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开坛讲法(1)
    基本上,宇宙国跟它的灯塔粑粑一样,在宗教体系方面各种狗屁倒灶。

    它有“世界宗教博物馆”之称,种类繁多,令人难以想象。其中佛教和十字教占据主流地位,本土的天道教和邪教也非常可观。

    但这些在新世界来临之时,都没个卵用,有点道行的竟然是古老的萨满教。

    宇宙国的萨满文化,保留的还算完好,更主要的是,它是被官方承认的。不像夏国这边,只能暗戳戳的搞事情。

    而此番凤凰山讲法,共有宇宙国、东瀛、缅、越、泰、马等九国来访,人员配置相同:一名懂夏国语的外交人员,再加一名本土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“朴先生,您的要求我们真的很为难。这次活动是民间的自主行为,我们也是从旁协助,不好喧宾夺主,妄自替他们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此刻,特异局的官员就在跟对方解释,面上笑嘻嘻,心里MMP。

    而那位朴先生眯缝眼,四方脸,话未出口先笑三分,以一种卡鱼刺的节奏道:“您说的我们理解,但我们千里迢迢过来,就是仰慕夏国的文化和强者,希望您行个方便,让我们多加参与,也算不虚此行。”

    诶!

    世道变了,这人也学聪明了,不再一副“你是我们家的,他是我们家的,全宇宙都是我们家的”吹逼嘴脸。

    姿态低,话放软,各种虚心求教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实在不好意思,真的不太方便。”官员也没辙。

    双方在客厅里沟通,另外几国代表坐的稳稳当当。若是谈成了,大家一起借光,若谈不成,背锅只有一家,简直美滋滋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掰扯了半天,还是没结果,那位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,脑袋包着黑布,拿着一根粗大竹子的萨满巫师就甚为不耐。

    他听不懂夏国语,但能看出交涉不顺,蹭的就站起身,边吐出一串古怪的土语,边使劲敲着竹子。

    “空!空空!”

    “空空!”

    那竹子敲在地上,发出很闷的声音,仿佛一种奇特的声波韵律,开始影响着场中气氛。

    各国的修行者面色微变,对方的举动虽然没有攻击性,但明确表现出了很不好的情绪……

    艹,你特么在山里呆傻了吧?也不看看什么地方!

    “叽里咕噜,叽里咕噜!”

    那巫师敲了几下,见官员还没有松口,便愈发烦躁,更用力的敲击地面。

    “谁特么瞎嚷嚷呢?”

    砰!正此时,大门突然一开,一道人影跳了进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江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官员大喜,还没等招呼,身体就被朴先生撞开。只见那货屁颠颠的凑上去,两眼放光,道:“哎呀,久仰大名,久仰大名!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大X民国的特派代表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突出国家字号,以提醒对方,自己是正儿八经的外交人员,“我们专程拜访,就为了听顾真人讲经说道。但刚才看了活动流程,不免大为遗憾,我们心怀赤诚,就是希望能多多学习,如果能参加内部交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朴先生冷不丁一愣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还问了一句:“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他听得此言,脸色瞬间一沉,怎么说也是一国代表,岂容肆意侮辱?

    “江小姐,我们可是正式来访,你出言不逊,我们可以……啊啊啊!”

    他猛然大叫,发现自己双脚离地,居然被那个小姑娘拎了起来,“你要干什么?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逊你妹啊!给脸不要脸……还有你!”

    她左手一抓,又揪住那个巫师,像提俩小鸡子似的,嗖的飞出庄园,又到了法阵边上。

    扑通!扑通!眨眼间,两个碎催直接扑街。

    卧槽槽槽!!!

    夏国的几个官员看得目瞪口呆,居然还能这么操作,居然真敢这么操作!他们的大面儿往来,讲究的是套路辞令,你来我往,笑里藏刀,极少有这么简单粗暴的。

    小堇则烦的一比,回到客厅,扫视一圈,“谁还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!凤凰山开坛,让你们听,是福分;不让你们听,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六月八日,凌晨。

    夏季天长,通常四点过后就开始微明。不过这个时候,还没有亮起的样子,天空就像一块蒸透了的屉布,黑沉沉,闷热热的压下来。

    游宇在宝山镇住了好几天,老实说,没一天睡得好的。

    因为太热了!躺炕上什么都不干,那汗珠子就一身一身的往上挂,又湿又黏。好容易能眯一会,不出四五个小时,必然又会热醒。

    他近乎习惯了这种生活,但在今天,他不是热醒的,是被吵醒的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“跟上跟上,别掉队,别踩沟里去!”

