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八十一章 居白城大不易
    车流连绵不断的驶入白城,极快的填充着这座地处山区,一向悠然安乐的小城市。而大量吃瓜群众疯狂涌入,也给本地治安带来了极大隐患。

    市政府头疼啊,把能派的全派出去了,并且找老水商量,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:你看人家都是奔你们来的,万一出点啥事,总不好让我们全权背锅,你们也得出点力不是?

    老水就乐了:别逗,我们山上人口少,顶多维持凤凰山周边安全,别的可管不着。

    政府也干脆,南到凤凰集,东到古城,咔嚓把一小半都划成了周边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东西确实很困扰,两位当家的不管,老水找小堇一合计,还是看紧点。于是李冬、郭飞之类的纷纷下山,闫涵也把盛天的琳琅阁关闭,都来帮忙处理事务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戴涵开着水产运输车进到市区,勉强找了个街角停下,老爸老妈开着另一辆小货车,也紧紧的停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们举家搬迁,内心惶惶,老爸下来就问:“小子,你不说找住宿了么,搁特么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托朋友找的,打电话没接啊!”

    戴涵也急,他托的正是闫涵,由于供应了几次巨趾厚甲鳖,俩人也算认识了。那孙子答应得好好的,帮忙找个出租屋,到了再联系,结果打不通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破地方,怎么这么多人啊?我当初就说不来,就你非倔,现在好了,晚上睡大街吧!”老妈性子更急,巴拉巴拉的一顿埋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戴涵还不敢顶嘴,只一遍遍的重拨号码。

    “哎,您三位是刚到吧?岳阳来的?”

    正此时,一个瘦小的年轻男人突然冒了出来,形象十分眼熟。

    就是每个城市都有的那种,顶个鸭舌帽,穿件破冲锋衣,斜挎个包,见面都得绕着走,生怕他堵住你来一句:嗨,哥们要盘/手机/s7总决赛票/吃鸡/住宿么?

    戴涵见得多了,警惕道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就当我是做信息服务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打开包,摸出一本小册子,不慌不忙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大家为什么来白城,自己心里有数。我别的本事没有,就靠打听点消息吃饭,你先验验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戴涵接过册子,随便翻了几页,见印刷粗糙,纸张低劣,有些图片还特么是手画的。

    不过内容倒是丰富,从西边的沙里寨,到东边的四门子,白城五千平方公里内的地理、规划、人口,以及市区衣食住行的分布,甚至周边异化生物的危险区、安全区等等,都标注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心中惊讶,正要细看,一只手pia的盖住书页,只听对方笑道:“一千块,您拿走!”

    “就这破书要一千,你干嘛不去抢啊?”老妈怒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把册子收回,正经道:“现在全国人民谁不知道,凤凰山上有真仙。前段那视频你没看么,咣咣的那可是翻天印啊!你别告诉我对这个没兴趣,那你们干嘛来了是吧?

    我看你携家带口的,肯定也打算常住。常住就得习惯环境,我的册子就能派上用场,能省掉很多麻烦。就这,我才要你一千块,你说贵么?”

    嘿!

    不愧是包打听,这嘴叭叭一说,老妈居然犹豫了。戴涵不耐烦,直接摸出手机,道:“行了,我买一本,微信转账收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收啊!”

    当即,俩人一碰手机,戴涵一瞅对方的网名“阳光柠檬茶”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卧槽!这不APP上那位,整理全国异化生物地图的数据控大佬嘛?自己还崇拜的不得了,谁想真人如此猥琐!

    俩人互加了好友,那男人又道:“要是有帮忙的地方,尽管找我,计时收费,拜拜!”

    说罢,这货潇洒的摆摆手,去忽悠另一组家庭。

    啧啧!

    戴涵看的大为感慨,这年头,有点什么本事都能混出来。他已经决定跟对方打好关系,指不定就是个江湖百晓生啥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客满了,请到别家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还剩一间套房刚订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窗户的单间也没了,实在抱歉!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别告诉我,房产中介也没房源了?”

    “哟,对不起老弟,我这不管租的卖的,一个月前就清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房了,你还开店?”

    “多新鲜啊,我愿意开你管得着么?”

    好吧,一家三口开着车,按照册子上的标注,一条街一条街的搜寻,要求是直线跳水。从长期住宿,到短租,到宾馆,到最便宜的大通铺……通通没有!

