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四十章 集体狩猎(2)
    那蛟似有较高的智慧,知道此击必不中,所以收尾之时,立即扑上,猛的张口一吸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哗……”

    湖水疯狂倒卷,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浊流中,随着一股莫大的吸力被吞入巨口。那些水草、虾蟹、游鱼,甚至船只残骸,方进口中,立时搅上一层腥臭的唾液。

    坚硬无比的金属散件,就像纸糊的一样顷刻溶解。

    顾玙固然能稳住身形,但有心试试它的斤两,索性顺着水流而上,将到巨口前,忽地伸手一抓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纯粹的肉身碰撞,居然平分秋色,各被反震之力弹开。顾玙抬眼一瞧,见那鳞片覆盖的面部,只多出一道白色痕迹,根本未伤皮肉。

    “好厚的鳞甲!”

    他惊讶更深,自己的力量都攻破不了,那几队先天战友又会如何?

    蛟龙可不会给他思考时间,最敏感的面部被击中,顿时暴怒。它在水中就是傲游自在,任意施展,速度快得近乎瞬移,眨眼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顾玙照旧还击,如此过了几招,都未用全力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过了半响,蛟龙似失去耐性,发出一声很不协调的牛鸣声,尾巴不抽改缠,绕到顾玙身后卷来,似要将其困死。

    他向上急纵,面色突然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还有一条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背后水流奔涌,另一条潜伏多时的幼蛟猛然出现,阴影当头。两条皆有七八丈,那就是二十多米长,上下合拢一缠,湖底光线全无,空间封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剧烈的震荡自水底急速窜升,一节节的至湖面炸开,掀起惊涛骇浪。而本应压成肉泥的那个人,已然莫名消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蛟错愕,四顾寻找,忽觉浑身一痛,瞳眸中一道焰光点来,顷刻已成蓬勃之势。在这暴雨大湖中,竟然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金焰自尾端盘缠直上,将二蛟包裹,顿成了两条烤龙。二蛟接连翻滚,见金焰始终不灭,遂全身拧动,喉处一阵鼓汩,似有什么东西涌至口中,然后张嘴一喷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两道浅蓝色的涎液,带着浓重的腥臭味道,覆盖全身。蓝金相互争斗,一盏茶的功夫,金焰居然不敌,有消褪迹象。

    “好生厉害!”

    顾玙悬在湖上观瞧,面带惊诧,剑气居然被破掉了!

    从自己修炼剑诀以来,一直所向披靡,此种情况前所未有。不愧是古代灵物,吴山之前讲过,蛟有天赋本领,就是喉口中生有涎液,有污秽法宝,腐蚀仙身的效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神情严肃,这才是幼蛟,真要成长起来,不知强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“戗!”

    剑啸龙吟,周遭温度飙升,顾玙终于取出赤阳剑,犹如一轮烈日普照洞庭——却是不想浪费时间,直接斩杀。

    “小子,能活捉最好活捉,死蛟就没什么大用了。”

    吴山的声音透过雨幕,轻轻悠悠的传来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动作一顿,还是选择相信,随即又冷哼:“想逃?”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那二蛟已不在原地,见敌人不好惹,索性向别处奔窜。利用自身天赋,近乎与水气融为一体,透明般的波动连连,在大湖中肆意遨游。

    他紧跟其后,在上方数丈追逐,将将保持同步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大雨还在下着,不断敲打着湖面,氤氲迷蒙。而在洞庭之上,一道身影如戏水青鸾,凌空虚渡,形姿万千。

    追了好一阵,距岳阳楼越来越远,到了陌生所在。二蛟速度极快,且有无穷水气补充,不歇不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抬眼望去,一片浩淼迷离,广阔无限,唯独在南面有条小支流的汇入口,两侧高山断崖,水面较窄。

    有了!

    他看着那窄口,忽记起一件东西,刚好可以用到,遂抽出赤阳剑,刷的劈出一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剑气斩在二蛟身侧,响声如雷,蛟龙急忙偏转方向,改向东面逃去。

    他继续在上方跟随,快到汇流口时,便摸出一块泥巴样的物件——正是从闾山得来的黄泥印。

    顾玙往前一掷,泥巴跌落水中。

    黄泥印,是根据黄神越章印演变而生,只可使用一次。这坨泥巴刚一沾水,立时黄光暴涨,显出一方巨大的,六面刻有符印的古朴印章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顾玙法力催动,只见那印章迅速化开,向上下左右疯狂延伸,很快凝结成一面厚厚的土黄色胶墙,高达数十丈,轻松堵住了汇流口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几乎在胶墙形成的瞬间,底下就传来猛烈的撞击声,二蛟躲闪不及,冲势一缓。

    就这么几秒钟的功夫,已然足够!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金光自袖中飞出,化作一道由无数符箓编织成的奇异绳索。这绳索似有灵性,自动钻入水中,无限伸长,将一条幼蛟捆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幼蛟疯狂挣扎,跟着身子一轻,顾玙一拽那头,就像钓龙一般,“起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这条七丈长的蛟龙,首在前尾在后,直直跃出水面,犹如凌空飞腾,冲霄奔月。

    缚龙索,乃闾山一脉专为擒蛟锁龙炼制,天生克制这些灵物。那幼蛟挣扎无果,喉咙处又是一阵鼓动,还想故技重施,喷吐涎液污秽法宝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顾玙神气两生,神识从玄窍飞出,虚空凝成一剑,往其脑中刺去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幼蛟初生,神魂本就薄弱,这一下被刺中,更是疯狂抖动,痛苦抽搐,紧跟着身躯僵直,瞳眸涣散。

    “我知你晓通灵性,能长能短,若不想殒命,就乖乖听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幼蛟与其目光相对,坚持了片刻,终究转换成惊恐、臣服。它身子一缩,化作一条尺长小蛇,鳞甲如墨,背部蓝纹,额上仍有一块肉瘤。

    这番动作貌似漫长,实则只在数息之间,另一条趁此机会,吐出涎液,噗的喷到胶墙之上。

    滋啦啦!

    土黄色的厚墙顿时溶出一个大洞,幼蛟穿墙而过。

    顾玙看着被捆住的小蛇,略显犹豫,因为缚龙索只能捉住一条,如果用别的方法,恐怕制服不了。

    罢了!

    他收起缚龙索,再度召出赤阳剑,剑焰奔涌,金光万丈。

    原本淫雨霏霏,阴沉晦暗的洞庭湖上,在这一瞬间乌云顿散,阳光普照……那轮烈日又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他近乎用足了全身法力,冲着湖底狠狠斩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(晚上冇了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