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出关
    陈靖姑,是古闽下渡人士。

    她在少女时,与两位金兰姊妹李三娘、林九娘,结伴去闾山学法。来到沉毛江边,江上没有渡船,又忽见一婆子,说可以上她的鞋子渡江。

    那鞋子随水漂来,渐近渐大,三位女子上了鞋子,一下就沉入江中。后来三人得道,传下闾山派,被一起供奉,所以闾山派又称三奶派。

    这是派中典籍记录的一段轶闻,而据历代住持整理研究,竟发现并非虚构。

    闾山,很可能就在闽江之底,凡人不可见,唯有精通闾山正法、道行高深的法师或有缘之人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说白了,它就是一座水下神山,由法主许逊掌管,秘藏各种高强道术,内部自称闾山大法院。

    这座神山每三十年便会浮上水面,进行传法大业。后来又发生变故,变成了三千年,从明代起就再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个缘由有多种说法,据如今的情况来看,许是法主觉得灵气枯竭不可挽回,就将洞府关闭了。

    黄辉光简要介绍了一下派中秘传,石云来第一次听闻,一时竟有些愣怔。

    这闾山派地处偏远,行事古怪狠辣,在道门一向另类。黄辉光在道院也没什么存在感,不想还藏着如此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稳了稳心神,问:“师弟,你说起这段秘闻,可与那古剑有关?”

    “不瞒师兄,我派历代先辈都在梳理闾山大法院的线索,到我师父一辈,已经非常清晰。它本由法主掌管,施展天地神通,才能浮上水面。

    现在灵气复苏,但法主成道已久,怕是无人看顾。我也是看到那把剑才忽然想到,据清初的一位先辈记载,择一水性法器祭祀,或许能自行启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石云来听罢,皱眉沉思,问: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半分也无,但我觉得可以一试,我就不信他们能挡得住诱惑!”黄辉光表现的特光棍。

    石云来也是果断之人,又沉吟片刻,当即转身:“走吧,再去找他们聊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,办公室。

    老者听完了手下报告,第一反应就是不靠谱,问:“那黄辉光到底透了多少实底?”

    “呃,闾山所在的方位,他大概知晓。祭祀所用的流程,他也大概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?什么都是大概,他还有脸报上来?”

    “首长,人家就是提出一个情况,这不请我们定夺么?”助手道。

    “哼!他们就是看剑被我们收走,气不顺罢了,找点由头给我们添添堵。”

    老者显然看的更透,不过就像黄辉光说的,政府确实抵挡不了一处仙家洞府的诱惑。他顿了顿,又问:“那把剑研究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把剑是鱼山崩塌时飞到古田的,一段时间没被人发现,约莫一个月前,才被一个叫吴优的中学生捡到。这剑非先天不可用,常人拿了会迷失心智,吴悠已经送到医院调理。而据道院方面的消息,游仙派一共有七部剑诀,七把剑,现在只出了四部剑诀,一部散于民间。剑则有两把,按这把的属性分析,应该是《黑水隐杀剑》。”

    助手的语气中带着点兴奋,对这剑明显特感兴趣,继续道:“它的大威能还不清楚,但基本的一些操作,就是能遁于虚空,无声无息的进行袭杀。

    至于科学检测么,呃……就是硬,锋利,没了!”

    “材质呢?”

    “材质只有物理和化学系数,别的分析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啧!

    老者叹了口气,比较心累,道:“你说鱼山的第三眼水潭内,会不会还有剑诀?”

    “首长,您这是难为我。那水潭只有顾先生能下去,他不愿意取,我们哪儿知道啊?不过卢道长说了,再修个两三年,他也能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三年,我们哪有那么多时间?”

    老者更愁,自从国际会议落幕之后,世界各国都在拼命的发展超凡力量。尤其是欧罗巴,多数成员前所未有的齐心协力,互帮互助。

    西方的魔法和炼金术,在基础学科上极有优势。像波恩的那种魔法点,几个大国通力协作,已经铺开了很多地区。还有各种各有的官方协会蹭蹭冒头,已然掀起了一股全民热潮。

    但夏国不行啊,人太多,地太大,这就意味着问题更多,光建设城市群和大移民两项,就忙的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现在比的不是高端战力,高端战力早就实锤了,你夏国,最牛逼!我们服!现在比的是中下层的发展,夯实基础,这个就有难度了。

