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蒲公英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穆昆背着手在长桌前走来走去,不时看看桌上的加密电话,每瞧一眼,脸色就阴沉几分。

    祸从家中来啊!猪队友,彻彻底底的猪队友!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三方签订协议,凤凰山遵守条约将弟子放逐雪原,表面和平,心里自然不爽。结果隔了一个多月,自己这边就在搞事情,还特么丧心病狂,令人发指!

    明明知道是事实,可他不敢擅自决定,务必请示上峰才行,这就是最大的短板。

    据顾玙描述,那会所里聚结了渝城方方面面的势力人物,盘根错杂,想要一网捕获,需要的不仅仅是魄力。

    “滴答!”

    “滴答!”

    角落里的老座钟在摇晃着钟摆,这是他自己花钱掏置的古董,爱惜无比,现在却如催命一般。

    “半小时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当钟表指向九点三十五分时,电话依然没有响起。穆昆先是叹了口气,跟着反倒放松下来,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:

    “蝇营狗苟,死不足惜,算了!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自己沏了杯茶,当那滚烫的沸水一冲,深色的茶叶梗在杯中翻腾旋转,“嘀铃铃!”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批准了,马上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已经晚了。”穆昆无奈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派人过去,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看变魔术,我要看变魔术!”

    小萝莉完全被对方吸引,蹲在地上撒娇耍赖,嚎的特厉害,却挤不出半滴眼泪。

    她妈妈又头疼又丢人,使劲把她拽起来,冲着屁股打了两下,“你这孩子越来越不听话了,给我憋回去!”

    “哇哇!”

    这回是真哭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,来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扫了眼手表,便冲小姑娘招招手。她止住哭声,怯怯的看了眼母亲,女人也没辙,只得道:“我家孩子不懂事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!”

    小姑娘见母亲默许,秒变画风,颠颠跑过去问:“叔叔,你要变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在地上找了找,随手摘下一株异化后改变生长习性的蒲公英。这株根茎呈淡褐色,七八公分长,顶端长着红色冠毛结成的绒球,有孩童的拳头大小。

    “来,吹口气。”他把蒲公英递过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不懂,听话的吹了一大口气,呼!绒球颤颤抖抖,只飘离少许,飞出不到一米就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再试一次。”

    顾玙伸手在冠毛上一抹,好像魔术师施法一般,笑道:“你能吹的很远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远啊?”小姑娘撅嘴。

    “有马路对面那么远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小萝莉望着几十米开外的马路对面,又瞅了瞅绒球,明显不相信的鼓起腮帮子,又用力一吹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那红艳艳的绒球被风催动,刹时全部散开,纷纷脱离了顶冠。

    这一根根细长绒毛组成的红色轻漫,呈一条直线排列,荡悠悠的飘出绿地,飘过街道,飘到了马路对面。

    又在对面的那栋小楼前一转,嗖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母亲看得呆住了,瞧向顾玙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恐惧。小萝莉却没多想,只觉得叔叔超级棒,蹦蹦跳跳的拍手欢笑:

    “呀,真的过去了!好厉害,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孙欣楠,16岁,处女。法师评鉴,上品,两年,一千万起!”

    会所内,当这件压轴物品亮相时,全场沸腾。不仅为了那张明媚动人的脸蛋,窈窕水嫩的身姿,更因为那个上品评价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老法师的徒弟,习得采补之术,深知炉鼎的重要性。下品难得,中品稀少,上品罕见。

    “阴人十五六岁,眉清目秀,齿白唇红,面貌光润,皮肤细腻,声音清亮,乃良器也。我练了一年多,今天总算开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出现上品良器,十二姐有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挑人的本事不如床上万一,虽然不是处女,滋味可是欲仙欲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所见略同,所见略同!”

    那个小姑娘坐在单面镜后面,只道自己要接受雇主面试,兴奋又紧张。而她全然不知,自己就像一件珍贵的货物,正被外面的人评头论足。

    比较古怪的是那位法师,他从入场就一直坐在那里,眼睛眯阖,仿佛对周遭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一千五百万!”

    “一千八百万!”

    “两千万!”

    “三千万!”

    十二姐笑意嫣然,看着价格一路飙升。终于,到了八千万的时候,再无人竞价。

    “24号客人,恭喜!”

    “都是大家礼让,不敢当,不敢当!”

    那人站起身,脸型方正,穿着件普通的休闲衫,就像个和气的邻居大叔。他拱手示意了一圈,才重新坐下,盯着那个小姑娘眼神骤变,恨不得马上扒掉她的衣服,将那身白肉一口一口的生生吞掉。

    “大家捧我的场,我也不扫你们的兴。

    今天良器的质量,你们都看在眼里,都是万里挑一的。如今的环境你们也清楚,确实有很多困难,而我们尽最大的能力,一定让大家满意。

    好了,今年到此为止,希望明年我们继续合作,彼此愉快。竞价成功的十五位,请到二楼,拿好合同就可以带回……嗯?”

    十二姐说着说着,忽然抽了抽鼻子,觉得有些痒。她随手一抹,捻下一根细细的红色绒毛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蒲公英?”

    她认得这个,就是外面公园种的变异植物,一大片一大片,如火似血般的鲜红。这东西随风而散,不过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场下也接连传出喷嚏声,男男女女揉着鼻子非常奇怪: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啊?哎,怎么飞到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窗户没关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谁,去走廊看看,这可是三楼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,十二姐维持秩序,道:“大家静一静,不过是些蒲公英的绒毛……嗞嗞!”

    “嗞嗞!”

