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九十一章 八方汇聚(2)
    除了晁空图,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拜访。但即便是老晁,也是首次看到法阵启动之后,升级成2.0版的凤凰山。

    这种感官非常奇妙,世间景色美则美矣,却太过凡俗。而此地青山绿水,花草树木,都透着一股浑然天成,灵韵婉转的味道。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在前方领路,就是正常行走,一帮人速度不快,颇为悠闲的拾级而上。一路经过符纸坊、酒坊、茶坊等等,尽览无余,亦不觉惊奇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,俩妹子忽然转向前山,在前山与后山之间的一片桃林中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见粉坠夭夭之间,空出一方平地,摆着几张石桌和十几张石凳。一男一女等候其中,正是顾玙和小斋。

    “顾居士!”

    “江居士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行礼,虽然拜帖上写着顾真人尊鉴,但那是外交辞令,当面可叫不出真人二字,都是修道的,自然明白它的份量。

    “卢道长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龙秋忙着一一斟茶,顾玙则请众人就座,先对卢元清道:“修为又有增进,怕是很快就要触及丹法大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惭愧!若想丹成金液,还得四五年功夫。”

    金液还丹,修到这个境界,对应的便是人仙。老卢四年前成先天,同样辅以丹药,进展也算极快了。

    四五年……

    小堇却转了转眼睛,放下心来:哦,原来跟我是一挂的,五五开,不怕不怕!

    “久闻仙山盛名,今日一见果然超绝灵秀,我观这桃林就极好,不知是什么异种?”卢元清很会聊天儿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河口桃花瘴的原凶,几年前我折了几枝,不想生长茂盛,居然成了桃林。”

    顾玙跟对方寒暄片刻,又转向白云生,笑道:“白道长,恭喜剑诀小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也是借您的机缘。”白云生回礼道。

    跟着,他又跟李肃纯、王若虚等打过交道的招呼数句,捧杯抿了口茶,方道:“此番请大家前来,甚感荣幸。我虽说抢了先头,实则心中忐忑,颇觉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讲法讲法,我倒觉得是一种修行观念的普及和解释,是让大家明白道理,诸位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所谓讲法,不是说随便来个人,我就把真正的道法讲给你们听,那太傻逼了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现在,官方碍于某方面因素,一直含含糊糊,没给出一个明确的体系。群众沸腾,热火朝天,但同样不了解,就是瞎嚷嚷。

    所以讲法的目的,是要让国民知道: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,缘由何在,以及气的概念,修行的概念,符箓是怎么回事,丹法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大家明白这些,才会慢慢的融入思维,将旧意识改变,转换成新的意识。如果连基本道理都不懂,那何谈迎接新世界呢?

    “我们初定七天,法分内外,白日对外宣讲,晚上内部交流。”

    小斋接过话头,继续道:“在座的都是贤能,卢道长的丹法,白道长的剑术,王道长的风水,张道长的符箓等等,皆是冠绝当代。

    甭看现在人多,今天才刚刚开始,几天过后,各地宫观的道长和弟子也会前来,一些国家的代表也会前来,希望诸位尽展所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道院众人默默交换着目光,心中皆是诧异,没想到规模搞这么大!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他们也非常兴奋,教化之道,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当世之功。调子已经定下,接下来,便开始商量议程。

    按年龄分,顾玙属于最小的那一拨,但他是人仙,还是东道主,意见最受尊重。至于小斋呢,哇,给足了老顾面子,你懂的。

    大家研究了半日,最后理出一套流程,从六月八日起,持续七天:

    第一天,顾玙首讲。

    第二天,卢元清、石云来讲丹法。

    第三天,张守阳、晁空图讲符箓。

    第四天,王若虚讲风水,李肃纯讲凶煞阴地的知识。

    第五天,白云生讲剑道,莫浩锋讲灵兽种类鉴别。

    第六天,小斋讲雷法,龙秋讲蛊虫。

    第七天,正式收徒。

    白天对外讲法,都是概念性的东西,不涉及具体的修炼方式。晚间则内部交流,这个就是干货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白城,宝山镇。

    该镇距城区23公里,2万多人口,经济比较落后,属于八山半水一分田的那种。不过现在,凭借路程较近的优势,一下就变成了热门地点。

    那些晚来的,在城区找不到住处的家伙,都涌进了周边乡镇,宝山便是聚焦之一。

    游宇到的虽然早,但是没钱,住不起房价疯涨的旅馆,只能在镇上的某个农户家,跟几个老爷们同挤一炕。

    按天算钱,吃饭另算……就这,也不是谁都能抢到的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是3号了,随着日期越来越近,人们的情绪也愈发疯狂。加上这操蛋的天气,无论心理还是生理,都到了承受的临界点。

    警察忙的累死累活,但还是管不住,每天都有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。最严重的,昨天有两帮人械斗,不知怎的发生口角,然后晚上约架。

    十几人轻伤,两人重伤,还好抢救过来了。

    要是别处,早就清场排查了,可这是凤凰山。别说他们,如今白城一百多万人,活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,都觉得自己像闷在罐子里的劣虫,似生死不由己,命运不由己。

    “呼噜!呼噜!”

