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六十四章 开打
    “饶命!饶命!”

    “我们愿意加入,愿意加入!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就劝说首脑,求你放我一马!”

    “哼,早这样不就好了,真是浪费我的时间!不要以为你们是迫不得已,以你们的实力,根本发展不起神秘力量,还不如依附我们,起码我们会给你们应有的援助。”

    一座小村庄里,一个AA协会的高级魔法师面对三个小国家的法师联手,轻松碾压。

    其实都称不上国家,几十上百万的人口,能出一个法师已算幸运,若非境内恰好有座变异森林,不列颠也不想费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法师对其中俩人一挥手,搓出两个火球,将其烧成灰烬,又对剩下的一个道:“以后你便是负责人,我们会跟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才戴上帽子,拿起手杖,锃光瓦亮的大皮鞋咔嗒咔嗒,很快消失在小街尽头。

    当会议还没开始的时候,老者就说过:场外决定场内,场内影响场外。

    这么多国家,比的就是神秘力量,其次才是传统的军事经济。即便你是大国,但没有拿得出手的法师、巫师,那就不符合全球的发展方向,势必会被淘汰。

    所以呢,现在的情势便是:传统又缺乏超凡力量的大国,都在寻求合作伙伴;弱小但有一定传承的小国,都在待价而沽,或抱团取暖。

    而双方面都很强大的,比如不列颠,哎哟,膨胀的不得了!再次体现了欧洲搅屎棍,乃至世界搅屎棍的风采。

    会议开了七天,丫一直在高呼成立欧洲神秘联盟,国内的魔法协会也全部出动,威逼利诱,在线下各种搞事情。

    除了日耳曼、高卢和维京有老妖怪坐镇,不敢妄动之外,即便是教廷的大本营西西里,不列颠都想怼两下。

    疯了!疯了!

    这个国家呈现出来的气质,让所有人恶心、惊诧且莫名其妙。他们手里的牌是很强,但还没到一览众山小的程度,那真正的底气究竟在哪儿呢?

    至于夏国,大方针非常清晰:与强国互助,与弱国结交。

    凭借九十多年来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信任感,成为了主导话语权的存在之一。西交欧罗巴,东结山姆国,大有把不列颠踢开,自组同盟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理所当然的,在日耳曼等国和平为主的观望下,这两个国家就站在了对立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木屋,密室。

    顾玙、埃内斯等四人,包括安德莉娅再次受到了邀请,一起前来见证何蒙库鲁兹的诞生OR毁灭。

    此刻,六个人正围在桌前,艾哈德小心翼翼的捧出烧瓶,为其注入了最后一袋新鲜血液。然后,便是等待奇迹诞生的时候。

    顾玙对这东西非常感兴趣,便拿了一些东方秘术交换,得到了它的材料构成。

    先在烧瓶中放入男人的小蝌蚪,以及各种草药,外层放入马粪,通过马粪的发酵作用进行保温。在四十个星期内,保证胎内温度,并不断加入新鲜血液。当三十天后,烧瓶中就会出现透明的,具有人类形状的物体——外表和人类儿童基本相同,但身体要小很多。

    这些材料,关键在于草药,尤其是一种叫曼德拉草的东西。

    它是由吊死者的小蝌蚪落到地上而成长,然后在星期五的黎明之前,由黑狗挖出来,之后洗净,用牛奶、蜂蜜和鲜血来喂养。

    这个小蝌蚪吧,顾玙能理解,因为西方体系中很多都会用到,但吊死者的小蝌蚪就很神奇了。

    据艾哈德解释说,就是在人死之前,最后一次哆嗦中产生的。

    诶,这个操作系数就很牛逼了!

    死亡之前,最后一次哆嗦……想想就很悲壮,似乎无数单身狗看到了真理与宇宙尽头。

    单说此刻,艾哈德注入血液之后,小人仍然随着烧瓶旋转。老头准备了一大堆炼金粉末,这一把那一把的撒上去,口念咒语。

    终于,当他把所有的玻璃管子切掉,只剩那个圆球体的烧瓶时,小人停止了转动。跟着下一秒,它右手的食指先动了两下,随即身子轻轻一颤,再然后,它刷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哇哦!

    安德莉娅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叹,好看的绿眸子紧紧盯着小人,似乎完全被它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顾玙也仔细感受着,它身上没有任何力量波动,给自己的感觉却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它的那双眼睛没有瞳孔,黑漆漆一片,好像死夜般的沉静,又像黑暗中无波的海面,覆盖着无穷无尽的欲望与挣扎。

    纯真、睿智、悲悯、冷漠、邪恶、嘲弄、诱惑……仿佛人类所有的感情都集中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它简直是最完美的造物!”。

    “天啊,它好像看到了一切,我在它面前毫无遮掩!”

