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七十六章 剑器下落
    对于凤凰山开坊市,政府是持支持态度的。

    随着修士和连带人口越来越多,必然需要一个公共性的,各方都很肯定的交易平台。线上不能保障,只能做实体,那地点的选择就成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天柱山和峨眉山有科研基地,还有庞大的矿产、制药产业,这些都重在安全保密。天山环境恶劣,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至于别的地方,政府也不放心,成天冲突厮杀,那就成混乱之地了。所以基本条件就是:远离人烟稠密,态度中立,有强大的武力震慑。

    就只能凤凰山了。

    小斋明白道院和背后官方的意思,慢悠悠的扫了一遍图册,最后挑出了几样。

    “役兽术、陆地腾空决、小云雨术、如意青烟葫、小乾坤术,这五件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晁空图一听,除了小云雨术比较意外,其他都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前几样都介绍过,那小乾坤术是什么呢?就是一种收容性法术,用很小的容器,可以装进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凤凰山一直寻找的,就像小堇的雷云砂,现在还是用大葫芦装,有了这个术,就能变成小葫芦了。还有丹药、灵酒之类的的物品,可谓用处广泛。

    这个术的要求也较高,先天才能施展,能装进多少东西,全凭个人法力。

    其实小斋觉得特有意思,古修士也是取名困难症,直接用大小区分。像小搬运术、小乾坤术、小封禁术等等,一看就是精致灵巧,威力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以此类推,应该也会有大搬运术、大乾坤术之类的,估计就得搬山运海,收容天地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有诚意,我也不诓你。你们有保留,我们也不会拿根基交换,但总的来讲,我们还是希望一起发展,交流印证。”

    小斋又把妹妹赶出禁制,道:“小搬运术、布虚术、小封禁术、化息归物术、履水术、清静尘、祛邪丹丹方、聚气香香方,这些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一一讲解。别的都清楚,清静尘却是萨祖道印记载的拂尘法器,凤凰山没人用,一直搁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听后,便陷入长时间的思索,最终也选了五样:小搬运术、小封禁术、化息归物术、清静尘、祛邪丹丹方。

    “呵,聪明!”小斋赞了一句,没有任何心疼的意思。

    道院有保留,比如符水术,这东西可治病救人,祛除瘟疫,是赢取民心的大杀器。还有镇魂镜,可定万物生灵。而凤凰山也有保留,分虚化影术、幻术什么的根本没提。

    双方交换的就是基本法。

    如化息归物术,以后修士保存信息,全得用玉简,你再扔本图册过来,那就没法混了。

    再如小乾坤术,就是传说中的储物袋的前置道法。

    这些就跟吃饭用筷子,喝汤用勺子,出门要穿衣服,鼓掌得光屁股一样……所以叫基本法。

    晁空图本是登门示好的,谁知对方的态度也很诚恳,给了不少干货,于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二人利索的谈妥条件,小斋顿了顿,道:“既然你们要了丹方,我也就说几句,你们不妨多炼一些,给各行业的权威人士,尤其是民生领域。

    他们多活一年,对全人类都是好事。术业有专攻,世界成了这幅德行,想要慢慢好转,还得靠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!一定!”

    晁空图拱了拱手,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就多住几日,让小堇陪你到处看看,白城现在一天一个样,我就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她撤掉禁制,没良心的麻溜闪人,留下一脸惊恐的晁道长和早已炸毛的小堇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话说小斋得到新道法之后,把小云雨术扔给老顾,自己也开始闭关。小乾坤术和腾空决相对易懂,如意青烟葫暂时也无需炼制,她先看的便是役兽术。

    老实讲,道院肯把它拿出来,确实出乎意料,因为可挖掘的潜力太大了。它有一套完整的培养灵兽的体系,若非没有炼气之法,当作一门道统传承都可以。

    里面提到了如何建立主从关系,如何配比食物,如何调教升级等等。甚至于,灵兽成长到极限,还能突破自身禁锢,达到一种新的生命境界。

    小斋看了半响,索性神念一动,带着隐隐的召唤之意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小青就挤开窗户,哧溜钻了进来,挺着小绿瓜似的脑袋,略显疑惑。而紧跟着,窗户咣啷一声,一团肉球也滚了进来,却是跟青蛇形影不离的胖兄。

    这两只算同命相怜,初期还很得宠,但随着二人修为愈深,就愈发受到冷落。经常几个月见不到一次,只能抱团取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瞅了瞅胖兄,忽然浮现出一副顾玙手持赤阳剑,胯下骑着松鼠的神奇画面,顿时打了个寒颤,道:“你就没办法了,就这么吃吃喝喝的,活个几百年,也是护山奇兽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转向青蛇,道:“跟了我这么久,一点长进都没有。不过也不怪你,师父留下的驭蛇术太过简陋,倒是浪费了你这身灵性。你这样子,虽然不便乘坐……呵呵,别闹!放心,我不会丢下你的。”

