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开始之前
    “谢谢,太感谢了!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安素素的舅舅便赶来汇合,对着几人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说是舅舅,其实也没那么亲近的关系。他在乌拉省某部门工作,上头有任务,每人要提交一个名额去参与拜师。

    他儿子已经成家,想来想去,就找到这个远房外甥女。素素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没啥文化,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,谁知父母很快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舅舅有些疑惑,但也没太在意,因为农民的年景非常不好,或许是爹娘给女儿找的一条出路。

    就这样,安素素(七岁)、游宇(十五岁)、曾可(十五岁)、雷骁(十六岁)、袁凌杉(十六岁)五人就见了面。

    那三家的小后辈教养不错,没有盛气凌人,而素素对小游的印象最好,可能都是农民出身,俩人互留了联系方式,便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游宇继续在广场闲逛,这里已然成了三教九流的杂烩所,各色人等在此拉拢倾轧,尔虞我诈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比如那位“江湖百晓生”,就拉拢了一大批人,居然形成了一个组织,以打听、贩卖消息为生。亏得他不中二,没起个悬镜司、天枢营、金风细雨楼之类的名字,就普普通通,叫天机阁。

    还有一帮关外人,主要从黑水省、乌拉省过来的家伙,迅速抱团,俨然是帮派作风。虽然嚣张了些,但是有脑子,没想着欺行霸市,收保护费神马的。不然老祖一印下来,得,彻底清场。

    诸如此类,全国的关注点都汇聚到了盛天,盛天又以白城为主,白城以广场为尊。活动还没开始,已是沸沸扬扬,浩浩荡荡。

    “哎哎,更新了!更新了!”

    游宇正暗中观察着各方动态,忽听一哥们大叫道:“流程出来了!出来了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同一动作,翻出手机打开APP,看凤凰山的最新消息。很短,就两句话:

    “自六月八日起,一连七天,六天讲法,第七天收徒考验。

    地点:山下广场。时间,每日早八点开始。”

    没有具体内容和人物,但这两句话就像火亮亮的引信子,哧剌剌的怼进早已膨胀的炸药包里,砰的一声,全场炸裂。

    “坑爹啊,我住沙里寨,离这五十多公里呢!”

    “你算好的了,我特么在青城子,九十多公里!”

    “这尼玛上哪儿找车去啊,完了完了,看来七号晚上得在广场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同睡同睡,我这就去买席子。”

    大家抱怨连连,无非是人数太多造成的时间、路程上的不便。游宇暗自庆幸,宝山镇非常近,还有陶宇的车,肯定不会迟到。

    当然了,更多的人表示欢呼,因为地点设在广场,就意味着不用受毒日灼烤之苦。否则这么热的天,这么多的人,妥妥群体休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上,云端。

    顾玙就站在云端,俯瞰众生。

    那门陆地腾空诀非常好用,凤凰山和道院都有,完全能作为通用遁法。它随着境界不同,施展出的效果也不同,后天可离地数丈,横渡百米;先天可脚踏一尺清风,一去数里。

    至于人仙么,就是这样子了,真真正正的御气凌空。

    顾玙目光一扫,广场种种尽收眼底。他面无表情,不知在想些什么,过了片刻,忽听下面传来一声呼喊:“老顾,拉我一下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他左手虚按,再一提,就把小斋拽了上来,然后伸手抱住。

    小斋也瞧了瞧山下,道:“境界不同,看的东西果然不一样。站在这种高度,哪怕你不想,也会有众生如蝼蚁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她搂着对方的腰,又笑道:“你站了半天了,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顿了顿,方道:“或许受谭老道长的触动太大,最初有些冲动,只想着为众人挣一丝机会。但随着日期临近,愈发觉到自己的渺小、忐忑和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又想,我有多高的境界,就讲多高的道行,尽力而为,无愧于心。所以,现在没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小斋眨眨眼睛,忽地伸出手,顺着他的衣襟滑进里面,轻轻柔柔的摩挲着,最后按在心脏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哦,果然心如止水……”

    她那五根品相完美的手指一动,就像起了一层薄薄的电膜,酥酥痒痒,又酸又麻,又刺又痛的往下滑去,“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好玩是吧!”

