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出来混名号最重要
    滇南,陶家。

    今儿一大早,陶家六口人就守在院子里,衣着正式,态度谦恭,似等待什么大人物莅临。

    大伯最为严肃,不仅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还有三观重塑的心理变化。他被治好之后,就疯狂的痴迷玄学,对真正的修道者更是无限崇拜。

    “宇哥,今天到底谁来啊?”

    等了一小会,十二岁的陶通忍不住询问。

    “那边说是位老祖级别的人物,总之非常厉害。”

    陶宇神情微妙,他在联系的时候,电话那头明显有一种强行压抑的,呃,憋笑感?

    哦不不,一定是自己听错了!

    “老祖?那他年龄一定很大了,我们一会要叫爷爷么?”十三岁的陶怡也好奇。

    “当然先叫老祖了,如果他性子和善,我们再叫爷爷。”陶通比姐姐机灵一些,颇为得意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性子和善也不成,修士与凡人不同,不管对方如何,我们一定要恭敬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”大伯马上训道。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!”两个孩子对视一眼,互相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终于有一辆车从远处驶来,缓缓停在院中。六人立时肃穆,整理衣装,恭迎上宾。

    而随着车门打开,啪嗒,一只漂亮的红色高跟鞋踩落地面。然后足尖那么轻轻一碾,犹如一团炽热的火焰,呼的就从车上飞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哟!齐溜站一排干嘛呢?课间操啊?”

    恭迎老老老……噗!

    陶宇一句话涌到嘴边,又硬生生咽了回去,连带着吞了一口屎味巧克力,五官拧成一团。大伯和姑姑也极为诧异,各种便秘感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俩孩子没想太多,张嘴就叫了出来,扑过去乐道:“小堇姐姐,是你啊!我们还以为是个老爷爷,你怎么成老祖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人在江湖飘,名头最重要,这字号厉害吧?”

    也亏得小堇脸皮厚,换成旁人早钻地里去了。她一手搂过一个,冲那四人点点头,大摇大摆的自行进屋。

    当初她跟着姐夫来陶家,都认识,用不着客套。

    很快,几人在客厅落座。陶宇取出之前赐下的灵茶,小心给沏了一杯,同时暗暗打量。跟上次相比,堇小姐的气度明显提了一大截,就是那种“哇好厉害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金雷已经无漏,水雷也已小成,紧紧追赶着姐姐的步伐,正常状态下还是挺唬人的。

    小堇这姑娘怎么说呢?其实就是个神经病,你甭想猜测她的想法和行动,那比老顾变成男上位还难。

    这会,她就抿了口茶,一本正经道:“说说吧,矿山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西南几个省份遭灾后,滇省与黔省相似,也是森林扩张,毒瘴丛生。但滇省本在边境,国家早有防护,应变能力要稍微强些。

    瑞丽是西南最大的内陆口岸,上头跟缅国达成协议,共同维护本市安宁,主市区及临近乡镇,并未遭受什么损失。”

    陶宇组织了一下语言,解释道:“当然,省内还是有很多地方受灾,尤其哀牢山那边,彻底成了无人区。而就在前不久,我在交易市场发现一块原石,觉得非常古怪。那人是新平县人,说是自己逃难时随手带上的,觉得能卖些钱。哦,就是这块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取出一块十几斤重的原矿石,已经切开口子,露出里面的米白色玉料。

    小堇拿起手里,神识探入内部查看,随后,掌心泛起一层黑紫色的雷光,如丝丝细网将矿石裹住。

    那水雷就像一条条扒皮的小触手,碎石粉屑不断掉落,一眨眼的功夫,外壳脱去,显出一块完整的,不规则的玉料。

    “暖玉?果然是暖玉!”

    陶宇很惊讶,道:“滇南的暖玉矿非常少,早就被挖空了,大部分是硬玉翡翠,我之前切开还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玉有冷暖之分,主要看成色质感。

    暖玉光滑细腻,软润亮泽,放在手中先凉后温,有种非常舒服的感觉。冷玉通常指硬玉,色调偏冷硬。

    而小堇把玩着玉料,十根白嫩修长的手指在包皮上轻轻摩挲,越摸越温,越摸越热,最后竟然变得油油的,好像要流出油脂一般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她玩了一会,眼中忽透出一丝欢喜,道:“这不是普通的暖玉,应有静心凝神之效,随身佩戴对修行有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,我们又多了一样宝物。”陶宇对凤凰山的代入感极强。

    “那座山在什么地方?”小堇问。

    “就在新平县附近,以前没发现有矿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探查一番,如果储量较多,你就正式购买开采权。”

    “官方会同意么?”陶宇担心。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小堇砸吧了下嘴,一副不可教也的德行,道:“你就说,你是凤凰山的人,大不了每年给他们几吨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我明白!”

