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修仙二十四孝老公(1)
    龙潭角,江岸。

    天色漆黑,雪亮的大灯依旧照着,近百号人守在岸边,无一丝吵杂,都在关注着江心情况。

    街区里的防洪设施还在,虽然神山出乎意料的声势收敛,但保不齐又会突然抽风,使得江水倒灌。

    穆昆就在江心岛正对的岸上,手里捏着烟,来来回回的踱着步。担心还是次要的,主要是他啥都看不见,两眼一抹黑,这就很糟心了。

    “局长,您还是休息一会吧,这里我们守着呢。”属下劝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这样心里还能踏实点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不知啥时候能出来,要不您去……局长,快看!”属下猛然停顿,指着江面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望去,只见黑汩汩的水面分开,嗖嗖嗖一连飞出四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总算出来了!”

    穆昆远远瞧见打头的正是顾玙,心中一块大石落地,而紧跟着,又激灵一下提了起来:怎么是四个人,谁折在里面了?

    “顾先生,卢道长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里面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哎?”

    大家过去招呼,结果热情了几秒钟,都发现不对劲,少个人啊!穆昆也连忙上前,心脏突突直跳,问道:“江小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没应,反而看了看天色,问:“过去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一小时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四人皆是一怔,他们在里面只觉时间流逝,一两天也有了,不想才一个小时?

    顾玙却略显放松,内外时间不对等,小斋的安全性就多了一分。他有急事在身,不便闲谈,遂道:“让他们与你细说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他撂下一句,骤然金焰狂涌,笼罩全身,随后化作一道金光,如流星般划过茫茫夜空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穆昆一脸懵逼,只得转头问:“卢道长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几人进到临时指挥部,四面警戒,确保安全后,卢元清才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,最后道:“这养魂器身的材料收集困难,我们约好分头行事,速度也能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们,他……”

    信息量太大,穆昆一时接受不能,他快速的理清头绪,第一件事便问:“你们确定那吴山不会四处为害?”

    “他虽说有些私心,但品性端正,我们还是相信的。”卢元清道。

    “那把他带出来,他暂居何处?”

    穆昆不愧是高官,直指核心。吴山是明代古修,掌握着大量的修行知识,宝藏未出时,大家尚可齐心协力。

    若宝藏面世,该归谁呢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顿了顿,道:“吴山是前辈高人,想让他听从摆布,绝无可能。我们以礼相待,虚心求教,再让黄辉光等人拜入门中,他也想延续闾山道统,传法是顺理成章之事,不必恶化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此法可行。”

    穆昆放下心来,凤凰山虽然实力超强,但道院也有牌面。黄辉光和程安松是正儿八经的闾山传入,吴山身为老祖宗,总不会放任不管吧。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还是找到材料要紧,劳烦您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也得尽快上报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《云笈七签》有载:人有三魂七魄。

    三魂者,一名胎光:太清阳和之气,属天,主生命,久居人身可益寿延年。

    二名爽灵:阴气之变,属五行,主智慧,能使人机谋万物,劳役百神。

    三名幽精:阴气之杂,属地,主灾衰,使人好色嗜欲,溺于秽乱之思,耗损精华。幽精控制着人体性腺、性取向,你喜欢高大威猛,娇小柔弱,gay里gay气等等,都是它在起作用。

    七魄者,一名吞贼:会在晚上消灭虚邪贼风,消除身体内的有害物质。

    二名尸狗:是对周围环境的感知能力。

    三名除秽:顾名思义,去除身体中新陈代谢产生的废物,排出体外。?

    四名臭肺:控制着呼吸气数。

    五名雀阴:在晚上控制生殖功能的恢复,比如日辰勃……所以那些阳而不举的,约莫是雀阴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六名非毒:就是把寒毒,热毒等驱散,扩散掉。

    七名伏矢;主管七魄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三魂属于“神”,更意识化一些,七魄则更贴近人体。

    精气神是统一的融合体,肉身产生精血和生气,才能盛载神魂,成为一个活生生的,有思想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养魂器,从来就不是简单东西,它要充当肉身的作用,还要有相应的特质,阴阳调和,确保神魂不散。

    而吴山开出的单子,什么毒龙珠,黄泉水,阳母石,千年青髓……哎哟,这一波秀的,去他喵的蛋!上哪儿找去?

