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一十六章 以武犯禁(1)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听了,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,反而犹疑思虑,颇为不安。

    吴山对顾玙还算客气,对这两个不成器的小辈就很威严了,沉声道:“怎么?拜我为师,还辱没了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不,您不要误会,能拜入您门下,我们不胜荣幸,只是如今的形势……”

    黄辉光顿了顿,索性道:“我对您实言,现代社会国家权威甚重,这道院上下全由政府扶持,一是发展修行,适应环境,为官方所用,二是为了平衡凤凰山。”

    “凤凰山?就是顾小友的道庭?”吴山问。

    “正是,当初顾、江二人最早发现灵气奥秘,寻访全国,绘制地图,并以此为资本,向国家要了那座凤凰山。之后二人潜心经营,修为也是一路领先,是公认的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他未成人仙时,还能保持平衡,成了人仙后,政府也不得不有所退让。至于您,说句不敬的话,您贵为人仙,在此时出世,是官方求之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道院建立四年,天下道门归一,名义上独立,实则统归政府管辖,闾山派也如此。

    所以,您要是收我们为徒,如果不公开表明立场,加入道院……呃,那上头绝不会坐视道院分裂,更不会同意有第三个山头出现!”

    “还有如此说法?”

    吴山沉吟片刻,忽然问了句:“你们的所谓科技武器,真的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真要鱼死网破,弹指间便可夷平一座大城。”黄辉光忙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青灯一阵闪动,幽光绰绰,随后却笑了笑,道:“这样也好,他们既然对我有所求,那着急的就是他们,我静观其变便是。”

    那红色的虚影漂浮半空,似在打量二人,又道:“不过你们的修为实在难忍,我这里有些粗浅符法,就先传与你们,日后出去,也别丢了闾山脸面。”

    说罢,虚影骤然模糊,似散发出一种古怪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黄辉光和程安松只觉脑袋一痛,凭白多了一些信息,心中大喜,连忙行礼:“多谢师叔祖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先下去吧,我也得好好理一理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炼好了,怕不是在糊弄我?”

    凤凰山上,小堇接过顾玙递过来的一方帕子,满脸狐疑。

    “自己一边傻去,我们要商量正事。”

    顾玙懒得理,忽地又叫住:“对了,这东西千万别对着人群施放,后果会hin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小堇眯缝着大眼睛,嘴角上挑,一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,你不说,我怎么会知道hin严重”的德行,“嘻嘻,你放心,我一定不对着人放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小秋,你跟着她。”他头疼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肯定看好她,我们先玩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龙秋拽着老祖蹦蹦哒哒的溜走。

    二人施展腾空诀,远离内山,直接钻进了西麓兽园。找了个僻静地方,见四下无人,龙秋忙道:“快拿出来,看看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宝宝你变了!”小堇特惊悚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不是也好奇么,快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龙秋开始动手动脚,从她怀里硬扯出一条手帕,仔细端详。

    四四方方的,就是普通的手绢尺寸,摸上去丝丝滑滑,还有些凉意,颜色纯白,左下角印着一枝淡粉桃花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怎么用啊?”

    “我炼一炼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堇手捧丝帕,探出神识将其包裹,迅速打上自己的独特印记,待与神魂相通时,便随手往空中一扔。

    那帕子轻轻柔柔的飞到兽园上方,没见什么动作,山中却突然涌出一股淡粉色的云雾,越来越浓,顷刻间就遮掩住了山林,迷障重重。

    “我进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龙秋主动请缨,嗖地就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站在一片粉雾甜香之中,初时没感觉,过了会就觉皮肤微痛,意识恍惚,失去方向感,同时心浮气躁,想要打打杀杀的发泄一番。

    她不敢多留,嗖的又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感觉跟迷阵一样,能腐蚀皮肉,扰乱神智,还能让人失去冷静。”她给出了很客观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?不应该啊,桃花瘴可是有催情作用的,你没湿么?”小堇特神奇。

    “呀!你再乱说我打你了!”

    龙秋虽然放开了许多,但毕竟还处于女新手阶段,根本飙不过这种黑车司机,羞恼道:“哥哥又不是猥琐小人,肯定把这方面的作用去掉了!”

    “那多没劲啊,无趣无趣!”

    小堇摇摇头,非常不爽,可还是美滋滋的收进储物袋,道:“我给它起个名字吧,哎,叫桃夭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错啊,你起名的本事比姐姐强多了!”

    龙秋拍拍手,还挺崇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不得欺凌弱小,无端与寻常人争执比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得欺师灭祖,残害同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得懒惰懈怠,见利忘义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直接把纸笺一扔,嫌弃道:“不妥,儿戏一般!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如同儿戏。”

    顾玙一弹指,纸笺呼的冒出一股火苗,片刻烧成灰烬,道:“前几日我们商量的时候,觉得条条重要,现在一看,根本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这不是凤凰山一门一派的事,而是所有修行组织与政府对立的事情。我们自己在这制定,纯属自娱自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想到,他们也会想到,甚至早有规划,只是时机未到,才没有拿出来。”小斋十分笃定,笑道:“他们一定在等我们犯错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们考虑不周,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现在……嗯?”

    顾玙冷不丁一顿,眉头微皱,居然体会了传说中的心血来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,正与我们所谈之事相关。”

    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水逆成群。放宽心,什么事都会好的。”小斋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老江!”

    “妹夫!”

    他们正聊着,忽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老水许是一路运气飞奔,已经力竭疲乏,气喘吁吁的跑到跟前,道:“唐伯乐那小子……杀,杀人了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