    她又被打断,厅内的灯居然开始闪烁,忽明忽暗,忽暗忽明,映的几十张脸先是错愕,随后越来越安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厅内无声,谁也没有开口。因为他们都感觉到,好像有一种古怪的东西从天花板上面,从地板下面,从紧闭的门窗外面,一点点的流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不见,摸不着,就那么汩汩流动着,堆聚到每个人身上,黏住身体,钻进皮肉,与自己的呼吸心跳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十二姐面色惨白,仿佛每吸入一口气,这种恐惧感就多了一分,每吐出一口气,血液就粘稠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谁?谁在装神弄鬼,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她嘶哑着嗓子,拼命喊道:“我们可不是好惹的,快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,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么?”

    “出来,快出来!”

    “哗啷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杂乱切进了嘶喊,圆桌被大力推开,椅子栽倒在地。场下的两个男人突然站起身,神色诡异,直勾勾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这两位都是熟人,哦,熟人就是上过床的意思。

    三十多岁,表面温文尔雅,对她也是礼遇有加。而此刻,从他们的目光中,却透出一股野兽般的原始冲动和暴虐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十二姐紧攥着手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嘿嘿,玩玩啊!”

    俩人往前进身,跳到台上,其中一人伸手一扯,哧啦!那件华美的旗袍就被撕下一条,露出白花花的胸肉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又惊又怒,想运气还击,结果愈发恐惧,自己的内气居然消失了!而偏偏,那两个男人却力大无穷,一人擒住一边,笑道:

    “跑什么?你不是最喜欢一对二么,上次你说没尽兴,我们继续来啊!”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旗袍只剩下一块布料,裹在圆润饱满的腰臀上,下面连着笔直修长的大腿,以及红色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们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十二姐奋力挣扎,虽然平日做的多了,但自己有兴趣和被强迫,完全是两码事,何况此时此景,由不得她不害怕。

    “麻烦!”

    一个男人见她扭动厉害,干脆把胳膊一拧,嘎嘣!女人的左手臂猛地向后一弯,折成了夸张的角度,显然是断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十二姐立时痛呼,还没等痛感缓解,又是一声:“啊!”

    右胳膊也被折断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样才乖嘛!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一前一后,把她夹在中间,宛如一块厚实多肉,汁水饱满的三明治。

    “啊!怪物!怪物!”

    台下,刚拍得上品炉鼎的那个中年人,猛然跳起,双目圆睁。只见玻璃窗里的小姑娘慢慢抬起头,瞳孔缩成了芝麻粒大小,随即张开嘴,吐出一条灵巧的红舌。

    这红舌越伸越长,哗啦穿透单面镜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我么,来呀,来呀!”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跌撞倒地,又手脚并用的往后蹭着,“救命!救命!啊!!!”

    每人遇到的东西都不同,但相同的是,这份恐惧直接在意识深处滋生,疯狂撞击着各自的灵魂。

    一帮肉食性动物,蓬荜生辉,大快朵颐,转眼间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爬虫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怎么做到的?能不能偷偷告诉我,我肯定不跟别人讲!”

    公园里,小萝莉眨着大眼睛,满脸崇拜的看着某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说,你现在太小了,以后就会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要多久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今年几岁了?”

    “我五岁半了!”小姑娘抬头挺胸,非常骄傲。

    “那等你十岁的时候吧,让你妈妈告诉你。”顾玙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咦?妈妈,你也会变魔术么?”小姑娘十分惊奇。

    “我,呃……”

    母亲不知如何回答,对这个怪人的猜测又确定几分。她想带女儿离开,却不敢走,好在看对方的样子,不像有恶意。

    “滴污……滴污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会儿,从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警笛声,并且迅速接近。不多时,一辆辆警车拐过路口,停在了这条街道上。

    呼啦啦下来好些人,将所有通道封死,另将那栋小楼包围。

    这番举动非常突然,让所有人都很恐慌。健身的那几位已经默不作声的溜走,母亲顿了顿,小心道:“淳淳,该回去了,别打扰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回去啦?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舍得,但也有点害怕,撅嘴道,“哦,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来,这个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顾玙又折了两只蒲公英,手指来回交织,很快编成了一个可爱的发箍。那两个红绒绒的毛球,刚好一左一右的竖起,宛如兔子耳朵。

    “喜欢么?”

    “喜欢,好漂亮啊!”小姑娘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记住喽,蒲公英是漂亮的,不管它生长的环境有多么肮脏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给她戴上发箍,笑道:“但它,始终是美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小萝莉虽然听不懂,但狠狠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叔叔再见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

    她妈妈早不愿停留,待二人说完话,拉着女儿抹身就走。

    母亲越想越不安,那个人好生奇怪,警察不会冲着他来的吧?我们有过接触,会不会惹祸上身?

    她心中惴惴,忍不住回头看了看,公园一角,一轮冷月高悬,昏黄的灯光下,长椅上已空无一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大厅内,桌椅碎烂,近百人瘫倒在地,仿佛被一个大猩猩族群轮啪了几十遍。每个人都眼神涣散,意识不清,有的甚至屎尿齐流,口鼻流血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半响,有几人才稍稍好转,望着一片狼藉发愣。王薇薇也在角落蜷缩着,搞不清状况,怎么回事?刚才怎么了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旁边突然一声尖叫,新芳急慌慌的往后退,指着一个男人瑟瑟发抖——那人正是刚才在自己身上疯狂打桩的家伙之一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!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“芳姐,芳姐!”

    王薇薇抱住她,低声安慰,又举目四望,随即唤道:“十二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十二姐修为较深,苏醒的比较快,正站在台上四处打量。

    她没理对方,而是细细的查看身体,惊悚的发现自己完好无损,旗袍端庄。她又尝试运气,内法正常,遂伸出一指,气运指尖,冲着窗口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丝内气撞到一层无形屏障,如江河入海,瞬间消无。

    十二姐脸色一白,被困住了!

    (周围感冒频发,大家也要注意啊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