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杀人者当如何(2)
    上头来的还是老熟人,王琦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位也参与过不少大事了,像乌木市谈判,天柱山开发,波恩之行等等,主要负责与修行界沟通。

    交涉的地点就在道院,王琦带了几位专家,都是社会学、心理学、法学界的大牛。政府自己一方,并默许道院独立参与,另加凤凰山,三方商讨。

    此刻在大厅内,众人坐定,专家们还有点紧张,王琦主动揽过主持人一职,道:“顾先生,您邀请我们过来,我们已经到了,您的意思是新立法规,我想听听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屏蔽凤凰山,单纯对唐伯乐杀人一案,你们会怎么处置?”顾玙没回答,反而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法学专家瞧了王琦一眼,道:“依照我们掌握的情况,他应该是过失杀人,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以上,七年以下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点点头,道:“好,你们能把人带走,但你们敢收监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王琦顿了顿,十分不情愿的承认,“确实不敢。”

    你想啊,在监狱里关押一个修士,那妥妥的狱霸啊!即便戴上手铐脚聊,单独塞进小黑屋里,都不敢保证他不能搞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修士的手段太诡秘太多样化,指不定第二天起来,自己脑袋就飞了。你要说先打残,再收监,拜托,那不是打了公正平等的脸么?

    “你们不敢收,就只能我们来谈,重新制定规则,这便是原因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这点没错,当前的法律无法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时,就得制订新的法律。”

    专家倒是很赞同,补充道:“不过这需要长期的调查研究,先了解目标群体和主要矛盾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等等!”

    顾玙挥手打断,道:“太繁琐了,完全可以简单化。目标群体就是两方,修士对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还有修士对修士,这个也很重要。”专家忙道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忽然插了一句,道:“修士比斗,实力为尊,生死不论!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教授就像被捏断了脖子的鸭子,面色通红,重新记起这帮大佬的身份,于是安静如鸡。

    王琦神情不变,语调却很诡异,问:“卢道长,您的意思是,我们只能放任修士肆意争斗而坐视不管么?”

    “哼,说的好听,你们根本管不了!”

    一直默不作声,表现得很像一只酒杯的吴山也开口,“入我道途,与常人便是天地之别,修万法,求长生,心盛日月,胸怀宇宙。用你们的话讲,生命层次和终点都不一样,你们,怎么管???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王琦参与过无数次谈判会议,第一次被怼得死死的,还不能反驳——因为吴山的作用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暂且不提这项,您继续讲。”没办法,他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“群体是双方,内容也很简单,我们要禁止哪些行为?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不得滥杀!”一位教授先道。

    “不得私练邪功,通敌叛国!”另一位也道。

    “不得对普通人出手!”第三位接上。

    咱们说正常的法律,条目详细,范围广泛。光是人对人的不良举动,就有侮辱、诽谤、猥亵、强行插入、轮流发生鼓掌行为等等。

    就算是打人,也分为轻微伤和轻、重伤。

    因为是人啊,人的社会关系太复杂,情绪也太复杂。而修士不同,他们看待常人的视角就不一样,什么诽谤敲诈侮辱,基本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一般不屑出手,但出手非伤即死!所以呢,这几位将范围锁得死死的,极为严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皱了皱眉,道:“简单不等于粗糙,诸位都是业内行家,劳烦再细化一些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众人一起商议,按后果的严重性排列,很快定下了第一条:

    “任何情况下,都不得滥杀无辜!偷练邪功,祭血生魂,视常人性命如儿戏者,罪无可赦!”

    “可!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可!”卢元清道。

    “可!”王琦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条,不得与境外势力勾连,出卖情报、道术,损害夏国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!”三人道。

    “第三条,禁止在公共场所发生争斗,避免误杀、错杀。”

    这就与唐伯乐的案子有关了,顾玙道:“可!”

    “第四条,不得随意伤人,利用法术蛊惑、淫辱、骗取钱财等。”

    “可!”

