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差什么
    整个会议要持续十天,虽然借着气候大会的名头,但不可能真的讨论气候。政要们负责大战略上的撕比和合作,修行者负责具体的接触和战斗。

    于是此后几天,顾玙每晚都去艾哈德那里聚会,对几人也愈发了解。

    艾哈德八十多岁了,从辈分上讲,大概是欧洲最长的一个。他传承了帕拉塞尔苏斯的衣钵,精于魔法和炼金术,细分又分为人造人、傀儡石像、魔法阵和药剂学等等。

    玛丽安是个北欧女巫,精于占卜和诅咒。中世纪猎巫行动的时候,先辈逃到那片寒冷的地方,侥幸偷生,隐蔽发展至今。

    埃内斯就是个纯正的魔法师,精于元素魔法,战斗力颇高。

    至于科恩,略有些意外,他居然是犹太后裔,不为任何国家效力,信奉的恰恰是卡巴拉。诶,这个正对顾玙胃口,他来西方的目的之一,便是研究一下所谓的生命之树。

    “流派不同,世界观自然也不同,道教认为炁是世界本源,埃内斯认为是元素,玛丽安认为是灵,我认为是各种有趣的可以为人类所用的物质。”

    温暖的壁炉旁边,五人正在进行着今天的谈话,只听艾哈德道:“所以说,它叫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哪一个流派能更好的应用,并形成严密的修炼体系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来到西方之后,发现仍然有灵气,仍然可以吸收。世界本一体,修行千千万,最后都是殊途同归。”

    顾玙经过几天接触,有点喜欢上了这种围炉夜话,道:“其实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,在夏国,灵气最浓郁呈喷发辐射状的地方,我们称之为节点,不知你们的国家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艾哈德眯了下眼,笑道:“当然有,只不过我们叫原点,新世界的原点。”

    “原点……嗯,很好的称呼。”

    顾玙点点头,没有继续追问,比如有几个节点之类的——那肯定是绝密情报。

    而随后,他看看天色,东方又泛起了一抹浅红,便道:“天亮了,我也该走了。对了,我给大家带了点小礼物,希望你们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摸出一沓符箓,每人送了两张:一张是空白的符纸,一张是挺常见的治疗符。

    “哦,谢谢,意外之喜!”

    玛丽安对符箓最感兴趣,很开心的收下,然后想了想,也摸出一个小口袋递过去,笑道:“这个作为回礼,不是什么好东西,一点植物种子,非常的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一根凤凰后裔的尾羽,可以当装饰用。”

    埃内斯也不吝啬,取出一根金色与红色相间的长羽毛,感觉极为绚丽。

    东方的凤凰是两只,为一种上古神兽;西方则是不死鸟,外形像苍鹫或巨鹰,有着美丽的歌喉。

    顾玙非常喜欢,对方说是后裔,那显然不是凤凰本体,所以羽上的波动也较为微弱。

    艾哈德见状,笑道:“我就没什么好送的,这里有只小傀儡,可以准确报时,还能维持个三五年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递过一只猫头鹰的魔法傀儡,形态逼真,连毛发都栩栩如生,圆鼓鼓的脑袋来回摆动,显得古怪又可爱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人家都回礼了,科恩却非常尴尬,因为没有合适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,来日方长!”

    顾玙连忙摆手,道:“好了,那我就先走了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情要处理,也该告辞了。”科恩同样站起身。

    片刻后,俩人一起出了木屋。

    顾玙瞅瞅四周,忽道:“科恩先生,不知你急不急着回去,有点事情想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不过我不能耽误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边走边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俩人没招呼马车,步行出了村庄,奔向波恩城区走去。

    “您修行的是卡巴拉,老实说,我对这个非常有兴趣。所以您能不能稍微讲解一下,哦,如果涉及您的隐秘,您大可以规避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卡巴拉的体系很复杂,您这样问,我也不知如何讲起。”科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道教的理论中,对宇宙的描述往往过于虚无,宇宙由道而生,由气而成,我想知道卡巴拉对宇宙的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科恩酝酿了片刻,显然也有谈论的兴致,道:“其实我觉得,卡巴拉的理论与道教有些类似。我们信仰的是神,但它不是存在的神,而是所有矛盾思想的总和,比如善良与邪恶,公平与偏袒,仁慈与冷漠,可知与不可知等等,这一切才组成了神,倒很像你们的道。

    在我们的修行中,毕生追寻着一个目标,即是人与神的结合。”

    “天人合一?”顾玙奇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样讲,我们认为在宇宙诞生之初,人与神是同体的,这种境界叫原人。而我们的修炼,就是通过生命之树,再回归原人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哎我勒个去!

