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两把火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钟声敲碎了晨雾,当第一缕阳光透过山林,照在单檐琉璃瓦歇山顶上时,齐云道院已经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是吴山拜山入院的日子,像这种先辈大能,若按照正规礼仪,端的是繁琐复杂。不过他只是神魂形态,没有肉身,很多程序走不了,双方也便从简。

    故此,那口青铜大钟敲了一百零八响,道院上下列位恭迎,由卢元清亲手捧着酒盏请入大殿,这就算礼成。

    道院不是宫观,是诸多门派的集合体,所以它不供奉任何神仙。大殿内空间宽阔,简洁威严,卢元清将酒盏置于案上,自己站立一旁,余下三十五人一同行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老修行!”

    “见过诸位道友!”

    吴山显出红色虚影,微微一躬身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有说道,他是明代古修,地位只在住持之下,有职无权,不管俗务,不讲经课——类似于客卿供奉。

    当所有流程走完,众人落座,皆是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吴山的价值,不在于他的实力,而是他的知识。政府今天也派了人观礼,戳在一旁非常嗨皮,因为他加入道院,就等于站好了队。

    “我本是闾山门下一走狗,困在江底五百余年,得诸位相助,得以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沧海桑田,世事变幻,我在这里住了数月,对比古今种种,总是不胜唏嘘。此处不论门派,皆为同道,我虽有意重振闾山门楣,但也不好特例。其实仔细想来,以现在的情况,确实不适合门派独斗,我既然加入道院,自要守道院的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把话说的很清楚,明确道:“我的闾山法肯定要传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您要传什么?”卢元清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食气法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句话就像炸弹一样,在厅内引爆开来。所有人身子一颤,有的惊诧,有的懊恼,有的无所谓,但无论怎样,最后都齐刷刷的看向张守阳、晁空图和钟灵毓三人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就凤凰山有一篇食气法。食气法的优势已经知晓,速度快,潜力大,可修至地仙。而道院众人,大多数转修了丹法,并且有所成效,偏偏这时候,第二篇食气法出来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时也命也?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自幼修道,心性远超凡人,感叹一会也就罢了。都是自己选的路,走下去便是了。

    卢元清却看了看吴山,嘴角轻轻上挑。就像之前说的,来此数月,彼此都在观察,然后互相认证——你我能协力前行。

    吴山想重振闾山一脉,可政府不允许他另立山头,只能委身道院。卢元清想让道院脱离掌控,慢慢独立,终极目的不同,但期间可以携手,所以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你说他为啥不找凤凰山合作?拜托,两大人仙联手,政府就特么疯了!

    “想修食气法者,晚上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再说那边,吴山继续道:“如今道法凋零,许多传承都已流失,而我手上留存了一些东西,拿出来供大家参详。”

    话落,虚影一闪,桌案上就多了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拿起查看,不禁微露惊容:“这是六一泥的方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厅内又一次沸腾!

    六一泥是炼制丹炉的核心材料,丹炉的重要性就不用多说了。随着修士基数增多,境界越来越高,丹药会逐渐成为每人的必备品。

    目前只有天师府有一尊丹炉,凤凰山和道院轮流借用,也是寒酸的紧。

    俗话说,新官上任三把火。吴山只烧了两把,已经将众人撩的不行不行。

    “别高兴的太早,炼制丹炉,起码要人仙修为才行。我空有神魂之力,灵力不能使用,你们还得求助凤凰山。”

    他见气氛过于热烈,忍不住泼了盆冷水。

    “这倒无妨,我们将方子分出一份,还能让他欠下几分情面。”卢元清笑道。

    确实无妨,道院请凤凰山帮忙,将六一泥的方子分享,无非借花献佛,顺水人情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。

    张守阳、晁空图和钟灵毓三人,从各自住处出来,顺着甬路走向小院,又在中途相遇。仨人互相看了一眼,心情复杂,无言的结伴同行。

    道院三十五友,除了白云生的剑仙法,就他们没转修丹法。因为不甘心啊!不甘心苦修了二十年的正一法脉,一朝到头,居然跑到了全真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等啊等,看着别人一个个的突破先天……本想着,如果还没有机缘,明年只能转修丹法。

    结果咧,突然就冒出个吴山,虽然是闾山派的,但也是正一法脉啊!(许逊是净明派的开山祖师)

    夜色蒙蒙,三人走着走着,忽听“吱呀”一声,一间静室推开门,闾山派前任主持黄辉光也现了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未惊讶,微微施礼,也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四人到了那座僻静院落,一个红色虚影飘悠悠的浮在半空,头部仰望,似在对月感怀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打扰,约莫一炷香后,吴山才转过头,道:“我就猜到你们要来,坐吧!”

    “谢前辈!”

    四人坐在石凳上,虚影慢慢缩小,化作一团光晕罩在酒盏上方,道: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住了几个月,你们每个人,我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黄辉光,你天资略差,根骨平平,修炼食气法难度极大,就算侥幸成功,这辈子也止步先天,不得寸进。相反,我观你的内丹法小有火候,如果勤加修习,尚有一丝机会晋升人仙。你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师叔祖,我清楚自己的斤两。我虽转修内丹,但我身为闾山传人,终有机会修习先贤妙法,如果不试一试,我死不瞑目。”黄辉光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希望你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吴山转向另一边,道:“食气法与丹法不同,需要灵气浓厚,资质优异。正因为门槛太高,先贤感觉到灵气衰竭后,才摸索探寻,创出了内丹法。

    你们三个皆是天资卓绝之辈,又传自张天师、茅山和清微法脉,学这食气法,再适合不过。

    食气法流派众多,有《食六气法》、《火神食气法》、《飞瀑食气法》、《食五行气法》等等,而我闾山一脉,修的是《天阳地阴食气法》。

    天阳地阴,即是阴阳二气,存想天地,昼夜皆可修习。

    不过修炼之前,还有一门净体功作为铺垫,我先传授你们,等火候足够,再传你们食气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(大家,我是昨天疲惫退化的三更兽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