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四百零五章 赴左海
    一周的时间非常快。

    说是熟悉环境,其实大家都懂,一年的甄别期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适应力强悍的,不仅摸清了山中规则,还在这个规则之内,最大限度的发挥着主观能动性。稍弱些的,也基本有了了解,只是姿态保守,收获不多。

    最明显的,就是体现在任务选择上。一部分人喜欢日常洒扫,照看果园茶园;一部分人热衷挑战,只接外出探索。

    唐伯乐凭借极优的评定,拿到了唯一一个奖励,便给了很多人一种刺激,要争!这就跟道院的方式不同,宫观入门,首先教的是什么?

    规矩。

    总之短短七天,大家却像经历了很久,宿舍与宿舍之间,舍友与舍友之间,都多了层微妙的关系。

    周志明,继续展现着成熟男人的特点,圆滑世故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游宇,保持着自己的生活态度,目标坚定。

    王蓉,努力调整着心态,以适应这个新环境,毕竟都不是笨蛋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郭旭,在搜索吸血草的时候,拖累同伴,还被大佬目睹。他本是战战兢兢,觉得马上就会被踢出山门,结果等了两天,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他不会认为是侥幸,反而紧迫感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都清楚,内山里住着四位,顾、斋、秋、堇。很多人见过小堇,少数人见过小秋,前两位几乎不露面。

    同时他们也知道,第一天讲法,包括收徒时的那股磅礴威压,就是顾先生。

    这就给众人造成了一种感觉,自己好像渺小卑微的爬虫,四人站在云端俯瞰,一举一动皆在眼中,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他们表现得好与坏,大多时候没有奖惩,但自己心里却拉起了一道警戒线,不敢妄为。

    当一周过后,凤凰山正式授艺。

    基础课很简单,气、体、鉴物三门,气是呼吸吐纳和静心诀,体是拳脚剑术,鉴物则熟知一切异化生物的特征与用途。

    静心诀可修养心性,吐纳可培养后天气感,拳脚是四十八手的简化版,剑术也是小斋师门的凡术改良。

    他们不参与教学,主要由老水和李冬负责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千零八人中,除去大部分由于时间尚短,还需观察的之外,已有十几位初步崭露头角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七月,京城。

    某科研中心内,顾玙和小斋在负责人的带领下,进入一间内室。里面只有一个柜子,装着五块大小不一的骨骼化石。

    “二位,这就是当年收集的龙骨。”负责人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这是龙骨?”

    顾玙随意一扫,略感荒谬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叫习惯了……”

    负责人有点尴尬,又小心询问:“您看这骨头可有异常?”

    “并无异常,就是普通的化石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前找道长看过,也是这个结论……唉,我倒希望它是真的。”负责人叹道。

    话说收徒降雨之后,山中一切稳定。顾玙和小斋便遵守约定,准备去闽省挖掘那座江底神山。不过在此之前,出于好奇心理,他们先来了趟京城,想看看“没沟营坠龙事件”的遗物。

    说起此事,大概过程是这样的:

    在1934年7月初,很多人在田庄台上游发现一条活龙,便用苇席给它搭凉棚、挑水浇,寺庙僧侣每天作法超度,数日暴雨后却莫名消失。

    然后在7月末,据传一条龙在没沟营出现,弄翻三只小船,卷坏厂房,九人死亡,掀翻火车等等。

    其后在8月8日,又在距入海口10公里处的芦苇丛中,发现了一具尸体,长约10米,头有双角,特征与龙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当时它还没有死,悲鸣如牛,迅速腐烂后,才留下一具巨大骸骨。脊骨共29节,鳞片装了两大筐。

    这具骸骨被运到码头附近的空地,《盛天时报》还派人采访,称为“营川坠龙”,图文并茂,轰动当世。

    不过战争年代,社会混乱,白骨很快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后来夏国的电视台要做纪录片,强行解读为“搁浅的须鲸”,播出后被目击者狂喷,又二次制作,采用了开放式结论。

    这五块骨头,就是制作片子时,由一位老人捐献的。

    不过据专家检测,这骨头是距今一万多年前的野马化石,并非龙骨。由于此物来路古怪,说不清缘由真伪,就一直搁着。

    而坠龙事件,也始终没有准确结论。

    顾玙就是过来瞧瞧,倒也不遗憾,道:“骨头是假的,坠龙却可能是真的,你们最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,这世上有,有龙?”负责人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这年头,有条龙很奇怪么?”

