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闾山派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小岛上,一丛杂草被重重的压过,白亮的露珠在长叶上滚落,跟着一只蜥蜴的脑袋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通身碧绿,四肢粗壮,身上长满了隆起的疙瘩。体长不到一米,并不是很大,但那利齿、尖爪和强劲的尾巴,令谁也不能轻视它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它的原型可能是食草的小绿蜥,异化后就变成这个样子,食谱无限庞杂,腐肉、虫蚁、嫩叶、根茎等等,什么都吃。

    它们数量不多,在岛上各划领地,互不干扰。

    清晨过后,正是阳光煦暖的时候,这只蜥蜴慢腾腾的压过草丛,无聊的寻找食物。约爬了一会,猛地一顿,浑浊凶残的瞳孔骤然缩小,就在自己前面,居然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类。

    “咝咝!”

    蜥蜴吐出细长的红舌,尾巴啪的击地,立时进入攻击状态。

    它认得这个人,前两天就是对方潜入小岛,对自己各种骚扰,最后追到了河边,直至跳水遁走才作罢。

    “来啊来啊,我今天可不跑了!”

    吴悠拄着长剑,伸手故意挑衅,实则心中也慌,双腿微微打颤。

    “咝咝!”

    蜥蜴更怒,尾巴一甩,四肢挪动,扑腾扑腾的向前奔去……呃,速度确实不太快。

    “稳住!稳住!我可以的,这把剑可以的!”

    吴悠紧攥剑柄,死死盯着对方的来路,还煞有介事的在脑中预演各种攻守模式。结果片刻后,等蜥蜴真爬到近前,才发现自己一片空白,只能凭本能行事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只见蜥蜴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竟然一下子扭过身,那条比身体还长的尾巴,像条粗硬的钢鞭一样,带着风声横扫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吴悠吓得乱叫,下意识的抽出剑,然后往左前方拼命一划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鲜血迸溅,半截尾巴被挑上半空,随着巨大的哀嚎声一起,扑通掉落在地。蜥蜴疼得满地打滚,浑身抽搐,震得周边草木砰砰直颤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吴悠的肾上腺素极速飙升,以至于面色涨红,每一根神经都浸泡在亢奋之中。

    他混忘了刚才的恐惧,挥着剑冲过去,又是用力一劈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墨黑的剑刃斩落腰身,就像刀切豆腐一样,瞬间划开两半,血淋淋的内脏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吴悠顾不得一身血迹,开始疯狂大笑,“这剑果然是宝贝,是我的,是我的!以后我就发达了!”

    他呈现出一种莫大的快感,全然没听到河面传来的划水声,以及四周草木的沙沙响动。

    真要说起来,还有追溯到一个月前。某天他独自去摸鱼,无意中游的远了些,然后发现河底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条大鱼,过去一瞧,却是一把怪剑。

    别看年纪小,心眼可多,一直将剑藏匿,并换了多个隐藏地点。然后他又发现,这剑锋锐的不像人间兵器,轻易便可划开岩石钢铁。

    于是乎,少年心思疯涨,剑到了自己手,那说明什么?自然是修真啊,奇缘啊,老爷爷和男主角什么的。

    当即认为自己天命所归,即将走上人生巅峰,而岛上的蜥蜴,便是踏出的第一步!

    “你这么厉害,肯定不是凡物,说不定里面还藏着功法。”

    吴悠握住黑剑不断打量,道:“可惜我什么都不会,只能等以后挖掘了。你放心,这一天不会太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见两侧的草丛同时分开,却是另外两只蜥蜴闻到血腥味,前来查看。

    “还,还有两只……”

    吴悠心里一抖,随即自我安慰:“没事,没事,我有剑!”

    他没有硬拼,而是缓步退后,等待时机。那两只蜥蜴观察了一下环境,互相嘶吼一声,左边那只竟然爬到尸身旁,张口大嚼。

    右边那只则面向吴悠,又扑腾扑腾的奔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忽听几声枪响,十几个人从他背后闪出,随着几点火光喷射,两只蜥蜴当场倒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悠是懵逼的,还没等反应,就觉胳膊一痛,整个人被拧成了一团粽子,“啊!你们,你们是什么人?别拿我的剑,那是我的!我的!”

    他双目通红,眼睁睁看着一个家伙把剑夺去,不由死命挣扎。

    “你的?哼,全世界都没几个人敢说,这剑是自己的!”

