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轩然大波(2)
    《洞元自然经诀》曰:道言:真人者,体洞虚无,与道合真,同於自然,无所不能,无所不知,无所不通。

    这个名词自古就有,虽然词义略有变化,但基本的意思从未更改:牛逼!

    在道门内部,真人意味着至尊无上的境界,而在世俗之中,真人往往作为朝廷给大能者的封号。

    比如尹子、文子、列子、庄子、张三丰、王重阳、安期生等等,皆被封做真人。所以顾玙一看这个开头,就非常汗颜,自己何德何能与这些先贤并列?

    不过更有意思的是,对方采取的这种方式,没有通过现代的通讯工具,而是极为复古的投递拜帖。

    尊重,又隐隐透着疏离的客套。

    这两张帖子的内容比较相似,特异局的穆昆和道院的石云来已经赶到白城,都想求见顾玙。

    没办法,那座庄园在北麓山脚,同符纸作坊一切隐于法阵。凤凰山暂时没有接待的场所,准备对正门广场修葺,专门建几间屋子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来意很明显,无非询问讲法之事:官方问目的,道院问内容。

    顾玙折好信笺,重新装入信封,道:“你去回复二人,就说大世来临,我愿尽些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李冬诧异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冬行了一礼,又操起那套不太熟悉的陆地腾空决,歪歪扭扭的跑下山去。

    再说那边,穆昆和石云来将传话带回各处,反应自不相同。

    政府召开紧急会议,有头有脸的全在,就为研究凤凰山的行为意图。老实讲,从双方开始合作,就没建立过真正的友谊关系,夹杂着各种利益交换和不信任。

    最初期,官方需要老顾开发天柱山,以及探知新世界。

    然后道院建立,凤凰山地位下降,不过又有火洲灾变,还得靠二圣帮忙。之后双方一度趋于淡化,甚至在长白山有过交火。

    结果老顾杀得对方片甲不留,还玩了一招隔空摘人头,让官方首次感受到“道法在实战中,对个(shou)体(zhang)的突袭杀伤作用”,简直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再然后,便是国际形势凸显,官方有所求,一起去国外浪了一圈,老顾顺利晋级。

    当时老者就有忧虑,人仙在夏国,就是把双刃剑,一天不可控,政府就一天戒不掉防备心。

    所以当凤凰山讲法收徒的消息传来,某些人的第一反应就是:这特么要私藏甲胄,募集府兵了???

    还别说,不少人持相同观点。那相反的,以老者为代表的一批人表示力挺,觉得顾江都是聪明人,不会玩火自焚。

    按官方的构想,这个灵气复苏的新世界,或者说新夏国的蓝图:

    第一,修士为政府所控。

    第二,修士与百姓和平共处。

    第三,修行融入社会发展,将生产力带上一个新台阶。

    首条是根本,官方既要发展修士,又得防备他们实力过强,野心膨胀……

    争论到最后,通过老者等人的努力,上头还是决定相信凤凰山。当然了,趁此机会,掺几个内鬼过去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道院就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因为修士与修士之间,远没有政府那么复杂。顾玙的意思,齐云三十五友全懂。

    卢元清一向目光长远,稍一思量,便道:“既然他们有心,我们也愿略尽绵薄,再传话过去,皋月之初,道院全体登门求教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盛天,曾家。

    偌大的别墅里,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人,除了曾家的骨干力量,另有雷家和袁家诸人。曾奶奶、雷老头和袁老头作为最长辈,正坐在中间训话。

    而在曾奶奶身后,曾月薇默默站立,面色极为复杂。

    想当年,作为最早跟顾玙打交道的商业阶层,她本可近水楼台,占据良机。结果自己轻视,白白浪费了机缘,如今五年过去,境遇可谓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曾月薇已经过了三十岁,去年结的婚,嗯,商业联姻。她真的没想到,那个俊俏好看的男孩子,现在用仰视的姿态都略显不足。

    莫说顾玙不念旧情,根本就没有。前几年,曾家、雷家、袁家帮凤凰山圈地建设,他给了不少灵香、灵药,毫不亏欠。

    此刻,她在那里心思百转,三位长辈也训完了话。袁老头扫了一圈,叹道:“还是按照原先安排……可儿!凌杉!小骁!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,三个十来岁的孩童站了出来,两男一女。看着就与别的孩子不同,眼眸格外精神,还透着一股清灵劲儿。

    早在两年前,他们就请太清宫的老道摸过骨,在三家小辈中,这三个孩子是最棒的。老道都比较眼馋,还想让他们入太清宫,但三家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家族中的灵米、灵茶等物,便优先给他们分配,又捐出大笔银钱,得了太清宫的一套基础拳谱。