    顾玙真复杂了,以前不了解,此刻一听,这不就是道家的返朴归真么?

    真是什么?最初最本来的样子,那就是上古时期的真人啊!跟原人何其相像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有点混乱,他研究过很多西方教派,绝大多数都是神创造世界,创造人类,然后神威至高无上,人要经历苦难啊,要救赎啊,要仁爱啊,最后才能获得神的恩赐巴拉巴拉。

    卡拉巴是他听过的第一个,没有这些扯犊子,反而要与神结合的理论。

    “我们对神有一个很好的比喻,它就像镜子中的一道光芒,这道光芒反射到第二面镜子,又反射到第三面,第四面……如此继续下去,在不断的反射中,这些光逐渐失去一部分,又逐渐诞生一部分。

    而神,便是最初的一道光,它从起源发展,又形成了九道光,这十个光,就叫做源体。”

    科恩吐出一个非常晦涩的单词:源体(Sephiroth)。顾玙琢磨好久才能理解,而这种说法,也正是道教中的“物既成形,则形形相生。”

    跟着,科恩摸出一张卡牌,上面是由三支柱、十源体、四世界和二十二路径组成的奇怪图案,呈垂直水平排列状,正是卡巴拉生命之树。

    “这棵树,便是人类回归于神的修炼道路。我们的主要方式是冥想,这个就不多谈了。”

    科恩指着卡片,给对方简单解释:“最顶端是王冠,也就是神。另外九个源体为智慧、理解、慈悲、严厉、美丽、荣耀、胜利、基础、王国。三支柱则是慈悲之柱、温和之柱和严厉之柱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很认真的听着,不过他的解释太套路,明显是招商型的宣传广告,跟威卡教的八美德没啥两样。

    这里或许涉及到很多秘闻,科恩不愿透露,继续道:“四世界,第一神性界,意为火,能量。第二创造界,意为风,时间。第三形成界,意为水,空间。第四物质界,意为地,物质。”

    “风水地火?能量、时间、空间、物质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喃喃自语,若有所思,问:“这些东西,您个人的理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个人的理解么……第一是原形界,是宇宙本源,其他世界皆由此所生。

    第二是创造界,光在这里衍化发展,有了各种神奇元素。

    第三是形成界,灵魂的领域,有了思想和观念,有了男女之别。

    第四是物质界,光分崩离析,变为结晶形成自然和人类。抽象的意识也变成了具体的事物,这是人的世……嗯?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顾玙突然站立不动,科恩一愣,忙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仍然不语,双眼空洞,似思考,似空白,似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科恩不太清楚东方有一种体会,叫悟,但也明白不能打扰。他看了看四周,还挺好心的为其守护。

    那顾玙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他在想道家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关于宇宙、世界的定论,道教从没有个清晰的,成体系的描述,只是概括性的玄之又玄,适用于任何时候,任何争论。

    比如道生万物,道在万物之中,万物是宇宙大轮回的一环,有有无无,互相转生。

    然后呢,再往下的系统论述,没了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认为,道家有明确的世界划分,比如“跳出三界外”,比如“三十六重天”。

    先说三十六重天,这只是茅山宗借用佛教理论,构想出来的东西,像什么二十八天、四梵天、圣境四天……拜托,道教用“梵天”这个词嘛?

    再说三界,三界的说法有好几种:

    有的分天(神仙和圣人所在的天庭)、地(充满恐惧如阴曹地府般的地方)、人(人间);有的分天、地、水三元;更过分的,直接把佛家的东西拿来用,居然分欲、色、无色三界!

    搞笑了啊,道教还有色、欲、无色的说法!

    所以呢,道教的划分太混乱,因为神话体系一直在变,每变一次,就会产生新的东西,搞到最后,自相矛盾,各派玩各派的,连道士自己都分不清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卡巴拉的论述就非常有意思。起码对宇宙的构成,有了一个相对形象、清晰的概念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仿佛过了一瞬,又仿佛过了几百年,顾玙突然睁开眼,只觉意识从未有过的清明,一股冲动在体内呼之欲出,几乎压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晋升人仙,差的那一点究竟是什么了!

    (PS:犹太教是三大一神信仰中最古老的宗教,某某教和某某教都来源自它的衍化,卡巴拉则是犹太教的分支。)
龙8国际