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一十三章 谢谢
    众人再聚于闽江岸边,已是离开的四天之后。穆昆还在这里守着,守着那座看不见的神山,恪尽职守倒是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都收集好了?”他见几人回来,连忙询问。

    “尽人事听天命吧。”

    顾玙没废话,又对两个妹妹道:“里面有幻阵考验,你们暂且在外等候,我们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和卢元清几人身形一闪,就跃至江上。这沉毛江和幻阵是自行运转的法术,吴山的操作权限很低,于是照葫芦画瓢,又跟上回一样依次通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对视一眼,怎么可能乖乖留守,刷的也飞过去,紧紧跟在后面。顾玙在最前头,感觉不对,扭头一瞧顿时大惊:“你们别胡闹,快回……”

    他速度太快,话未说完,便被吸入山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,当他再次出现在石室内,看着卢元清、石云来和白云生接连现身,面色沉郁。

    MMP啊!这叫什么事儿?

    两只小的忒不省心了,明明告诉里面有幻阵,还非得跟着闯。小斋还没出来,你们俩再搭进去,我就洗洗手直接卖橘子去吧,还修什么仙!

    “莫要担心,两位小居士心性绝佳,未必能困得住她们。”卢元清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不担心,万一她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,这就完了?”

    顾玙嘎巴着嘴,瞬间被怼了回去,有点懵逼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堇,又隔了几秒钟,小秋也露了身形。

    俩妹子左瞅瞅,右瞧瞧,觉着特新鲜,颠颠跑过来道:“哥哥/姐夫,这就是你说的幻阵啊,姐姐就被这东西困住了?不应该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包括卢元清等人在内,齐齐愕然,一时竟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幻境的本质,就是源于你心中的执念痴念,执念越小,破阵也就越容易。照此看来,两位小居士还真是天真烂漫,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正此时,火苗窜起,那盏青灯又亮了起来,从中传出一个声音:“比我预想的要快些,咦?又多了两个小家伙,资质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吴前辈,我们尽力收集,也只找到这些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话落,几人一挥袖子,地面堆起了好多东西,一共四件,每件起码有两样备选。

    那青灯光焰骤亮,似乎也很激动,结果在物品上面一扫,语调微妙:“外面衰落到如此田地了?这也太寒酸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无奈,只得一一解释道:“这个是血虫钻草,留下的分泌物,含有大量血气。这个是半座山的蓇蓉所炼,这个是蓇蓉的果实。这个滇南产的温玉,其中最好的一块;这个是汉代的血玉,都有阴阳平衡之效。”

    他讲完,卢元清也道:“几十年前,天师府分为两家,前不久才回归一统。这方乾阳印便是海外遗留,我们年初才取回。还有这块精阳石,白云观传下的遗宝,还有这枚,茅山保存的百年血符……前辈,世界变化十余年,资源不多,不比古时,我们只能找到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吴山听罢,知他们已尽全力,倒有些不好意思,同时也很悲叹,道:

    “不必自责,都费心了。那方乾阳印可用,蓇蓉果也可,血玉也可,那截树根和血符加在一起,勉强也可。

    我原本想将神魂全部移出,但以这些东西炼制,只能有个七八成效果。也罢,我就留一缕分魂在此,日后再行召引,也能方便一些。”

    分魂?

    顾玙心中一动,吴山是人仙巅峰,还尝试冲击神仙,对神仙境的奥妙必有理解。自己缺的便是神魂之妙,理论上,食气法可一路修到地仙,但有老师指点,和没有老师指点,完全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们现在就炼制器身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。你我联手,炼制无需太久,但我必有损耗,而且神魂移出,对大法院再无控制,立即就会沉入江底,你那道侣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顿了顿,道:“不如再等几日,我尽力而为,如果快支撑不住时,她还没出来,我们便炼制器身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啊?姐姐不出来,我们怎么办?她就困在里面了么?”小堇自然不干,小秋也非常慌乱。

    顾玙止住她们,盯了青灯半响,方道:“好,我们先出去!”

    “哥哥/姐夫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,飞镜高悬。

    清冷冷的月光映着江面,水波涟漪,荡开一层层的银光碎白。江中沉着月影,水中月与天上月相应,仿佛辟开了时空两端,跨越着古今千年。

    顾玙就坐在岸边,对着苍绿古老的闽江水,虚幻朦胧,似与夜色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从闾山出来后,他就这般坐着,已经两天了。

    穆昆和卢元清等人在远处谈论着,并不是太在意,他们跟小斋毫无关系,但夹着个凤凰山,不好太过直白,多等几日也无妨。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就真的焦急,正站在矮山上观望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?姐姐要一辈子不出来,哥哥就变成望夫石了。”

    “屁的望夫石,那叫望夫人石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说笑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先说的么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见龙秋脸蛋一板,忙道:“好了好了,我不是说笑,我是对姐姐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信心,但我还是担心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一样,我是真的有信心,你不懂!”