    孟浩泽拍了拍他的脸,道:“你说你个小孩子哪来这么多心眼,捡到了老老实实上交不就完了?这是你玩的东西么?害我们一帮兄弟在这蹲了一个月!带走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古田,临水宫。

    这里本是一巨大石洞,叫临水洞,有白蛇吐气为疫疠之害。一天,一朱衣人仗剑斩蛇,为民除害。乡人打探来历,朱衣人说:我是江南下渡陈昌的女儿陈靖姑。

    于是闽王封陈靖姑为顺懿夫人,并建造府第,赐官女三十六人,食古田县三百户。

    到了唐天成三年,陈靖姑又带孕在闽江祈雨,为万民施降而殉身。这府第便成了祀宫,朝廷加封为“崇福昭惠临水夫人”,临水祖庭始于此时。

    闽省最主要的道派是闾山派,便是陈靖姑法传,陈靖姑又是许逊天师的弟子,故尊许逊为法主。

    闾山派的法术以强硬凶狠著称,一出手,基本就是你死我亡,不管对面站的是人是鬼是仙。

    而临水宫的原住持叫黄辉光,已入齐云道院,现住持则叫程安松。

    却说孟浩泽逮住了吴悠,直接送到了临水宫。早在明确目标的时候,消息就已上报道院和政府,所以这边一行动,相关人等马上赶来。

    此刻,几人便聚在宫观的一间密室内,案上就摆着那柄黑色古剑。

    白云生还在天山,道院就派了石云来,只见他轻轻摩挲着剑身,又探入一道神识在内部游走,半响才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石道长,有发现么?”孟浩泽忙问。

    “此剑气度苍古,威势内敛,应是飞走的六柄剑器之一。”

    石云来顿了顿,道:“但并非白师弟的剑诀所用,因为没有丝毫的冷月肃杀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看,它是什么剑诀用的?”孟浩泽问。

    “我能否一试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您请!”

    说着,几人退开空间,石云来拿起古剑,调运灵气催动。非常意外,无声无息,无光无泽,黑剑还是黑剑,沉幽幽的仿佛深渊死寂。

    他微微皱眉,挽了个起手,接着往前一刺。剑尖带着剑身迅速刺出,划出一道直直的平线,空气泛起柔细的波动,就像一条黑鱼钻进了水中,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这剑居然消失了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孟浩泽、黄辉光和程安松三人齐齐惊呼,指着某处虚空,“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!”

    石云来压住心中惊讶,灵气运转,继续前刺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那条黑鱼又像钻出了水面,再次出现,仍是一柄长剑,似乎刚才的一瞬全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石云来收剑,沉思许久,方道:“我似乎觉察到细微的水流之意,还有一种极为奇妙的隐遁感。”

    “隐遁感?”

    黄辉光一怔,道:“师兄,您是说这剑专为无形遁杀所制?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,有剑无剑诀,我只能体会到这么多,这剑的威势还发挥不到万一”

    石云来叹了口气,道:“白师弟得的是《寒月分光诀》,顾居士得的是《赤阳荡魔决》,江居士收的是青光,应是《碧霄扶摇诀》。不算小的机率,还真的没碰上……对了,你们打算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“呃,上头早有吩咐。”

    孟浩泽略显尴尬,道:“如果发生这种情况,务必送至京城,由官方看管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们任务完成,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石云来神情微妙,拱了拱手,说走就走。黄辉光也对程安松叮嘱几句,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二人出了密室,到了外面庭院,见几名特异局人员压着吴悠,正在听候处理。他本不打算停留,但随意一瞧,忽然又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发现古剑的少年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正是,叫吴悠,十五岁,还在上学。我们跟了他好长时间,才敢确定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个孩子,也没犯大错,莫要太苛刻了。”

    石云来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旁人不以为意,黄辉光对其却很了解,悄声问:“师兄,那孩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剑仙派留下的古剑,我用起来都颇感费力,你说他一个普通少年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观他双目浑浊,神色不定,似乎不甚清醒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凡人持剑,貌似得使利器,实则被剑气侵蚀。时间越久神智就越混乱,那孩子还好,慢慢恢复便是……走吧,这些与我们无关,政府铁了心要收剑,我们总不能强夺。”

    石云来见黄辉光还眼巴巴的瞅着内厅,不由拍了拍对方肩膀。

    黄辉光身形魁梧,五官粗犷,许是闾山派的特点所至,跟一般道士的飘逸出尘不太相像,反而透着一股子狠劲儿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不知在想些什么,一步跟一步的走出临水宫。忽然间,他开口,却说起一个毫不相干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师兄,您对闾山派可有了解?”

    “知之甚少,怎么了?”石云来奇怪。

    “那您可听过这个?”

    话落,他又莫名其妙的吟起一首诗:

    “闾山原在江中心,要开之前三年春;

    三千年满开一度,有人得见闽江清;

    自古有缘相会遇,闾山开时救万民;

    天威法坛传角韵,祗迎圣驾降来临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