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四十四章 六百
    夜,宿舍。

    大家忙碌一天,以往这个时候都已经睡觉了,嗯,就是以那种养丹椿的姿势。今天却不同,不断的翻身声,床架的吱吱响,以及轻微的呼吸和自言自语,一直在屋内交杂。

    “小宇,你睡着了么?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一人忍不住开口招呼。此人叫谢游,十八岁,家在最南边的琼州。

    “没,我在想七天后的评选。”

    游宇仰躺着,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出神。

    听对方搭话,谢游立时来了精神,索性坐起身,道:“行了,都别装了!大家一起研究研究,到底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情况,多明显啊!”

    接茬的是周志明,就是年纪最大的那位,道:“这七天就是统计数据的时间,按照任务完成度和数量评分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分数越高,越能留下?”另一人忙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说,只是有这种可能。”周志明不想担责任。

    “不会如此简单,任务应该是其中一项,主要还是看别的方面。”游宇忽道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五人齐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呃,具体的我也说不清。这么讲吧,我能不能留下,我心里是有数的。因为在这一年里,我做了什么事情,有哪些进步,有哪些错误,我都记着。你们好好思量思量,应该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室内无声,气氛深沉,几人不知在想些什么。过了一会,才从黑暗中传出一句,“好了,不早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光清冷,寂照空山。

    今夜的梧桐苑是非常静谧的,静谧的意思是,静静的,带着几分忧愁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没有睡着,想着各自心事。他们生活在山中,平日修炼忙碌,并未觉得时间流逝。直到此刻,才恍然发觉:哦,马上就要一年了!

    如果在之前,有人对自己讲,嘿伙计,你可以不吃鸡,不旅行,不看电影,不社交,不自拍,不啪啪啪的过上一年……所有人都会喷死丫的!

    而现在,不知不觉就成了事实。

    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节奏,但从第二天起床开始,却发现没有任务可做,没有课程可学。患得患失的情绪,迅速笼罩了一千零七人,有的成天呆在宿舍,有的找块地方自行静修,有的抓紧机会联络同门,打造日后的人脉基础。

    七天转眼而过,一晃就到了六月八日。一年前的今天,凤凰山开坛讲法,举国沸腾。

    “随即配选,每十人一组,没叫到的在此等候!”

    这天一早,所有人聚集在小广场,老水、李冬、闫涵、郭飞四个辅导员一同亮相。老水简单介绍规则,然后道:“第一组,曾可儿,谢游,王蓉,李斌……随我上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决定命运的时刻到来,饶是曾可儿也不禁面露忐忑。谢游更是双腿打颤,像踩在了棉花堆上,一步一飘的上了山。

    他们跟着老水,过了勤务殿,到了内山边缘。

    那里原本是铁丝网,现在成了一大片桃林,粉坠枝头,灼灼其华。老水停在外面,示意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十人战战兢兢的往里走,不多时便显出一块开阔空地,还有一角凉亭。两个年轻女子正坐在亭内,他们连忙止步,就听耳边响起一声轻柔:“曾可儿,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小姑娘抿着嘴,抬头挺胸,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姿态,步入亭中。

    “坐,不用紧张。”龙秋笑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秋姐姐!”

    她屁股搭在石凳上,龙秋又打量几眼,郑重道:“曾可儿,十六岁,执任务一百一十,完成九十八,四十五为优,五十三为良……虽有娇蛮之性,然乐助同门,勤学苦练,不思懒惰,可谓向上。且胆大心细,果敢勇武,屡屡破于危局,避免他人伤损……”

    小秋说完了评价,最后道:“我问你,你可愿正式拜师,为我凤凰山弟子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曾可儿一下站了起来,难掩激动,略顿了顿,才小心问:“那个,我拜的师父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过后再说,你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她躬身行礼,快步退下。

    另九人面露钦羡,他们听不太清对话,但见对方神色,就知道事情顺利。紧跟着,亭中又唤道:“谢游,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谢游缩着肩膀,忐忑不安的到了跟前。小堇见他的样子,就懒得废话,道:“你不适合修道,打点行装,回家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我,我不服!”

