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够不够!
    街道,萧索。

    这条街约二百多米长,双向单车道,在波恩这座城市,还是很可观的。太阳尚未升起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冷雾,预示着今天不会是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此刻街上无人,只有两侧的景观树直挺挺的戳着,枝条上挂着寒气凝结成的薄霜。

    顾玙手里拿着电话,略顿了片刻,依旧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,有事么?”老者的声音在那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就是跟您说一声,今天开会可以定调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在讲什……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!”

    他直接挂断电话,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顺着街边走了两步。在经过一棵树木时,他右手不经意的一伸,五指微张,掌心抱圆,然后往下一按。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就在那棵树上,陡然涌出一阵流水声,跟着空气扭动,一个金发的白种男人钻了出来。他拿着法杖,本想出其不意,结果刚探头,就被罩在掌心之下,竟像主动凑上去一般。

    那五根修长的手指按在一个毛茸茸的头上,下面是张肌肉扭曲的脸孔,比成人逗弄孩童,孩童踩死蚂蚁还要自然,还要不可抵挡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行动!”

    “汩汩!汩汩!”

    随着几声怒喝,前后左右四个方位同时荡起波动,跃出五六个隐藏身形的白种家伙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他们还没等动作,就见一道血柱冲天而起,那个倒霉鬼的尸身摇摇晃晃,一颗大好头颅骨碌碌滚出老远,那人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人呢?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在找我么?”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鬼魅般的声音自背后传来,一个红胡子眉毛跳动,拔出法杖精准一挡。冬青木精制成的法杖与手掌相接,发出金属碰撞般的脆响,但紧跟着,杖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让他瞬间变色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恐怖的冲击力砸在红胡子身上,连同另一名伙伴,炮弹似的倒飞出去,狠狠撞在数米远的商铺墙壁上,高楼颤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墙壁被砸出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巨大凹陷,两个人重叠镶嵌在凹陷正中,周围全是龟裂的砖石水泥,如同陷进蛛网的飞虫。

    红胡子大口大口的咳嗽,血顺着嘴角流下,随即一歪头,断了生息。

    死寂!

    小街仿佛抽空了一切,只有死一般的寂静,而下一秒。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“救命救命!”

    楼上的少量住户开始疯喊疯叫,街道两端也有汽车轰鸣,喧如鼎沸。而剩下的三四人呆立原地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“别躲了,都出来吧!”

    顾玙随手一抹,血迹汇聚成珠,滴溜溜的顺着手背流下,落在白霜覆盖的地面,红梅点点。

    “好狂妄的家伙!”

    只见空气又是一阵扭曲,走出十几个人,一水的黑袍、法杖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胸前都戴着六芒星标志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AA协会。你们的耐性倒好,居然等到今天才动手。”

    顾玙穿着便装,双手又抄在宽大的袖子里,修长的脖颈微微前倾,头部少许低垂,像极了一只丹砂作顶,羽衣敛翅的白鹤。

    如果卢元清在此,一定很熟悉这个姿态,就在长青村的农院里,杀得一干人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他站立不动,就看着对方将自己包围,不由笑道:“他们应该已经发现了,来吧,我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们所有精英在此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明显是高层的白胡子,连忙念咒,布下一层防御魔法,然后,他就看见一只手向自己探来。

    这只手接触到防护层,就像穿过水面,毫无阻碍的继续前伸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他拼命腾挪着身体,手的速度明明很慢,但无论怎么躲闪,却都在其阴影之下,最后眼睁睁看着一根手指点在自己的额头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古怪的气息窜入体内,肆虐游走,五脏六腑烧着了一般,搅成一团。

    哇!他口喷鲜血,跟着全身燃烧,转眼成灰。

    “阿布拉格里卡西……啊!”

    另有两人念动咒语,却连连惊叫,法杖居然不见了,反而出现在那个男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错的东西,可惜我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顾玙把玩片刻,随即一捏,两根用上好材料制成的法杖,顿时碾成了一堆粉末。

    跟着,他连兵器都没拿,只一抓,再一抓……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头颅割裂,齐整整的脖颈断口,又多了两具鲜活的尸身。

    “比预想的还要强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上前牵制,结法阵!”

