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零六章 闾山现
    话说在唐代时,此处还是一片辽阔的大江面。到了明成化年间,一场洪水过后,江心便出现了一块巨大沙洲。

    当时闽县、侯官县、怀安县的船民,纷纷插竿围地,引起纠纷。于是州府判决,此沙洲归三县共管,亦称三县洲,也就是现在的江心公园。

    那么发展到现代,龙潭角的江面仍然很宽,但政府不敢掉以轻心,事先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按照常人理解,一座山,从水底浮上来,那得造成多大的波及面?所以他们早早疏散了两岸群众,并布置了防洪工事,以防止江水倒灌。

    于是从龙潭角到对面苍霞,诺大的区域建筑仍在,却空无居民,宛如死城。

    道院七大先天,最强的三个都来了,再加上黄辉光和闾山派现任主持程安松,以及顾斋二人。此七人,就是这次行动的核心。

    他们在左海呆了两日,第三日暮间,太阳将落未落,月亮将升未升,这便是黄辉光推算出的最佳时辰。

    七人和穆昆等人齐聚龙潭角,背靠陈靖姑庙,眼前是苍绿色的江水。平静无波,悠悠然然,千年如一日的向东流去。

    岸边已经设好了法坛,黄辉光和程安松也换了一身法袍。

    闾山派科仪分文武两种:

    武场,头系红/黑法巾,披至项背,脑门上扎着皮制护额,上穿绿袄,下着紫色长裙,足踩草鞋。场面惨烈,动不动就穿脸、割舌,号称不见血不下坛,主摄妖捉鬼。

    文场就跟正一斋醮相似,主请神祭祀。

    再看法坛之上,罩着南乌大蛇图,供奉许逊和陈靖姑塑像,上摆符箓、龙角(牛角制成,可吹响)、师刀、三叉铃等法器。

    而那柄黑水隐杀剑,就直直的插在桌案正中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里面,最紧张的居然是穆昆。他代表着国家,牺牲一件堪称国宝级的法器,来搏这虚无缥缈的闾山法院……老实说,即便现在,朝中依然有大佬反对。

    他趁着没开始,忍不住凑上前,再度问道:“黄道长,您无需相瞒,到底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不足五成!”黄辉光道。

    咝!

    穆昆面部一抽,叹道:“好,我换个问题。我现在最担心的是,这水下神山到底有没有!如果存在,失败了还可以想别的办法,如果不存在,那你,再加上我,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闾山派虽然名头不显,也是货真价实的渊源传承。唐有靖姑初祖,宋有黄山公,元有化雨二将,明有三高真人。

    在道门史上留名的,包括法主在内,共十六位。而他们生平所载,皆与大法院密切相关,必然是有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穆昆略显尴尬,扭头回到原位,嘴里却低声嘀咕着:“但愿如此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小斋瞧着特滑稽,这人其实蛮可以了,就是官场思维太重,与其打交道,总有一种,呃……一巴掌把他糊墙上的赶脚。

    两口子是相信这个说法的,因为明中期之后,此派再无杰出人物,闾山也再无现世记载,恰与灵气衰竭的时间相符。

    众人等了一小会,残阳愈发西沉,初月即将升起,时辰已到。

    “有劳诸位了!”

    黄辉光先回过身,行了一个大礼,然后才对程安松道:“师弟,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二人身形挺立,面向法坛,神色前所未有的肃穆,而在这郑重之下,却是沸腾滚滚的火热。

    五百年了啊!

    闾山极可能重新临世,身为不屑弟子,怎能不热血澎湃?

    “吒!”

    只见二人稍稍退后,忽然口吐一字,随后齐念法咒,音节古怪,连绵而出,似歌似诵,却是古时闽语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
    二人左手执三叉铃,脚踏罡步,一步步向法坛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姿势相当古怪,两脚始终在一条直线,脚尖、脚跟前后相接,着地的顺序是先脚掌,后脚跟,身体微微颤动,颇似关外的跳大神。

    这是闾山派独有的罡步,叫娘娘步,顾名思义,取陈靖姑娘娘之称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顾玙却非常感兴趣,从两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微弱的波动,哦不,应该是某种招引力。它就像缠绕了一根细绳,慢慢的向江中飘去。

    江中倒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二人走到了法坛前,程安松稍微靠边,把主位留给师兄。而黄辉光放下三叉铃,右手拿起师刀嗖地一挥,刀尖挑起那张派中遗传的符箓。

    他不敢怠慢,咬破舌尖,喷出一口精血。符被精血沾染,呼的一下无风自动,随即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不够!