    不过还好,不一定非得原物,属性一样就OK。一共四件,一个血气充盈之物,一个阴盛固魂之物,一个阳盛培精之物,一个平顺温润起调和作用。

    于是四人约定,顾玙寻两样,道院寻两样。

    “什么?姐姐出事了!!!”

    凤凰山上,两个小的接到顾玙电话,心都要跳出来了,恨不能马上过去陪伴。

    他在那边还得安慰,道:“你们要相信小斋,我也要相信,我们现在帮不上忙,只能靠她自己。你们需要做的,就是大量收集吸血草,融合炼制,试试它的血气程度,符不符合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,姐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脸都白了,还想再说,却被小堇抢过电话,道:“明白,我们马上动作,随时联络!”

    啪,她挂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慌的时候,我先让老水发布消息,我们再分头找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!”

    自己的姐姐被困,小堇反倒镇定许多,虽然也沉着一张小脸,毕竟不乱。小秋缓了一会,情绪也稳定下来,连忙准备。

    而在山中,从梧桐苑往东南角,走上半个小时,就到了一处开阔场地。地面全用品级较低的玉石铺就,光滑如镜,不沾尘埃。

    上面还有轻微的暖意传来,可辅助心静,不至乱神。这便是传功区,山里温度恒定,不下风雪,这一千零八人始终露天而坐,倒也别有趣味。

    此刻,大家就在传功区,听李冬讲述养气法要诀。全场安安静静,正听得入神时,忽然一阵喇叭的尖锐声传来,跟着老水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紧急任务,你们马上下山,以宿舍为队搜集吸血草。先去勤务殿领取护符短剑,然后立即下山。记住,要取留下的血根回来,否则任务不计!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包括李冬在内,所有人都是懵逼的。几秒钟后,才嗡嗡嗡的一片吵杂。李冬反应够快,知道一定出了大事,忙道:“好了,今天就讲到这,你们快去,快去!”

    “干毛线啊,课还没上完呢?”

    “哎,管它呢,让去就去呗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晚了领不到了!”

    众人虽觉古怪,但也没多想,呼啦啦的直奔勤务殿。一千多人呢,齐齐往一个方向奔走,密密麻麻,山道拥挤,场面何其壮观。

    唐伯乐闷声不响的跑在最前面,他身体素质本就极佳,又刻苦勤奋,已经产生了后天气感。

    当即活学活用,气贯双足,用力一蹬,再一跃,蹭的就窜出老远。眼瞅着快到勤务殿了,再次运气,身子跳到半空,然后就听一声娇喝: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唐伯乐陡然一惊,眼睁睁看着一道红光从山巅飞来,速度极快,这要是撞上,必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正慌乱间,那光就到了跟前,只觉有一只软软嫩嫩的小手按在自己头顶,往下一压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劲风猎猎,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香气,那红光如鬼魅妖灵般,拖出一路飘漫,冲入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消失的最后一刻,他却看清了,那是一个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这般变故,让大部队短暂停顿,众人挤在山道上,还没等回神,又见一道青光飞来,紧随红衣而去。

    大家认知,这是秋、堇两位小公举。她们露面还是比较多的,深受弟子们的喜爱/惧怕,以前都是稳如狗,头一次见到这么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自然而然的,众人联想到某些事情,然后第一反应是:卧槽,出大事了!