    几个老伙计都在低呼惊叹,艾哈德更是颤巍巍的,激动到不能自己,用古老的日耳曼语问:“你,你是……哦不不,你看到了什么?告诉我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人的脑袋微微扭转,明显听懂了,嘴角却泛起一丝诡异悚然的笑容,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而紧跟着,它又闭上眼睛,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,身体不断的缩小,缩小……直至干枯,最后变成了一只灰色的肉团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消失!你告诉我永生的方法,真理的尽头!不不!”

    艾哈德冲过去,一把抱住烧瓶,弄的桌子哗啷作响。

    “嘿,冷静点!”

    顾玙见状,伸手一拍,灵气与幻术双重施加,老头浑身一震,呆立半响,脸上近乎扭曲的肌肉才缓缓松弛。

    “老朋友,你应该想象的到,它不会真正诞生的。”埃内斯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,它不会诞生在人间,它根本就不属于人间。”玛丽安道。

    “它或许是距永生,距真理,距宇宙源点最近的造物,恰恰因为这样,它才选择了自己毁灭。”科恩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德莉娅听不太懂,再次安静如姬。

    片刻后,几人回到了壁炉旁,艾哈德躺在椅子上,喝了一大杯热饮,情绪才恢复稳定。

    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似将刚才的烦躁全部赶走,才转头看向顾玙,问道:“对了,我从早上看到你,就觉得你今天很不一样。你体内仿佛有一样东西在跳动,你发生什么事了么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我受困于瓶颈,不得突破。多亏了科恩,他给了我一丝启示。我现在的状态,呃,我也说不太清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之前全身收敛,现在却呼之欲出,整个人像只光团一样,散发着强烈、庞杂又古怪的气息。

    似静似动,似有似无,似收似放,似喜似悲,所有的正与反的双面性,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而这些力量还在不断提升,似乎在寻找着一个突破口,就像一个点燃引线的火药桶,随时都会爆炸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卡巴拉的世界观给了自己非常大的触动,以至于补足了晋升条件。

    所以就很纠结,要不要提前回国?或者就在波恩找个地方,闭关几日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宿的围炉夜话。

    转眼已是第八日凌晨,顾玙同安德莉娅一起步行回城。他没细问,但看她的样子,夏国应该联系了威卡教,正在初步接触。

    “据说艾哈德大师将半座城都纳入了魔法阵,造诣之高,我这辈子恐怕都追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安德莉娅踩着高跟鞋,哒哒哒的点在路面上,一声声清脆连着完美的脚踝和小腿线条,光是这一截,就足以让许多男人疯狂。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这些魔法点很好,属于超凡世界的基础建设,有了这些,完全能组建一个社会体系。”

    顾玙视若无睹,随手敲了敲路边的一根电线杆,发出噗噗的波动声响。

    所谓魔法点,类似哈里波波中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,它们相互之间有触动装置,可以笼罩一个区域。

    比如那架马车,你在这个魔法点召唤,便能行驶到其他的魔法点。法师们也可以彼此联络、交流、传递物品等等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考虑的东西,非常便利,如果能适用于国内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到了,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很快,二人先到了女人的住处。安德莉娅不惧寒冷,穿着紧紧薄薄的小黑裙,熟练的拗成一个S型,笑道:“你真的不上去做做,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再勾引我,我有女朋友的。”顾玙头疼。

    “有女朋友怎么了,她又不在,我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那双绿眼睛眨啊眨的,若是普通人,怕是连魂都丢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不懂,上去吧!”顾玙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咯咯,那好吧。我明天就要回国了,有机会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安德莉娅一扭一扭的上了楼,顾玙摇摇头,顺着一条小街往回走。

    正是凌晨时分,行人车辆都非常的少,街道略显空荡。波恩的冬季挺冷的,两侧的行道树挂着一层萧白,垂垂枝条,透着别样的冷清美感。

    他走着走着,忽地一顿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体内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,几乎控制不住……妈蛋的,几百年无人仙,经验全靠自己趟,这种体会真的很糟糕!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望了望南边,越过城市线,隐隐显出一片灰白山峦,夹杂着些许绿意。那是在波恩郊外,一个叫Siebengebirge(七峰山)的地方,目前是最合适闭关的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正想知会老者一声,动作又是一顿,难得露出一丝张扬无忌邪魅狂狷的赶脚。

    “我本想躲清净,你们还主动找上门,那就别怪我了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