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以贺今朝
    嗯?

    老者听罢,先是一愣,随即变得十分无语,道:“小赵啊,你是看我无事,找个睡前笑话给我听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瞒不过您,这都是网上谣传。”

    助手讪笑,又道:“不过求雨是真的,我们联系了道院,他们也不太清楚,只随耳听了一句。凤凰山那边也沟通过,但人家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沉吟片刻,道:“如果明天真的下雨,你们注意测算雨量和范围。求雨这种事,应是比较高端的法术,即便他是人仙,也不可能肆意施为,更别提笼罩全国这么大地方……还是关注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助手领命退下,老者摇了摇头,继续自己的睡觉大业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几年来,心理素质最得到锻炼,思维逻辑转变最迅速的,还要属夏国的核心领导层。

    坐在这些位置上,自然有强大的眼界和认知能力。就比如求雨,普通人或许大呼小叫,但他们很快就能剖析清楚,准确判断出这个东西的价值和影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凤凰山上。

    小斋淡静的坐在内厅,李冬站在下首,战战兢兢的禀报:“据我们询问,应是张守阳和晁空图两位道长听了一句,便猜出此事,然后回到庄园谈论,又被某些人听到,才传播到网上。”

    “某些人?”

    “呃,最早谈论此事的有六个,但消息是小龚发的,别人没有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可以走了,你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冬退出内厅,被凉爽的夜风一吹,才抹了把额上的细汗。他对小斋的决定没有异议,这种嘴上不严,手脚没管的家伙,搁哪儿都不讨喜。

    他其实是害怕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去年的时候,小斋虽然也很恐怖,但绝逼没有这样的压迫感。如今却明显不同,那种从内到外的煌煌威势,似乎又添了几分。

    听说女主人雷法大进,大概是这个缘由吧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李冬吐出一口气,急匆匆下得山去。可能他自己都没感觉到,不知不觉中,原本的性格和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:

    那个小龚完全自作自受,没有半毛钱的同情与怜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六月八日,晨。

    游宇兴奋的一夜未睡,而凌晨出发时,见陶通陶怡皆眼带血丝,显然怀着同样的激动心情。

    他们与首日一样,混在庞大的队伍中向山脚进发,由于有本地人的加入,数量还要多些。一路上谈论的话题,无非是收徒和降雨,个个情绪高涨。

    待天蒙蒙亮的时候,几人赶到了凤凰山脚。神奇的是,昨天炸出来的那个大坑,已经填补完整,虽然表面略显不平,但也能站住人了。

    据留宿广场的兄弟们讲,大概在半夜时分,就听哗啦啦一阵响动,然后爬起来一瞧,这个坑已然填上了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惊叹,他们自然不懂,这是小搬运术的功劳。

    闲话不提,却说游宇四人抢到了中间位置,放眼瞧去,今天的布置终于有了变化:

    最前方多出一张高台,还架着麦克风和扩音器,如果再扯条横幅,妥妥的“挑战吉尼斯之万人齐跳广场舞”即视感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群众逐渐就位,又是几万数的人潮人海。

    到了八点整,只见云雾翻腾,左右分开,从中走出四个人来,正是老水、李冬、闫涵和郭飞。

    大家屏声静气,看着他们踏上高台。老水走到话筒跟前,其余三人在身后站立,手心都有点出汗。

    几万人啊,黑压压简直群体视奸。

    “我叫水尧,凤凰山对外负责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亏得水哥心脏大颗,能镇得住场面,开口道:“诸位都清楚,今天开门收徒,具体环节由我们负责。在开始之前,我先声明一点,学道千难万难,可以说有什么考验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而我们,已将标准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听清楚了!你们入门的第一年为甄别期,通俗点叫考察期。即便你们初步入选,也不是一劳永逸。到明年这个时候,合格者留下,正式传道授艺,不合格者请出山门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话音方落,全场沸腾。倒不是质疑,本来嘛,人家白教你道法,有些规定不为过。他们吵的是各种问题:

    “那考察标准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怎么算合格,怎么算不合格?”

