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蛟龙
    “若夫淫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曜,山岳潜形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《岳阳楼记》中对洞庭湖的描述。

    千年前的景象,我们不得而知,但千年后,人们却真切感受到了“日星隐曜,山岳潜形”的连雨哀景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浓稠得化不开的雨幕遮天蔽日,君山被淹了大半,岳阳楼的底层浸泡在浑浊的湖水中,宛如孤立的小岛。而再往远去,浩浩泱泱,半个市区已浸成湖泊。

    水气四溅,寒楼萧索。

    楼中的十个人临栏观雨,面带悲苦,饶是他们,面对这自然之威,也颇感自身渺小,宇宙微尘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以卢元清为首的道院十大先天——新加入了张守阳、晁空图、钟灵毓三人。

    他们先修净体功,都是资质奇佳之辈,很快达到了标准。吴山也没食言,立即传授了食气法。

    食气法,修而先天。纵旁人事先知晓,但亲眼见到时,依旧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哟,你们来的很快啊!”

    一声娇呼清亮亮的穿过雨幕,传到众人耳边,水气漫漫,两道人影游鱼般的划至近前。

    “小居士!”

    “小居士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招呼,小堇道:“客气,你们到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刚到,二位从哪里来?”卢元清问。

    “从沅江过来的,那边下得就很大了,没想到这边还要大。”

    对外联络,龙秋是不擅长的,主动将话语权让给对方,又听她问:“卢道长,你是高人,对这雨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称高人,吴前辈倒是看出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话落,红色虚影从酒盏中飞出,沉声道:“雨水不像自然降落,如此密集连绵,好像非常急切,要一鼓作气化城为泽,圈定范围。”

    吴山是古修,古修都是全才,自然学过一些观天本事,“云聚云散,都有其气息规律,这雨云聚的颇为古怪。我看过官方提供的观测图像,近日应有小片阴云,但绝无降雨。所以这滔天雨势,必是有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有东西搞鬼喽!”

    小堇的思路一向简洁,道:“那就两步走,第一步把它找出来,第二步杀掉!”

    “十几年的笑话就不要讲了,很尴尬。”晁空图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哟哟哟,老晁,你升到先天了啊?”

    小堇才注意到他,瞬间变得特嗨皮,围着开始绕圈,“哎呀,这世道真是没处说理,你这浓眉大眼的也成先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懒得理,道:“之前发现铁枷时,我们就做过研究。我师父很确定,那就是古修用来镇压蛟龙的法枷。我们现在的问题是,到底有没有蛟?如果有,它是以前的那只,还是新生的?”

    这些问题貌似难答,但别忘了,吴山是闾山门下,闾山的大法主是许逊,许逊最出名的是什么?

    除蛟锁龙啊!

    “铁枷可有图形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当即,卢元清取出一枚玉简,吴山神识一探,抽回时面色难看,“这铁枷是宋代物品,洞庭湖里确实有蛟,当然我没见过。我修道那时,蛟龙数量已经非常稀少。”

    虚影飘到栏杆外,雨丝穿身而过,继续道:“蛟修炼一千年,便会沿江入海化龙,我们称作走蛟。走蛟都伴随着狂风暴雨,江河暴涨。

    莫非它是宋代的那只?被法枷锁住,幸运苟活至今,今兴风作浪,便是要入海化龙?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千年蛟龙!您玩闹呢?直接把咱们碾死算了!

    “咦,不对不对!”

    他们正慌乱时,吴山重新探入玉简,细细观察,惊奇道:“竟然是夺龙阵?此阵是一个小流派的独门功夫,需十二只法枷镇压,中央有一圆珠,不仅能锁住蛟龙,还能抽取精华,精华便在圆珠内。别说千年,数十年蛟龙便死,圆珠可取……不,它不是宋代那只……”

    虚影也很烦恼,在楼中飘来飘去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凝重,正各有所思间,始终不吭声的龙秋忽然叫了一声,“呀,姐姐!”

    她飞出楼迎接,数息后,又陪着一位女子折返,正是小斋。

    “姐,你怎么来了?”小堇奇道。

    “凑凑热闹啊!听说这边下雨就紧赶慢赶,总算没误了开场。”她冲道院众人拱拱手,道:“老顾应该也快到了,你们有头绪了么?”

    小堇巴拉巴拉的将事情一讲,还没等姐姐开口,又听吴山道:“我想到了!蛟与寻常兽类不同,要么蛇雉遗卵于泽,千年而生蛟;要么虺修五百年而为蛟;要么龙与蛟交配而生。

    它既然不是那只千年蛟龙,就肯定是新生的。虺很早就不存在了,龙更加不可能,那就只有一种情况,蛇雉产卵于湖,因缘巧合之下,长眠湖底不死,随着灵气复苏破壳而生。

    不过初生之蛟,还引不得如此暴雨,想必是一窝了……”

    得咧!

    众人刚轻松没一会,这又来个一窝,惹不起,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就如此确定?”卢元清问。

    “所谓一蛟一泽,若是一条,有洞庭湖足以。只有彼此相争,才会急着扩张水域,圈定各自范围。因为水域越广,吸取的水气就越多,越有利于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说来,并非云梦泽重现,而是一窝长虫在搞鬼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,首字尚在天边,尾字已至近前。只见金光耀目,剑焰褪去,化作一人形,顾玙也到了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不提,他了解情况后,略微沉吟,问:“吴前辈,蛟龙的威能到底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它是天生灵物,虽是初生,但万不可轻视。以各位先天修为,单独对付一条,还是比较吃力的。”

    吴山很委婉,道:“不过你们三四人一队,倒是有些把握。而且它们有个弱点,蛟不是龙,不能离水,离水遂成虫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不是云梦泽复苏,是蛟龙?”

    潭州的指挥部里,一帮人也在诧异,这性质转化的也太快了!

    而紧跟着,他们又是忧虑,毕竟龙啊,蛟啊,会老嘤捉小鸡的嘤嘤怪什么的都是神话传说。作为在这种文化土壤中成长的人,天然有股敬畏感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管是什么,都是要应付的难题,他们什么意思?”负责人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帮忙搜寻,现在找到目标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(啊,身体状况不好,想吃甜的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