    此刻,农家的堂屋里,地上摆着小桌,两个男生坐在板凳上吃着早餐。一个是游宇,另一个是他室友,叫王景新。

    王景新是陇西人,标准的中二青年,千里迢迢跑来拜师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爷,你天天给我们吃这个,就不能换点样么?”

    王景新性子活泼,边嚼着土豆粉,边扯着脖子冲院里喊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吃啥,白面馒头小米粥?你把我卖了都不够啊!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换换行么,别做老鼠肉炖白菜了,都吃吐了!”

    “爱吃不吃,不吃就滚!”

    房东老头光着膀子,汗如雨下,将一捆系好的原谅色白菜放入菜窖,又骂道:“艹他娘的,今年还是这么热,本来就没庄稼,再这么着都饿死算了!”

    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这年头,你想喝豆浆,啃油条,来碗甜党通通扑街的咸豆腐脑,那跟痴人说梦一样,领导都没那待遇。

    话说这家院子里,原本住了七个人。由于各种原因,比如经济压力,或者被打残了,或者受不了苦,反正都清醒清醒,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就剩两个,游宇觉着特像古代赶考的那种,万里之遥赴京城,居大不易,拼死拼活的要挣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很快,二人吃完了饭,王景新一抹嘴巴,道:“我去镇上转转,你去么?”

    “不去,我不当电灯泡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这人就是实在!”

    那货小脸一红,颠颠出了院子——去找刚认识的某位南方姑娘。

    游宇没什么事,就拿着扇子躲在屋檐下面,无聊的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一辆车忽然停在门口,陶宇摇下车窗,喊道:“我们去城里,你去么?”

    “呃,好啊!”

    游宇顿了顿,还是点头应和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陶宇带着陶通和陶怡过来,不喜欢在城里挤,就在宝山镇包了个农家院,就在隔壁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聊过,然后一听,哎哟,都跟顾真人见过面。那就太好了,彼此之间自然亲近,陶宇还让他搬过去,被这孩子婉拒。

    当即,几人跟龟速爬行一样,混在车流中到了白城市区。

    陶宇要去找老祖,说说矿区开发的事儿,游宇想自己溜达,于是双方约定好时间,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他坐上一辆公交,到了山脚下的广场。

    广场正在修建房屋,左右各一列,说以后做接待用。这里人数最多,一是近水楼台,有什么动静能率先知道,二是凉快。

    简直中央空调啊,借着凤凰山的温度调节,远比别处凉爽。

    这孩子钱财不多,光看不卖,逛的也挺起劲。而他溜了一圈,正要溜第二圈时,忽听前面传来一声哭喊:

    “抢东西啊!”

    呼啦啦!

    人群一阵耸动,只见一个寸头小子往这边跑来,怀里抱着包,后面一个小女孩在拼命叫喊。

    啧!

    游宇犹豫了片刻,还是上前想拦住对方。结果还没迈步,一个男人蹭的就跳了出来,抬腿一脚,砰,那孙子被蹬倒在地。

    丫哎哟哎哟的捂着肚子叫唤,皮包丢出,正掉在自己跟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怔了怔,捡起包凑过去,却见到了另一伙人:二男一女,跟自己年纪相仿,还带着几名精悍的保镖,出手的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你们!”

    小女孩也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的。

    约莫七八岁的样子,头发枯黄,瘦瘦小小,眼睛却很大,显得比例不太协调。穿着也很普通,皮肤略黑,脸上带着点怯懦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儿来的?怎么就自己啊,你家大人呢?”那二男一女中,女生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我舅舅来的,走散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电话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但我没有手机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说话挺有条理,就是比较自卑,看着三人的气质和衣着,不太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用我手机打一个吧,给,这是你的包。”游宇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!谢谢!”

    随即,小姑娘打了个电话,抿了抿嘴唇,鼓起勇气道:“你们能告诉我名字么?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以为古代啊,还报答,你要以身相许么?”

    那妹子觉着好笑,乐道:“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,说不定我们还是同门呢。我叫曾可,他叫雷骁,他叫袁凌杉,我们都是盛天人。”

    没错,这三位正是曾、雷、袁三家的后辈。

    “我叫游宇,黔省织金人。”那位也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眨眨眼睛,对他的感觉要好一些,道:“我,我叫安素素,是三平小河沿村的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