    “不合格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,古代科举还能反复考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被选上,是外门还是内门?”

    诸如此类,纷杂不一。老水皱了皱眉,运起那可怜的后天真气,对准话筒:“肃静!”

    吱……吱……

    一股极为尖锐的声音通过扩音器放大,瞬间攻陷了所有人的耳膜,吵嚷顿消。

    “我只予说明,不予解答。你们都已清楚,若是接受不了,现在就请离开!”老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诡异的沉默了片刻,跟着,人群缓缓攒动。许是有自知之明,不认为能被选上;许是娇生惯养,觉得吃不了苦,还真有人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老水估算了下,约有十分之一左右,不算太多,也不算太少。

    “好!留下的自行组队,从广场这端到另一端。空间不够的,先在后面等待……马上行动!”

    于是众人又忙乱,一队队站起横排,贴的紧紧密密,宛如一条条长龙挤在场中。紧跟着,李冬、闫涵和郭飞跳下高台,大声道:“第一排,随我们往前!”

    呼啦啦!

    好家伙,一长溜的人越过讲台,往前走了一段,就到了云雾的最边缘处。按照原来的方位,再前面就是山门牌坊,当然现在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静立勿动!”

    “静立勿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真的一动都不敢动,傻呆呆的挤在一处,不晓得要如何进行。

    然后在下一秒,轰!

    那个熟悉的威压再度出现,且比第一天还要强大,如滔天巨浪般的汹涌而至,将众人全部笼罩。

    曾可、雷骁和袁凌杉就在队伍中,只觉浑身彻骨冰寒,汗毛炸起,就像被人扒了一层皮,从外到内扫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曾可是女生,腿脚一软,险些摔倒。好在那感觉来的快,去的也快,几秒钟后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冬三人神情严肃,身子微倾,似在听什么指令。

    隔了片刻,就见李冬走到曾可身前,道:“出列!”

    “啊?哦!”

    曾可还在懵逼,下意识迈了两步,就听对方高喊:“留!”

    而那边,闫涵和郭飞也走到雷骁、袁凌杉跟前,同样喊道:“留!”

    这三人出列后,李冬面向队伍,道:“合格者三人,余下的可以回去了!”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疯了,全场都疯了!这什么淘汰率啊,这么多兄弟,最后就留三个?

    大伙千里迢迢的跑来白城,猪一样的窝了七天,不给解释,没有缘由,轻飘飘一句就怼回去了?

    好家伙,老水一瞧又有喧哗之意,果断喝道:“肃静!肃静!不得闹事!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犹如一盆冷水泼下,浇得脑筋清醒,又想起昨天的天降神雷,秒怂无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落选的那帮人齐齐不忿,但也不敢生事,抿着嘴迅速散开。有的赌气直接闪人,有的还抱着希望,绕到最后面探头观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当年,太清宫招徒,是一间间小屋子,由一个后天老道摸骨断筋,评判资质,合格者便可领一块名牌。

    顾玙是人仙,自然不用费事。

    他就坐在半山腰的亭子里,红泥火炉,灵茶清烹,将神识探出,便能覆盖山脚区域。小斋在旁陪着,见状略微叹息:“已经最低了,谁想还是这般无力。”

    “修道之途,百万中挑一都不为过。下面才几万人,十选其一,我们都该庆幸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他们事先的原则是,只要资质能达到普通水准,就能入门。

    什么叫普通水准呢?就是你可以不高,但起码也得有点资质啊!比如基准值是2,可老顾一眼扫过去,不是1,就是0。

    彻底凉了!

