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五十四章 承诺
    “师伯!”

    入门两年,已经八岁的郑开心背负木剑,恭恭敬敬的执弟子礼。他由龙秋教导,后来也正式拜师,龙秋与顾玙兄妹相称,那自然是师伯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近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师父用心教导,弟子刻苦勤奋,同门友善互助,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友善互助?”

    顾玙失笑,问道:“我怎么听说你们被应元殿揍的厉害?”

    “暂时的,等修了食气法,就该我们把他们揍的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郑开心与弟子同住,尊礼守矩,明显成熟不少,不过这句话,仍显出了一些孩童心性。

    顾玙简单问了几句,便进入正题,道:“我新修了一门法术,可以御使阴魂野鬼,找你来就是借你的阴脉感知,帮我观察观察。”

    “观察什么?”郑开心一愣。

    “那些阴魂的来处,简单说,它们从什么地方出现,现形到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,我一定好好看!”

    “呵,不用紧张,过来站到我旁边。”

    他将小孩叫到身旁庇护,刚要施法,又觉此地不妥,索性带着郑开心飞出内山,降到一座无人矮峰上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!”

    他叮嘱一声,随即双手捏决,左手四指微张,一指下压,这叫毫光决,表沟通阴阳。右手三指微拢,二指曲伸,这叫天罗地网,表收聚魂魄。

    没有用符,没有念咒,双手虚划,法力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刹时间,阴风阵阵,山凉云黯,阳光迅速遮蔽只余下一地阴影。草卷树倾沙沙作响,虬枝摇摆,狰狞舞爪,似有无穷鬼怪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    《幽虚御魂术》,先天使来,可召方圆十里;人仙使来,可召方圆百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郑开心缩在师伯背后,瑟瑟发抖,露出两只眼睛四处观望。他体内本有一丝阴气,经玄门功法淬炼,已经融于其中,成就阴脉。

    阴脉珍稀,常人不可得,不仅能提升资质,修炼阴属性的功法更是事半功倍,威力非凡。而放在肉身上,最直接的作用便是见鬼识魂,即传说中的阴阳眼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随着阴风愈盛,矮峰上宛如森罗鬼域。小孩战战兢兢,冷不丁扫过西北角时,吓得一捂嘴,差点尖叫。

    一团人头大小的滚滚黑气,忽然从虚空中飞了出来。它全由黑气组成,没有具体形状,更别提那种身高174,肤白貌美,还会打篮球的娇媚女鬼了。

    黑气似乎没有意识,出来后就到处乱飘。过了片刻,又接连现出几个黑影,与气团不同,隐隐约约有人的模样,虽然不太清晰。

    它们露出迷茫的神色,还能左顾右盼,不知发生何事。

    接着又是东南角,红光一闪,一个红色气团现形。它一出来,就像水泼进了滚油锅,周遭全空,黑影本能的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那红气暴涨,很快追上一只倒霉鬼,就要吞噬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清喝,红气突然一阵抽搐,魂魄不稳,近乎飞散,连忙伏在地上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而紧跟着,从树里,石头里,地上涌出气团……真的四面八方,皆是鬼怪,足有一二百只。

    “师,师伯,这些都是鬼么?”郑开心颤声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可我看见爷爷的时候,不是这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是新死,魂魄完整,还能留有生前面貌,就像那些黑影一样。”

    顾玙指着众多鬼怪,讲解道:“而那些黑气,都是很多年的老鬼,魂魄飞散,只因为某种执念,才勉强留住一丝残魂,没有意识,没有形态。人死魂消,魂就是气,气都没了,怎么可能还保持生前模样?”

    “那,那个家伙呢?”郑开心指向红气团。

    “它就比较好运了,可能葬在一个阴地,残魂得以壮大,懂得吞噬同类滋补自身,不过仍然没有神智,大概是民间传说的厉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讲了几句,又扫视一圈,道:“新魂上前来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多半都飘了过来,黑影重重,都是未到七天期限的刚死之人。它们被顾玙召唤,天生有一种生命等级的弱势感,一个个垂首低眼,等候发落。

    所谓人有人言,鬼有鬼话,他不懂鬼话,但能靠神识沟通,遂问:“不要害怕,我有事情相询,你们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那些新鬼一怔,开始胡乱飘动。顾玙脑中被大量的信息流充斥,挑挑捡捡,不禁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有的混混沌沌,有的色彩缤纷,有的安安稳稳,有的惊慌失措……众多形容汇聚到一起,构成了一个完全模糊的概念。

    答案就是:它们也不知道!