    黄辉光一惊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,闾山法刚猛凶狠,天下无双呢?他对自己也狠,想都没想,刷的一下割断舌头,用武场方法,手拿断舌在符上连勾几笔,赫然是一个敕令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此时,那符箓才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卢元清赶紧将他接下,拍了一张治愈符,程安松则口中念咒,道:

    “朝在阳间行正教,晚回坛内点神兵……阴阳两路相和合,活拿生捉显威灵……吾今念动闾山咒,献上神兵亲降灵,奉请闾山大法主!”

    紧跟着,他吹响龙角,发出一阵苍凉古老的声音。而在半空漂浮的燃烧符箓,似有灵性般的靠近黑剑,一下包裹住剑身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黑剑立时颤动鸣吟,自剑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招引力,直直探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黄辉光见状,不顾满口鲜血,拼命比划着。顾玙遂几步上前,手按在黑剑之上,法力一吐,磅礴之势如泰山压顶,轰的就盖了下去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剑器有灵,知道今夜要被献祭,自然拼命反抗,可惜抵不过人仙之力,很快就被压制。那鸣吟声逐渐微弱,剑身依然颤动不已,似带着满腔孤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暗自叹息,可惜了,你再无机会一展风采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龙角继续吹响,这需要很大的精力,程安松后天修为,吹了一会便气衰力竭。好在主体仪式完成,无需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石云来立即接上,先天气吹动龙角,连绵回荡。

    这号角声如同坐标指引,不断从剑身扯出一道道无形细线,又探入江底。顾玙最为直观,能清晰的感受到,一股奇异的能量从剑器上迅速流失。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江面终于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先是微波荡漾,波纹一圈圈的散开,在夕阳残照之下,泛着淡金色的光芒。而这涟漪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,最后江水翻腾,竟是大浪滔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跟着,江心岛也一阵摇晃,岛上的亭台建筑顷刻崩塌,树木齐断,无数的碎石泥土掉落江中,无一浮起。

    在这暮夜交织中,江底似守着一只蛮荒古兽,在光明与黑暗交替的节点上挣扎咆哮,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浪头卷起数十尺,但神奇的是,没有疯狂的向外围扩散,倒灌市区,而是就在岛屿周遭肆虐。

    一个浪头压下,那座悬索桥瞬间碎裂,木板木屑沉沉入水,竟也不见漂浮。

    “快看!”

    穆昆突然喊了一嗓子,只见以沙洲岛为圆心,划出十丈半径,江水沸腾躁动,颜色明显变深,最后竟形成了一个大圆环,刚好将岛屿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就在此时,小岛再也支撑不住,整个沉了下去,被瞬间吞没。而原来的位置,黑洞洞一片仿若虚无,甚至看不清有没有水。

    “光照!快快!”穆昆连忙下令。

    刷刷!

    两岸沿江路的行灯齐齐亮起,另有龙潭角的矮山上,准备好的雪亮大灯砰砰打开,光柱粗壮笔直,宛如白昼。

    “这,这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穆昆抽了一口凉气,如此照明之下,那里仍然漆黑一片,仿佛光线都被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看不到,便想转头询问,却见卢元清、白云生,包括断舌的黄辉光等等,皆是目眩神摇,眼中光彩熠熠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诡异的安静过了片刻,程安松才大声叫喊,状如癫狂,“神山,神山现世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我们为什么看不到?为什么看不到?”穆昆更急。

    “闾山大法院,非派中传人,非道心坚定者,非修为高深者,常人不可见。”小斋在旁边补刀。

    她胆子极大,说完嗖的飞到江上,脚踩着巨浪翻滚。卢元清白云生紧跟其后,近距离观瞧。

    只见在幽深的闽江江底,不知其深,不明其形,庞大无边,赫然显出了一座山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龙角之声,依旧回荡在夜水之上,石云来吹了半响,气力也有所不济。白云生抹身回岸,接过道:“我来!”

    那边轮流操作,顾玙始终一人,貌似轻松,实则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黑剑乃游仙派道统正传,自己也是拼尽全力,才全程压制。他有种感觉,一旦松懈,黑剑便会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苍凉悠远,极具仪式感的号角声,顾玙就像钓鲸一般,一点点的把那座山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水花倒卷,从八方聚涌,越升越高,越升越高。待升到最高点时,哗啦,漫天倾落,江水褪尽。

    穆昆等人看不见,傻呆呆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顾玙几人则抬头望去,心神摇曳,这座沉寂五百多年的江底神山,终于露出了真容!

    (嗯嗯,马上就平安夜了,你们有木有约?)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