    这便是差距,别说输在起跑线上,还没出生就特么扑街了!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前去拜师,倘若成功,千万要记住,我们三家一荣俱荣,一损皆损,在外面定要戮力同心,和衷共济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滇南,陶家。

    这座三层白楼的高墙大院内,与曾家的氛围完全不同,陶家经过内乱分离,人丁稀少,只剩陶宇夫妻、大伯、姑姑以及两个堂弟妹六口。

    他们搭上凤凰山之后,一向尽心尽力,每半年就要运送一批玉石,尤其是阵盘材料,也算立了功劳。

    此外,陶宇听从顾玙指示,四处留意矿山。就在前不久,终于发现一座比较古怪的山头,可能有异化的玉石矿。

    他不敢确认,只好请凤凰山派人过来。而那边回复,此人过几天便到,据说是位老祖,牛逼的不得了!

    这些暂且按下,单说陶家内部也在商量收徒之事。

    “先生承诺,只要我们有新生婴儿,有资质便可进山……唉,可惜家里人丁不旺,小宇,你们两口子还得努力啊。”大伯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不像别的,哪能说生就生?”

    陶宇无奈,大伯的邪症去了之后,好像没了进取心,将公司权力全部交给自己,成天唠叨家长里短,生儿养女。

    他揭过话题,道:“先生虽然有承诺,但这次性质不同,属于公开收徒,我觉得小通和小怡可以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呃,也好。不过他们年纪太小,旁人我又不放心,干脆你亲自陪送一趟。”大伯道。

    “嗯,等矿山的事情解决,我们马上出发。”陶宇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都是十几岁,一听要去拜师,自然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陶家的心态比上面三家要强。因为关系亲近,还有顾真人亲手给的玉牌,随时都能求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乌拉省,密室。

    玉兰珠裹着白纱,慵懒的卧在香榻上,美好的身体若隐若现,指若葱根口如朱,纤纤细足粉桃春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非常好,半个黑水省和少部分的乌拉省都被大雪淹没,白灾千里,但对萨满教来讲,却是发展信众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关外萨满教的路子非常野,先修兽灵,再修自身,然后收信众、开香堂,吸取信力,慢慢壮大神魂。

    前期是邪道,后期会变成正路,因为得济世救人,赎罪孽,否则会有雷劫降下。

    她完全融合了白狐兽灵,转变自如,从三平的大安村开始,闷声不响的发展了一大批贫苦信徒。

    玉兰珠也聪明,知道政府对保家仙忌惮,便自称白仙子,白狐为自己所养。久居深山,修道小成,不忍见民间疾苦,才出来度人。

    有时候吧,别低估群众的智商,但也千万别高估。

    像什么自称乾隆皇帝,借我几百万去开启大清秘藏的狗屁伎俩,都能有人相信,何况这实打实的仙子呢?

    所以玉兰珠就活的很滋润,当然更开心的是,凤凰山终于露出缝隙了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她安全么?”她问纳兰。

    “最好的伪装,就是连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纳兰挺着冰块脸,冷冷道:“七岁,女,在小河沿村出生,对我们一无所知。资质中等,性格孤僻,不会太显眼,也不会太低调。有个亲戚在政府做事,鼓励她前去拜师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。反正她也不会做什么,只是进山瞧瞧。”

    玉兰珠沉吟片刻,忽然娇声笑道:“咯咯,说真的,我对那顾先生可是十分好奇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黔省,织金。

    如今的黔省,半个区域都在闹灾变,草木丛生,河水肆意蔓延,毒虫恶瘴疯狂扩张,大批大批的群众转移。

    但织金例外。

    许是游仙派的金蟾吞天阵镇压,整个县城除了遭受过那次鸟灾,简直毫发无伤。政府已有规划,将这里建成一定规模的城市,打通道路,牢牢扎进黔省内部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游家的老屋内,游宇正默默的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动作很慢,带着点不舍和迷茫,但还是一件件的装进行李箱。作为亲身参与鱼山崩塌的人员之一,即便事情过去,也受到了无数次的传唤审问,在村里更成了名人。

    有的羡慕,有的嫉妒,最常听到的是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游宇这孩子比较怪,旁人得到凤凰山和道院双重许诺,早就乐的屁颠屁颠。他不同,认认真真的考虑了好久。

    直到凤凰山的消息传来,他似乎是想通了。

    “小,小宇……”

    而当他收拾完毕,拎着箱子一转身,发现爸爸妈妈就站在身后,早已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怔了怔,忽然双膝一弯,跪地就磕了仨头,随即站起身,一言不发的大步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此种种,在两大机构的共同默认下,这个消息以更加疯狂的态势席卷全国,又迅速扩散到周边。

    宇宙国、东瀛、泰、马以及北边的毛国等等,都打算走外交途径,正式遣派人员观摩,顺便见识一下夏国的综合实力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