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二十二章 安素素
    王若虚很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他同谭崇岱一样,都是平平之资,唯一的优势便是年轻。现在转修丹法,这辈子勤快一些,还是能到先天的。

    可是没意思啊!

    头两年的时候,先天还是块宝,今年就不太值钱了,再过上几年,怕是要进入修仙2.0时代了。

    他好歹是齐云三十六友,最早富起来的那批,结果一出去,哎哟,您也是先天啊,大家都是先天啊,溜了溜了!

    人生无趣啊!

    所以当顾玙拿出《小封绝阵》的阵图,分享给众人一起研究的时候,他就看到了另一条路。就像古时的文人才子,科举做官不行,但我专研学问,著书立说,或写写诗词,也能流芳百世。

    所谓群妓合金葬柳七嘛!

    王若虚一向油滑,油滑之人有了目标才最可怕,这也是他闭关四个多月,苦心研究阵法的支撑所在。

    而他也不负众望,成功鼓捣了一套《小五行阵》。

    先天可施展,炼制和用法都相对简单,就是要求对风水术有一定的造诣。山川形势有直有曲,有方有圆,有阔有狭,质以气成,气行质中,千变万化,皆在五行之中。

    懂得这些,才能随机应变,无论什么环境,都能摆出这套《小五行阵》。

    顾玙老怀甚慰啊,他为的就是这个,靠大家的力量才能共同发展。道门传承千年,总有些底蕴和天赋是刻在骨子里的。

    于是乎,《小五行阵》正式收入凤凰山和道院的技能包。莫老道和王若虚在庄园小住两日,看了看坊市情况,便告辞回山。

    话说从讲法开始,夏国人民似乎习惯了凤凰山的一惊一乍,不时就蹦出个大新闻。

    坊市也如此,天南海北的人再次齐聚,以至于白城的服务业迅猛发展,饭馆和小旅店遍地开花,天天客满。

    而凤凰坊也没让他们失望,东瀛南洋,西欧北美,十几个国家皆有店铺,画风独特。

    东瀛主营一些没有攻击性的式神,俗称菜鸡。就是用纸人,或者纸剪的动物,施以阴阳术,变成颜值极高,灵性爆棚的萌宠,数天内可陪伴在身。

    这无疑吸引了一大批宅男宅女,纷纷体验了一把现实真人版抽卡非酋。

    非洲那边主要是巫术,夏国不允买卖危险品,他们便拿了一些祝福类的骨制品,卖相较差,效果还可以。

    真正亮眼的是欧洲,欧罗巴主打炼金术制品,成功取代了山姆爸爸,成为了新的灯塔,拉风夺目。

    炼金术,狭义指点石成金,广义上,金如同道,意指世间万物。它的性质就是理解—转化—创造,终究目标是炼出贤者之石和人造人。

    人造人前面介绍过,非常厉害,而贤者之石就更厉害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它就是在贤者时间内使用的一种神奇道具,可以激发人类潜能,圆融意识,在赫尔墨斯神的注视下,使精神和身体双双达到极致,以窥见宇宙真理,体验生命的大和谐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两样是终极目标。欧洲拿出来展示的,多是一些小玩意,而且非常贴近生活,比如会走动会报时的闹钟,可以无聊逗闷的傀儡鹦鹉,甚至让孩子乘坐的自动小马车等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着实让众人惊叹,与此同时,又隐隐约约的生出一种微妙的竞争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堇堇买的东西?”

    内山,小斋对老顾手里捏着的一团泥巴颇感兴趣。她伸手拿过来,见这物件有拳头大小,灰绿色,略黏,半软半硬,就像橡皮泥做成的一样。

    她随便捏了捏,泥巴忽然跳了下,竟然从内到外的翻了个个,露出抽象的两只眼睛和一张嘴。

    “活的?”

    小斋更惊讶,用神识探去,不对,没有神魂和意识波动。它更像一种高度反应的傀儡玩具,虽然有很多表情和动作,但还是死物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她拿着反复打量,旁边的胖兄却急了,这可是自己的玩具。就见它嗖地跳到小斋胳膊上,爪子一抱,跟着又回到小青背上,还熟练的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小青就更娴熟,蹭蹭钻入草丛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简直蛋疼,我喂你那么多灵药,就是让你给它当牛做马的?