    小堇莫名的沉默片刻,随即又恢复正常,笑道:“哎,你在幻阵里看着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看着啊!”龙秋听问,不知想到了什么,小脸突地一红。

    “没看着你干嘛一脸鹌鹑样?”

    小堇撇撇嘴,道:“你那点小心思,我们都知道,肯定看着姐夫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有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连忙摆手,声音却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理解。你从小在山里长大,没人对你好过,好容易碰着个精壮男子,天神下凡似的把你救了,难免芳心暗许。不过我就奇怪啊,你是怎么出来的?你把姐夫杀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抿了抿嘴,居然点点头:“嗯!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她瞧对方目瞪口呆,仿佛见鬼的德行,赶紧解释道:“我一见它就知道是假的,哥哥才不会对我,对我动手动脚的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小堇顿时喷了,指了指她,又指了指岸边,难得无语哽咽。

    龙秋自觉暴露太多,尴尬的转移话题,问:“你呢,你看着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你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又沉默,半响方道;“我一直以为,我的目标是超过她,后来又觉得,我只是想要让她夸夸我。但在里面,我忽然明白,我的目标不是她,是我把自己放的太渺小了。我不是超过她,是超过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。”龙秋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指望你懂!”

    小堇戳了下她的额头,又抬眼望着黑漆漆的神山,姐姐啊,你在里面干什么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只白嫩修长的手掌,不急不缓的印在一根木桩上。当掌心贴上去的一瞬间,劲力吐出,犹如千斤重锤般,发出一声闷闷的沉响。

    紧跟着,手掌微曲,形似鸟喙,又啪的一啄。

    然后第三下,却是变成拳头,砰的打在桩上。

    那根有男子大腿粗的木桩晃也没晃,约等了两秒钟,才从内部裂开,迅速崩至外部,稀里哗啦的碎成一地。

    小斋收势转身,坐在院内的石凳上擦了擦汗,又逗弄着那条白蛇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这蛇一尺多长,白如美玉,双瞳却是血红色,似两颗红宝石镶嵌其中,透着一股晶莹剔透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它轻轻蹭着她的掌心,神态很是亲昵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房门忽然推开,一个女子端着饭菜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女子的年龄和气质非常微妙,既有三十多岁的如兰风韵,又有十几岁的灵动可人,成熟与娇俏完美的揉杂在一处,生出一种令人无法抵挡的神奇魅力。

    她身量高挑,与小斋相仿,慢悠悠的开口道:“你这手功夫已入化境,已然超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您教的好,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接过托盘,放在石桌上,俩人就坐在院中。饭菜很简单,两碗白米饭,一碟炒青菜,一碟凉拌的山野菜,加了些醋和几滴芝麻香油,清爽可口。

    她挑了一根野菜,细细嚼着,目光却闪动游移,似有不宁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有心事?”女子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你瞒不过我,说来听听。”女子轻笑,似春风拂过,山花烂漫。

    小斋不敢与其对视,完全没有平日霸道无双的样子,竟显露出女孩儿般的姿态。她顿了片刻,才小心唤了一声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院子里的树绿了又黄,约莫四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眨了眨眼,笑问:“你想走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她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,此处才是你心安,为何要走呢?”

    女子微微前倾,似乎看透了对方,带着一种莫大的温柔与压迫感,道:“外面风大雨大,留在这里不好么?何况我孤身一人,你也能陪我做伴。”

    “陪你做伴?”

    小斋眼眸低垂,睫毛颤动,看不清神色,只喃喃道:“陪你做伴,陪你做伴……”

    她原本显得非常犹疑,忐忑,茫然不安,此刻却忽然笑了笑,抬眼道:“师父,你不会对我说,让我陪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很少对我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像天上的月亮,总是那个样子,我也总是在下面追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的笑容有些僵硬,好像用程序编出来的完美表情,有了一瞬间的凝滞,似乎对这种情况没有任何准备。

    “四个月,四个月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继续喃喃自语,不自觉的放下碗筷,看着眼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七岁就跟着你,在这长白山下。

