛊,回到寨子后,面对的就是各种谩骂嘲讽,排斥疏离。即便他们有病患,需要自己医治时,也不会好声好语。

    倒是不敢动手,因为她是草鬼婆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人例外,就是自己的小堂妹,龙棠。她也是声严厉色的,却跟旁人不同,属于又厌恶又害怕又怜惜,毕竟幼时一起玩过,这是龙秋心里仅存的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“龙棠那时十五岁,现在也二十出头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小秋抿着嘴,控制自己不再去想,躺床上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灯一关,一片黑暗,屋子里透着潮湿发霉的味道,十分不舒服。约莫过了几分钟,漆暗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呻吟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睁开眼,神色古怪,不由往隔壁探出神识,却见一个男人在呼呼大睡,于是往隔壁的隔壁探去,小脸顿时一红。

    一张不大的床上,三个人叠成一团。她本以为是个嬲,仔细一瞧,竟然是个嫐。

    因为那男人留着长发,身材白皙修长,被夹在中间。两个女子却一头短发,胸部略平,颇为神奇。

    三人都忙的厉害,首尾兼顾,一脉相通,兴在其中。尤其那个男子,面色潮红,显然将登极乐,遨游太虚,体会生命的大和谐。

    “都是坏人!”

    龙秋撤回神识,咬着嘴唇,不知怎的突然想起小堇,脸蛋又是一红。她捂着脸重新躺下,看不到画面,声音却不由自主的飘进灵敏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法师今天可尽兴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两个功夫见涨,伺候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嘻,那差事办完,您可得好好奖励我们哦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那人是豪富之家,我稍施手段,拿个几千万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早听说您厉害,我们就等着大开眼界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!我可是家传的梅山水师,耐不住你们老板诚意相邀,才接了这趟差事。不过现在不宜声张,只能委屈委屈,等钱财到手,我带你们换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哟,我们都是小女子,您可别说话不算话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时间还早,我们再伺候您一遭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污言秽语不再去听,龙秋却嗖地坐了起来,梅山水师,他们也复苏冒头了?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