    小斋接过话头,笑道:“原话带过去,龙应感而生,待人间气象万千时,龙就差不多出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!一定!”

    俩人来转了一圈,既然没有发现,抬脚便走,负责人连忙相送。

    他们最近的兴趣点,便是龙与神,想法也往这方面靠近。小斋走着走着,似乎get到什么事情,忽问:“对了,你们一直在鉴别各种古物吧?”

    “呃,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发现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极少。”

    负责人一脸苦笑,道:“我们原以为灵气复苏,道法重现,那些古物中也会有什么遗宝,但忙活了两年,没有任何收获。后来发现,我们进入一个很肤浅的误区,普通人留下的,只能叫古董;修士留下的,才能叫遗宝。

    我们文博无数,可惜皆是凡物。于是又改变方向,觉得修士清隐,但世间君王多求长生,或许有那么几件宝贝。

    于是在历朝历代,显赫之人的墓葬中查找,除了些许古玉,所获也是有限。而且这些大墓多被盗挖,最初是什么样子,有什么陪葬物,我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白云观的李清之道长,说古修大多远离凡俗,管你是帝王将相,我自修我的道,相关器物更是轻不外传。就算有遗泽,也必定以修行的手段,等待有缘人来取。不是你挖个帝王墓,随便拿两件古董,就是有机缘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道长说的有理……哎?”

    小斋笑了笑,忽而眼波一转,道:“老顾,我有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顾玙白了她一眼,道:“收起你的想法,始皇帝才活了五十岁,他要真得了灵药法宝,也不会那么早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定,或许他无福消受呢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没兴趣!我赞同李道长的说法,修士遗泽,不沾凡尘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膨胀了我跟你讲!”

    两口子在这斗嘴,负责人一脑袋汗啊,什么鬼这是?

    你一句我一句的,就定了始皇陵的命运了?上特么哪儿说理去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闽省,左海市。

    龙潭角是市内的一个古渡口,就在闽江边上,与苍霞洲隔江相望。江中有一座小岛,现在叫江心公园,有悬索桥连通,是个休闲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几十年前,此处是左海最繁忙的渡口之一,八条渡船,只要五分钱就能到对岸。附近还有许多小摊贩,卖些水果、甘蔗、花生,以及供行人歇脚的摊子。

    后来江上架桥,渡口就失去了作用。沧桑变换,龙潭角也愈发现代,建筑耸立。不过有一处始终未变,就是渡口边上的陈靖姑祠。

    据说某年,左海大旱,陈靖姑带孕在龙潭角设坛祈雨,甘霖普降之时,她因损耗过度,羽化仙去。此后,当地人便将这里当作祈雨圣地,每逢大旱必来此祈佑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顾玙和小斋推开木门,走进了这座指甲盖般的小庙里。院内十分逼仄,只容下一株大榕树,一套石桌椅,外加一个近乎墙壁似的供堂。

    他们抬眼瞧去,见庙壁有两座神龛,中间供奉“闾山许真君”,那是一个右手高举拂尘的花白胡子神仙,旁边则是“临水陈太后”的塑像。

    二仙对着江水苍绿,悠悠千载。

    俩人来的早,就在庙里等了一会,不多时,木门又开,呼啦啦进来六七位。

    空间骤满,那边打头的是卢元清,另有石云来、白云生和原闾山派住持黄辉光。穆昆也在,带着左海市的一个主要领导。

    双方打过招呼,顾玙见穆昆提着一只木匣,便笑道:“那把剑能否借我一观?”

    “带都带来了,明知故问。”

    穆昆把匣子放在石桌上,打开盖子,刷,一抹深幽诡秘的阴寒剑气立时散出,周遭光线都暗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

    顾玙和小斋齐齐赞道,拿起黑水隐杀剑仔细端详,颇有些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半响,他才收剑入匣,道:“也难为你们,就是我,我也舍不得将此剑当作工具来使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剑种没有踪迹,空留一把剑器,看着更憋闷。”穆昆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性倒开阔不少。”

    顾玙打趣了一句,又道:“黄道长,我对此事缘由不太清楚,还请你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我派传自唐时女仙陈靖姑,陈祖则拜师许九郎。九郎有神仙别府,便是藏于闽江中的闾山大法院。

    闾山每三十年现世一次,教化众生,后来消失不见,地点更不可知。而我查阅先贤典籍,多番考证,终于有所收获……”

    黄辉光回身一指,道:“闾山大法院,应该就在那江心岛之下!”

    (今天庆祝澳门回归18周年,晚上约会去,冇更新啦。)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