    我童年不似别的小孩,没有好看的洋娃娃,没有漂亮的衣裳,没有父母的疼爱,没有朋友,我在学校里,也总是被排斥的那个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我知道这天地有多么广阔,我知道这江湖多么血腥凶恶,我知道这上下千年的仙道神佛,我知道他们永远不会明白的精彩。

    所以我并不觉得孤单,你带我推开了这扇门,见识到流离世界,我以为能一辈子这样下去,结果你走了。

    那天你头也不回,我在后面追着,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害怕。我害怕这宇宙浩瀚,长生绚烂,但只我一人。

    我以为,我会孤单单的死掉,还好我很幸运,我又遇到了他。

    师父,你给了我一个梦,可我看不到这梦的边。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重逢,可如今,也仅能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起身,站到院门处,双膝一弯,扑通跪倒在地,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“今日拜别,此生不见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三天了。

    顾玙始终坐在江边,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卢元清不免担忧起来,按他们估算,吴山顶多也就支撑八九天左右。如果到了时限,江居士还没出,以凤凰山二圣之情深,恐怕会生出变故。

    他正待找穆昆说说,要不要做些准备,然后就听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一阵古怪的震动从山内传来,几名修士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顾玙猛地睁开眼,身形一晃,已经进入神山,其他人也反应过来,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“前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将要极限,最多挺到后日清晨。”吴山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五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一个人身上,到此刻为止,双方的目的瞬间划清:凤凰山肯定先保小斋,道院却想让吴山出来。

    那现在,小斋安全与否,所有人都无能为力。顾玙也清楚这点,可道院就怕他一怒之下,直接怼了吴山,让自己也血本无归。

    他实力虽然差些,可还有龙秋和小堇帮衬呢。

    “炼制器身需要多久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至少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转移神魂呢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需要太久,不过我移魂之后,这里顷刻沉江,必须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半日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呼!卢元清松了口气,还好没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当即,六人就在石室之内,静坐等候,龙秋简直焦躁不安,小堇依然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过去,外面天色已黑,到了深夜时分。那青灯闪动,似也有些着急,提醒道:“最后时限了,如果再不动作,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抿着嘴,眼光晦暗,终究点头:“那就先炼制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!”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开始吧!”

    他一挥手,挡住两个小的,然后搬运术运起,将那些材料漂浮空中。

    青灯骤然光芒大作,一股强大的神魂力量紧紧包裹住材料,喝道:“你加持法力就好!”

    顾玙不言不语,只疯狂催动灵力,灵力与神魂之力相合,又瞬间增幅数倍,近乎化作一团青白色的虚芒,在室内闪耀夺目。

    两位人仙联手,能量何其大?

    那些材料很快被剔除杂质,留存精华,乾阳印和精阳石的阳盛之气,蓇蓉果和蓇蓉花的阴盛之气,还有血根、血符的气血,在两块宝玉的调和之下,一点点的融合渗透,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。

    这一炼制,又是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深夜,顾玙感觉那物件已成,方往后一撤身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气中传出一声轻颤,青光也随之褪去,留下一盏三寸来高,样式古拙的酒杯浮于空中,阳顺阴和,透着圆润之意。

    “成了?”卢元清急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跟我预想的差不多,勉强可容纳我的大部分神魂。”

    吴山的气息也弱了许多,道:“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天明,到时闾山沉水,我也挽救不了。你那道侣命该如此,无缘仙途,莫要太过悲伤。”

    话落,青灯一闪,分出一缕深红色的,仿佛人形的虚影,慢慢往那酒盏中探去。

    这正是人的魂魄模样!

    “哥哥!怎么办?怎么办?”龙秋快疯了,小堇也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顾玙反倒很镇定,笑道:“这神山之中也有灵气,沉入江底也无妨。我不如留下修行,躲躲清静,等你们晋升人仙,找到什么灵宝,再把它钓出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云淡风轻,似开玩笑一般。卢元清等人却睁大双眼,难以置信,也根本理解不了。龙秋更是捂着小脸,已经哭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死呢,你煽的哪门子情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不知从何处,忽然传来一声巨响,一道赤中带紫的神雷劈开重重迷障,转瞬飞入石室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齐声惊呼,连忙扑过去。卢元清等人一惊一乍,心思翻转太快,已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小斋拍了拍俩妹妹,气质远非从前,仿佛少了尘俗牵绊,添了明心本性,以至于清冷卓绝,不敢轻易接近。

    而她抬脚走到顾玙身前,打量几眼,眸若星辰,又忽地展颜一笑,“谢谢!”

    (大章,大章……)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