    此番狙击,AA协会的长老团全部出动,七个人站好方位,魔力贯通,随着一串冗长的咒语念出,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在地面浮现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小街骤然刮起飓风,越来越大,两侧建筑轰隆隆作响。门窗墙壁甚至树木、车辆,都似耐不住侵蚀,迅速呈现出一种风化样的痕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十多人身形闪动,将顾玙团团围困。

    他扫了眼众人,只觉体内的冲动愈发强烈,已然控制不住。那根引线滋啦啦的烧到了头,火药桶终于炸翻了天。

    “其实很多时候,我对自己也很疑惑,我到底是善是恶,是正是邪……”他缓步向前,似自语,似倾述。

    对面如临大敌,直接祭出最强招:“石人像,听从召唤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刹时间,一具七八米高,四五米宽的巨大魔法傀儡出现在场中,表皮完全石化,五官模糊,小山样横在街道,甚至挡住了初升的阳光。

    砰!它一步就跨出老远,怒吼着奔向顾玙。

    “小斋说我们皆为自私之人,我觉得是对的。凡事先为了自己,自己安全得益,才能分善恶,有慈悲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好杀人,但也不惧杀人,你们赶在今日,这便是你们的命数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低语轻叹,袍袖一抖,祭炼完的七十二根火云针全部放出,浮在半空如星火点点。

    嗤!嗤!嗤!

    随着一道道尖锐刺耳的破空声,灵气催发之下,恐怖的力量疯狂喷涌。七十二根火云针齐发,光耀长街,冲破白雾。

    一条十几米长的火龙急速成型,轰然向前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坚不可摧的石像如同一具脆弱的石膏作品,轻而易举的被穿胸而过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”

    围住顾玙的十多人魂飞魄散,别说上前阻拦,就是被火龙擦到边的几人,连抵抗之力都没有,半边身子化作灰飞。

    按照夏国体系,这帮人只是后天,哪里是先天圆满,人仙之前的对手。

    哗啦!轰!

    那傀儡石像从胸口一分为二,左右断成两截,砰砰倒地,两侧的商铺建筑被压在身下,木屑横飞,玻璃片碎裂一片。

    AA协会的精锐个个面色如土,被打到怀疑人生,不禁齐齐看向长老团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“注意!注意!维克街发生争斗,波及范围极大,我方人员不要冒进,保证安全!保证!安全!”

    “查出来了没有,到底是谁?是谁?”

    波恩市防卫指挥中心,负责人揪住一个下属的衣领,近乎吼叫般的询问。下属瑟瑟发抖,摇头道:“抱歉,还没,没有!”

    “废物!废物!谁有消息,谁有资料,谁有清晰画面?”

    负责人又是一通吼,啪的锤在桌子上,“交战双方到底是什么人?不顾影响在市区开火,给我找出来,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报告!有个监控摄像拍到了一点画面!”正此时,另一人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快调给我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一个不太清晰的,仅有十几秒钟的视频出现在众人眼前。负责人和法师团的高层观看完毕,都显得十分糟心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岛国猴子,就知道惹事!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AA协会,他们连长老团都出动了,究竟要杀谁?”

    “东方人!一个东方人,给我面部扩大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,放大的图像呈现,映着一张清清淡淡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OH!他是夏国代表团的那位,他叫,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法师团的高层倒记得清楚,操着不太标准的夏国语,应道:“顾……玙……”

    酒店内。

    老者也一脸郁闷的在听助手汇报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昨夜去参加聚会,凌晨返回时,在维克街受到不列颠狙击,双方正在交火中。”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助手想了想,给出一个最形象的概括:“碾压。”

    “市民伤亡呢?”

    “还没统计,不过应该不多,那边不是住宅区,主要是建筑物损毁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还好些。”

    老者愁眉苦脸,居然骂了粗口道:“早告诉他,要收敛点收敛点,还说有分寸,有个屁的分寸!”

    “呵,首长,我说句话您别不爱听啊。”

    助手却非常开心,就像同桌拿了小太阳国庆征文比赛一等奖,然后自己也感到光荣的那种,笑道:“我们这趟出来,不就是给他擦屁股的么?”

    村庄,木屋。

    正慢悠悠喝着热饮的艾哈德,忽然浑身一颤,奇道:“嗯?有个魔法点被毁了?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思考,下一秒,奇怪变成了惊讶,“又有个魔法点毁了!”

    再过了一会,惊讶成了惊悚,“魔法阵受到冲击,不好!”

    老头放下杯子,一招手,衣帽自动上身,跟着急慌慌出了门。他跳上马车,速度飞快,哒哒哒的奔向城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还差一点,还差一点!”

    长街之上,顾玙站在满地的尸体中,非常非常的难受。刚才只能算热身,根本满足不了那股喷薄而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看着召唤完成的长老团,兴致更盛,“来吧,来吧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