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六十九章 人仙之妙
    全世界人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排除有很多喜欢制造恐慌的极端分子,但大部分的人,向往的还是和平。

    当《全球超凡力量共同发展联合公约》宣布的时候,几乎每个国家,那些不同种群,不同背景的人们,都感受到了一股热血激荡,以及对新时代正式开端的憧憬与忐忑。

    而在会上眉来眼去的国家们,也迫不及待的展开了合作,在政治经济民生建设各个方面。全世界从未有过的如此紧密相联,也从未有过的如此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就拿夏国与山姆国来说,单是农业方面,就有二十多个互助项目。

    夏国的小麦、玉米多数扑街,土豆技术也不好,但水稻天下无敌,还发现了巨型蘑菇和黄毛鼠肉。

    山姆国不喜欢吃水稻,但也培育出了一种新型豆类和甜菜,可以制出大量的油和糖,并且土豆非常给力。

    于是就互帮互助嘛!

    再比如,北极圈附近的某个小国家,气候已经非常严峻,不适合居住,需要大规模迁移。以它的实力,真要搞起来,足以拖垮财政。那别的国家就得伸出援手,其中PY交易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至于不列颠么,再次发挥了搅完屎又腆着大脸吃下去的优良传统,似乎忘了自己做的事情,颠颠的要求加入组织,各种仰望天空。

    总体说来,本次会议最直接的结果就两个:

    第一是促成了超凡协会的诞生,总部在瑞士,没有强设分部,各国自行处理。夏国自然把特异局报了上去,当作国内分部,以后负责全球范围内的联系沟通,异化生物大数据联网,甚至收发任务等等。

    佣兵工会有木有!

    第二个就更简单:老顾一战成名天下知,大国天威不可犯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转眼间,据大会结束已经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第四个年头终于过去,来到了第五年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盛天又下起了雪,气候严寒,据观测,比往年的平均气温要降低4度左右。整个关外前所未有的注重供暖系统,各市领导都下了军令状。

    供暖这东西,北方的小盆友都清楚是什么德行:开栓就开修,天不冷他不烧,天半冷他偶尔烧,天太冷他凑合烧,就跟打游击一样。

    以前保证室温最低18度,今年又提了,变成20度。现代化的太平年间,真要因为天冷而冻死老百姓,那就是笑话了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资源的消耗就大大提高。为了节约能源,增强利用率,盛天已计划在所辖地区铺设集**热管网,也是为将来的城市群建设打好基础。

    前文说过,盛天主要接收黑水省和乌拉省的迁移人口。乌拉省还好,黑水省迫在眉睫,那边从11月份就开始下雪,期间只停了几天,半个省加北面毛国的两个州,全被冰雪覆盖。

    有条件的早早跑了出来,没条件的只能困守家中,等待政府救援。与之相同的,还有漠北和漠南,西南、西北、东南这几个边角,纷纷往内陆转移。

    无数群众都处在迷茫惶恐,以及对未来生活的不信任之中。不少人选择了逃避、不合作甚至暴力对抗,还有极端的家伙,不愿搬离,一家几口服毒自尽。

    正如某位网友所言:在这个过程中,很多人都会死……

    凤凰山,清心庐。

    青山妩媚,灵秀天成,连绵起伏的山峦郁郁葱葱,花香鸟语,跟外面完全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小斋修炼完毕,顺着练功场返回谷内,刚到庐外,就见两个小姑娘在顾玙的静室前贼头贼脑,莫可名状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俩人吓了一跳,颠颠跑过来,你捅我我捅你的掰扯一番,还是龙秋道:“哥哥一回来就闭关,我们想看看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啊。”小斋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点,有点害怕。”龙秋抿着小嘴儿。

    “害怕?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瞅了瞅妹妹,一向怼天怼地的家伙竟然没反驳,应和道:“是啊是啊,你可不知道,他刚回来的时候,我去跟他说话,他看我的那个眼神,卧槽,直死魔眼啊!我怕他把我吃喽!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小斋愈发莫名其妙,对着静室喊道:“老顾,你完事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里面传出一声清逸悠远,飘渺似不在人间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做饭去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吱呀一声,木门推开,顾玙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秋:emmmmm!!!

    小堇:emmmmm!!!

