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八十三章 这才叫仙家气象
    阵法的基本理论,就是借自然之势,合阴阳,融五行,造出一方特殊领域。这个领域,或攻或守或辅助或牵制,要看具体的环境和阵图。

    萨祖道印上刻的那些纹路,其实就是一套缩微版的阵图,有封闭、保护空间的作用。这阵图没有名字,顾玙就起了个通俗易懂的,叫《小封绝阵》。

    天师遗留,非同小可。他闭关数月,多数时间都是在研究阵法,但收获还是有限,只能以此阵为基,再做削减,勉强弄出一套简化版的法阵。

    他根据凤凰山的山龙走向,水龙头尾,以及地气脉络,先用陶家进献的玉石,制成了三十六个阵盘。

    其中三十五个,埋在了山中各处,作为法阵的连接点。最后一个作为阵眼,埋在了人参精那里。

    属于取巧了,人参精有操纵山龙地气之妙,以它为眼,可将功效无限伸展,使得阵法更加圆融完善,灵便自如。

    之后,又取了108颗三品灵石,充当能量源,镶嵌在阵盘之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开始吧!”

    而此刻,顾玙站在人参精跟前,随着话音落地,伸手一点,一道极为精纯的灵气化作细线,瞬间注入阵眼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阵眼受此催动,发出轻微又古怪的清鸣声,三品灵石光泽流转,化作一道光柱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紧跟着,只见不远处的山峰上,另一道光柱直直升起,接着第三道,第四道,第五道……整整三十六道光柱,占据了全部的地气节点。

    顾玙飞上空中,向下俯瞰,三十六个点,彼此呼应,已连成了一套完整阵图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人参精也大展手脚,随着长叶摇摆,只听轰然巨响,凤凰山就像升级了数倍的像素图画,从天到地,从云到水,山中万物,都在抹掉那一层层的尘埃凡土。

    一条自西向东的大龙似活了过来,按照阵图脉络,伏在山峦之上缓慢爬行。

    谷中河水奔涌翻腾,也自西向东的流去,到尽头河湾处又兜兜一转,形成一个折尺状的水拗,仿若水龙回头观望,与那山龙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整座山的地气迅速贯通,连成一体,好似一个吸力超强的大漩涡,四面八方的灵气齐涌奔至,与原有的灵气纠缠碰撞,杂乱躁动了好一番,才各寻轨迹而去。

    乾坤对应,气通阴阳合,五行在其中,峰似更高,木似更秀,水似更清……一切都在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刹时间,另有三道人影从各处飞来,落到老树下。她们看着山势变换,眼中神采连连,饶是小斋,也不禁涌出几分激动雀跃。

    这感觉,大则惊天动地,小则柔风细雨,或通透,或舒适,或心明清亮。

    总之一个字:忒爽!

    比雨打烂芭蕉还要爽百倍的那种爽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好……哎呀!”

    “又没躲过去,这孩子太邪乎了!”

    “咱们看邪乎,人家就是基本操作。”

    外面广场,一名挑战者差之毫厘没躲过第一剑,被郑开心拍在地上,又引得叹息一片。不知不觉,这已经是第七个了。

    郑开心毕竟是孩子,也有些乏力,收剑时带着轻微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“招数精绝,体力太差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会拳术的练家子,一直在前列观察,得出了些许结论。他虽然躲过了第一剑,可以入山门,但没有行动。

    因为入山门,就是字面意思,嗯,你可以登山了。

    妈蛋的,我特么登山有毛用?我又不是来旅游的!

    这三剑章程,其实是老祖想出来的,为了防止众人无聊生事而搞的小游戏,入山门,入内山,拜真仙……压根就没提收徒,众人也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也很重要,你真要见到仙人,起码能混个脸熟,那就是机会,所以也都抢着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眨眼间,第九个人被拍飞。郑开心扫了一圈,压住紊乱的气息道:“今日名额还是十人,还有没有上前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场面一时安静,都晓得自己的斤两,而突然间,一个声音响起:“我再来试试!”

    大伙一瞧,嗬,居然又是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郑开心皱皱眉,道:“你已经比过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有说规矩,比过一次的人不能再比第二次?”那哥们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小孩无语,还真没说。

    “噫,挺大个爷们要点脸吧,欺负一孩子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趁人家累了又蹦出来,有本事你明天再来啊!”

    “哥们你哪儿的啊?可别丢家乡父老的人了!”

    嘲讽声四起,那人不为所动,只盯着面前的孩童,问:“既然没有规矩,那我为何不能比?”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郑开心的喘息声愈加明显,对方很厉害,经验丰富,身手灵活,反应极快。自己被看了几场路数,还真可能躲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怵,从学剑第一天起,小秋姐姐就教过:你既然拿了剑,就不要害怕,一旦怕了,你的剑就是根木头,是根钢铁,再无用途。

    所以他看着对方,小木剑一指,道:“来!”

    哟!

    那哥们也挺意外,不由生出几分惭愧,但很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双脚左右分开,摆好架势,这孩子最习惯的一招,就是直刺,只要刺过来,按自己的准备,完全能平稳避过。

    “第一剑!”

    郑开心还带着点童音,清喝一声,刷的出招,果然是直刺。那人心中大喜,身形提前晃动,眼瞅着就要躲过,然后就听: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地面猛然震颤,他立足不稳,又被剑刺中。但无人再顾及这边,一个个脸色刷白,东倒西歪,只觉山摇地动,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“地震了!地震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地震,山在晃,山在晃!”

    “不要挤在山门这儿,到那边去!”

    如风火燎原般,一股莫大的恐慌在广场蔓延开来,人群喧如鼎沸,大呼小叫的全往远处奔逃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郑开心也吓得不行不行,竟不知如何自处。他撒开小短腿,胡乱找个方向就要跑,忽觉身子一轻,却是被李冬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冬哥哥,怎么回事啊?”孩子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突然就这样了!”