    谢游先是面色惨白,浑身颤抖,随后扯着脖子喊道:“我自己算过,我执行任务八十九项,完成八十项,四十为优,四十为良。完成度这么高,也有四十个优,凭什么让我回家?我不服,不服!”

    “放肆!大呼小叫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小堇一拍石桌,说出了一句早就想说的装逼话,冷然道:“我问你,你八十九项任务,有几个是独自完成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言语一滞,不敢应答。

    “采集类的暂且不说,需要配合杀敌的时候,你又有几次担当重任,冲锋在前?而不是躲在游宇身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养气法你修到什么程度了?静心诀可曾背熟?”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一连三问,谢游再也支撑不住,从石凳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愣怔片刻,又连连叩拜,恳求道:“请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勤奋用功,不偷懒耍滑!我一定做好任务,我一定不躲在队友后面……求求你们,再给我一次机会!”

    “机会早就给了,一年的时间,还不够么?”

    小堇极其厌烦,手一招,收回了对方的身份铭牌。

    “去吧,莫要伤了最后这点缘分。”龙秋劝道。

    “秋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谢游对她是极喜欢的,听此一言,知道如果还死缠烂打,对方也就懒得讲情面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”

    他张了半天嘴,心中懊悔莫及,一句完整的话都吐不出,只得拜了两拜,跌跌撞撞的跑下山去。

    “王蓉,上前来。”龙秋继续叫人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蓉也很没底,乖巧的坐在石凳上,低着头听候审判。

    “王蓉,十九岁,执任务九十六,完成四十五,八为优,三十七为良……心态偏颇,不明时务,在搜寻止血草的任务中,冒失大意,险些拖累队友……”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姑娘心里一突。

    当初做止血草的任务时,因为不注意防护,被其捆住,差点团灭,然后碰到了龙秋,才救了自己一帮人。而偏偏,龙秋就坐在跟前,是个十足的见证者。

    她这般想着,谁知对方话音一转,道:“好学近乎知,力行近乎仁,知耻近乎勇。你来时毛病不断,但慢慢认清了自己的缺点。从团队任务,试着做单人任务,虽然完成度不高,优秀率也很少,但你都努力去做了,且虚心讨教,团结同门。最后几次任务中,你表现的都很出色,七项有三项是优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显然很喜欢她,笑道:“我问你,你可愿正式拜师,为我凤凰山弟子?”

    “说话啊!”

    小堇见她不吭声,开口催道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,我愿意!”

    王蓉这才反应过来,语带哭腔,眼泪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先回去,择日拜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顾玙之前说过,谁也不是天生就有道心,不能拿一套既定的标准去要求一群新人,所谓道心,是靠师门来培养的。

    除非大奸大恶之徒,你要允许嫉妒、骄纵、张狂、懈怠、自私的存在,这是人之天性,不能一刀切的抹除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给了一年之期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,有的资质心性俱佳,是难得好苗子。有的自知平平,求稳为主,只接些日常洒扫任务,同时勤奋刻苦,这样的也不错。

    还有的,比如谢游,仗着跟游宇同寝,紧抱大腿,出工不出力,心怀侥幸,到最后也没改变……这样的当然不能要。

    再有如王蓉,刚开始的表现并不好,但自己认清错误,努力改正,这样的最好。

    在顾玙看来,王蓉比曾可儿的意义更大。如果放在道院,王蓉呆上几天就会被刷掉——因为心性不佳。

    每十人一组,共一千零七人,就是一百零一组。

    为表示重视,龙秋和小堇亲自坐镇,一一对谈。没叫到的都在广场等候,不时看到熟悉or陌生的伙伴下来,或哭丧一团,或欢天喜地。

    而没被留下的,立即收拾行装,由李冬赶出山门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帮忙说说话,我知道错了,我一定悔改!”

    “东哥,平时我们交情最好了,你就帮帮忙好不好?”

    很多人就是如此,拥有的时候不珍惜,失去了才懂得后悔。那些人不敢违抗,但面色悲戚,边往出走边不断哀求,希望山上心软,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这一声声的哭喊,听在众人耳边,无形中又增添了压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就在这种极为凝重的气氛中度过,从早到深夜,整整进行了一天。当最后一组下来时,统计人数,龙秋和小堇都很惊讶。

    居然只去了四成,还剩六百人整!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