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三十章 所求
    里面一个个的扔人,外面一个个的收押,警员不知跑了多少趟,从惊惶不满,到略有微词,再到无言以对,直至麻木沉默。

    当他们再次送走一个女子,习惯性的在楼下等待时,却发现这次的间隔很长很长。大家面面相觑,又不敢问询,气氛诡异的守候着。

    约莫一小时后,就听一声细微的空气爆音,跟着一道金光从楼中飞出,直上夜空。

    大家不敢妄动,穆昆则叹了口气,道:“他走了,进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当即,两队人员上前,果然没发现隔膜阻碍,顺利的打开会所大门。

    众人哗啦啦的涌进去,三层楼同时搜查,不时有尖叫传出——却是那些了解情况,但并未参与的普通服务生。

    有男有女,又是数十位。

    普通人,有法可依,有法可惩,没什么好说的,直接押车运走。而搜查三楼的那队人马,踹开大厅的双扇门时,齐齐捂鼻皱眉。

    太难闻了!

    桌椅倒了一地,红酒混着甜点瓜果,一坨坨一滩滩的涂满了地毯,其中夹着由于过度惊吓,而不自觉排出的秽物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瘫在台上,一个老头瘫在台下,神色恍惚,各自喃喃。

    队伍搜了一圈,除了这俩人,别无他物,便将其带到楼下。负责人打量几眼,小心问道:“这些人到底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依法处置!”

    “切勿徇私!”

    “注意公众影响!”

    啪!啪!啪!一人撂下一句,特利索的退出群聊,留下黑黑的屏幕映着负责人错愕的大脸。还是穆昆好心,道:“你先行看管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啪!他也下线了。

    有点头脑的官员都清楚,这件事压不了,也没法压。如果顾玙大杀特杀,爽完了一走了之,那反倒好办了,直接封锁消息便可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。

    他走的是阳关大道,一条条一款款排出来,谁都无话可说。这件事情,如果还敢徇私枉法,那就不仅是渝城一地的动荡了。

    无论官方人员,还是道院,亦或有志修仙的那些普通人,从今天起,都应该清楚什么叫秩序!什么叫规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乐州,峨眉山市。

    其实谁也想不到,势力近乎铺遍整个巴蜀的组织,总部就设在峨眉山下。峨眉作为节点,自然有科研基地和部队驻守。

    同天柱山的天门镇一样,该市也成了半原住民半家属的人口结构。这里是灵米最重要的生产地,另有无数奇花异草的种植园,以及制药加工。

    杜红凭借官场上的关系,成功拿到了药品销售指标,开起了连锁药房。为了避免旁人疑心,法人名字还是自己的老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的潜力,着实让人惊叹。而此刻,她就在公司的办公室里,听着二姐汇报。

    “小七被抓了,渝城的布置全毁,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是谁做的么?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的情报,十有八九是顾真人。”

    二姐有些忐忑,问:“姐姐,你说他会不会冲着我们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们的身份非常隐蔽,知道的人极少。他应该是无意撞见,正好借题发挥,拿我们杀鸡儆猴了。”

    杜红理的很清楚,虽然可惜,却不怎么担心,甚至道:“哎,你知道么,其实我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顾真人?”二姐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概在四年前吧,我还给他捏过脚。”

    杜红毫不介意这种往事,笑道:“那时我就觉得他不是凡人,果不其然,如今更是高山仰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姐姐,这个时候你就别缅怀了!”

    二姐无奈,搂着她肩膀道:“你说说,我们下面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被打了就缩一缩呗,你让她们都收敛着点,把那些项目暂时取缔,老老实实的做生意,反正钱也够花了。”

    杜红文化不高,想的却非常通透,道:“小七是个有本事的,我还想过完年见一见,可惜了。不过她确实急了点,不该盲目扩张,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姐一时沉默,忽问:“姐姐,我是你救的,我为了你去死也甘愿。但我有点不明白。我们这些人到底能干什么?你想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很简单啊!”

    杜红捏了捏她的脸,笑得像只妖精一样,道:“或许卑微得太久了,想做些事情证明一下自己。或许得了这法门,不甘心被埋没,也想求求那仙途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柱山,道院。

    卢元清坐在静室内,对报信的道人道:“我已知晓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待那人离开,他又独自坐了一会,随即拿起拂尘一扫,起身出门。

    出静室,过大殿,穿回廊,一路门人无数,全都毕恭毕敬,口呼住持。他也一一回应,脚步不停,很快进了一座小院。

    一个暗红色的虚影在院中漂浮,似在等他前来。

    “吴前辈!”他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,又是劝我加入道院?”吴山不冷淡,也不热情。

    “正是,前辈乃明代古修,道法精深,倘若入我道院,实乃我道家之福。”

    “道家之福?哼,你这小小道院尚且任人指使,毫无地位,居然敢大放厥词,妄谈道家?”

    “前辈出山也有数月之久,对现代社会多有了解,我不再赘言。所谓厚积薄发,动须相应,我只想说,路要一步步走,莫要心急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红色虚影骤然升腾翻滚,嗖地逼至近前,沉声道:“卢元清,别人看你风轻云淡,胸怀天地,我看你如履薄冰,城府深沉。

    我现在问你,你究竟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院寂静,过了半天,一个声音才悠悠响起:

    “道家自泰古二皇起,经太公、辛甲、鬻子、老庄等诸圣先贤,与时迁移,应物变化,既可入世建功;亦可逍遥弗居。虚无为本,因循为用,尽泄天地之秘藏,集古今之大成。

    怎奈中途没落,不胜悲戚。

    如今机遇来临,晚辈不才,我只求道家重现上古辉煌,世人崇之,天下风靡。”

    “小儿妄言!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妄言,也是说出了前辈心中所想。”

    他又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卢元清,我在这里好些时日,我在观察你,你也在观察我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忽然大笑起来,道:“也罢,你自去诏告,明日我便拜山入院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