    李冬四处观瞧,见老水、闫涵等人也往这边奔来,大声喊道:“水哥,地震了么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!”

    老水跑到跟前,面色严肃,道:“山上可能在布置法阵,不知是成是败。走,我们先去帮忙!”

    他是这帮人的主心骨,当即去维持秩序,免得互相踩踏。

    当人群跑离山门,在较远处停下,震动还在继续,倒是没那么强烈了。几百上千人,傻呆呆,木怔怔的望着凤凰山,思维停顿,集体空白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晃动终于停止,地面平息。还没等松一口气,又有人大叫:“快看,云彩掉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云彩掉下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望去,只见从青山深处,一团云雾奔涌翻腾,氤氲弥漫,转眼就没到了山腰,再一眨眼,山峰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这云雾散开的极快,从下往上看的视角,倒真像云霄坠落,在山中滚了几滚,又重归九天之上。

    顷刻间,整座山体皆被笼罩,那云雾层层铺下,刚好停在了山门前,未再往前一步。

    而隐隐绰绰中,还能看到牌坊上的三个烫金大字:凤凰山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鸦雀无声,上千人聚集一处,竟无一丝吵杂。

    “成了!成功了!”

    老水先反应过来,大笑道:“哈哈哈,总算有自己的护山大阵了!”

    郑开心等人的雀跃之情也溢于言表,作为一分子,自然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云雾中青光闪现,嗖嗖飞来几样物件。老水接在手里,却是一摞长形玉牌,上刻个人名姓。

    跟着,几人耳中传来顾玙的声音:“凭此令牌可进出山门,你们先行回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纵然那人不在面前,几人心中激荡,竟下意识的躬身行礼。随即老水打头,小心翼翼的走到山门前,试探着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令牌在手,云雾似自动感应般,左右散开,让出一小条通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上山!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走了,别人可着急,纷纷叫嚷道:“哎,等等,等等!”

    “别走,我要上山拜师啊!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带上我!”

    当即,便有几位跌跌撞撞的追过去,身子刚碰触云雾,就像石头投进湖里,瞬间被吞没。

    一个人只觉意识一暗,再一睁眼,发现自己身处白雾之中。

    明明四五个人一起进来,现在却只有自己,不见同伴。而周围雾气蒙蒙,目不能视,过了片刻,连听觉也在逐渐削弱。

    压抑,禁锢,窒息,发狂……

    甚至到最后,五感剥离,浑浑噩噩,仿佛一具活死人般。

    这人早吓得魂飞魄散,凭着仅剩的一点思维情绪,眼泪像断了线似的往下掉,却偏偏没有声音,只张着嘴巴,愈发恐怖。

    就在他觉得自己临近死亡的那一刻,周身雾气滚烫,向自己挤压过来,然后身子一轻,不由自主的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光线骤然大亮,感官恢复,自己则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瞪大双眼,反应神经跟不上这种变化,足足空白了几秒钟,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,那几人也被扔了出来,都是类似反应。更有甚者,已经痴呆疯语,神智不清了。

    咝!

    众人见状,一股寒渗渗的凉意从心底涌出,瞬间爬满全身。再看向隐于雾中的凤凰山时,之前的轻佻、无所谓、懈怠、随意种种,全然消失。

    现代人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受到的冲击太多,不会对什么产生真正的敬畏之心。你对上司尊敬,那是表面的饭碗套路,你心里真的敬畏他么?

    不会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,他们终于亲身体会到了,什么叫仙家手段,什么叫仙凡之别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,长时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就在气氛愈发压抑之时,忽有一人似清醒过来,几步冲上前,扑通跪倒在地,咣咣就磕了仨头。

    “滨州唐伯乐,诚心求道,恳求仙长收留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又有个小姑娘跑到旁边,同样跪下,哭道:“我叫苏小叶,我妈妈得了绝症,希望您救救她,您让我做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扑通!扑通!

    接连十几位冲出人群,在山门前跪成一排,各有各的所求,各有各的不幸。

    他们跪倒在前,后面一大批人默默瞧着,仿佛身处两个世界。大家都说来寻仙,来拜师,但究竟有多少诚心诚意的?又有多少坚韧不拔的?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一声轻叹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,仿佛天上,仿佛耳边。跟着,一个声音响起,传遍广场千人:

    “皋月之初,凤凰山开坛讲法,有缘者皆可前来。另设关难考验,适格者收入门墙……去吧!”

    话落,又见云雾滚腾,愈加浓厚,原本隐见的山门也被遮掩,整座山仿佛消失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报告!报告!”

    京城,某基地,突然间警示灯大作,一名监控人员大声喊道:“凤凰山消失了!凤凰山消失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负责人一激灵,连忙询问。

    “卫星已经监控不到,方法都试过了!”

    “成像,高倍成像!”负责人疯了似的跑过去。

    基地内顿时紧张起来,没办法,那就是一定时炸弹,指不定啥时候就给你爆一下。

    不一会,卫星拍摄的清晰图像出现在大屏幕上,众人一瞧,就是大团大团的云雾,整座山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那边气候有异常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预报,一切正常!”

    “继续监控,我马上上报!”

    如这般情景的,还有多个秘密部门,在接连获取消息后,又齐齐向上头汇报。

    早在四年前,双方在乌木市达成合作的时候,凤凰山的一切动态就作为最高级别,可以直接放在大首长的桌案上。

    而当这些信息汇总,幕僚团稍加分析后……

    什么消失不消失的,都特么不重要了,谁来解释解释,那开坛讲法是怎么回事???

    (没啥可说的,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