    陶宇讪笑,没办法,传统商人的观念一时转不过来。他们说着话,陶通陶怡两个小家伙在旁边全程星星眼,居然觉得小姐姐超帅超带感。

    你是凤凰山的人!

    哇,或许这就是大佬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哀牢山在滇省中部,北起楚雄,南抵绿春,全长约500公里。最高峰就是在新平县境内的大磨岩峰,海拔3166米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以哀牢山脉为轴,辐射方圆数百里,这一大片区域村寨凋零,异兽丛生,千里无人烟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广袤苍凉的荒野中,竟然出现了一支车队,行驶在空荡荡的公路上。有吉普,有重卡,装载着各种勘探设备。

    此行人员不少,不管开没开车,眼睛都各种踅摸,生怕从哪儿钻出来一只异化兽。

    这地方是公认的死亡禁区,若非钱给的到位,还保证有真人护送,他们可不来送死。即便如此,多数人也心中惴惴,因为不晓得哪位是真人。

    没有穿道袍的,没有花白胡子的,就有一个妞儿长的贼靓……妈的,瞅谁都不像!

    话说车队不急不缓,有秩序的往新平县进发,许是运气好,一路没生祸事。但走到一半的时候,就听天上“咻”的一声啼鸣。

    紧跟着,呼啦呼啦一阵乱响,似翅膀扇动,却是两只怪鸟盯上了车队。

    “风鸣鸟!”

    有人立时大叫,吓得脸色刷白。

    这种鸟早已录入《新山海经》,体积不大,出现便为雌雄一对。它们跟闪现野猪一样,也异变出一种技能:可带起数道风刃,远程攻击。

    甚至APP上有现场照片,一辆五菱宏光都被齐整整的切开。

    所以它们一出现,众人都是一紧,结果下一秒,又觉地面震动,不远处尘烟四起,露出五六只异化鬣羚的身影。

    全身黑毛,四肢粗壮,体型硕大,边跑边跳,一跃就是老远,正以极快的速度逼近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大家面如死灰,天上地下都有异兽,根本逃脱不了。而那两只鸟怪叫数声,似要跟鬣羚抢食一般,眨眼就冲到了车队上空,刚要发射风刃,就听: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随着两声闷响,哗!大量的鲜血从鸟颈断口处狂喷而出,犹如漫天血雨,噼里啪啦的洒在车顶车窗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人疯了似地叫喊,隔了几秒钟不见动静,壮着胆子瞧去,却见两具无头鸟尸躺在路边,似被人随意丢弃的垃圾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全车队的人都叫了起来,这人连忙探出头,不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一方巨大的古印飞到前方,轰的砸了下去,随即又翻起,迅速缩小,回到某辆车中。再看那几只鬣羚,血肉成泥,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翻,翻天老祖!”

    这人想起之前介绍的那位真人名号,忍不住喃喃自语,悠然神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,新平。

    这座小县城已经空无一人,萧索凄凉的街道,和蓄着水的广场喷泉,依稀记录着曾经的人群轨迹。

    县城靠山,山中树木扩张,侵占了部分城区,连楼体都支棱棱的突出几根枝条。大家找了家宾馆,集中而宿,之前的恐慌完全散去,转而是莫大的兴奋和刺激感。

    这家宾馆的入口,已被从地面突起的土柱挡住,窗户外也有枝条掩盖,据说叫五行道术。当安全得到保障时,自然有心情闲聊,他们谈论的无疑是那位老祖,哦不,仙子。

    当大家得知那个妞儿便是真人时,反应都是这样的:(╯°Д°)╯︵┻━┻!!!

    卧槽,这修仙界可以啊!没有衣袂飘飘,套着牛仔裤,踩着运动鞋就出来了。虽然有些维和,可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,哇,还有点期待是肿么回事?

    他们私下议论着,而在最大的一个套房内,小堇正在向陶宇问询。

    陶宇显得莫名紧张,因为某人的画风已变,跟在家里的感觉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陶,你对哀牢山有了解么?”

    “呃,多多少少知道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小堇刷的欺身上前,眼睛又黑又亮,变成了起司猫表情包,“嘿嘿,李润之的宝藏你知道么?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