    第二反应是:哇,好兴奋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金陵。

    金陵号称六朝古都,历史悠久,经济发达,历朝历代都是地位极重的大城。而到了现代,更是飞速发展,人口过千万,地域辽阔,不论是大变前,还是大变后,都是东部城市群建设的核心部分。

    此刻正是上午,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各处民生工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虽然资源短缺,但多数人的脸上都充满着信心和干劲。

    而在玄武区中山东路321号,一座气势磅礴的博物院就坐落于此。这座金陵博物院,为夏国三大,馆藏无数。

    以前参观者还挺多的,近些年世道太杂,市民也没了心思,门可罗雀。不过也很奇怪,博物院非但没松懈,反倒加强了安保工作,闭馆时间也频繁增多。

    此刻,两名武警就站在台阶下的小广场上,身姿笔直,宛如青松,大太阳晒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突然间,其中一位双眼瞪大,以为出现了幻觉。他忍不住违反纪律,揉了揉眼睛,再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没错,只见一道金光从天边飞来,似乎突破了速度极限,上一秒还很远,下一秒就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这金光落坠,就在跌临地面的一刹那,又猛地一转,兜了个大弧形。就像海中捞月般,直上白玉台阶,飞向仿古建筑的宫殿大门。

    二人魂飞魄散,以这金光的气势,真要冲进去,怕是整座大殿都要散架。

    结果那金光飞至门前,骤然一闪,周遭的空气被其带动,化作有形云烟,缓缓流入门内。金光愈发虚无,云烟愈发凝实,最终化作一个修长人影,刚好落于门内,未伤分毫。

    哇,这一波操作,简直就是天秀,造化钟神秀,蒂花之秀的秀,同福客栈李秀莲的秀,李云龙老婆秀琴的秀,陈独秀拿着绣花针绣了一只铁锈鞋的秀!

    一言以蔽之,666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这回真的是一动不动,傻呆呆看着那人抬脚迈步,进了博物院里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懵逼,那边可接到通知了,院长和副院长急忙迎接,道:“顾先生,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,我想看看那件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里面请!”

    他们引着顾玙七拐八拐,进到最深处的一片建筑群,然后通过重重安保,进了一间屋子。东西不多,都是玉石器物类的小玩意。

    顾玙一扫,那些玉石若有若无的散发着微弱气息,应是国家近年收集的古玉——大多是墓葬品。

    而院长打开其中一个盒子,介绍道:“这块血玉是汉代物品,小国藩王的女儿早夭,予以厚葬,按当时的习惯,用玉塞九窍。此墓千年安稳,清朝时才被盗挖,那八块玉不知所踪,唯独这块血玉几经波折,最终收入博物院。

    前年卢道长来看过,说阴顺阳和,阴阳共生,是个好东西。不过那时没有用途,依旧藏在院内。”

    顾玙伸出二指,将其轻轻拈起,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这块玉被雕成一只蝉的模样,栩栩如生,原本应是白色,现在被血沁渗染,半边白头,半边红翅,多了几分妖异之感。

    玉是古人殡葬的常用品,九窍玉,就是用玉石封住身体九窍,为使尸身不朽。

    其中含在嘴里的最重要,叫做琀,通常雕成蝉状。所谓“蝉蜕于浊秽,以浮游尘埃之外”,古人认为蝉性高洁,且能转生,有使死者脱离尘世,羽化升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至于血玉,更是难得,为尸体腐血沁入玉中而成,传说可通感鬼神,护佑于身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公主应深得父母喜欢,方才风光大葬,后又机缘巧合,生成了一块血玉,着实令人惊叹。”院长道。

    “这并非父母厚爱,而是以亲生女儿为器,有意培养出这块血琀。”顾玙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院长一愣。

    “天然血玉极少,几乎没有,通常都是后天养成。人之将死,在一口气咽下的同时,把玉塞入口中,玉便随着气落入咽喉,进入血管密布之内。久置百年,死血透渍,血丝直达玉心,便会形成血玉。”

    顾玙收起盒子,慢悠悠的打碎对方三观,道:“那藩王本想为后代留宝,或许家族被灭,或许隐秘失传,这才没有来取。不过这玉确实不错,我刚好用得上,日后定有厚礼补还,告辞!”

    说罢,此人虚虚空空的遁出门外,又化成一道金光而去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