    约莫半小时后,一家四口齐聚饭桌,开始吃一顿下午三点钟的早饭。

    菜式很丰富,手法也很熟悉,都是几个人爱吃的,顾玙拿着筷子,随意点了点,然后又放下。

    “没食欲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就是对食物的需求和渴望忽然下降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完全辟谷了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的脸上清静无波,略顿了顿,道:“差不多吧,先天时可十几日不食,现在感觉半年不吃也可。”

    “唉,那你少了一大乐事!”小斋夹了口菜,惋惜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龙秋小口小口的扒着饭,左瞅瞅右瞅瞅,终于鼓起勇气道:“哥哥,你现在还喜欢我么?”

    话一出,又自觉不对,连忙道:“啊,不是不是,我是说你现在还有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急越不会讲,小脸憋得通红,堇堇看不下去,帮忙道:“我们就想问问,你现在还有感情么?”

    “感情?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忽然露出一丝笑意,恢复了几分往日画风,道:“你以为到了人仙,就会忘了情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那你挺着一张性冷淡脸干嘛?”小堇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举个栗子。”

    他蛮认真的解释这个问题,道:“当你是个平民百姓,你看问题的视角是这样的;当你到了市长、高官甚至一国元首,你看问题的视角又是那样。

    人到了不同的境界,看待事物的角度和心态也不同。

    我现在更明白自己想要的,更明白自己已经舍弃的,心之所向尔,别的都无所谓。因为无所谓,所以不在乎,因为不在乎,所以就显得冷漠。

    但其实是有情的,只不过这个情,不在凡间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对我们也无所谓么?”龙秋瞪大眼睛,眨啊眨的特可怜。

    “你和堇堇是我的家人,自然不算。你姐姐是我所求,自然也不算。”

    噫!

    小秋猝不及防被洒了一脸狗粮,只好抱住小堇瑟瑟发抖,俩人齐齐散发着单身女子的芬芳。

    顾玙则握住小斋的手,笑道:“所以呢,没有所谓的太上忘情。只是当你到了那个境界,永恒不朽,你还能对什么产生兴趣呢?”

    话落,他继续道:“我此次突破太过冒险,只好闭关稳固境界,这几天我梳理心得,正好讲给你们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那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一提这个,她们也不吃饭了,几人跑到老树底下,两个小的托着下巴,跟小学生似的准备听讲。

    顾玙组织了一下,开口道:“先说说我的体会,当你达到先天圆满,面临突破的时候,你体内就会积聚一种能量。你要做的,便是等它升到极致,也就是将溢未溢的程度。

    方法应该有两种:一是闭关清修,徐徐图之,自然突破,这种比较安全。一是像我这样,通过与强敌战斗,迫使它溢出瓶口。我虽然侥幸成功,但不建议你们尝试,风险太大。

    万一失败,还要等下次机缘来临,就不知何年何月了。

    再说心境,凭借我的经验,晋升人仙要满足两个条件:了尘缘,见天地。这个就非常主观,我只能告诉你们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听懂了!”

    龙秋忽然举手,兴奋道:“了尘缘是自己的尘缘,见天地也是自己的天地。你讲的是你的经验,未必适合我们。就像1+1=2,我们知道标准答案,但过程要自己去求证。”

    她一脸骄傲,满满的都是“快夸我呀快夸我呀!”

    “呵,说的不错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顾玙特配合的称赞,接着道:“然后是人仙带来的变化,最明显的就是气。先天时,我们的修炼和损耗,都需要从外界补充。到了人仙,修炼不变,但如果发生损耗,自己就能补足,因为体内自生灵气,循环不断。

    我猜测,这也是几百年没人仙的原因。损耗不需要灵气,修炼却需要,而灵气衰竭,没法与天地沟通,也就没法修行,只能干耗寿命。

    神仙应该不同,他们掌握神魂之妙,或许有办法超脱束缚。所以我觉得,神仙肯定还存在,地仙就更不必讲,至于天仙么……我不清楚那些先辈,究竟有没有达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哇!那就是说,你现在跟人斗法,根本不用担心损耗,可以一直输出喽?”小堇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,如果人仙跟人仙比斗,灵力的多少基本不用考虑,比的就是道法。所有的道法,都是由气构成。你对气的理解越多,运用越奇妙,你的法术也就越强大。”

    说罢,顾玙没有任何动作,整个人就在椅子上凭空消失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