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四十九章 船震
    潜艇的水下航速,据说最快的是毛国A级艇,可达到42节。(1节=1.852公里/小时)

    顾玙不清楚这个数据,他就是感觉法舟跑得特别快,从白城顺河向东,到草河口汇入丹江,再至东云市,似乎没花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它不仅快,行动也非常自如,能长能短,能大能小,什么水道都能穿过去。

    法舟有小乾坤术炼制的空间,还辅以小五行术,有一定的防护和攻击力。如果用在军事上,直接怼到火炬女神的脚底下,外国佬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顾玙仍然不满意。按照他的构想,是炼制出一种以灵石为能量源的“机器”,而非以自己的法力为支撑的“法器”。

    一字之差,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前者只需先天便可操纵,消耗的是灵石,后者是随身宝物,旁人用不得。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渤海的入海口处,水流忽然加快,似有一个透明的东西游来,推开一层层波浪。紧跟着,透明色渐渐变实,并迅速上潜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水花溅落,一只古里古怪的白骨梭舟浮在了海面上。三面环陆,一面临海,不知是什么偏僻地方,没有人烟,只在远处有两艘军舰巡航。

    “这是,海上国界线?”

    顾玙狐疑的四处张望,那军舰上挂着夏国国旗,不紧不慢,对面却空空荡荡,死寂沉沉。

    “看来那边就是金三家了,国小无力,海军孱弱,连自己的海域都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诶,不用怀疑!金三家确实有海军的,虽然存在感不强,但总比蒙古国的七武海要靠谱一些。

    他观察好方位,又继续下潜,略过巡逻舰改往南走,直奔黄海。

    待眼前浮天无岸,波连如山,呈现一片雄伟壮阔之时,他才跳出梭舟,往上面一躺,顺着水流飘飘悠悠的浪荡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本质上,老顾就是个文艺人仙。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他眯着眼睛,长睫毛遮了少许天光,波浪拍打着梭舟,发出连绵密集又不觉讨厌的响动。风带着特有的咸(防和谐)湿味道,不凉不暖,不扰不燥。

    这里还是挺安全的。

    近两年以来,由于异化兽的不断升级繁衍,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受到了很大阻力。尤其是海运,大国可以保障港口安稳,但总不能派军舰随时护卫。

    最多就是数国联合,清理出一些航道,以供运输。所以现在的海运、空运,运输速度和危险性,各种成正比的疯狂悲摧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条尖嘴猴腮的古怪带鱼飞起来,不长眼的要去捅某个家伙,结果身子还在半空,就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血肉散落海面,腥气飘散,又引来几只猎食者,miamiamia的埋头抢完,瞄了那人一眼,溜溜的翻身潜底。

    “在海上飘荡,不自觉的就会悠闲起来,找个小岛建块地盘也不错……哎?”

    顾玙眨了眨眼睛,忽想起一事。

    唐末典籍《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》中记载,有十大洞天、三十六小洞天、二十四治、七十二福地、三十六靖庐、十洲三岛、仙地两界之五岳及诸神山。

    这套名目,比较完整的构建了一套洞天福地谱,但是遗漏了一处很重要的空间——水域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宋代,全真王处一著《西岳华山志》,其中引述了一段话:“天下十八处水府,华山车箱潭乃第七水府也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出自《水府记》,非常系统的介绍了各方水域。不过很可惜,《水府记》早就失传,十八水府到底是什么,无人得知。

    顾玙现在知道,洞天福地就是地仙开辟的空间。那所谓水府,抹掉里面的神话色彩,应与洞天福地的性质相同。

    他冷不丁想起这些,当然不是要开辟水府,而是接着水府之引,又记起一位非常有名的仙人,安期生。

    安期生,琅琊郡人,是齐地方士中大佬级别的人物,存在感从先秦一直刷到了东晋。甚至李白还写过一首诗:

    “我昔东海上,劳山餐紫霞。亲见安期公,食枣大如瓜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李白绝对是吹牛逼,不过也间接印证了此人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夏国的仙人,跟海有关的不多,安期生是最著名的一个。据说他住在一座岛屿上,秦皇汉武都派人求过长生药,皆无所获,只能一座接一座的建望仙台。

    安期生的师父是河上公,也是位大佬,大到什么程度呢?他给《道德经》写过注本。

    顾玙已经到了海上,索性就去找找。

    他刚想催动法舟,动作忽地一顿,转而摸出一张传讯符,嗖的化作流光飞去。约等了一炷香,他虚空一抓,又接住了一道黄符。

    “普陀,来接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舟山,莲花洋。

    平静无波的水面上,突然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,空气一阵波动,现出一只狭长的白骨小舟。

    顾玙站在上面,举目远眺,看到普陀岛的某处崖边,坐着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下来啊!”他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上来!”小斋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做什么,我还以为你要坐在观音姐姐的头上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太硌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秒败,瞅了瞅那尊超级高的塑像,无奈道:“我们一定要这么喊着说话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小斋大笑,身形一晃,消失在崖边。

    下一秒,顾玙的瞳孔骤然收缩,那人影空空,居然化作了一道紫色雷光,一次呼吸的功夫都不到……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雷光消散,她已经到了跟前,接着上前一步,笑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么远,现在这么近,一会要成负数么?”

    顾玙退后两步,奇道:“你这是新琢磨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琢磨,大雷琅玉书的体系比你的食气法要完整,这招遁法人仙可修,但我削弱了一些,不是完全版。”

    “哦?如此说来,你人仙可期了?”

    “说不太准,我觉得是时候了,我就回山闭关。”

    得!

    老顾无语,还真把家当成旅馆了,他摇摇头,袖子一挥,带着对方进入梭舟。

    “这件东西倒是不错,空间也够,隐蔽性也好,可惜不能飞。”

    小斋仔仔细细的打量一圈,颇为赞叹。

    “蛟自己都不会飞,用蛟骨做的法器怎么可能飞……哎,说起来好像我们第一次一起下……水……”

    他语带停顿,因为很清楚的捉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火热,不由头疼:“你这情绪说来就来啊?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就是看看你这负数有多长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