    顾玙沉吟半响,索性探出一丝微弱的神识,藏在某只新鬼的意识里,道:“大家辛苦,散去吧!”

    他一挥手,顿时清了一大片,黑影齐齐消失,阴风也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玙全神贯注,紧紧锁住那抹神识,在黑影消失的瞬间,虚空先是产生了一阵古怪波动,此刻神识还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,当黑影完全消失,想跟着再往里探时,脑中突然一痛,神识居然被抹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怔了怔,那是一层类似空间屏障的存在,轻轻松就干掉了一切外来物,强大到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“说空间好像不对,但也是空间,与物质界重叠,一直存在。境界修到了,自然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他自言自语了一会,转头问:“你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看不清楚。”郑开心垂着头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安慰了一下,暗自轻叹,唉,还是实力不够啊!自己开发玄窍,孕育元神,如今刚刚长出幼苗。等元神能够化形,应该可以一探究竟了。

    此事被他压在心里,不再去想,跟着打量了一番剩下的老鬼,多数没有培养价值,也让它们散去。

    “你上前来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仅剩的那团红气,磨磨蹭蹭的飘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师伯,你要养它么?”

    郑开心十分好奇,巴巴问:“等它修为高了,会不会恢复以前的样子,这样真的好丑。”

    “相貌可以,但意识不会恢复。毕竟是一缕残魂,除非花大力气,给它补全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顾玙取出一颗黑色的果实。分四个面,上有白色纹路,又凝成四张鬼面,一哭一笑一悲一怒,正是蓇蓉花的果实。

    此物能固润阴魂,之前帮吴山炼制器身,用的便是这个。

    那红气接触到果实,本能的知道是好东西,不用顾玙吩咐,主动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柱山,倚云峰。

    此峰在朱岭十里之外,植被稀少,地质奇特。上有无数天然形成的石窟,深则数十丈,浅则三五尺。

    平日无人前来,今天却有两个身影在崎岖的山路上缓步而行。

    “说来惭愧,那时我等修为低下,老修行才找你帮忙。他既然托付于你,我们也不便插手,但有任何需要,道院上下一定鼎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过道长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在卢元清的陪同下,停在了一个路口处,前方是一条小径,往前不远便被荒草掩盖。再往前,地势豁然开阔,一座座石窟宛如蜂巢般立在山顶。

    “我在此处等候,您请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一抖拂尘,原地守候,顾玙独自上山,很快找到了一座较大的石窟。他神色复杂,顿了片刻,才迈步进去。

    窟内碎石满地,极为不平,四周是粗糙原始的石壁,透着几分荒凉萧索。

    约有二十丈深,顾玙走到最里面时,见在一方简陋的石台上,一位道人挺身盘坐,还保持着临终前的静修状态。

    他有较深的养气功夫,缓解了皮肤腐化,故去两年多,只是愈发枯瘦,骨架凸显,身形也矮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往面上看,眉目平和,长髯稀疏,一如在穹隆山初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叹息着,缓缓坐在了对面,“老道长,我来看你了!”

    实话实说,他与谭崇岱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,但感情十分特殊。当初在穹隆山,那是顾、斋二人巡游的第一站。

    仨人还比划了一下,并告知了对方灵气复苏的消息。再往后,顾玙中间去拜访过一次,而第三次,便是天师府斗技。

    三次碰面,却是深交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正是谭崇岱的原因,才让自己产生了讲法收徒,为世人开创一片天地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坐了半响,才捏起法决,招引四方游魂。

    一时间,倚云峰上阴气奔涌,鬼魂齐聚,风吹过那些石窟的洞口,竟发出“呜呜”如哭泣的怪响。

    卢元清看着山顶,面如止水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顾玙施法片刻,同样招来数十只游魂,大部分也是新死,另有七只,是散了魂的老鬼。

    谭崇岱一生求道,死后必定执念深重,极有可能留下残魂。但麻烦的是,他辨别不出那个才是,没办法,只能全部收起。

    之后,他站起身,又看着谭崇岱的肉身出神。

    残魂就代表着,其余的魂魄已经跟别的魂魄融合,转化为新的事物,不知是猪狗牛羊,还是草木金石……

    其中困难可想而知,但自己答应了,总要尽力一试,将来度他一度。

    (昨夜诡月当空,世界大变,你们都觉醒了什么异能?反正我就比较厉害了,我觉醒了春节存稿的能力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