    说完大概四条,又进行详细注解,其实范围很小,花了多半天时间,就基本搞定了这部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才是最核心的惩罚措施。几个教授有自知之明,对修行门道不清楚,便坐着旁观。

    顾玙先道:“第一、二条,先视门庭,如果是各派弟子,出了事情,各派负责清理门户。倘若门派包庇,等同犯罪,今日签订的其他任何一方,可杀之!如果无门无派,天下修士,可杀之!”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好厉害的感觉,卢元清和王琦略显意外,细细考量一番,“可!”

    “第三、四条,内容较复杂,我建议参照现行法律,加以修改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改法?”王琦问。

    戏肉终于来了,唐伯乐犯的就是第三条,误杀。刹时间,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顾玙身上,看他前面大义凛然,轮到自己门人,会不会存心包庇。

    “唐伯乐失手杀人,诸位不如现场判决,到底该怎么处罚?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几位专家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当场讨论一番。

    “如果事实无异议,唐伯乐对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已经预见,却轻信能够避免,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杀人。

    而他的最初动机,是路见不平、仗义救人,事发后又主动配合,情节较轻,应判有期徒刑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点点头,道:“我的建议是,两条路,让其自行选择。一,废去修为,坐牢三年。二,流放绝地,三年内生死由天定。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,这位想的东西着实不一样,王琦不自觉又用了敬语:“先生,您说流放绝地,是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关外雪原,气候极寒,茫茫万里。西北火洲,不毛赤地,罡风烈火。东南死海,临海禁区,水怪肆虐。西南荒泽,毒瘴丛生,虫豸无数。此为四大绝地,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无异议!”众人齐道。

    “这四个地方,环境恶劣,探测艰难,但别忘了,极端的环境才能造就优质的资源。倘若他们自愿流放,进去探索地形,搜寻材料,视情况立功可赎。即便没有功劳,只要活着度过囚期,也可重获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陷入沉默,总觉得有点异想天开,却又莫名合适。只有吴山嘀咕了几句,似在吐槽现代人娇气,这也算惩罚云云。

    “先生,如果他们趁机逃走怎么办?”王琦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定期检查,与其联络。如果他们连这点苦都受不了,还一心想逃……那便视作重犯,或废除修为,或杀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一整天,在次日夜间的时候,王琦才带着人离开。一起带走的,还有四条总则,二十八条细则,以及二十条处罚办法。

    签订者三方:凤凰山、齐云道院、官方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这个新规定很快就会公布施行,而唐伯乐也会成为第一个精准用户。当然,这些是临时考量,日后随着情况复杂,还会不断完善补充。

    待王琦走后,顾玙也要回山。

    卢元清率众相送,就在朱岭脚下,他没说什么,晁空图却非常感慨,不停的巴拉巴拉道:“唉,你对那些人真是好啊,你这不仅仅是惩罚,怕不是在磨练弟子?希望那唐伯乐有点出息,能活着出来,可别辜负你这番苦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你话多!”

    顾玙白了他一眼,身化金焰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日后,冰城。

    冰城是黑水省省会,距喜都五百多公里,距盛天一千多公里。就是这千里之隔,三地却是完全不同的三种风光。

    冰城已经坐实了名头,完全被大雪覆盖,放眼茫茫一片。喜都不冷不热,倒是温暖如春;盛天尚在末暑,仍如火炉一般。

    而此刻,早无人烟的冰城外围,居然出现了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一共七位,打头的是小堇和唐伯乐,后面是负责监守联络的政府人员。七人下了车,往前走了一段,就到了流放范围。

    “堇小姐,不能再走了。”有人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明白!”

    小堇摆摆手,停住脚步,对唐伯乐道:“里面有肉有草,绝对饿不死,你体内已生气感,冷了就打打坐,基本也冻不硬。”

    她安慰人的方式还是那么清新脱俗,又摸出一把制式短剑递过去,道:“你也不傻,应该明白姐夫的意思,努力活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伯乐接过短剑,紧紧抿着嘴,他几天中仿佛变了个人,再没有以往的随意轻飘,道:“我一定活下来,到时山门可还要我?”

    “废话啊!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了!”

    (不好写太深啊,比较敏感,这章给乌龙铁观音萌……哦对了,忘了祝你们新年快乐,ε?(?>?<)?з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