    “西方的炼金术比我想象中的发展要快,最重要的是,它能很好的融进社会,就像那些闹钟和小马车,估计不久之后,就会成为西方人的生活标配。”

    顾玙适时的岔开话题,道:“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,他们既然敢拿出来,就说明有更厉害的东西,在这方面,我们落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摇摇头,道:“夏国五千年,一直传到今天,靠的就是自生自衍,自行蕴化。修行也是,他们有,我们不一定要有。他们的炼金术能应用于社会,我们不能,但我们的修士感悟天地,个人实力吊打全球,这便是优势。

    汲取营养,借鉴优点是好的,但没必要看的太重。”

    她宽慰了一番,顿了顿,又道:“对了,我早就想跟你说,最近事情多,一直没顾得上。我从闾山回来后,闭关的那几日,总觉心绪不宁,甚至静坐也很困难。我觉得是境界与实力相差太大的缘故,单纯的闭关不足以增进修为……我想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远游修行?”顾玙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少则数月,多则数年。反正你现在性(防和谐)欲锐减,我走了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你放心是什么鬼?你是怕自己被牛头人,还是怕我变成绿巨人?

    顾玙一脑袋黑线,道:“那刚好,我也要找找聚气丹的材料。我研究那丹方好久,三十六种原材料,缺了二十四种,有的根本没听过,我想看看有什么代替品。”

    “行,各忙各的。”

    小斋冷漠脸,毫不关心,直接抹过身:“那我们江湖再见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就走啊?”顾玙傻眼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不走还留着过年么?小青!”

    她唤了一声,随着沙沙的碎响,青光一闪,大蛇又恢复成小蛇的模样,腻歪歪的缠在胳膊上。

    人影消失,只留下一只胖松鼠吱吱乱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,梧桐苑。

    女生宿舍三楼,安素素洗完了澡,穿着小拖鞋,吧嗒吧嗒的趿拉进屋。她长相原本普通,头发稀疏,气质平平,就一双眼睛还算清亮。

    但在修习养气法之后,头发愈发浓密,乡下孩子的黑黄皮肤渐渐白皙,五官线条也带了几分柔美。远远一瞧,妥妥的一只好苹果。

    “哟,素素,你宇哥哥今天没打电话呢?”同寝的一个妹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以前七点准时来电话,比新闻联播还靠谱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吵架了,说来听听,我们帮你参谋参谋。”

    对着一帮八卦婆娘,安素素反倒很淡定,坐在床上梳着头发,道:“他今天值守山门,我们只是好朋友,何况我才七岁,他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几个小姐姐都喷了,你想的更远好嘛?

    “安素素在么?安素素……”

    正此时,管理人员出现在门口,招呼道:“山下有人找,是你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小姑娘很意外,她在这几个月了,这个远房舅舅还是第一次来探望。她穿好衣服,蹬蹬蹬跑下山,见游宇像棵嫩松似的守在小广场,忽地想起刚才调笑,不禁脸蛋一红。

    “素素,这么晚你要出去做任务么?”他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舅舅来了,我去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铭牌一晃,游宇尽职尽责的检查,随后放行。

    安素素到了广场东侧的接待室,一个男人正在焦急等待,见她进来,忙道:“快跟我回家,你妈病重了!”

    “我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即便早熟,毕竟还是个孩子,一听就有点慌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个心脏的老毛病,今天在家里做饭,突然就晕倒了。大夫说有生命危险,你爸怕你见不着最后一面,让我来接你,快走吧!”

    男人拽住她的手,就要往外扯。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啊不行,我得,我得请假!”

    小姑娘下意识的走了两步,猛然反应过来,道:“我们不能随便回家,我得说一声,等我一会!”

    话落,她匆匆跑进山门,喊道:“宇哥哥!宇哥哥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舅舅说我妈病重了,接我回去,你帮我跟水叔叔请个假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犹疑了一秒钟,道:“好,你去吧,这边交给我!”

    “那谢谢了,我走了!”

    安素素刚要往出跑,忽觉寒光一闪,却是一把短剑横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门中有令,不得随意下山,若亲人病危病故,需告知师长知晓,再允出山!”

    一同值守的那个少年面无表情,只道:“游宇,你凭什么大包大揽,有违门规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游宇本不是这般逞强的性格,可他跟素素关系极好,难免心有偏颇,道:“我说她说有区别么,都是向水哥申请。她妈妈病重,我转达一声不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区别,你就让她自己说。她家在乌拉省,距离这么远,就差这几分钟么?”那人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“宇哥哥!”

    游宇还要争辩,安素素却出言制止,道:“这位哥哥说的对,我自己跟水叔叔申请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