    而他们一路看来,只觉天南海北,各地口音,各种身份,群群杂杂的都汇聚于此。浩浩荡荡,无知无畏,又都充满了豪情壮志。

    这座城市已然不正常了,就像地底下埋着一片又大又烈的火海,随时都会轰的一声,烧的一切灰灰。

    他们中午到,折腾了半天,眼瞅着太阳快落山,不得不接受在车里睡一晚的时候,戴涵的电话终于响了。

    “老弟,真不好意思,事情实在太多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当闫涵开着车急匆匆赶来,他纵然心有不满,也不能说什么,只问:“你这脚不沾地的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这帮人,都跟疯了似的,成天嚷嚷上山上山。没办法,就苦了我们这些跑腿的。”

    那货嘴上抱怨,眼中却透着一丝得意,跑腿也分给谁跑,宰相门前还七品官呢!

    “走吧,我带你们去住处,我一会还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很快,几人七拐八拐的进到一座老小区,墙皮旧的都看不出颜色,蹬蹬蹬上六楼,那种很老式的布局,每层左右两户。

    等开门一瞧,别的没感觉,就一个字:破!

    两室一厅,六十多平米,厕所居然还是蹲坑的,厨房里戳着煤气罐,厚厚的一层油污跟墙腻子似的。

    煤气罐啊,挺多小孩子可能都不知道是啥。

    “这,这能住人么?”

    老妈特不喜欢,自家好歹是狗大户,两层小楼住着,结果千里跋涉,巴巴的跑来挤破屋。

    “阿姨,这还是我远方亲戚的房子,看我面子才留下的。您知道这房子要卖,现在值多少钱么?”

    闫涵不等她回答,竖起一根手指,道:“一百万起!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干净点啊,这太脏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来都来了,就信孩子的,先收拾吧。”

    老爸的心态要好些,招呼妻子开始整理,行李根本不用自己搬,早有两个力工在楼下蹲着,直接就给你扛上来了。

    那边戴涵拉过对方,悄声问:“闫哥,我这次来不为别的,就想在坊市弄间铺子,多大面积都行,你有门路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闫涵立马发愁,道:“这个就难办了,不是我不帮你,我也没权力。那坊市六百六十八间,已经订出去一半,剩下一半给常人百姓。但说是常人,你也得有点真东西,才有资格开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说个价么?我们凑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明白,这就不是钱的事。能用钱解决就好办了,多少土豪在外面排队呢,没用!”

    闫涵打断小胖子,半真心半装逼的拍了拍他肩膀,叹道:“老弟,白城万物兴,居大不易啊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戴涵拧着眉毛,半响不语,他相信对方没撒谎,神仙建的坊市,门槛要是低了那才叫奇怪。

    而他思索一阵,忽地眼睛一亮,道:“闫哥,来来来,你看看我这个!”

    话落,他拽着对方跑下楼,到了那辆水产运输车前。

    哗啷哗啷一开栓,厢门拉开,呼,一股潮湿的凉气扑面而来。闫涵往里面一瞧,不禁微微惊讶,只见有水有氧的特制箱子中,赫然pia着两只小小的王八。

    约有盘子大小,若非偶尔动动手脚,就跟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外表看上去,好像是普通的鳖,但闫涵在琳琅阁呆了两年,眼光早已毒辣。那鳖眼睛极小,鼻孔粗大,头部带有古怪的花纹,背甲纹路规整,黑黝黝的泛着光泽。

    正是巨趾厚甲鳖,而且还是一对鳖苗!

    “你这是一公一母?”他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一公一母,活生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可以啊,小子!”

    闫涵忍不住锤了他一下,道:“你怎么搞到手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不太抢手了么,我家鳖塘很快就卖光了,然后又买了好些鳖苗,看能不能变异。大概有半年吧,多数是正常成长,本来都没指望了,结果在出发前一天,我不死心又去塘里瞧了瞧,诶,刚好就有这一对!”戴涵也挺唏嘘。

    之前的巨趾厚甲鳖,包括政府捉去研究的,都是成熟之后异化。可能有所影响,死活不交配,自然也不能产卵。

    而这两只从幼体就异化,这就有培养价值,如果能顺利繁殖,就说明可以人工养殖了。

    目前来说,厚甲鳖的主要价值在于背甲,能做成简单的防御法器。还有血肉,里面蕴含着微弱的灵气活性,常人可食。

    小胖子也很聪明,又道:“哥,我不是吹啊,别的或许不行,但说养鳖,我们家三代都是干这个的!你看这够一间小铺面么?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