    而摆在眼前的问题很简单:要么保留古剑,以期那不知下落,很可能失传的剑诀出现;要么冒险试试那闾山,古剑损毁,但可能收获大量的古修传承。

    一部剑诀VS诸多道法。

    考虑半天,他还是稳妥起见,道:“你们先去那边探探究竟,我会提请开会研究,尽快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静室内的空气忽然跳动了一下,稍顿片刻,又更加欢快的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频率常人看不见,但在顾玙眼里,周遭的空气就像起了一层层的小泡泡。而随着泡泡的不断生起、破裂,一道道水气抽离,迅速聚集到一处。

    这块区域很快变得潮湿、寒冷,水气变成了无数小冰晶,随之出现了一小团云彩。

    顾玙继续施动法决,水气越聚越多,冰晶越聚越重……终于,从开始施法起,约莫两分钟后,云中降下雨来。

    雨水不大,轻轻柔柔的,笼罩了一米见方的空间,滴在蔺草席上,发出嗒嗒的细微声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这场在室内飘落的小雨,眼中充满了惊奇和欢悦。直下了好久,他才收回法决,雨停云散。

    跟着小搬运术走起,地面的水迹瞬间消失,凝成一团水球出现在掌中。他把玩着水球,双目微阖,回想着方才的施法过程。

    刚才看上去,他好像直接操纵水分子,成云布雨,其实不是。因为任何法术,归根结底都是对气的运用。

    所以小云雨术,也是对水灵气的运用。

    之前他苦恼,不能让五行之气变成实体,而小云雨术,就相当于一个转换器,可以将水灵气转换成水。

    他要的,正是这个转换过程!

    顾玙法力一动,水球哗啦一声,浇灌在室外的葫芦藤下,随后闭目端坐,仔细体会着施法脉络。

    人仙,一法精要,遂可通悟万法。而他这一闭眼,又是二十天过去……

    之前稍有体会,但到了人仙后,才真切感受到了这句“山中无日月”的精髓。莫怪修士冷漠,转眼就沧海桑田,绝大多数的人和事物不过是宇宙微尘,比风还轻,比云还淡。

    外界已是四月,除了关外和西北的某些地区,气候全面回暖。甚至南方多地,气温离谱,又要重复年复一年的火炉模式。

    而在静室内,青烟袅袅,顾玙终于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他面色如水,无波无澜,只伸手一抓,呼!掌心骤然显出一团火球,不是火灵气,是实实在在燃烧着的火球。

    跟着,火球又拉伸成枪,剑化作走兽,走兽转为飞鸟,变换自如。

    少顷,火焰消散。他再一招手,窗外大树上的一根枝条伸展蔓延,迅速爬进了窗口。这个却不是转换,而是用木灵气催动树木,使其快速增长。

    接着,他虚空一按,屋内的半块地面就像装了开关器,刷的左右分开,露出黑洞洞的土穴,随即又砰的合拢。

    顾玙这才笑了笑,总算站起身,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外面阳光明媚,鸟鸣花香,使得他一时恍惚,仿若许久未见。他站在庭院举目四望,见老树底下,一个一米七四的小姑娘正在打坐。

    那张小脸安静恬逸,好像又精致柔美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看了片刻,右手随便一抓,似捉住了一缕清风,然后摒指猛地一挥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风似化成了剑气,剑气周身又附着一层淡淡的金色,使其愈发锋锐。这道泛着金色的光芒便从他掌中激射而出,来不及眨眼的功夫,就杀到了对方身前。

    “啊呜……啊呜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只胖娃娃凭空出现,嘴巴裂开巨口,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将金芒吞下。结果到了嘴边,被那锋锐金气一激,顿时大惊失色,立消虚空,没良心的让出主人,简直洞门大开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正此时,从龙秋体内又飞出一道青光,打破了速度极限,仿佛在它面前,一切都变得十分缓慢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青光击散了金芒,在空中兜转一圈,飞回体内。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龙秋刷的睁开眼,连忙跑过去,喜道:“哥哥,你出关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闭关四个月,小有所得,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堇堇在监工,姐姐在监督堇堇监工。”

    龙秋特自然的晃着他胳膊,问:“你都研究出了什么?快讲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的五行道法,还有一套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阵法?”

    小秋颇为惊讶,脑子也灵光,马上联想到凤凰山,急道:“你是说,你是说,我们要有自己的护山大阵了么?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