    顾玙白了她一眼,将那只小手抽出来,问:“你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用不着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有信心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有信心?”

    小斋反问一句,道:“说白了,我们就是做观念普及,易浅不易深,易俗不易难。我们虽然修了道,但归根结底还是现代人,现代人与现代人交流,有那么麻烦么?”

    她不等对方回应,接着道:

    “俗话说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。

    现在的矛盾就是,新的生产关系已经诞生,但生产力却没有发展。五年时间,对个人很长,对社会太短,根本达不到转型的需求期限。

    我们的意识远远低于事实,修道是已经存在的,人们对修道的意识却没有跟进。官方又不肯做防和谐形态的改变,那只有我们来做。

    如今各国都在重建社会体系,当这些体系完成,又会组成一个全球性的新体系。到那时,世界性的市场、商品和人口的相互流动,还有行政组织、法律、历史认知、教育体系,以及修行学科和流派等等……那才叫真麻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瞅了她半天,随即扭过头,不想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小斋笑了笑,也没吭声,又放眼望去。只见脚下层林叠嶂,千峰竞秀,不远处建筑密集,人流熙攘,而再往远处看,天空宛如一片金红,酷热的暑气笼罩八方,翻滚升腾。

    “今年好像更热了。”她忽道。

    “灵气爆发到了巅峰值,这两年会更加反常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祈雨符什么时候用?”

    顾玙转回头,笑道:“自然在该用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西麓,兽园。

    说是园,其实面积非常非常的大,整整两座小山头。小堇带回来的灵猫、金猫、黑叶猴什么的,通通扔进了里面,完全放养。

    也没做隔离设施,只在进出口处,龙秋划了一道剑痕,那些动物便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而此刻,小秋和小堇正坐在一棵大树上,看着跑来跑去的三只小猪。

    “堇堇啊!”

    龙秋皱着眉毛,苦恼道:“我想了好久,还是觉得不能近亲交配,必须找一头异化的种猪才行。嗯,还有一头好看的母猪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小堇一载歪,差点摔下去,“姐啊,你找我陪你半天,就为了这事嘛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事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啥时候你没点逼数么?你不去准备讲法,倒来考虑配猪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个溜溜球啊,浪费我时间,我走了!”她一头怒气的跳下树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下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又去找晁道长么,你最近有点问题哦!”龙秋也跳下来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小堇一听这话,脚步突然顿住,大眼睛一眯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俩妹子从来没吵过架,龙秋刚才随口一言,见对方有生气的意思,略感慌张,道:“我就是好奇,你,你喜欢上他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自从道院住进庄园,你天天都跑过去。不光是我,别人也在议论,我就想问问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盯了她半响,慢慢恢复常态,叹道:“别人说也就算了,你也不了解我么?山上太孤单啊,没人陪我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陪着你呢!”龙秋不服气的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不一样,我们之间是这种,我跟他之间是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是情感白痴,小堇解释了两句,就觉着特没劲,直接道:

    “喜欢是不可能喜欢的,这辈子都不能喜欢的。约(防和谐)炮我又没兴趣,就是当男闺蜜这样子,才能维持生活啊。道院那帮人其实不错,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……哎呀反正你不懂,我先下去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她不甩龙秋,自己颠颠的跑下山,一路来到庄园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一看,发现气氛不对,里面吵吵嚷嚷的,似有两拨人在言语交锋。她抬脚刚要进去,却见门厅一开,李冬愁眉苦脸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堇小姐,你来就太好了!”

    他见着对方,简直如救星一样,连忙跑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谁找茬呢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些代表团!”

    李冬压低声音,道:“今天早上又来了一批人,说是九个国家的大使,本来安排在市招待所的,到了地方就起妖蛾子,非要来山里住。

    水哥不好拒绝,庄园也有房间,就答应了。结果刚坐了一会,知道咱们讲法流程,又要参加内部交流。特异局那帮人也不干啊,正在里面沟通呢。”

    这次来的,都是夏国周边的那些小国。

    西方像日耳曼、高卢之类的,都没提出外交照会。埃内斯他们已经跟顾玙交流过了,如今欧洲结成联盟,共同发展,忙得不亦乐乎,根本没空。

    而小堇一听,小脸刷的一沉,问:“谁在闹事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宇宙国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