    资质全无,或者过分的低,那修道是不存在的。因为任何一个组织或国家,都不会浪费大量的天材地宝,去培养一批无资质的人。

    顾玙不是圣人,他此番多给了一丝机会,也只是将框架往下挪了挪,其实还在大框之中。

    俩人正说着,第二队又走上前。他用神识一扫,每个人的波动清清楚楚,不禁点点头:“这次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当即,他直接传话至三人的意识中。

    李冬等人边听边行事,不断的让人出列,最后宣布:“合格者32人!”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全体振奋,似乎都看到了希望。被选中者更是情难自已,迫不及待的聚集到高台后面。

    刹时间,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两拨人隔着台子相对,一方羡慕嫉妒,一方得意荣光,仿佛置身于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合格者1人!”

    “合格者23人!”

    “合格者58人!”

    如此这般,一排排上前接受检验,又大批的失落而回。若见空间充裕,后面的赶紧组队,迅速跟上,去争取那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广场中悲欢喜乐,皆是人间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不断做着深呼吸,以缓解剧烈跳动的心脏。陶通和陶怡也抓着堂兄的胳膊,紧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前面还有一队,就轮到自己了。

    游宇好容易调匀了呼吸,瞪大眼睛看去,突然一怔,只见前面的队伍中,夹着一个小小的身影——却是那天偶遇的小姑娘,安素素。

    她就像只豆丁一样混在成人群里,连脚步都跟不上,一路小跑。约莫几分钟后,就见李冬站到她跟前,喊道:“留!”

    游宇瞬间松了口气,不知怎地,自己特希望对方能留下——他绝不承认自己萝莉控。

    “小游,小游,走了!”

    正此时,陶宇晃了晃他肩膀,他这才回过神,随着队伍上前。

    按理说,着三个孩子心里应该有数,因为顾玙和小堇都隐隐表达过意思。但如此场面如此气氛,身临其中,难免忐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当那股威压传来时,三个孩子齐齐一矮,只觉双脚瘫软,把控不住。等那感觉过去,才互相看了一眼,都是小脸刷白。

    其实效率非常快,每队从上前到散去,顶多几分钟。游宇眼巴巴的瞅着李冬,就见他顿了片刻,移步侧身,径自来到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好嘛,心脏又开始砰砰跳动,耳边回响着一个声音:“留!”

    刹时间,游宇觉得整个人都轻松起来,一股形容不出的滋味在心底滋生,浑身充斥了满足和快意。

    他看向旁边,陶通和陶怡已跟自己齐平,站在一条线上了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根本控制不住,互相攥着手,各种开心。他们转到高台后面,与众人汇合,不知不觉也变了眼神,用同一种审视与怜悯的目光,打量着对岸人群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有清风吹来,大家齐齐回头,只见云雾顿开,一道人影如雀鸟般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秀(ping)美(xiong),端(dou)肃(bi),正是翻天老祖!

    “随我进去!”

    她一脸的高岭之花,冷冷的撂下四个字,又抹身飞入雾中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那帮人懵逼啊,愣了两秒钟才紧紧跟上,小心翼翼的踏上法阵通道,两侧雾气层层叠叠,氤氲弥漫,不敢轻触。

    约走了一会,眼前豁然开阔,云消雾散,不胜美景。

    里面也是个小广场,七八间房屋,有亭有榭,桥下流水潺潺。左右各有一条小径,通往林中深处。前方则是一条大道,一水的青石台阶,蜿蜒入云端。

    再往上看,竟然看不真切,明明山势在目,却仿佛迷障重重。你在山下,便只有一方风景,往上走,才能见得全貌。

    “呆着别动,会有人来教你们!”

    小堇叮嘱一句,转眼消失,不多时又领进来一波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越来越少,里面的人越来越大,从早晨开始甄别,直到日落西山,天光暗淡。

    老水等人累的要死要活,但是非常亢奋,毕竟参与了一项里程碑似的大工程,多少年后,说不定还能名留史册。

    “道在自身,法在自然,时代纷乱,望你们明心彻悟,不惶于世……”

    到最后,全部甄别完毕,广场依旧热闹。那些落选的人并未散去,果然,山上人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今开山门,共留一千零八人,恰得灵符祈雨,以贺今朝!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