    “卧槽,你手电照着点,我看不见!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咕哝一声,意识尚在睡梦中没有抽离,只觉耳边传来一阵阵的细小声响,扰的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他清醒了一些,那些细碎声音慢慢变大,最后清晰可闻,响彻着整座小镇。

    “快点!快点!不然抢不到位置了!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让一让,我可压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有种你就压,谁让谁傻逼!”

    “小游,小游,你起了没有?快点啊!”

    游宇猛然一个激灵,陶通和陶怡的声音将自己完全打回状态,紧跟着,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:今天,六月八号,开始了!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他嗖地就跳下床,脸也没洗,湿衣服也没换,就拎起昨晚准备好的一个背包,急慌慌的跑出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出来啊,我们都晚了!”陶宇真够意思,急的跟什么似的还在等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睡过了!睡过了!”他连忙道歉。

    待人员齐整,汽车开动,缓慢的向白城进发。而直到此时,游宇才看清了外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座小镇就像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人,从各种各样的农家院、单元楼和平房里钻出,一两个、三四个、七八个……迅速汇集在一条大路上。

    来自不同地域,不同面孔的人们,紧张,焦急,烦躁,渴望,向往,就像一股愈发壮大的洪流,在黑压压的天空下向前流淌。

    气氛吵杂,混乱,但走了一程,又变得有点安静。人们都在沉默,沉默的看着周遭,越来越多的人汇集到一处。

    多不相识,路,却指着同一个方向。?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一种奇妙的虔诚感在他们心底迸发,又从身上扩散,成倍成倍的加持成一个隐隐勃发的巨大力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贴着车窗,怔怔的看着外面,这番光景直到很多年后,都深深刻在自己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他们三点钟出发,二十多公里,整整走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现在是五点钟,天光的亮度已然足够。白城市区就更加拥堵,近乎处于瘫痪状态,他们费了好大的劲,最后干脆跑着过去,才勉强挤到了广场。

    这广场不算小,以前的旅游设施又拆除,空间扩展,但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真有不少在此过夜的,铺盖躺了一地。占据好位的洋洋得意,越往后越苦逼,被挤到市区里的欲哭无泪,像极了网上流传的国庆旅游表情包。

    “人来的真多啊!”

    游宇瞅瞅四周,不禁感叹,现场都没人敢坐着,因为坐着比站着的空间大,会被圈踢的。随后,他又翻开背包,掏出些面包饼干之类的,问:“陶哥,你们没吃饭吧,要不要垫垫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用,我劝你也最好别吃。”

    陶宇摸出一块巧克力,递过去道:“要吃吃这个……哦,水也别喝。”

    “水怎么了?”他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地方,你想上厕所出得去么?”

    陶宇压低声音,凑近道:“不瞒你说,我事先都穿了纸尿裤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有点懵,自己缓了半天,好吧,年轻没经验,人家说的对。

    “哎哥,那边还有录像的呢!”

    正此时,陶通忽然发现了新鲜玩意,招呼大家一起观瞧。果然,就在三面高处,政府早搭了台子,架好机器准备摄录。

    “切,不要脸,人家讲法还来偷拍。”陶怡很不齿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顾先生应该预料到,既然没阻止就是默认了。”陶宇道。

    他们小声聊着,很快天色大亮,随着时间临近,人群的情绪也愈发不安。当到了七点五十左右,不安变成了躁动,各处都在窃语。

    “你说仙人到底来不来啊,别放我们鸽子喽!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谱啊,你看讲台也没搭一个,话筒音响也没有,完全没准备嘛!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怕他不来,就怕他说的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+1!”

    “哎哎,八点了!八点了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不知谁喊了一声。从山脚开始,一直到广场,再往外延伸数里,整整几万人,所有的声音同时消失,竟无一丝杂响。

    大家都保持着一个动作,伸长脖子,踮着脚,死死盯着那云雾弥漫之处,正是山门所在。

    一秒钟,两秒钟……十秒钟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磅礴浩大的威压骤然涌现,瞬间席卷全场,众人齐齐一震,皆觉神思惶恐,有心志不坚者,甚至面白惊汗,几欲瘫软无力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出现,就一个宛如神祗的声音自山巅传来,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时辰已到,开坛讲法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