    青蛇吐出信子,舔着主人的手心,表现出莫大的躁动不安。而她手腕一转,让青蛇盘到胳膊上,放在眼前细细打量。

    “颜值足够,本事差的老远,你既然速度快,那就继续快下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盯着那对几乎变成碧绿色的蛇瞳,笑道:“争气一点,总有化蛟成龙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闽北,古田县。

    闽省有一条闽江,源于闽、赣交界的均口镇,流经大半个省份,最终在琅岐岛注入东海,全长562公里。

    这条江支流无数,县内的古田溪便是较大的一支,虽然叫溪,但流长长,流域广,几乎称得上小型江河了。

    “吴悠,快点啊,摸鱼去!”

    “嗯嗯,来了来了!”

    溪州村的一户住宅门口,几个半大小子招呼着院里的小伙伴。而那人扒拉了两口饭,扔下筷子就跑了出来,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,冲动稚嫩。

    他们村子就在河边,从小熟习水性,摸鱼自然成了最热爱的一项玩乐。

    三月初,闽北的气温已经蛮高了,下水虽然有点冷,但年轻人也无所谓。他们很快来到河边,扒掉衣裳,只留一身背心短裤,扑通就扎进水里。

    古田的运气非常好,不像海边的那些渔村,异化的水族不仅不凶,反而温顺肥大,肉质鲜美,若非繁殖力较低,必然成了县里的新特产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抓到了!”

    仅仅两分钟,一个孩子就抱着条大鱼钻出水面,噗的往岸上一扔,大鱼啪嗒啪嗒的拼命抽搐,又被另一个孩子捡进桶里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了!哇,是只大螃蟹!”

    “别得意,螃蟹算什么,我捉到一只王八!”

    刹时间,河边就热闹起来,各种各样的水产漫天乱飞。

    吴悠也捉了几条鱼,半身泡在水里,看着小伙伴们兴致勃勃,突然就特没意思,道:“哎哎,要不我们去岛上吧,老在河边玩,太没劲了!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?岛上有蜥蜴,你又不是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蜥蜴也没事啊,我们就在边上走走,它追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追不上?我叔的腿还断着呢!”

    伙伴们纷纷露出一种关爱傻子的眼神,吴悠皱了皱眉,显出一丝不耐,随即又压了下去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过了半天,几个大桶都装满了水产,孩子们齐齐上岸。他则舔了下嘴唇,忽道:“我去镇上有点事,你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晚上去找你!”

    小伙伴们毫不疑心,提着桶离开。

    吴悠见他们走远,自己奔着反方向,沿着河边一溜小跑,约莫二十分钟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见距河边不远处,正有一座冲积形成的小岛,岛上树木繁茂,还围着石堤。这本来还有座桥的,打算开发成公园,结果生物大异变,突然生出一群硕大的绿蜥蜴,咬死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村里怕蜥蜴爬过来,当即把桥拆掉。后来又发现它们不会水,只能在岛上呆着,索性就没处理。

    “一群小屁孩,哪知道我的本事!”

    吴悠看看四周无人,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言语,然后跳进河里,游到了小岛附近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不一会,他便钻出头,扒着石堤费劲的爬上岸。这小子的经验居然很丰富,上去就一矮身,躲在一丛长草里,见周遭静悄悄的才开始动作。

    他猫着腰,熟门熟路的摸到一棵歪脖子树下,拿起一把小铁锹快速铲土。土质松软,很快挖出一个小坑,然后就听当的一声,似乎磕到了什么硬物。

    吴悠面上一喜,赶紧扒拉两下,伸手一拽,刷的抽出一把剑来!

    这剑三尺三寸,样式古拙,通身漆黑如墨,没有丝毫反光,仿佛死寂的深渊般,沉静而冷漠。

    他眼中却透出一股痴迷和快意,就像变了一个人,双手提剑向林中奔去。

    同样是这天早晨。

    孟浩泽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县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他是闽省特异分局调查二处的副处长,从去年起就被委派下去,到处查找线索。不是别的,正是从鱼山飞走的那六道剑器,外加一枚剑种。

    那天山崩时是凌晨,多数人正在熟睡。

    这些法宝四面八方的分散开,完全没有规律。即便有人见到,也只是看见天空划过一道光痕,连大概方向都说不清。

    而且它们落地时,并无明显响动,光华收敛,仿佛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这就难搞了!特异局都快疯了,抽丝剥茧,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,总算确定了其中一件的所在地,就是古田县!

    于是乎,孟浩泽率队驻扎,在县政府临时办公,全权负责此事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,就在前两天,终于具体到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处长!处长!”

    而此刻,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他接了杯水还没等喝,就见一名属下冲进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上岛了!”

    咝!孟浩泽激灵一下子,蹭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